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18章

你与我的缘份,是早就己经有所关联的了。你和我之间,不管是多么渺小的相遇与邂逅,总是会带来一定影响的;不管是多么短暂的时间,两者相连的缘份是不会消失的。就是说人生在世,所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其意义的,而你与我相遇也是存在意义的,所以,请你记住。

>>>

八原凪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困在年幼的自己的身体之中,无法动弹。只能看着一切都按照她记忆中那样发生。

被师父捡到,跟着师父学习武术,然后,作为阿尔克巴雷诺的师父被牵扯到了mafia的争斗之中,为了不让自己染上mafia的色彩,师父耗尽心思帮着她寻找她的父母。

第一次看见的“父母”,八原凪想要亲近却也胆怯。师父在想什么,她都知道,所以什么也没有说的接受了师父的安排。

师父是在为她好,所以她不能任性的拒绝,不能说出来,她只想跟着师父,不想离开。哪怕是mafia也好,她只想跟着给了幼小的她未来的师父。

那时,师父是她全部的寄托,也是全部的世界。

小小的孩子的世界很小也很大,他们的世界总是简单纯粹。

八原凪在还没有被冠上八原这个姓氏的时候,仅仅作为凪的世界,就是养育她,教导她,亦师亦父的那一个人而已。

那时的凪喜欢极了自己的名字。在被父母领走的时候,她曾经犹豫过,若是想要更改她的名字的话,怎么办?怎么拒绝?毕竟,为孩子取名字是身为父母的权利,她在没有得到名字的时候被迫离开,后来由师父给予名字,被肯定了存在。但是若是父母想要改掉她的名字,也是合乎常理的。

不过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她的父母对于这个突然被找到的女儿的态度,无非就是,不差养着这么一个人。

随意的办理了户籍,只是给她冠上了八原的姓氏,就扔在了一边。

八原凪也是渴望着父母的,尤其是“母亲”,她在与师父相遇之前几年的记忆完全没有,但是她永远记得出生的时候,来自母亲的温暖究竟是多么让她想要哭泣。但是,从她母亲那里,她感觉到的只有陌生。

出生的时候,很痛苦,或许是生来就为母亲带来了厄运,所以八原凪出生的时候,其实有那么一瞬间,停止了呼吸。但是源源不断的温暖,还有带着哭泣的嘶哑却温柔的声音,鼓励着她坚持了下来,然后,她出生了。

这或许是八原凪唯一留下的记忆。

在父母的身边的几年,凪彻底的看清了,他们会领着自己回来,并不是因为自己是他们女儿的缘故,也不是父母对孩子的爱,而是身为演员的母亲不能留下污点。

师父找到了他们,要是他们不领自己回来,那么要是这件事曝光,那么对于身为公众人物的母亲的打击将是巨大的。

但是即使是那样,八原凪还是成为了母亲的障碍。

因为她吸引“鬼”的体质,也因为她被人称为奇怪的阴郁性格。

所以,即使是放在身边不管不顾,她的父母也无法忍受,才会将她寄养在幸村家。

然后就是她的逃走,车祸。眼前的情景在“鬼”的恶趣味下不断的重复,八原凪的一生不断的在她的眼前循环,就像是重复播放的电影一样。

所谓的……走马灯吗?

但是……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缺了一角。缺了什么。

车祸之后…………

她应该遇见了什么人……

想不起来。

无论怎么想都想不起来的人,“鬼”认为危险的那个人。要是八原凪还记得那个人的话,它们的处境就会危险了。

只是几句话,就使得八原凪排斥它们的寄居。“鬼”的粮食向来都是寄主的痛苦和绝望,但是那个人仅凭着几句话,就驱散了这几年,自从离开了师父之后一直萦绕在八原凪心中的痛苦迷茫。

太危险了。

在八原凪又一次的麻木的看着离开师父的那一幕的时候,在“凪”的父母牵着她离开的时候,本以为还像以往那样继续的画面瞬间停下,褪去了颜色。

“原来如此,是在这里啊。”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而八原凪被困在幼小的身体中的意识迷惑了起来。

她的记忆中……有这个人的存在吗?

——嗒、嗒、嗒。

顺着那条小路,一个少年一步步的走来,在全部静止中的景象中,他是唯一鲜明的色彩。

蓝色的发,一红一蓝的一色双眸,红眸中“六”的文字。这一切都让八原凪觉得无比熟悉。

少年走到了幼小的八原凪的身边。先是望了望四周的景色,然后勾起嘴角,伸出了手将八原凪抱起来,开口说道,“这就是,你最渴望回到的时候?”

人的灵魂总会停留在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刻,或者是,巨大的转折点,最后悔的时候,最痛苦的时候,等等之类。

所以看见中意的契约者被不知所谓的东西拖走,少年所做的事情,就是在八原凪的意识海中,寻找那唯一的一个真正的本体。

然后在这里找到了还年幼的契约者。

少年眯起眼,望着八原凪的眼神,像是直接透过身体直到灵魂深处。

“我的名字,六道骸。”他这样自我介绍,然后他接着说道:“找到你了,凪。”

——请来找我。

梦境中的那句话不知怎的,就跳进了八原凪的脑海中。带来一阵阵的颤栗。

八原凪的灵魂开始动摇。

似乎满意自己的话语给八原凪带来的影响,六道骸愉悦的笑了起来,“kufufu,我说过,你和我,很像。”

【你和我,说不定很像呢。】

被“鬼”掩盖住的记忆因为六道骸的话语重新回到了八原凪的脑海中。

在六道骸的眼里,这个世界的中心就是他怀抱着的这个孩子。而这个孩子身上有无数的黑色的丝线牵连着四周,因为他的话语,束缚着八原凪身上的【线】开始减少。

对着这个结果,六道骸显然十分满意。

而随之而来的怒气,也被六道骸认为是自己中意的契约者被不知名的东西缠绕的不悦。

完全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污浊不堪的家伙们,甚至连灵魂都不是,仅仅是人类死后的执念和恶意的集合体,也敢在他的面前对他预定的契约者下手?也敢在他的面前抢人?

别开玩笑了。

六道骸心中的怒火越大,表面上的笑容就越发的邪魅肆意。

或许八原凪和六道骸的命运是注定了的,所以这种绝对会吓哭小孩子的邪笑不仅没有吓到八原凪,反而让八原凪觉得亲近。

看着完全没有惧意的八原凪,六道骸一手捧起了八原凪的脸,俯下身,以着几乎都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的距离,笑着询问——

“我现在就在这里,所以你还在犹豫什么?又在害怕什么?”

任性的完全不合条理的话语,完全自信的质问,我在这里,你有什么害怕的?

这样的傲然,这样的张扬肆意。

束缚着八原凪的黑线瞬间全部断裂,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被六道骸拥在怀里的八原凪不知何时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她抬起头,表情茫然。

“哦呀哦呀?还真是个爱哭的孩子。”看着泪流满面的八原凪,六道骸笑起来,抚在八原凪脸上的手轻轻的擦拭着泪水。

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曾经想要帮助八原凪的人不少,想要撬开八原凪自我保护的外壳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人能像六道骸这样,只是几句话,就让八原凪放下了全部的犹豫和迷茫。

“……mukuro、sama。”刚刚挣脱束缚的少女发声有些艰难,一顿一顿的唤着少年,虽然带着一丝嘶哑,但是少女的声音还是软软的,“骸大人!”下一次的呼唤就变得顺畅起来,虽然是第一次称呼,但是却无比自然。

六道骸明显的因为少女的称呼愣了下,然后勾起嘴角,轻声应道:“恩。”

六道骸抱着八原凪,一手轻轻的抚着凪的头发,一手搭在凪的肩膀上,说道:“凪,我需要你。”

八原凪惊喜的抬起头,直直的看着六道骸。看着八原凪的反应,六道骸接着说道:“所以,跟我走吧?怎么样?”

八原凪几乎没有犹豫的点头,“恩!”

“kufufu……真是个乖孩子。”六道骸因为“鬼”而有些阴郁不悦的心情好转,一手揽着八原凪,以一种绝对的保护的姿态。六道骸看向了八原凪身后依旧跃跃欲试想要抓住她的黑色影子,红蓝的异色眼眸里满是杀意和警告,黑色的影子像是在顾忌着这个少年一样,往后缩了一下,但是还是不甘心的想要抓住八原凪。

六道骸感兴趣的笑了起来,眼睛一眯,红色的眼眸中的数字改变,【六】变成了【一】。

不过是区区的执念,和他的黑暗比起来算是什么?

六道轮回第一道:地狱道。

利用幻觉让人进入永无止尽的噩梦并破坏对手的精神力,相当于幻术。幻术是直接作用于人脑来控制大脑的感官,当幻觉过於真实,甚至可给予对方物理伤害。

越是像“鬼”这样没有实体的存在,越是抵抗不了幻术的攻击。因为那是直接作用在它们本身上的。

你们所谓的黑暗和痛苦,就好好的在地狱道里面体会一下吧。

黑色的影子发出了凄厉的哀嚎消失殆尽。六道骸眼眸中的数字再次变回了【六】。

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刚刚的交锋一般,八原凪依旧背对着“鬼”。这是第一次,她和它们背对而行,没有被束缚也没有回头。预示着她终将摆脱过去的噩梦。

“哼……不入流的东西。”六道骸满是嘲讽的对着“鬼”做出了评价,随即松开了揽着八原凪的手往后撤了一步,对着八原凪伸出了手。

“凪,我为你取个名字,可好?”六道骸脸上的笑容带着满满的蛊惑的意味,“代表着你是属于我的名字。”

年幼的八原凪喜欢极了自己的名字。因为那是师父给她的,也是因为那是她的存在被认可的证明。

她不想舍弃不想更改。

长大的八原凪面对着六道骸的询问毫无犹豫的点头。

“库洛姆.髑髅(dokuro),由我的名字衍生的你的名字。”六道骸这样说道,“以后,作为我的契约者存在吧,我可爱的库洛姆。”

属于骸大人的名字,作为骸大人契约者的证明。

不是舍弃了师父的名字,而是像当初师父给予她名字时候一样,她再一次的背负起了一个身份。

心甘情愿,并且,这个名字将会在未来伴随她一生。

“恩,骸大人。”

八原凪,不,现在是库洛姆点头,然后握住了六道骸伸向她的手。

一切都从现在结束,一切亦从现在开始。

在庭院里抽着烟的四月一日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微笑,“终于吗……?你的愿望,实现了。【库洛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15.65%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