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16城|

第5章 .16城|

被竹马抛弃以及被情敌挑衅了的蒋佑君悲伤的躺在天台上吹风晒太阳,并不知道在琉生的房间里,李小狼和琉生对顾清音已经从拉拉小手叙叙旧上升到动手动脚的地步[并不

琉生从很久以前就立志成为美发师,大概是因为他从小就喜欢发丝滑过手指的感觉,而对于发质好的头发更是爱不释手。之前在客厅两人还只是口头上讨论发型和脸型以及五官的搭配问题,等回到自己的地盘上,琉生就彻底把持不住了:“海斗的发质,像头模一样,要好好保养。”

他这么说着,却只是将顾清音有些过长的头发修得短了些,然后挑了个粉白的小蝴蝶发卡在一侧扎起来,除了多个小辫并没有做太大的改动。在此期间李小狼坐在琉生的床上喝着牛奶,眼睛自始至终盯着镜子里的顾清音没有片刻放松,心中却在整理着阔别数年的那些记忆。

做完最后一道工序,琉生险些把捡到捅到顾清音脖子上,谁让他平时用头模练习造型的时候,置物架子是在头模的正下方呢,都是不良习惯惹的祸,饶是神经大条的他也被惊出一层薄汗,幸好另外两个人并没有察觉到。琉生扶着顾清音的肩将他转过来正对李小狼:“好了,小狼觉得如何?”

镜子里映出来到底没有真人看得清晰,李小狼摸着下巴沉默了许久才开口:“总觉得,有点像被知世打扮好的小樱。”

“那不就等于说我像女孩子一样么。”顾清音伸手去戳琉生的脑门,“我可是男性,你给我带这样的蝴蝶结是什么心态啊笨蛋琉生。”

额头被戳红了的琉生有点委屈:“我没有,这样好看。”他还真是觉得怎么好看怎么来的,完全没有戏弄顾清音的意思。

抱怨归抱怨,顾清音拿他没办法,谁让这个天然呆从小就是有什么说什么,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完全不顾及世人的眼光和看法,不然他也不会只有顾清音和李小狼这两个朋友。看了看琉生自己略过了肩的长卷发和绽放的百合花一样的发髻,顾清音默默的放弃了把这位的发型也梳成妹子样的想法——已经没法更妹子了好吗!至于李小狼……呵呵,该来的谁都跑不了。

察觉到了顾清音的散发着恶意的小宇宙,不想脑袋上多个冲天小辫儿的李小狼自然是誓死不从,不过他力气大归大却不舍得用在两位好友身上,其中一位还有可能是未来恋人让他更加下不了重手。这样一来反倒给了两个战五渣可乘之机,顾清音和琉生联手把李小狼按到了椅子上,前者觉得不太保险还自愿贡献出他等级升到lv.10之后据说是要升级智能而没了动静的围巾用来绑住乱动弹的某人。

“不要动,小狼,会剪坏的。”琉生轻抚狗(lang)头,温柔的安抚着还不想放弃治疗的李小狼,而顾清音则是毫不客气的大笑着看热闹,完全忘记了摘下他脑袋上戴着的耻度甚高的蝴蝶结发卡。

李小狼虽然可以把神剑召唤出来砍掉束缚,但捆着他的围巾对于顾清音来说似乎是很重要的东西,除却他亲口说的此物之于他正如神剑之于自己魔杖之于小樱,若不是真正珍贵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十年如一日冬夏不离的戴在身上呢?是以他虽能挣脱却不再挣扎,任由琉生的一双巧手在自己头顶摆弄。

李小狼的头发短,发质还偏硬,想做成造型十分不易。顾清音看着琉生跟那一头棕发缠缠绵绵了半个多钟头,眼都看酸了,却还没倒蹬完,他想了想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我去给你们弄点喝的东西吧,你们要什么?”

连续工作的琉生眼睛唰得就亮堂了:“我要咖啡,两勺奶,两块糖。”

李小狼并不喜欢喝咖啡,但是莫名的觉得现在如果说牛奶的话是件很掉价的事情,干脆跟着琉生的话:“我也一样。”

顾清音点点头,转身出去上电梯直奔厨房,午饭是他陪着朝日奈右京一起做的,大概是看出他有做饭的经历,人.妻二哥很详细的将家中锅碗瓢盆调味料以及蔬果材料茶叶的位置全都介绍了一遍。熟门熟路的从冰箱里取出瓶矿泉水倒到水壶里在火上烧着,顾清音从橱柜中取出了咖啡豆和研磨机慢悠悠的磨了起来。

作为一个南方人,李小狼却不是很喜欢吃甜味的东西,这一点顾清音是很清楚的,而且他同样知道若是真给他端过去琉生要的搭配,苦的心慌甜的发腻,他能喝一口顶天了绝对不会再碰第二下,还不如给他罐牛奶喝,起码不会浪费。

虽然顾清音自己也不是很喜欢喝咖啡,但并不妨碍他享受制作美食的过程,随着研磨成粉的咖啡豆而渐渐弥散开的清香,他的心情也越发的开朗起来,虽然事业上有稍许不顺甚至影响到了上学和恋爱,但是一切不顺利都会过去的,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于那些不喜欢你的人,最给他添堵的事情莫过于你过得比他好。

大片大片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让人看着就心生暖意。顾清音忍不住哼起了小调,却在听到上方传来开关电梯的声音时突然噤声抱着研磨机蹲下,将自己藏身于料理台后面。殊不知他正在心中唾弃自己为何动作那么干脆利落,来这儿虽然是借住但也给了房租过过门路光明正大的,这一躲反而显得做贼心虚了。

来人的声音让顾清音喜出望外,然而所说的内容却如一盆冰水自上而下浇了他满身,让他顿时明白刚刚为何会心悸心慌心虚得四处躲藏。

“海斗失踪很多天了,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那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而且为什么要问我,我跟他没关系。”

为什么!为什么敦会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什么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可你们明明是……”

“是什么?那种可笑的关系,是得多么天真才会相信——”

他们在说人是自己吗?可是敦从来都是叫自己青仔,即使转换成第二人格也是叫清音而不是那个不属于自己的名字,还是说敦在自己面前展现的从来都不是全部的样子?

敦的声音被水壶的蜂鸣声打断,而开放式的厨房看过去并没有人在让他们十分疑惑,顾清音听到有脚步声靠近。是敦吗?还是那个跟他对话的人?如果是敦的话,发现自己听到他的话,会道歉吗?还是说会直截了当的分手呢?

顾清音背靠着橱柜,抱着研磨机的双臂颤抖着,他不敢抬起头来,害怕看到敦用从未见过的冰冷眼神看着自己,害怕敦跟自己说从此再也没有关联。

“真是奇怪,京哥的话应该不会在烧水的时候离开啊。”

是那个跟敦对话的男人,走过来的人并不是敦让他稍稍松了口气,现在他的心和脑子都乱成一团毛线,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于是当朝日奈梓走进厨房想要关上煤气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蓝发的小女孩抱着咖啡机红着眼圈抿着嘴唇的可怜模样。

家里什么时候多了个女孩子?

脑子里这样想着,顺手关了火的朝日奈梓把刘海往耳后别了一下,露出被同学们称作‘温柔的能挤出水来’的笑容,对着顾清音伸出手:“你没事吧?先站起来,地上凉,坐久了对身体不好。”

“……”一想到如果站起来就会被敦发现他的存在,顾清音身子抖了一下,低下头没搭理朝日奈梓。

凭借帅气的脸以及温和的气质一向在女生中无往不利的朝日奈梓嘴角抽了抽,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不给他面子的女生:“你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在自己家里出现了陌生人还得上赶着去安慰,这叫什么事!还有你身子抖什么抖?还抖!难道说我长得很可怕吗?

“怎么了?还有其他的人在?”

敦的声音又一次传来,这次非常近,近的就好像在他头顶上响起一样,意识到自己真的被他看到了,顾清音抖得更加厉害起来。

朝日奈梓看到小女孩这个样子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不着痕迹的伤害过这么一个人,都快都成筛子了简直不忍直视啊:“椿,你过来看看你认不认识她。”

本来扒在料理台上伸着脑袋往里面探的朝日奈椿绕过料理台进来,不同于朝日奈梓的温和,他一把将顾清音拽起来然后揽着他的肩膀强硬的将人带到客厅:“嘿,这家伙还挺高的。”视线无意中瞥下来又立刻离开,“啧啧,胸好平啊。”

朝日奈梓冲着说话不走心的朝日奈椿后脑勺狠狠一拳揍上去:“对女生说这样的话,太失礼了!请不要介意,椿就是嘴上乱来一点,其实心很好的。”

“……椿?”顾清音猛的抬起头来,头顶狠狠的撞上了离他太近的朝日奈椿的下巴,害得那倒霉孩子咬到了舌头,疼得直吸气。捂着同样撞得很疼的脑袋,他还是固执的要扭头去看对方的样子,映入眼帘的一大团白毛吓了他一跳,“朝日奈椿?”

看对方终于有了回应,朝日奈梓帮顾清音揉了揉头顶,既然知道椿的名字那大概是哪个兄弟带回来:“对,他是椿,我是梓,你呢?”

“海斗,青音海斗。”顾清音神色复杂的看着正张大嘴巴,伸出舌头来不停用手作扇子扇风,简直就是把‘蠢’、‘逗’、‘二’等字明晃晃的写在脸上的朝日奈椿,“那个……椿先生,你能再说句话吗?随便什么都好。”

听了顾清音的名字,自以为get到对方害怕自己理由的朝日奈梓松了口气,用胳膊肘子捅了捅还在卖蠢的朝日奈椿让他满足人家小姑娘的要求。

朝日奈椿居然来了句:“嗯?说什么都好的话才最麻烦啊,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嘛。”

顾清音一点都不介意他这么敷衍:“谢谢椿先生。”朝日奈椿的声线和敦非常相似,但仔细听还是有区别的,前者的声音让人觉得他轻浮,而后者则喜欢把每个字的音特别是名字拖得长长的,显得十分懒怠。

“不用客气啦,‘先生’什么的,听起来把我叫的好老的说。”朝日奈椿把下巴垫在朝日奈梓的肩膀上,腮鼓鼓的像是仓鼠一样。

“是我和椿刚才的话吓到你了吧?不用担心,那只是我们用来练习的台本。”朝日奈梓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用订书针钉起来纸,上面还写着《亚人》第xx幕,算是把刚才那段让人误会的对话解释过去。

想起朝日奈右京介绍时说过有两个兄弟在念声优学校,应该就是眼前这两个了。因为朝日奈椿的声音,顾清音既想多听他说几句话,又想要远离他免得相思泛滥成灾再闹出点什么事来,纠结矛盾的心理让他决定,果然还是先去泡咖啡吧,不然刚烧的水要凉了:“没关系,是我太敏感,让你们受惊了。”

“没关系。”见朝日奈椿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发呆,朝日奈梓也不强迫他继续与自己对台词,而是看着顾清音在厨房忙碌着冲咖啡的样子忍不住勾起一抹笑。

等等!青音海斗……海斗……是男生用名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综漫]谁都好,求交往!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综漫]谁都好,求交往!目录 [综漫]谁都好,求交往!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16城|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