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赫奇帕奇番外

第100章 赫奇帕奇番外

我们生而平等,却又注定不同。

第一个故事永恒之王

“母亲,今天的故事讲什么?”

一个面颊红扑扑的金发少女抱着被子坐在床前,望着端着银色托盘走进来的母亲,和托盘上的那杯牛奶,眼中满是期待。希望今天母亲没有忘记加糖,她总是忘记这件事。不过显然这些都不重要,她在乎的是母亲今晚的故事。

平日里寡言的母亲,总是垂头浅笑的母亲,谁能想到这样的她能知道那么多神奇的故事。枯燥的魔法史从她口中出来就彻底变了样子,仿佛有了,生命力。

“哦我的汉娜别急,今天要讲的是英格兰最伟大的巫师…”托盘放在床边的矮桌上,妇人坐到了床上将女儿揽在怀里浅笑,“梅林。”

“很久以前,这片广袤的土地却并没有丝毫巫师的立足之地。卡梅洛特的国王乌瑟最为痛恨巫师,若使用魔法被他发现,就要处以极刑。民间疾苦像是所有巫师,不,像是魔法的路都到了尽头,不过有一个人出现了。梅林,他生而就伴有魔法相随,注定改天换地。

有的人生而注定面朝黄土躬耕垄亩,有的人生而注定妙手回春悬壶济世,有的人则注定,成为伟大的国王。

而梅林这位最伟大的巫师的使命,便是去辅佐那位传说中的永恒之王亚瑟。统一国家终结战争,给卡梅洛特带来和平。更重要的是将魔法重新带回这片大陆,让拥有魔法的人不用再畏首畏尾的躲藏,不用畏惧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不用害怕魔法会带来灭顶之灾。让巫师重新能够出现在阳光下,无所畏惧,不必躲藏。

他穷极一生践行自己的使命,历经险阻终于辅佐亚瑟王成就了大业。那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一段不朽的岁月,一曲光辉的赞歌。从英勇无畏却又鲜活的圆桌骑士们,到我们最伟大的巫师梅林,再到那位永恒之王,亚瑟。身历那段岁月的人,都应为之感到荣幸,有幸生于有他的时代,那位onceandfutureking。”

拍了拍女儿的头,妇人道:“今天的故事讲完了,晚安。”

“那明天呢?”叫汉娜的小女孩抓着母亲的袖子,问道。

妇人笑了笑没有言语,拉开女儿的手轻轻的离开了房间。

————————————————————————

第二个故事鬼魅之城

汉娜早早的坐上了床,等着母亲端着银色托盘推开门,等着她的那杯牛奶,和今晚的睡前故事。她紧握着手,暗暗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让母亲讲那个故事。

于是当妇人进门的瞬间,她清楚的听到女儿说:“母亲能告诉我you—know—who的故事么?”

端着托盘的手猛地颤了下,盛着牛奶的杯子晃了晃险些跌倒,乳白色的牛奶顺着杯沿滑落。

“u—know—who,一些斯莱特林们管叫他黑魔王,是个彻彻底底的坏人,我只能说这么多了汉娜。”妇人说完就要离开女儿的房间,而她的女儿显然不同意这样做。汉娜从床上跳起跑到母亲前面关上了门,一幅不大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母女二人对峙了半晌,妇人也定下了神。然而终究是耐不过女儿的执拗,妇人坐在床边双目陷入一阵茫然,仔细小心的回忆起了那段许久不曾拾起的岁月。

“那个人,应该算是个天才吧。起码刚开始的时候是这样,然而后来事情变了样子,他给整个魔法界带来了一场灾难,不那远比灾难更可怕,更确切的说那是一场浩劫。

从对角巷到霍格沃兹,整个魔法界无一幸免。反对他的人通通遭到了迫害与残害,一些人站出来反对,更多的是格兰芬多们,却被更恶毒的对待。他让一个属于魔法的时代与世界,成为了一座鬼魅之城,消失了巫师的立足之地。就连那些本来追随它崇拜他的人,到最后都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那真是段残酷的日子,旧时同你同窗的那些人……”说到这儿妇人话音一顿,似乎回忆起了一个人的面孔。格兰芬多那个总是盛气凌人的家伙,走廊里多少次擦肩而过他都是那么,虽然有些恼人,但活力十足,谁又能相信他竟然落了个那样的结局。

猛地回神后她继续道:“…再后来,呃…那个孩子出现了。哈利波特,那个额头有闪电疤痕的男孩,终结了他的时代。你的通知书已经送来了,也许到了霍格沃兹你会有机会见到他也说不定。”

说完妇人逃也似的离开了女儿的房间,头一次见到语无伦次的母亲,竟然也没有像往常一样伸手拽住母亲。

门关上的瞬间,妇人双目放空捧着心口跌坐。

一些人注定与众不同,即使离开这个世界也依旧有人记得他曾存在过,即使他可能从来都不知道她的存在。遥远的东方是不是有这么一句话,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宫女白头闲坐,说着旧时的传奇,说着那个天命之人所经所历。而她这一生,却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此生荣耀与困顿,只为你一人。

————————————————————————

第三个故事分院帽

“父亲母亲,你们是哪个学院的?勇敢的格兰芬多?骄傲的斯莱特林?还是博学的拉克文劳?”汉娜想起了曾经问过父母的话。

“不,都不是,汉娜。我们是赫奇帕奇。”他们的显得回答苦涩,“赫奇帕奇可是霍格沃兹最大人数最多的学院呢…”

坐在霍格沃兹一楼大礼堂等待分院仪式的汉娜想到这儿皱了皱眉,她瞥向后面长桌坐着的那位传说中的男孩,虽然有头发遮住了他的额头,但她知道那下面有一个象征着拯救了魔法和巫师的闪电标志。

如果能和他分在一个学院就好了。

当麦格女士叫道她的名字时,汉娜红着脸小跑着上了台,带上了分院帽。

“赫奇帕奇!”分院帽如是说。

汉娜下了台,褪去了脸上的红潮。

因为她知道,这个注定没有多少色彩的学院,一定不会是像他那样的人的归属。忽的她的脑海里闪过母亲语无伦次的模样,似乎懂了些什么。

诚然,她也如是。

汉娜目睹了哈利波特进入格兰芬多,目睹他和那个鼻子长在脑袋顶的马尔福斗气。每一场魁地奇比赛她都在场,隐在熙熙攘攘纷纷杂杂的观众席里。三强争霸赛她也看着他一点点走向成功,他握着奖杯的手,他碎掉的眼镜,他额头的光。

汉娜目睹了伏地魔卷土重来,目睹了霍格沃兹沦陷。昔日里走廊里打闹的同窗手持魔杖怒目而视,教室里熟悉的教授站起了正恶队伍。母亲说的那场浩劫本来那么远,那么的遥不可及。一个属于巫师的世界没有巫师的立足之地,人人惶惶不可终日。父亲母亲曾活在这样的世界里,躲藏着,瑟缩着,又满怀期待着。有个人注定拯救这一切,像最伟大的巫师梅林拯救了卡梅洛特一样,他会拯救如今的魔法界。对角巷最后会重新开业,霍格沃兹的猫头鹰依旧会如期而至,这场黑暗的浩劫会成为过往,属于巫师的世界永远不是属于一个人的独裁时代。

为这样一个信仰,汉娜相信着努力着奋斗着。千千万万个如同汉娜一样的巫师,不论来自格兰芬多,拉克文劳,斯莱特林,还是绝大多数来自基石大地一样的赫奇帕奇的巫师们,努力着相信着。

他们是英雄成长的土壤,是一切实现的基石,她们成就了历史却不需要被记住。

后来那个额头有闪电的男孩当真拯救了魔法界。

再后来她寻到真爱,后来她听说哈利结婚生子,后来她偶尔在预言家日报上看到他的身影,后来她偶尔像过去她的母亲一样,偶尔把这些旧事讲给她的女儿听。

————————————————————————

第四个故事我此生荣耀与困顿

“母亲,你是勇敢的格兰芬多?骄傲的斯莱特林?还是博学的拉克文劳?”如同旧时汉娜一样,汉娜的女儿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不像她的父母那样苦涩,汉娜蹲在女儿面前浅笑,道:“不,都不是。是如同磐石一样坚韧,如同大地一样忠厚的赫奇帕奇。”

赫奇帕奇是千千万万个帮助梅林让魔法回归的巫师,赫奇帕奇是千千万万个为卡梅洛特战斗的士兵。赫奇帕奇是永恒之王登基之时千千万万和摇旗呐喊“longlivetheking”的民众,赫奇帕奇是千千万万个对梅林怀有虔诚热忱的巫师。

“孩子,如果分院帽告诉你的归属是赫奇帕奇,不要感到羞愧。”汉娜说,“我们生而平等,却又注定不同。有些人选择成为英雄,有些人选择平安喜乐,有些人…你要选择成为你要成为的人,然后不为世事所动。成就你此生荣耀与困顿的人,永远都是做出选择的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HP最爱伦敦腔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HP最爱伦敦腔目录 HP最爱伦敦腔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章 赫奇帕奇番外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