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9章

如果不想哭的话,就变的更强吧!——题记

>>>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简直就是在毁灭沢田纲吉的三观。

明明只是像往常一样的出门,顶多是在遇见送外卖的山本武的时候答应了将那只猫送到医院而已。但是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脱离现实来着?

——从买饭回来的他们听见指责八原凪是怪物的声音开始。

八原凪出车祸的时候他愣在了原地,狱寺抱着八原凪跑回了医院的时候他依旧站在原地,任由冷汗沾湿了衣裳。

他的眼真真切切的看见了八原凪出车祸的原貌。

那个给人及其不祥感觉的黑色影子,纠缠着八原同学。

要是,要是能够驱散那些影子,八原同学,或许就不会出车祸了。

沢田纲吉放在身侧的手微微的动了一下,就像是他能看见那些影子一样,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其实是能做到的,做到“驱鬼”的事情。

但是,那也是……死气状态下的他才做的到的事情,那些黑色的影子就像是之前在黑曜战斗时,开启人间道周身缠绕着黑气的六道骸一样的感觉。那个时候,死气净化了那些黑色的斗气,可……没有reborn……没有子弹……他无法做到任何事,哪怕他知道自己是能救下八原凪的。

呆然的站在手术室门口,沢田纲吉大脑一片空白。

他只是看着山本武赶来,听着他打着电话通知八原凪的监护人,听着京子压抑的哭声和花带着颤音的安慰,听着狱寺的拳头砸在了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然后看着百目鬼先生带着八原凪的父母来到这里。

听着他们的争吵,沢田纲吉的理智瞬间的断裂。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为了那孩子在身体上动刀。”

——这是八原同学的母亲。

“你在说什么,那孩子不是你的么?”

——这是……八原同学的继父。

“那孩子从小就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也没有朋友,和我也完全不亲。不光是我,根本就没有人希望这孩子继续活下去。”

你们……在说什么啊?

没有人希望八原同学活下去什么的………………这样的说法,太过分了。

“会被凪听到的。”

这太过分了,这样、这样的、对八原同学来说……太残酷了不是吗?

明明,明明是八原同学的【父母】不是吗?

“那孩子还在集中治疗,怎么可能听的到。”

“……”沢田纲吉张开嘴,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像是喉咙被人扼住一样。明明是想要反驳的。

“不好意思,即使凪听不见,我可是听的很清楚啊。”山本武的笑容褪去,看着面前的男女脸色阴沉,“你们不觉得这样有些过分了吗?”

“什、什么啊?”女人退了一步,皱起眉头,“你是什么人啊?”

“凪的朋友。”一直趴着黑川花的怀里抽泣的京子抬起头,“我们都是凪的朋友。凪……凪才不是你说的那样!”

“……什么啊,你们。”女人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在玩友情的游戏吗?——无聊,等你们知道那个孩子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怪物,你们就会恨不得她死掉!我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祸根?!”

男人皱着眉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女人歇斯底里的样子,转过身一边走一边说道,“总之我先回公司了,之后随便你。”

“老公等一下!”女人不再顾及他们,而是转身追上了男人的脚步,“我一会还有个代言,把我送到公司吧。真是的,究竟为什么要为了这个孩子特地的……”

“我也是很忙的!”男人叹了口气看着挽住了自己胳膊的女人,对着一直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百目鬼说道,“你之前说的事情,我同意了,将这个孩子的户口和监护权给你,随便你了。”

之前八原凪住院后,除了给八原凪请假,百目鬼做的事情就是拿着身体检查的结果阴沉着脸联系了八原凪的【家人】。

虽然因为四月一日的操纵他成为了八原凪名义上的监护人,但是八原凪却还是姓“八原”,也就是说,八原凪实质上的家长还是他们。

那次的谈话不疾而终,因为八原凪的继父是个工作狂,只是谈了几句就接着客户的电话离开。

但是百目鬼明白男人的意思,要想要“八原凪”的户籍,需要代价。

这次,很明显是看着八原凪快死掉了才会这样简单的同意的吧?

百目鬼闭上了眼睛。虽然焦急,但是他却知道八原凪会活下来。

这是很早之前,四月一日就已经透露过的事实。

看着八原凪的父母毫不留恋的离开,沢田纲吉抱着头半蹲在地上,“怎、怎么会这样……?这样的话……”

医生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没有亲属的器官,那么……八原同学,就会死掉的啊。

“蠢纲,你那是什么表情。”

“re、reborn!”听着耳边熟悉的声音,沢田纲吉几乎要哭出来,“怎么办……怎么办啊reborn……?八原同学她……”

“冷静点蠢纲。”reborn手中的列恩变化成了比赛时候的发令枪“砰”的一声在六神无主的沢田纲吉耳边响起。

沢田纲吉浑身颤抖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发现四周的景象都变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层没有其他的人存在,而守着通入口的黑衣人明显就是隶属彭格列的mafia。

屉川京子和黑川花也被碧昂琪带到了医院一楼的大厅,也就是说,这里只剩下了mafia的知情者。

狱寺和山本都站在一旁,手术室的门打开着,医生也完全的换了别人。

“……为什么……?reborn?”

reborn眯起了眼睛,“照着普通世界的手段来,她死定了。但是mafia的手段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啊,嘛,总之,拼一下而已。能不能活下来,也就看她自己了。”

“可是……”八原同学她,不是mafia的人啊。

一般reborn会对谁上心的话,都是因为……

“我可是很看好她成为你的家族成员啊。”

——果然otz。

“可是reborn!八原同学她只是普通的……”

“普通的女孩子?”reborn的笑容瞬间鬼畜,“你看过普通的女孩子拥有那么好的身手吗?”一次偶然,reborn“正好”看见了八原凪的身手。

不过,这个正好确实是含有水分的,身为家庭教师,他可是做了很多的工作和准备。而八原凪的过去也被他查出来了。

和他一样的彩虹之子阿尔克巴雷诺,其中岚属性的武术家风的第一个弟子。

还有,空白记录的4岁之前。

所以,对着蠢纲有时候不接受训练跑到医院的行为reborn没有说什么,只是乐见其成。

毕竟,那个孩子也是他心目中预定的守护者。

除了来自风的武技,八原凪确实天赋异禀,只是没人教导。

mafia的异能者,可不多啊。

能“见鬼”的双眼,吸引“鬼”的体质,天赋的雾的才能。

但是他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要是八原凪死了,就太可惜了。

站在了手术台旁,reborn沉思不语。但是沢田纲吉却突然抱着头蹲下身,“……来了。”

“什么?”reborn一愣,扭过头一脸严肃的询问。

“和那个时候一样……那个感觉……那家伙……”沢田纲吉不停的发抖,脑中传来的景象使得他疼痛不已,“那家伙……六道骸!”

“什么?!!”山本和狱寺同时发出了惊愕的声音。

“阿纲,你是说……六道骸他?”

“那家伙来做什么?!!”

“kufufu……还真是让人讨厌的,嗅觉灵敏的mafia啊。”八原凪的身体上方,浮现出了蓝发少年的身影,六道骸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中,坐着的姿势双腿交叉,一只手拄着脸,饶有兴趣的说道:“又见面了,彭格列。”

在沢田纲吉的眼中,本来环绕在八原凪身上吞噬着八原凪的黑色影子,因为六道骸的到来,像是在害怕一样,缩了一下。

……难不成……?

想到一个可能性,沢田纲吉突然的站起身,虽然垂在身侧的手还在颤抖,但是表情却不再显得弱气。

“你……!”沢田纲吉低着头,一只手指着六道骸。

“ho?”六道骸歪了下头,笑着发出了疑问的声音,像是在期待着沢田纲吉会做出什么反应一样。

是质问?还是责难?

但是出乎六道骸意料的,沢田纲吉抬起头,满脸的期待,眼睛闪闪发光,语气带着一丝试探,“骸……你……是来救八原同学的……?”

虽然是询问,但是沢田纲吉已经从超直感得到了肯定的结论。

“……”六道骸沉默了一下,然后把脸埋在了臂弯里,耸着肩膀笑了起来,“ku、kuhahahahaha……!还真是让人觉得意外的家伙啊,彭格列你。”

“……一直都是会让人觉得出乎意料的人。”稍微带着一丝的六道骸眯起眼眸,“放心,我看中的契约者,可不能就这么随便的让她死掉啊。”

“契……约者……?”

“原来如此,是打的这个主意吗?”沢田纲吉,山本武和狱寺隼人不明白,但是工作上同幻术师有所接触的reborn能理解六道骸的意思,“不过,这也是一种方法。”

本来六道骸就被彭格列看中,算是十代雾守的候补,虽然他本人更倾向于八原凪,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

以后,雾守应该就是两个人作为一个存在吧?

有趣。

reborn勾起嘴角,感叹道:“这样倒是不错。”

沢田纲吉(o.o)“?”

狱寺隼人(=^=)“?”

山本武(^-^)“……?”

reborn看着身边3个人茫然的表情突然鬼畜的笑了起来,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倒也不是他冷血,而是既然六道骸这么高调的出现了,那就代表八原凪肯定没事了,而且他大概也知道八原凪会以什么样子的状态活下来,所以,需要提前的给这群还天真的孩子打个预防针啊。

“……阿尔克巴雷诺。”六道骸看着reborn这个样子有些后背发冷,开口阻止了reborn的话语,“你……”六道骸刚想说些什么,突然身影虚了一下,变得透明,几乎可以透过他的身体看见后面的墙壁。

“哎……?!这是……!!”沢田纲吉惊叫出声。

六道骸抬起手,虚握了几下,然后勾起嘴角,“不过是,最低劣的家伙,不入流的东西,也敢……”语气中是满满的不以为然。

说着,束缚着八原凪的黑色影子突然哀嚎着冲出了八原凪的身体,在外面聚合起来。

六道骸分出了大部分的精神去八原凪的意识海里寻找自己的小契约者,另一部分则是出现在沢田纲吉等人的面前,守株待兔,等着栖居在八原凪意识中的“鬼”被自己驱赶出来,然后,一击……

六道骸的手猛地握紧。

“到你上了,蠢纲!”说着,reborn很干脆的给了沢田纲吉一枪。

“唔哦哦哦哦哦哦!!!”沢田纲吉的额头上猛地燃起了金橙色的死气之火,双手挥舞着把还打算纠缠八原凪的“鬼”打散,明亮温暖的火焰像是当初打败六道骸时一样,“鬼”尽管不甘心的哀嚎着却也还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成功……!”沢田纲吉笑着扭回头,然后在看见八原凪的样子的时候瞳孔猛地收缩,“……怎么会?!!!不是……不是已经打到了那些影子了吗?为什么……?!”

为什么,八原同学更加的痛苦了?!

本来安静的闭眼昏迷的八原凪突然痛苦的浑身抽搐,开始大口大口的咳血。

“……”reborn沉默了下,开口,“确实,你看见的是害的她这样的元凶,但是,八原凪现在还活着靠的就是那些家伙的维持,八原凪身体上的伤,是车祸造成的,所以不会消失。”

“那……怎么办?!”火炎散去,沢田纲吉带着哭音喊了出声,“怎么办啊?!”

“所以我才在这里啊,彭格列。”一直在一旁看着沢田纲吉的举动的六道骸终于开口,眼中的数字变化。

——【一】地狱道。

但是这次不是攻击,而是实体幻术。

八原凪腹部缺少内脏的地方被幻术填充,变回了原样,六道骸提供的幻术内脏维系了生命的正常需要的运作。

八原凪痛苦的表情渐渐褪去,变得平静起来。

相对的,六道骸的身影变得更加透明。

“骸你……”沢田纲吉有些震惊的看着六道骸的身影渐渐消失,脸上满是担忧。

在六道骸的身影消失的瞬间,本来躺在手术台上昏迷不醒的八原凪睁开了双眼,缓缓的起身。少女因为车祸失去的右眼依旧是空洞一片,苍白的脸上诡异的笑容使得沢田纲吉后背发冷。

他瞬间的理解了六道骸和reborn话语中的意思。

契约者……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吗?!

“六道骸!!!”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狱寺,他怒吼着,要不是山本武连忙的拉住了他,狱寺几乎要冲过去抓着披着八原凪的身体的六道骸狠狠的揍一顿了。“你……!竟然!”

“冷静点狱寺!”山本武拉着狱寺,“那是凪的身体!”

狱寺突然失去了全部力气一样安静下来,声音极低的说道:“放开我。”

“狱寺?”

“没事了,放开,我不会冲动。”狱寺再次重复了一遍。山本武即使担忧但还是照着狱寺说的那样放手,狱寺后退了几步靠在了墙上。

六道骸笑了起来,“哦呀哦呀,不攻击么?”少女的身体上满是血迹,笑的张扬,给人一种恐怖的凄异感觉,“不过也是,这毕竟是我的契约者的身体呢,而且,本来就因为车祸而变得脆弱,要是承受你的一击的话,说不定会直接就这么死掉?”

六道骸用着八原凪的身体抬起手,指着狱寺隼人,然后又收回,放在了心脏的位置。

“kufufu……要怎么做?用我的幻术维持八原凪的身体,还是就这样任由她死亡?hora,选择吧。让我看看,你们会如何选择,彭格列。”恶劣的抛出了问题,六道骸盯着面前的三个少年,笑的四平八稳。

他看中的契约者他自然不会放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自然是因为他有百分百的把握,他们会选择即使忍耐自己也还是要八原凪活下去的那个选项。

呵,天真的笨蛋。

“我们自然是希望八原同学能活下来!”沢田纲吉拍着胸膛开口说出了六道骸预料中的回答,“但是!我绝对会阻止给你看!不会让你……”

“恩?”六道骸听闻,有些不悦的眯起眼,“我的契约者,怎么样用不着你这个mafia插手。”

“喂。”一直充当着背景板的百目鬼出声。

reborn自然在调查八原凪的时候也顺便的调查了百目鬼静的资料,然后在深入的时候收手。这次排除了与mafia无关的人员,还留下了百目鬼也是因为调查的结果。

百目鬼静是里世界的人。那群拥有特殊力量的人,他向来不介意抱有一定的尊重。

六道骸扭头,对上了百目鬼的视线。

“怎么?监护人先生要发表什么意见吗?”

看着相处了半个多月像是小妹妹一样的凪一脸扭曲的笑容,百目鬼皱眉,“别那么笑。”

“……什么?”六道骸的表情突然空白了几秒。

“别用凪的脸那么笑。”

“……哈?”

……总感觉……重点是不是有点不太对?_(:3」∠)_

其实,百目鬼也自带天然属性的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章

16.52%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