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13章

世界乍一看似乎是无序的,以一边允许一定幅度的偏差一边保持均衡来维持。于是,以保持均衡来维持存在的东西若失去了平衡就只有毁坏。不过,由崩溃而产生的新事物也是有其意义的,因为一切都是必然的。——题记

>>>

因为转学进入班级的时候搞出的事情八原凪如愿的被“孤立”了,但是某些方面也算是她一个人单方面的判断,因为班级里面比较热心的学生们背地里曾经为了这个转学生开过会议。

会议主题是到底是依照她本人期望的那样离她远点还是不要顾忌她的冷淡争取用他们热情的心融化新生的隔阂?

逗比们各有各的想法而且具备着越挫越勇的抖m精神。

但是不管背地里多么的活跃想出了多少想法直面八原凪的时候还是都歇菜了。

妹纸你生人勿进的气场略大otz。

就连班级里面最自来熟的汉纸都默默退散了。自然里面不包括某个天然的还没意识到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家伙,这里特指的是棒球部的山本。

而公认的最废柴的沢田纲吉则是被一致遗忘。

废柴纲的话怎么也想不出办法来的╮(╯▽╰)╭←这是绝大部分学生的心声。

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八原凪“平平安安”的度过了一段时间。

渐渐的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八原凪看着并盛的一切都觉得无比的熟悉,有一种陌生的归属感。

而原本居所的人也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在幸村精市的病症确诊之后,网球部的众人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真田弦一郎对着已经住院的部长垂下头,定下了“在你回来之前,立海大不会输,我们会赢,立海大毫无死角”的诺言。

承君一诺,必将全力以赴。

而幸村精市的病情因为发现的早了些所以手术成功的几率大了一些,但是依旧还是十分危险。

思量了许久,幸村精市点头。

他无法放弃网球,他一定会成功,就像往常一样。怀抱着这样的心情幸村精市同意了手术。柳生惠也在之后不久苏醒,就像是四月一日料到的那样,她一口否认了八原凪推她下楼的事情,全力的维护着八原凪。

然后他们发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八原凪已经失踪的事情。

幸村精市的父母也在忙乱之后接到了百目鬼的电话,得知了八原凪离开的始末。虽然对于八原凪什么也不说就这样离开的事情觉得有些不妥,毕竟相处了接近一年,虽然八原凪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是幸村夫妇也是好相处的人,八原凪这个孩子虽然自闭了点,但是还是相当乖巧,幸村夫妇也算是比较在意这个孩子的,但是这次连个告别也没有就这样离开,幸村夫妇略微觉得有些不舍。

但是因为幸村精市的病幸村夫妇也对百目鬼的说辞表示了理解,然后在幸村精市问起的时候告知了八原凪已经搬走的事情。

切原赤也当场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众人之中只有他和八原凪的关系是最好的,所以他知道一些凪的事情,八原凪根本就不应该有这样一个亲戚,或者说,八原凪的家庭状况切原赤也知道一部分,除了柳莲二的资料,有一部分柳无法收集到的切原赤也则是从八原凪的口中得知。

八原凪对于切原赤也的态度一直比较特殊,虽然她不会特意提起自己的事情,但是在切原赤也问起的时候,她也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包括自己是几年前被父母领回来的,原本她是和师父一起生活的事情。

在幸村夫妇离开的空档,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的切原赤也对着众人说了出来,幸村精市皱眉,思考了一会儿,转身问起父母那位凪的亲戚的携带号码。

幸村夫妇没有多想,因为后来八原凪那个孩子和自家孩子的关系变得比较好,小孩子之间毕竟还是熟的快,自然而然的认为自家儿子是不舍得表妹离开,所以也就直接告诉了幸村精市。

联系百目鬼的事情自然是幸村精市来,一来他名义上是八原凪的表哥,有这个身份去询问八原凪的事情,二来他也是比较能拿主意的,一部之长可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虽然幸村精市病重,但是打电话这样的事情还是能做到的,百目鬼有想到会被联系,所以在接到电话的时候就直接的照着四月一日的交代回复了。

——想知道什么的话,就到【店】里吧。

幸村精市因为住院无法前去,真田想着帮忙伯父伯母看护幸村所以留下,前去的是十分担心八原凪的切原赤也还有一直都心神不宁的柳生比吕士,柳莲二则是跑去学校查资料去了。

四月一日直接见了切原赤也还有柳生比吕士,给出了回复,虽然语义不详,但是回来的两个人都有些失魂落魄。

柳莲二那边的调查也陷入僵局,所以八原凪的信息就这样断了。

虽然担心,但是切原赤也什么都做不到,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无能。

因为之前幸村理子说的话语,对于八原凪的离开,众人都担心不已,那已经不是他们理解的了的事情了,子不语怪力乱神,若是八原凪原本阴郁总像是在害怕着什么似的的原因是那不知名的黑色影子,他们什么也做不到,但是少年的特权就是可以全力以赴,哪怕明知不敌。

他们总是怀抱着冲动,热情,这样的情绪,但是这也是少年时期的必经之路,成长之前的特权。

所以柳莲二依旧找着资料,众人也都担心着八原凪的事情。

八原凪并不知道会有人在自己离开之后担心寻找,她在封闭自己的时候也隔绝了别人。能走进的切原赤也,也终究还是无法成为最特别的一个。

她依旧还是想要逃避,或许是这样的心理,即使离开之后一直担心着柳生惠的伤势还有幸村精市的病情,明明总是抱着有着紫色眼眸的兔子玩偶发呆,明明总是在喂着金鱼的时候不自觉的想起那个祭典的烟火,却还是掩耳盗铃一般的催眠着自己不在意。

靠着百目鬼交给她的箭矢,八原凪度过了相当平稳的一段时间。“鬼”虽然还在她的身边环绕,但是因为箭矢的保护并没有靠近。

隔壁空着的房间搬进了住户,八原凪听着隔壁总是会想起的爆炸的声音有些担忧。那个声音她不会听错,当初跟在师父身边的时候还有更早之前,她经常会听见那个声音。“炸弹”的爆破声。

……是mafia吗?

八原凪皱了皱眉,并盛应该并没有mafia的据点才对,但是这几天街上的气氛却有些不对劲。

mafia是凪的师父最不愿意她接触的,他的身份在那里,注定和mafia有所牵扯,但是凪是个女孩子,他教会她自保,却并不希望他最初的弟子踏入那边。

休息日就在八原凪闷在房间里忙碌下度过,思来想去八原凪还是出去寻到了一份做手工的活计,这样她可以不与人接触,也可以慢慢的攒些钱,好还百目鬼先生为她垫付的租金。

八原凪并不是娇惯下长大的孩子,所以繁复的手工对于八原凪来说还算是比较轻松,但是也架不住她太过着急赚钱,一点也没有休息,所以周一的时候八原凪的手指上包着好几个创可贴,推开门,正好和这几天一直反复着爆炸声音的邻居面对面。

那是一个银色短发的少年,桀骜不驯的脸孔略显不良,还有衣着打扮,虽然穿着校服,但是看上去并不是学生的感觉。

……竟然也是并盛的学生吗_(:3」∠)_?

此时这两个人的想法微妙的同步了。

即使是邻居而且还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但是不管是对方也好还是八原凪本人也好,在愣了下神之后还是果断的转身各走各的,完全没有打招呼。

要是有人看见这个场景,估计都想拎着两人的领子咆哮。

至于吗说个话能死吗能吗!!!

拜托既是邻居又是同学,完全当对方不存在是闹哪样啊!

还是照常的上学,八原凪坐在位子上整理课本的时候班主任再次宣布了有转学生转入的事情。

因为八原凪在前,不少期待转学生的纯良孩纸留下了心理阴影,所以这次他们也都是抱持着观望的状态。

早上遇见的那个少年一脸不爽的样子走了进来。

“狱寺隼人。”

……原来还是同班同学吗?

视线对上的时候两人的想法再次同步。

因为八原凪的事情分神,狱寺回过神来老师已经指出了他的座位。

有着奇葩的八原凪在前面,看着看上去就很不好相处的狱寺隼人,班主任只觉得累感不爱。也就直接省略了让狱寺自我介绍活跃气氛的想法。狱寺没有理会班主任直接走到了八原凪之前看见那个都让她产生了被鬼缠着错觉的棕发弱气少年的面前踹倒了少年的桌子。

像是小兔子一样的少年吓得惊叫了一声。狱寺完成了威胁恐吓(大雾划掉)下马威(划掉)发泄(划掉)意味不明的动作后,顺着班主任指的方向看过去,然后在视线和八原凪对上的时候再次愣住。

……竟然还是邻座。

八原凪和狱寺隼人都感觉到了来自大世界的恶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章

11.3%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