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白皙修长的指尖指甲圆润,粉嫩的颜色带着显而易见的活力。如流水般流淌着的柔软红棕色长发安静的披在肩上,细碎的刘海堪堪遮住弯弯的秀眉,露出一双仿若上等玉石的碧绿色眼眸。

精致得如同从画中走下的少女面容冷淡,细薄的唇瓣轻轻抿起,牵起一条并不柔软的直线。

——这是镜子里的木下弥生。

“怎么样,木下小姐,”带着绿白条纹帽子,身着同色调和服的男人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手中的拐杖直直的撑在地上,似是防备,“这具义骸如何?”

浦原商店的店主嘴角带着懒散的笑容,自信的问道,似乎笃定对方绝对不会说出任何不喜的话语。

实际上,她也没有任何能挑剔的地方。

和记忆中那个模样一样,分毫不差,只是穿着这具义骸的人自带的表情并不友善,所以与记忆中那张本应该带着温柔笑意,即使是面无表情,嘴角也该微微翘起的脸有些许不同。

——这是木下弥生,又不是木下弥生。

“还不错。”性格冷淡的“木下弥生”如此回答,而失去了关于真正木下弥生的记忆的男人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对,他装模作样的挥开纸扇,笑得一脸得意。

“既然如此,那么请遵守我们的约定。”

让一个被驱逐的死神(现已洗清罪名)替作为死对头的虚制作义骸,简直是前所未闻的事,先不说双方能否信任的问题,恐怕在见面的第一时间,两者就该拔刀相向了。

而让这一切合理化的,大概是白崎那张十分好用的脸。

“喂,好了吧?”说曹操,曹操就到。当“木下弥生”在心里想着那个强到变态的“本源”之时,他就爽快的出现在房间的门口,一脸不爽的倚着纸门,恶声恶气。

他不爽也是有原因的。

作为虚而存在的白崎原本就是一身白的存在,而浦原喜助制作的白崎的义骸,则是按照他的原主人黑崎一护的标准来的。

——也就是说,除了那一头如不良少年般惹人注目的白发,以及像戴了美瞳一般刺人的冷金色瞳孔,他的皮肤和衣着,完全就是翻版的黑崎一护。

本来两人就长得一模一样。

“哦呀,白崎先生看起来很适应这具义骸呢。”戴着绿帽子的男人意味深长的说道,单看表情十分欠扁。

白崎意外的没有理会他,而是皱着眉头,眉间叠起的皱褶像小型山丘,他似乎对“木下弥生”有些不满。

“不要露出那副表情。”

那个女人应该是喜欢笑的,和她那漂亮的红棕色长发一样,应该温暖得如同渐落的斜阳,温和不灼人。

“木下弥生”没有回头,她在镜子里头看到了白崎不满的模样,慢慢的抬起手,轻轻的动了动青葱的指尖,动作轻柔的戳起嘴角两边的肉,固定,最后放开手。

“像这样?”她反问道,镜子里的人完美的保持着那笑容,嘴角浅浅牵起,可是眼中却没有任何笑意。

白发少年表情更加烦躁了,在记忆中,这个男人虽然会有恶劣的时候,可是也会经常对着木下弥生露出笑容。但是一旦换成了成为虚的木下弥生,白崎永远都是那副暴躁的模样。

时间过得越长,她就越能察觉到自己和记忆中的“自己”的不同之处。

性格几乎没有相似的地方,难怪白崎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毕竟她此刻可以说是顶着木下弥生模样的其他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按理来说,即使木下弥生变成了虚,她那记忆依旧是只有自己的,没有任何杂物的混合。况且在变成虚之前,那个少女根本没有吃过任何灵魂。

难道……果然是白崎灵力的缘故吧?

木下弥生原本是有灵力的。

她身上的力量隐藏得很深,如果不是那一片羽毛的引发,她应该会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生活致死,根本不用背负这么苦情的记忆。

弄得现在的“木下弥生”性格冷淡得要命,而且还对白崎的话言听计从。

“那么,义骸的费用就用约定抵消了,”浦原喜助声音变得严肃起来,“我想,两位并不是不守承诺的人吧?”

所谓的约定,就是在用着义骸的时候,用一个普通人类的道德标准来要求自己。

不能吸食灵魂,不能随意破坏建筑,不能制造混乱和恐慌。

以“木下弥生”的理解,大概就是这样简单。

嗯……反正她有着人类时候的记忆,所以也无所谓。

这一次出来现世,则是因为白崎想让她看看那些她记忆中的人而已。

那个冷着脸对待她的“本源”,根本没有放弃任何让木下弥生原本的人格恢复的方法。

反正她觉得无所谓,白崎自己钻牛角尖而已,在她看来,木下弥生和她原本就是一体的。

即使被迫吸收了许多虚的灵力,她依旧是最初的那位木下弥生。

>>>

【木下优子与木下秀吉】

虽然已经是高中生了,但是木下家的双子看起来依旧像个小学生。两人很少一起去菜市买菜,通常这项工作都是给料理满分的秀吉去做的,不过今天优子心血来潮,跟着一起充当苦力。

“我说啊,买够了吧?”优子不满的说道,她的力气比秀吉要大得多,拿的东西也多。也不知道秀吉今天发了什么疯,一个劲的买东西。

“难得姐姐和我一起出来,当然要买多一点,”秀吉理直气壮的说道,“而且接下来的几天我社团有事,姐姐又不能代替我去挑菜式,所以必须买几天的份才行。”

并不是说优子不会挑菜,而是这个任性的姐姐绝对只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回来。

秀吉表示他才不吃辣椒呢。

想到自己也不常做这种体力活,优子撇撇嘴没再说话。堆得老高的食物几乎遮挡了她前进的视线,她慢步走着,生怕将手上的东西洒落在地上。

但是有些时候,事情并不是你不想发生它就不会发生的。

当木下优子小心翼翼之时,意外来得犹如猛兽,脚下那凹凸不平的石块绊着她的鞋子,红棕色短发的少女也只能来得及惊呼一声,那装着一堆满当当的食材的袋子就那么脱手而出。

“秀吉——!!”碧绿色眼眸的少女慌忙之中喊出最亲近的人的名字,然后秀吉的运动能力不算很好,他接住了差点洒落的食材,却无法也将即将脸朝下倒地的优子接住。

眼看一场惨剧就要发生,可在下一瞬,优子感觉到腹部被谁揽住,倒下的动作生生的停在半空。

细碎的红棕发随着她的动作晃动,轻轻的打在脸颊上。

“啊……谢谢。”绿眸少女送了口气,下意识的道谢,她转过身,看见救她的人的面容时,心下一阵恍惚。

同样是红棕色的头发,碧绿色如玉石般漂亮的眼眸,眼前精致的美人嘴角带着醉人的浅笑,仿若画中走出的美人。

“小心点。”美人的声音干净柔软,却没有多少温度。

——直到她和她身边的白发少年一同离开,木下优子才在秀吉的呼喊下回过神来。

“没事吧,姐姐?”样貌也她一样的双胞胎弟弟关怀的问道,优子看着秀吉那张脸,这才意识到刚才那个美人为什么会给她一种异常的熟悉感。

——那个人,和他们长得好像啊……

>>>

【山本武】

已经成为黑手党的少年依旧很爱打棒球,在这个还未结束的初中生涯中,他尽情的享受着最后的快乐时光。

并盛町那边的棒球场挺不错的,他在双休日经常和社团的一群人去那边训练,顶着烈日挥洒运动落下的汗水。

“阿武,水。”前去买水的同伴隔空将饮料瓶抛了过去,山本武笑着转过头,爽快的接过。

“谢谢啦。”冰冷的瓶子让他打了个激灵,扭开瓶盖的少年大口的喝下解渴的冰水,眼角余光看到一处阴影下的人影。

穿着一身嫩黄|色长裙的少女站在树荫下,红棕色的长发及腰,漂亮的绿眸静静的看着这边的场景。

然后和山本武的眼眸对视。

黑发刺猬头少年隐约看到那个精致得不像真人的少女的嘴角微翘,笑容温婉动人。

——啊,这是他喜欢的类型呢。

少年如此想着,他看着树下少女身旁那个不容小觑的白发少年,惋惜的想着。

——可惜有主了呢。

>>>

【流川枫】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流川枫发觉自己养成了经常在空余的时间到空座町边缘那边公园里的篮球场的习惯。

有时候训练完,他还会顺手买两杯饮料。

嗯……而且那里的篮球场给他一种难以描述的神奇感。宁静、舒服,连夏季那炎热的风吹来时,也有种温柔的感觉。

今天也不例外,打完篮球满身臭汗的少年面无表情的拿着两罐饮料,一支放在身旁,一支拿起喝了起来。

凉爽的味道驱赶运动过后的燥热,帅气的少年一口气干掉冰凉的饮料,将空壳捏扁,似是随意的抛出。

“乓——”空罐正中垃圾桶的声音清脆无比,几个哐当声响过后归于平静。

等声音停下时,篮球少年随手拿起身旁的另一罐饮料,走向他放自行车的地方。

是时候回家了。

然而,在他那辆自行车旁边站着一个嘴角带着浅笑的少女,红棕色的长发在斜阳的映照下,如火般耀眼。

绿眸少女如风一般的柔和,漂亮的眉眼似乎会说话,她朝流川枫露出歉意的笑意,快步的走过来。

——从他的身边经过。

>>>

【狒狒】

最近奴良组退休了的老干部狒狒先生在鸡飞狗跳的寻找他那放了好久的宝贝。

“怎么会找不到呢……”即使过了几百年,依旧长了一副妖孽美人样的老妖怪忍不住的叹气,他化身成老顽固,坚持要找到那丢了几百年的东西。

他的儿子猩影一开始还会陪着他闹,到最后连他都不耐烦了。

猩影怀疑他爹是不是得了健忘症,而且也不知道老头子到底找着东西来干什么用。

狒狒也不出解释,一味的寻找那根本找不到的东西。

“我想找到它啊……”狒狒先生露出怀念的神色,他记得那颗宝贝珠子的模样,记得因为这个东西和猩影母亲相遇时的场景,“那可是……我的宝贝啊。”

他这么说着,忍不住叹着气。

——可惜,已经找不到了。

>>>

【青音带人】

研究所的场景依旧是没多大的变化。

白色的世界比病毒还可怕,时间长了,它就开始侵蚀青音带人为数不多的记忆中,那些在外面世界看过的风景。

没有绿色……没有漂亮的碧绿色。

脸色苍白的紫发少年一下一下,用他的指甲在雪白的墙上抠出一片片薄薄的灰。

这堵加固过的墙壁,已经无法让他逃离。

重新被抓回研究所的人造人失去了小范围的自由,他只有在被研究时,才会从这封闭的白色房间出去。

然而,外面的世界也是一片白色。

看不清脸的研究人员,冰冷的没有温度的手,闪着冷酷光芒的眼眸,如机器般重复的行为。

没有让人欢笑的夜晚,没有过分炽热的阳光,不会有细细的牛毛小雨,不会有温柔的风。

——没有人来救他。

——谁来……救救我啊……

>>>

并盛町商业街那边的那个冰饮店,在这个夏日的夜晚依旧有许多客人,红棕色长发的少女静静的看着人群,碧绿色的眼眸倒映着霓虹灯的色彩。

店铺的人太多了,没有多余的位置,只能边走边吃。

难得白崎绅士风度的去买冰,木下弥生乖巧的站在外面,她一直在观察隔了一层玻璃的泽田一家,在那位戴着帽子的小婴儿看过来前转移视线。

一会过后,穿着简单休闲衣物的白发少年拿着两杯冰沙走了过来,将其中一杯塞进少女的手中。

“吃吧。”沉默了许久的少年终于开口,他今天陪着弥生走过许多地方,见了好几个不同的人。

在最后,他们决定在现世定居。

碎冰在嘴中融化,寒气带走夏日的炎热,弥生叼着吸管,芒果的甜味终于和记忆中的味道重合起来。

她呆愣的看着手中的饮品,微微侧头。

——很好吃。

“还站着干什么,走了。”往前几步的白崎回过头,皱着眉头不耐烦的叫喊道。

红棕色长发的少女眨了眨眼睛,消化那似曾相识的感觉,脸上还是带着今天联系时的笑,追了上去。

她伸出带着些许凉意的手,在碰到白崎的衣角时猛地收紧手指,下一瞬间,那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握上少年的手。

各色霓虹灯映照之下,白发少年的表情无法看清,少女只记得在那一瞬间,她看到对方嘴角轻轻弯起。

而后,手指被握紧了。

“回家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综]一片羽毛引发的血案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综]一片羽毛引发的血案目录 [综]一片羽毛引发的血案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