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32章

所有的幸和不幸,正因为有这些愿望,人们才能将愿望传承。——题记

>>>

即使不去看也知道,维塔已经死亡。

平时感觉的到的明快的气息已经哪里也寻找不到了。

库洛姆强忍着想要哭泣的想法握着三叉戟挡在了被对方施下了幻术的戴蒙.斯佩多的面前。

见状,拉文德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那双翠绿的眼眸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血色之中,黑色的【六】的文字是那么明显。

“那是……?!”库洛姆握着三叉戟的手抖了一下。

骸大人右眼的……

“碍事。”拉文德眼眸中的数字变化,——【二】饿鬼道。

库洛姆因为震惊于拉文德的眼眸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防御,但是拉文德的幻术却没有伤到她一丝一毫。

“……什么?”拉文德皱眉,疑惑道:“为什么……无法附身?”

听见这句话的库洛姆想起了自己和骸大人的契约。

许是因为那个,所以对方的能力才无法伤害到自己吧?

“你……是谁?为什么要对戴蒙大人下手?!”库洛姆余光看了一下身后还沉浸在幻术的噩梦之中的戴蒙大人,开口询问,“你不是拉文德!”

至少……拖延时间!等到戴蒙大人醒过来。

她打不过面前的人,库洛姆清楚。

“唔……你的话,我有些许印象。对了,就是那天。”拉文德眯起眼,“彭格列覆灭埃拉斯托涅的时候,突然凭空出现的孩子。”

“你也是……彭格列的相关者啊。”说道着,拉文德的周身扶起了让库洛姆觉得恐惧的恶念,“既然是彭格列的相关者,那么就不能放过你了呢。”

“至于我,你可以叫我avenger。”自称avenger的幻术师抬起手,放弃了手枪这个没有效率的武器,直接幻化出了黑色的利刃冲击着库洛姆支起的幻术障壁。

“拉文德……拉文德怎么样了?!”库洛姆对着avenger质问。

“真是好笑的问题。”avenger的脸上满是漫不经心的神态,“不过是容器罢了。等我得到彭格列雾守的身体,这个,就不需要了。”

“你别想伤害戴蒙大人!”因为幻术的障壁被攻击嘴角流血的库洛姆开口喊道。

艾琳娜姐姐已经不在了,就连维塔都为了救她死去,至少……戴蒙大人……

“不识相的家伙总是这样多。”avenger感慨道,“真遗憾,只能请你去死了呢,小姐。”

幻术的障壁联系着幻术师的生命,在不断的攻击中变得薄弱的障壁简直一碰即碎。而库洛姆本身,也咳出了几口血。

最后一击。

在这次的攻击下,屏障便会破碎,库洛姆感觉视线稍微有些模糊,但是还是坚持站在原地。

“……mu、kuro……sama……”库洛姆不甘心的咬唇,她还没有再次见到骸大人。

还没有真正帮上骸大人的忙。

“我才不会——死在这里!”破碎的屏障再度重聚,但是也只是挡住了一波攻击。

……不行了……吗?

想……见到……

“kufufu……不是叫你在那里等着吗?真是不乖的孩子啊。”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库洛姆睁开眼,银白色的光一闪而过,葬站在库洛姆的面前,接住了那波攻击。

“葬……先生?”库洛姆有些不敢置信的眨眨眼,就像是做梦一样不真实。

“fufu……没想到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葬背对着库洛姆,微微侧过脸,“库洛姆小姐,也不是普通的人啊。”

“我……”

“stop——stop?!”avenger打断了库洛姆的话语,“叙旧就到此为止,我的时间可不多啊。”

“说的也是。”葬面对着avenger露出了满含恶意的笑容,“总算是被我找到了啊,你。”

“哦呀?我说怎么觉得身后总有老鼠咬住不放,原来是你啊?”avenger感兴趣的打量了一下银发男人,“原来如此,你竟然活下来了啊,当初的实验,也不算是完全失败。”

面对avenger这样轻松的提起当初的实验的事情,葬的笑容再也压抑不住愤怒和恨意。

“kufufu……真是恶劣的人,品尝别人的恐惧绝望那么有趣么?”葬抬起手,握着手杖攻击,“看来你还是没有意识到,你的罪恶啊?”

“令人恶心的埃拉斯托涅,当你们的人体实验引起了mafia的众愤然后被彭格列攻击覆灭的心情如何?”

一字一句,完全的刺向了avenger的痛处。

“要说彭格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是仁慈的没有赶!尽!杀!绝!”

“你找死——!!!”

面对着葬拉仇恨满点的挑衅ger也不顾一切攻击了过去。

幻术对幻术。

如果说之前库洛姆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那么这次则是完全的确认了。

葬先生,和骸大人的关系。

就在库洛姆晃神的一瞬,局势倾向了对葬不利的一方。

葬的双手举着拐杖抵挡着数条黑色利刃,专注的发动幻术的葬没发现avenger特意消除了气息绕道他身后的举动。

“骸大人?!!”因为自己的伤势无力发动幻术的库洛姆扑到了葬身后用身体阻挡。

——噗!

利刃刺穿身体的声音还有鲜血喷出的声音使得葬回过头,然后条件反射的接住了库洛姆倒下的身体,空余的手一挥匆忙的支起了幻术的障壁抵挡,葬试图用手捂住不断流失的血液。

“…………库洛姆小姐?”

在库洛姆模糊的视野中,葬的表情满是难以置信的和疑惑。

或许是在奇怪为什么这个刚刚相识的孩子会为自己挡刀,或许是不解她为什么做到这个地步,没有一丝犹豫。

库洛姆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考虑葬的表情的含义,她费力的举起手,将沾满了她鲜血的项链递到了葬面前。

葬试图发动幻术去修补库洛姆的伤势,却愕然的发现,库洛姆的内脏,本就是靠着幻术维系的。

“你……”在葬震惊的目光中,被他抱在怀里的少女周身弥漫起了粉色的雾气,就像是库洛姆刚刚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一样,而库洛姆还没来得及交还的项链也随着库洛姆回到了属于她的时代。

而戴蒙.斯佩多从avenger囚禁他精神的幻术挣扎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失去了气息的部下,还有染满鲜血倒下消失的后辈。

“你——!!!”戴蒙.斯佩多周身的幻术猛地暴起攻击着顶着拉文德身体的avenger,完全没有一丝留情。

被措不及防的攻击打中,拉文德浑身是伤的扑倒在地,再次睁眼的时候,眼眸已经恢复了翠绿色。自称avenger的意识已经放弃了遍体鳞伤的拉文德的身体,扑向了神志不清的戴蒙.斯佩多。

戴蒙.斯佩多像是已经失去理智一样的持续攻击着,拉文德咬牙忍住了痛呼,趴伏在地面上,一边承受着幻术的攻击,一边努力的爬到了被巨石压在下面已经死亡的维塔身边。

当拉文德的手距离维塔还有不到一米的时候,勉强维系的屋顶塌落下来。挡住了拉文德的视线。

也隔绝了她过去的可能性。

同样被巨石压在下面的拉文德任命也不甘心的闭上了眼。

即使死亡……也无法触碰的距离,原来是这么近也这么远。

残酷的让人想要诅咒着命运。

>>>

“啊终于修好了啊!!!”模糊间,库洛姆听见了沢田纲吉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被六道骸杀死人的视线威胁下,修理十年后火箭炮的人努力的加快速度,半天的时间终于修好。

几人围在了沢田纲吉的房间处等着库洛姆的回归。

粉色的雾气散去,浓重的血腥味使得reborn最先警觉不对,迅速的联络了医疗队让他们做好做手术的准备。

随着碰的一声,身着晚礼服浑身是伤沾满血迹的库洛姆倒在地面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八八八八八原同学!!!!!”沢田纲吉惊恐的发出了惨叫然后被reborn一下踢到了脑袋,“乱叫什么蠢纲!还不赶紧送她去医院?!”说着,reborn还没犹豫的给了沢田纲吉一枪。

这样的距离,与其等待救护车来,还不如开了死气模式蠢纲带着库洛姆去医院。

“把库洛姆带到医院去,我已经通知医疗人员做好准备了!”

趴在地面上的沢田纲吉吼叫着爬起,额头上燃起了橙色的死气之火,“呜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拼死也要带着八原同学去医院!!!”

这时库洛姆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终于……回来了啊……骸大人。】

在水牢中的六道骸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欢迎回来,我可爱的小库洛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

27.83%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