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第107章

维塔受了重伤。

就在迪尔拜特带着库洛姆还有戴蒙.斯佩多回到临时据点之后没几分钟,拉文德就抱着浑身是血的维塔冲了进来。

看到拉文德怀抱里面色惨白的维塔的时候,库洛姆和戴蒙.斯佩多都瞬间白了脸。

他们都是曾经亲眼目睹了雅博维塔死亡的人。

这一幕实在太过熟悉,以至于眼前像是出现了重影。

拉文德勉力的维持着平静,抱着维塔的手甚至在发抖,“……小姐,戴蒙大人,维塔……!”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迪尔拜特,他从六神无主的拉文德手中接过了昏迷的维塔,然后转身就飞快的以尽可能快却不会伤到怀里人的速度跑到了尤泽林专心研究的房门口。

“尤泽林,出来!你徒弟出事了!”几百年前就知道尤泽林那家伙一研究什么就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迪尔拜特简直比谁都要清楚如何以温和的手段迅速的叫他出门。

迪尔拜特选择的方法都是即使尤泽林知道大概是为了让他出门好好说话的陷阱还是会着急忙慌的往下跳。

迪尔拜特的话音刚落,门就碰的一声打开了。

“迪尔!我徒弟怎么了!”尤泽林冲了出来。

gj,迪尔拜特大人威武。

埋头研究的尤泽林此时胡子拉碴头发也乱蓬蓬的,他抹了一把脸,才看清眼前的景象。

“徒弟!”尤泽林看着维塔的惨状,瞬间脸色变了原本懒散的眼神也凌厉起来。

虽然尤泽林看上去不太在意维塔,但是这家伙却是真正的徒弟控.好师父。

没看即使维塔转世了这位师父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自家徒弟还救了维塔吗。

没看即使维塔什么都不记得就是个小娃娃尤泽林还是尽职尽责的当师父当奶爸把维塔养大成人了吗。

尤泽林没有废话直接拽着迪尔拜特进了房间,他的研究室里自然有他经常用的工具什么的,尤泽林一边翻找着治疗仪器一边握紧了维塔的手。

尤泽林的手上燃起了晴的火焰。

尤泽林作为曾经被选上为晴之彩虹之子的人,他的火焰的治疗特性也是非常强大。

“撑着点啊徒弟……!”

一边握着徒弟的手输送着维持生命的火焰,一边翻找医疗器械,尤泽林对着门口刚刚跑过来的库洛姆和戴蒙.斯佩多喊了一声,“别在那站着!过来!”

被叫道的库洛姆和戴蒙.斯佩多下意识的听从了尤泽林的话进了房间站在尤泽林身侧,一副想要询问又不敢打扰他的样子。

“你们俩,我不管你们怎么分工,总之实体幻术还是什么的给我徒弟先用上!”尤泽林嘴里叼着手术刀,虽然语句含糊不清但是魄力十足的对俩幻术师喊道。

库洛姆本身就是用实体幻术维持生命,而戴蒙.斯佩多当初也为濒死的库洛姆做过实体幻术代替内脏,所以都算有经验,要两人一起也是因为尤泽林看这俩的精神状态不对,怕出什么茬子。

这样他可就真没徒弟了。

当初小日子过得好好地突然就听闻宝贝徒弟没了的时候的心情尤泽林不想再尝试一遍。

那个时候的戴蒙.斯佩多明显不对劲,而没有得到满意回答的尤泽林则是开始暗中调查戴蒙.斯佩多,即使他丢弃了原本的壳子,尤泽林也还是锲而不舍的追查,终于在许多年后赶上了他毁灭西蒙家族的时候。尤泽林正好救下了当时作为古丽真美的维塔。

因为晚了一步只能救下徒弟转世的小女孩尤泽林已经足够愧疚了。

手下的动作不停,虽然尤泽林心中也焦急,但是焦急过度反倒是平静。

他必须冷静。

示意库洛姆和戴蒙.斯佩多配合他的手术方向制作幻术,尤泽林简直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其中了。

“好了……!”

待手术结束,尤泽林几乎是瞬间就瘫软了身体往地面栽倒,一直在旁边打下手递工具的迪尔拜特手快的接住了尤泽林。

绿色的发被汗湿透贴在脸颊上,眼睛下的青黑痕迹异常明显,迪尔拜特看着这样的尤泽林叹了口气询问道,“没事吧?”

“……啊,总算是没事。”停顿了一会儿,尤泽林才缓过神来回答迪尔拜特,他抬起手揉了揉额头,然后晃了晃脑袋坐起身。

脑袋好晕==……

刚直起身的尤泽林晕眩了一下又栽回去了。

“……总之你先歇会吧,别着急起来。”再次接住尤泽林的迪尔拜特看着对方一副马上可以收拾收拾准备棺材的脸色觉得神经有点痛。

“啊,麻烦你了。”发觉自己此时起身不太明智的尤泽林干脆也放松了力气平躺着。

库洛姆在尤泽林说好了的时候双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面上,眼前也有些模糊。

因为做实体幻术的时候太紧张了所以精神力有些受损吧……

捂着脸平复了一下,库洛姆抬起头看着依旧昏迷的维塔,嘴角翘了翘。

太好了……维塔没事。

当时没法救下维塔,但是现在终于……没有重蹈覆辙。

从维塔没事的喜悦中缓过神来的库洛姆简直被心中铺天盖地的愧疚压垮了。

说到底,要是她没有答应维塔做代理人参战的话,或许维塔……就不会受伤了。

一旁虽然也紧张但是明显比库洛姆要沉得住气的戴蒙.斯佩多看着维塔没事松了口气,接着扭过头就发现自家徒弟的状态明显不太对劲。

“别想多了,库洛姆。”戴蒙.斯佩多皱了皱眉,“别什么都怪到自己身上,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你想看到的。”

虽然被告知库洛姆是他师父奥德伽的转世,而他当初也只是教了库洛姆一段时间的幻术,但是还是不自觉的用长辈师父的心态面对库洛姆的戴蒙.斯佩多也认了。

他走了一段时间平复心情,如今看着库洛姆倒不会有#哎呦卧槽我师父变成了我徒弟#或者是#这不对呀我徒弟怎么是我师父#的纠结心情了。

总之顺其自然随心吧。

十分顺手的拍了拍库洛姆的头当做安慰,戴蒙.斯佩多扭头看着一开始就被他们忽略的几个人。

“我记得你们是……西蒙家族的?”戴蒙.斯佩多皱皱眉,“能解释下怎么回事吗?”

僵立在门口的红发男孩在听到戴蒙.斯佩多的询问的时候像是突然回过神了一样,浑身颤抖的跌坐在地面上。

“……真美…………”古里炎真抬起手捂住了嘴,压抑不住的呜咽声响起。

一旁的铃木爱迪尔海德抱住了蜷着身姿努力压抑住哭声的古里炎真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炎真……”不知如何安慰古里炎真的冰原女王只能让炎真靠着她哭泣,然后呼唤他的名字。

铃木爱迪尔海德看见过炎真对妹妹的宠爱和珍视,所以才知道炎真在失去了妹妹的时候多么愤怒绝望。

绝望到即使明明是那么温柔的人也扭曲了表情怒吼着要复仇。

所以她知道炎真在他们被复仇者袭击的时候看见突然出现的红发女孩是多么震惊不可置信,然后又是多么狂喜。

所以她知道炎真在看见那个女孩被复仇者重伤濒死的时候从狂喜变得绝望是多么痛苦崩溃。

古里炎真是个好哥哥。

“……没事了,真美……没事了……她还活着……”古里炎真像是寻求确认一样的抬起头,“真美……真美她没事了吧?!”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真美是不是维塔,不过维塔的话,没事了。”戴蒙看着哭的泪人一个的古里炎真稍稍有些良心痛。

虽然那件事算是尤.埃拉斯托涅搞出来的幺蛾子,但是他总归还是有责任的。

面前年幼的西蒙家族的首领就那样像是抓住了浮丝一样的脆弱哭泣的模样,真的让某位雾守想起了艾琳娜死亡时候的他。

大概也是这幅模样吧。

不过……艾琳娜死了,但是面前古里炎真口中的真美,也就是维塔还活着。

总归……不像他那般。

“……还活着……”古里炎真像是全身的力气都卸掉了一样,又仿佛像是放下了什么压抑着的重担“……真美……”

早就在尤泽林结束手术的时候站在了维塔身边握着维塔手的拉文德看了眼古里炎真,然后又把视线转回来盯着呼吸平稳的维塔,一刻也舍不得移开。

被众人担心的维塔皱了皱眉。然后在拉文德紧张无措的注视下咧开嘴,“……师父,这个花不好吃……”

………………

…………

……

(╯‵□′)╯︵┻━┻!还我感情!

本来紧张的盯着维塔的众人扭曲了一下脸色看着已经悠哉的做梦还说梦话的维塔。

而本来脱力倒在迪尔拜特怀里的尤泽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下子蹦起来,“卧槽你个逆徒你做梦都不放过我的花吗吗吗吗吗吗我说了多少次那是药草不是给你吃的!!!”

一连气的吼完,尤泽林突然蹦起的后遗症来了,尤泽林眼前一黑正面扑到在地,因为尤泽林怒起的动作太迅速没反应过来的迪尔拜特自然没来得及起身接住往前扑倒的尤泽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尤泽林面部着地发出了好大的一声响。

……这对师徒的相处模式也真是够特别的。

迪尔拜特这么想着,把撞了脸晕过去的尤泽林翻了过来。

……啊,鼻子撞出血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7章

94.78%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