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34章

翅膀,是由人的回忆形成的,即使全部失去了,也不会马上消失,但这也不过是燃烧殆尽的蜡烛最后的闪烁一般,只有一瞬间。——题记

>>>

◆一月十一日:匀桧叶[arbor-vitae]◆

花语:你散发出一种善良的魅力,为人热情,重视朋友。

雅博维塔不记得自己以前叫什么名字。

或许她只是舍弃了自己的名字和过去,她只是不要了。

她很喜欢戴蒙大人为她取的名字。

雅博维塔,雅博维塔,匀桧叶。

寓意美好,充满希望。

戴蒙.斯佩多是一个很好的主人,也是很好的上司。

他会为自己的仆从取花的名字。雅博维塔一直觉得自己的主人有些文艺范来着。

被戴蒙.斯佩多捡回去,是在一个大雨天。

非常像是演员的话本,男女主的初遇。

但是只是看上去而已。

雅博维塔想,戴蒙大人是她愿意付出生命追随的主人,她付出了自己全部的忠诚。

但是,她明明就是在狼狈的一无所有的时候被戴蒙大人捡回去的,一般怀春的少女都会芳心暗许,不过雅博维塔除了百分百的忠诚心,还真的没有别的想法。

为什么呢?

或许只是因为没有那个神经吧。

而且,艾琳娜大人非常好,和戴蒙大人简直是绝配,能够制住任性别扭的戴蒙大人的只有艾琳娜大人了吧?

雅博维塔这样想着,一枪崩掉了一个胆敢闯进斯佩多主宅的探子。

当初被戴蒙大人捡回来直接扔到了军队,19世纪西西里的战争有多么残酷,没有亲眼见到的人永远不会知道。

但是雅博维塔为了戴蒙大人的希望,为了自己的执念,活了下来,原本十几年都过着普通女孩子的维塔硬生生咬牙坚持了下来。

虽然她付出了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超出的代价,虽然她得到的也不少。

军队的医生,是雅博维塔的师父。虽然那位是个怪人来着。雅博维塔后来的种种怪癖都有那一位的影子。

从战场舔食鲜血,爬过尸体堆积成的山,走过炸弹轰鸣的焦土。

然后她回到了戴蒙.斯佩多的身边,尽职尽责。

保护主宅,是女仆的工作。

雅博维塔就是这样带着灿烂的笑容,拿着机关枪剿灭了一群想要对斯佩多家族出手的敌对方士兵。

那是她第一次为了主人使用自己在战场上学到的力量。

效果不错。

渐渐的,除了戴蒙.斯佩多的恶魔之名,雅博维塔的名字也有一些人知晓。

恶魔的爪牙,绯色的鬼。

第一次听见他们给她的称呼,雅博维塔表情扭曲的把面前的石桌掀起。

没有听过这么俗的称号!一点都不帅气!换句话说!太羞耻了啊!

那之后,但凡雅博维塔出任务,只要任务目标一脸恐惧的喊出她的称号……

雅博维塔都会下手更狠。

本以为这样的生活就会持续下去,她就这样一直保护着斯佩多的宅邸,在戴蒙大人需要的时候出个追杀任务,然后有一天,或许会死在围攻之下,或许会死在任务目标的陷阱中,她从不奢望能够善终,但是总之,她是希望能够把这条命都给戴蒙.斯佩多的。

这是她的忠诚。

直到突然到来的黑发碧眼的女性,打破了她全部的自欺欺人。

从戴蒙.斯佩多捡起她,在战场挣扎,然后渐渐的习惯做任务,收拾斯佩多巨大的宅邸。

好几年的时光。

她几乎认为自己的生活就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当初被抛下的她,懦弱的忘记了所有,然后把全部的执念倾注在身为主人的戴蒙.斯佩多身上。

造就了她极高的忠诚心。

但是看着面前的女性她想起了她一直想要问的一句话。

——为什么?

为什么离开我?为什么不依赖我?为什么不和我说?

不是一直都依赖着我的吗?那就,继续下去啊?!

但是那是过去的她会做出的事情,现在的她面对面前的人,只是依旧灿烂的微笑。

“阿拉~难得有人想要应征斯佩多宅邸的女仆哎~我可是做不了主的啊,所以美人~我先去禀告戴蒙大人再做决定哦~”

语气越荡漾,呆毛晃的越欢,雅博维塔的心就越冷静的几乎抛却感情。

她没有质问,只是装作不认识的模样这般说着,然后转身通知主人。

看着主人神色莫测的样子,雅博维塔不知道自己的心究竟在想什么。

许久不见的她是敌人。

主人想要借用她来引出背后的那个人。

雅博维塔一直知道,即使是主人,也是有恨着的人,想要报复的人。

她是……敌人。

看着主人故作不知,留下了她,为她起名拉文德,然后自己为了监视被委派和她一起行动。

雅博维塔已经不知道怎么反应了。只是面对着这样命令自己的主人道出实情。

“戴蒙大人,我认识她。”

“nufufu……所以?”

“我不适合,因为我或许会因为感情用事,戴蒙大人,还记得您捡到我的那一天吗?我失去的就是她,所以……”

戴蒙.斯佩多只是笑的莫名,然后制止了雅博维塔的话语。

“你是我的下属。”他这样说道。

雅博维塔瞬间明白戴蒙大人想要表达的意思。

你是我的下属,既然如此,作为上司的我,就会相信你。

雅博维塔知道了,自己应该怎么做。

最后的最后,她还是会选择主人的吧?

但是,她自己的性命却是可以选择的。

她想她回来,想要救她,这样的想法一天都没有消去过。

所以她选择赌上自己。

在冰冷的地板上感受着自己血液流逝的时候,她想,她的一生还真是波折。

最后也是……超级不甘心。

戴蒙大人赌输了,棋差一筹。所以艾琳娜大人离开了。

她赌输了,所以,这条命,就这样交出去吧。

只是……对不起主人了。是她无能。

匀桧叶凋零。

>>>

◇十二月三日:薰衣草(der)◇

花语:期待,只要用力呼吸,就能看见奇迹。等待无望的爱。

拉文德觉得自己的名字就是命运的缩写。

薰衣草,等待无望的爱。

她觉得自己的等待是无望的。

根本不会有未来。

那个人的目光简直就像是看出了自己最深处的不堪,她暴露的事情她也知道。

只是处在悬崖,她无处可退。

她早已没有选择。在最初的时刻。

【我们要一直在一起。这是约定。】

黑发翠眸的女性回忆起这句话,伸出手,看着面前的黑暗,泣不成声。

“你要不要跟随我?”

那一天,那个恶魔般的男子救她于危险之中,但是现实可远远比童话残酷的多。

不是什么英雄救美的戏码,不是什么见义勇为的戏码,她不过是那个男人看中的身体备用罢了。

她没有一丝犹豫的答应了对方。

不是一见钟情,不是折服于对方想要追随。不同于维塔对戴蒙.斯佩多的忠诚心的追随,只是她早已是那个人网中的猎物。

无处可逃。

她知道,逃不掉,避不开,无法拒绝。

那么,就只能接受。

至少……不能让对方把她作为威胁她的筹码。面前的男子太过于危险,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反抗。

翠色的眸子一瞬间的闪过脆弱和不舍,但是随即便被浓浓的淡漠掩盖。

身体在颤抖,强烈的恐惧几乎要把她吞噬殆尽,但是那温暖的,柔和的小小光芒却使得她在一瞬间做出了她一辈子中最对亦是最错的选择。

“我想要追随您,我不想在这样无力下去了,我想要变强。”

“所以,请允许我,追随您。”

【你有一双美丽的碧色眸子,总觉得就像是春天一样的,富有生机的绿意。】

她这样带着真挚的笑容赞美着她无比厌恶的双眸。

【呐,为什么要用头发遮盖住呢?明明是那么的漂亮……】

她就像是一束光芒,照进了我那小小的,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的世界。

拉文德这样笑着对着自己的“母亲”说道。

在维塔那里,只有在维塔那里,她得到了片刻的宁静。甚至于,因为对方的话语,她喜欢上了自己恨不得挖掉的双眸。

维塔的内心,真的非常美丽。

碧色的双眸望着面前的男女,但是却是在透过他们看着别处一般。

她真的,真的非常纯粹。

假扮成拉文德父母的男女对视了一下,无奈的认可了自家小姐选择的朋友。

拉文德没有对维塔说过,一次都没有,哪怕她是想要说的。

她是她的救赎。

那双能够看透人心的眸子给她带来了太多的悲哀。她在最初的时候,几乎被周围人的心声逼疯。然后在父母发现了这种情况之后,她就开始了漫长的孤独。

“看!!美丽吧?这里?我前几天迷路时发现的哟~”

在维塔拉着自己去到那无尽的薰衣草田时,拉文德真的非常想要哭泣。

记忆中,一直是黑暗的房间。

记忆中,她只有玩偶相伴。

记忆中,她是那么的向往外面的世界。

于是她在那宛若梦幻的地方,许下了一生中,第一个,亦是唯一的誓言。

【我爱你,永远不变。】

我发誓,我会永远的……

美丽的梦境终于破碎。火焰缭绕。一切都仿若那一天的重演。

一切的开始,不过是笼子里的公主殿下太过于寂寞,于是偷偷的溜出了“囚禁”她的牢笼。

然后遇见一个看上去温和的男子。

几乎没有与人接触的孩子毫不设防的对着这个温柔的大哥哥倾诉着自己的痛苦。

讨厌的能力,被夺去的自由。

那个男子微笑着对她说着。

【那么……要不要我打碎你的囚牢呢?被囚于高塔的公主殿下?】

噩梦就此开始。

那时的她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人,明明是笑着,却让她感觉那么冰冷,仿若发自灵魂般的颤栗驱使她匆忙的道别离去,再一次的回到了华美的囚笼之中。

直到她被父母的心腹带出来仓皇逃亡。

她的能力,招来了灾厄。

是那个男子。

亲眼看着父母阻挡在男子面前,庇护着幼小的她。

那时才明了,那个她所认为的囚笼只是保护,不是束缚。

她没有被夺走什么,她的父母是那么拼命的保护着她。

但是那一切,被她亲手毁灭。

温热的血滴落在脸上,她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看不清男子的心。

那一刻,她被告知,幻术师的存在。

逃亡到了偏僻的小镇,救了自己的父母的心腹扮作夫妇掩人耳目,她依旧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缩在自己的世界里哭泣。

直到误闯的维塔到来。

维塔的到来给她带来了光和救赎,但是她的到来却给这个小镇带来了毁灭。

维塔紧握着她的手逃跑。

拉文德看着明明很痛苦却还是努力安抚自己的维塔忍不住的想要询问。

——若是你知道了这一切都是我带来的你还会这样对我吗?

——那些人是为了捉我来的,我间接的害死了你的母亲……

——你若是知道了,会不会恨我?

倾听着她痛苦绝望的心音,拉文德流下了泪水。

“爸爸……妈妈……”她听见自己这么低声说着。

——真是卑鄙。

拉文德在内心的世界看着丑陋的自己,悲哀的笑了起来。

她始终不敢说出真相。

她害怕维塔会恨她。

听着维塔心中充满恨意和毁灭的声音,她终究还是隐瞒了一切。

看着维塔充满了怜惜的温柔目光,感受着对方温暖的怀抱,拉文德的内心却只余冰冷。

她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用自己脆弱的样子来博取维塔的怜惜。

她真的只会带来灾厄,害死了父母,害死了维塔的家人。

但是……她却仍旧卑微的乞求着幸福。

【神啊……即使我知道自己犯下的罪恶,但是至少这微小的幸福,请不要夺走。】

看见那个男子的那一刻,拉文德知道,小心翼翼守了2年的幸福的美梦,破碎。

她不敢再做什么,即使眼前的男子害死了她的父母,她依旧选择了追随。

因为她赌不起。

她要维塔好好的活着。

即使……她不在。

“我,找到了要做的事,想要追随的人,所以,我们分别吧。”

面无表情的说着伤人的话语,看着维塔不敢置信的眼神,心像是刀割般的,剧痛。

“不可以。”

“会给那位大人添麻烦的。”

“所以你不可以跟去。”

“我们都长大了,都会有自己的路,所以,在这里分别吧。”

心如刀绞般的看着她乞求的样子,她咬牙转身离去。

“arrivederci。(再见)”

没有回头,因为我怕我会忍不住流下泪来。

没有回头,因为我怕我会胆怯起来。

没有回头,因为我怕我会后悔。

不,我已经后悔了,在看见你受伤的眼神时。

你不知道的,维塔。

我是那么卑鄙。

你不知道的,维塔。

是我带来了灾厄。

你不知道的,维塔,你永远不会知道。在无尽的黑暗里,我是那么的想要见你。

【救救我……救救我……】

你不知道的,维塔。

我无数次的抱着自己哭泣,祈愿着,哀求着,你能像是最初我们相遇时那样,将我从黑暗的世界中带出。

一边祈祷着,你能安稳的生活。却又一边哀求着,你能来这里救我。

如此矛盾,如此悲哀。

【我……只有你了……拉文德】

——我也只有你啊……维塔。

***

得知维塔已经不在原处时,巨大的恐惧笼罩住了拉文德。她几乎要崩溃。

然后几个月后的一晚,她梦见了浑身沾满血迹握着武器的维塔笑着站在尸体之上。

那是她所熟悉的笑容。

看见她的变化时,拉文德终于失控的哭泣。

终究还是追过来了,维塔。她这么想着,巨大的愧疚压迫着她的心脏,但是那一丝怎么也无法掩饰的喜悦,却那样的存在着。

但是那安心却在第二天被夺走,她彻底的成为了那个恶魔的傀儡。

再次醒来时她看见了倒在地上已经逝去的维塔。

她看着离开了自己的身体的幻术师已然达到了目的。

那个男人得到了彭格列初代雾守,被歌颂为无法捕捉实体的d.斯佩多的身体,地位,力量和灵魂。

他已经不再需要自己。

拉文德用自己的身体承受着戴蒙斯佩多的怒火,却还是想要靠近维塔。

一步一步,不远的距离,却那么漫长。

终于在最后一步的时候,巨石隔绝了她和维塔。

她恨,却不知道该恨谁。死亡的拉文德依旧保持着伸出手的姿势。

她早已没有退路。但是却还是在渴求。

薰衣草,无望的爱。

我爱你。

薰衣草伴随着匀桧叶一同破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

29.57%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