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43章

替代失去的那段身为库洛姆的记忆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去。

站在黑色的通道里,库洛姆看着一幕幕像是在放电影一样闪过去的画面发楞。

其中就包括之前那个没头没尾的梦的继续。

库洛姆23岁的时候,白兰.杰索为了七的三次方,毁灭了库洛姆所在的世界。

库洛姆死亡,然后转生到了别的世界。

那个世界里,百目鬼兄长是她的……父亲。

原来,四月一日让百目鬼领养她,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有着未尽的亲缘。

那是怎么也无法磨灭的亲切感。

库洛姆不知道,她死后,平行世界的彩虹之子的大空尤尼.基里奥内罗拼了性命恢复了全部被白兰毁灭的平行世界。

在原本的世界,唯一存活下来的六道骸亲眼见证了世界的毁灭和重生。

对于本就注重灵魂力量的幻术师来说,这是天大的恩赐。

他掌握了次元的力量,就像是次元的魔女一样,虽然那力量尚不纯熟,但是也足够他前往四月一日所在的空间。

“六道骸”亲眼看见全部的人都复活,像是从未经受过毁灭一样,除了最后为他挡下了攻击,最后一刻也陪着他的库洛姆。

库洛姆因为毁灭的世界造成的裂缝,灵魂离开了这里,先尤尼拯救世界一步转生。

所以重置的世界里,没有库洛姆的存在。

六道骸对四月一日许下的愿望是让库洛姆回来。

但是库洛姆已经转生成了另一个人。

只有库洛姆转生的那个人死亡,库洛姆的灵魂才会如六道骸所愿,回到那个原本的世界里。

所以六道骸的灵魂附到了“库洛姆”的身上,也就是百目鬼清河的身上。

六道骸的能力,六道轮回的眼眸,吸引着无法投胎转世的鬼。

这就是八原凪悲剧的开端。

百目鬼清河是非正常死亡。

那个世界没有四月一日的存在,完全没怎么接触里世界的百目鬼静只能无力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去。

这是八原凪和百目鬼静的“缘”,哪怕是平行世界的百目鬼,八原凪也总会有作为百目鬼的亲人还这因为六道骸的愿望而未尽的亲缘。

就算是领养,也是一样。

八原凪在冠上了百目鬼的姓氏的时候,就和百目鬼联系到了一起。

这些,八原凪也好,库洛姆也好,都不知道。

百目鬼清河濒临死亡之时,因为六道骸的愿望和她本身的执念,竟然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濒死的人会做梦,梦中,清河向着四月一日许愿。

【我想再一次见到他。】

人死是不能复生的,清河已经不能作为清河再次睁开双眼,那么她的愿望,就是下一世的时候,能够再和【父亲】成为亲人,能够再一次的见到特定的他。

许下的愿望要是剥夺了谁的性命的话,代价是惨重的。

六道骸的灵魂被分割,一部分转生到了即将和库洛姆相遇的平行世界,一部分继续附在库洛姆的意识中。

作为八原凪的时候遭遇的痛苦,是她付出的代价。

剩下或许还交付了什么代价,但是库洛姆已经想不起来了。

而这个,或许就是代价之一。

因为,不知道付出了什么代价,也算是代价的一种啊。

库洛姆的记忆并不算是恢复,只能说是因为时空的动荡,再次观看了一遍自己的过去。

因为,她为了换取未来,已经交出了过去。

这和【找回】不同,只是观看。

但是只是观看也足够了,库洛姆对六道骸的感情本就不需要这些,看过这些记忆之后,只是让库洛姆对自身的情况更加了解而已。

不知道什么时候,六道骸已经站在库洛姆的身后。

库洛姆转过身,看着六道骸,依旧是始终如一的眼神。

从六道骸在她车祸的时候救下了她,六道骸对她的重要性就再也没有变过。

库洛姆实际上是非常固执的人。

“愿望实现了呢,骸大人。”

在新的世界里,再一次重复那样的相遇,然后再一次的契约。

这个时候,可以对你说,找到你了吧?

>>>

沢田纲吉静静的站在已经停止了呼吸的库洛姆的床边,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

——冰冷彻骨。

原来,人死后,是这么冰冷的啊。

冷到人心里都打着寒颤。

沢田纲吉闭上了那双温柔的几乎能包容万物的眼眸,微微颤抖着的身体微蜷,头抵在了库洛姆被自己紧握住的手上。

无法掩藏的悲哀几乎将这个尚且稚嫩的少年boss压垮。

但是他不能这样停滞,因为他的身后有太多的牵挂。

他只能选择背负起同伴的性命,继续向前,哪怕再痛苦,再悲伤。

“呐……库洛姆,”少年缓缓开口,“我……决定攻打密鲁菲奥雷的分部,打倒叫做入江正一的人……为了和大家一起回到我们的世界。”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声音的颤抖,棕色的眸子睁开,少年眼中含着悲哀的笑意看着表情安详,仿佛只是熟睡的库洛姆,继续说着,声音轻柔像是怕惊扰到她一般,温柔至极,“我啊,听reborn说了……你是平行世界的库洛姆呢,虽然或许会有一些不同的地方,但是大体上是差不多的吧……”

一样,都是同伴。不管是哪个世界,库洛姆就是库洛姆。这点不会变的。

“库洛姆,等战斗过去后,我拜托reborn想办法送你回去好吗?我们,一起回家。”

“你一定,也有想要回去的地方,想要陪伴的人,所以,即使你再也醒不过来了,也是一定想要回去的吧……”

“啊哈哈……总感觉很对不起平行世界的大家啊……”说到这里,少年勉强的笑容终于再也撑不下去。

“……抱歉,库洛姆。”

啪嗒的一声,自少年眼中流下的泪水滴落在了少女冰冷的手上。

“抱歉,库洛姆,抱歉,抱歉,真的……”破碎的话语表达着少年的悔恨自责。

没能救你,抱歉。

我这么无力,什么都做不到,抱歉。

自从得知库洛姆死亡的消息后,无法拯救库洛姆的自责使得沢田纲吉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中久久不出。

直到被reborn强行的拽了出去。

reborn让他看看至今为止有多少人牺牲,他用枪抵着他的头用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对他说——站起来。

看着同伴的面容,他站了起来,为了不失去更多的同伴。

他接受了拉尔的训练,拜托了云雀学长指导自己的体术,然后通过了初代的继承。

直到现在他才提起勇气来见库洛姆。

在即将奔赴敌人总部的现在。

“库洛姆,我一定会回来的,然后那个时候,我们,一起回家,好吗?”

“该出发了,纲。”reborn站在门口,开口说道。

“是呢,必须快点……”说着,少年的表情变得坚毅起来,“……结束这一切,我已经不想再看到谁死去了,悲伤的事情已经太多了。就由我来——终结它!!!”

温和的首领最后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少女,毅然决然的转头,前往战场。

房门哒的一声合上,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内,少女颈上的项链再一次的闪烁出了银白色的光。

>>>

广阔无垠的蓝天,一望无际的草原,平和的风拂过脸颊,库洛姆就坐在六道骸的身边。

这是,库洛姆与六道骸初次相遇时的幻境。

带上了一丝怀念的神色,库洛姆伸出手,悄悄的抓住了身侧的手。

宽大,修长。就是这只手把她从死亡深渊拉了出来。

六道骸的眉眼瞬间温和了下来。

多久了,没有这样平静过?

微笑着回握,六道骸看着身边欲言又止的小契约者开口,“库洛姆,有什么想说……或者是,想要问的吗?”

“啊……”被探知到心事的库洛姆脸微红,然后垂下头,“骸大人,那个……我……是死了吗?”

“——哎?”六道骸难得的怔住,但是在库洛姆的眼中却误认为是对方不忍向自己说出口。

“果然……是这样吗?”库洛姆的神色稍微黯然,然后看见了自家骸大人那吃惊的表情,又焦急的开口,“啊!骸大人,不是的,我……觉得这样就死掉了很对不起boss……但是能见到您我真的很开心!死掉了也能陪着您了我……”

看着慌张的向着自己解释的库洛姆,六道骸捂着嘴笑了起来。

“噗……哈哈哈……”

“哎哎——??!!”茫然的看着笑得开心的骸大人,库洛姆妹子当机了。

即使多少年过去,库洛姆的本质果然还是永远都不会改变。

六道骸这么想着,笑得更加愉悦。这就是,他的库洛姆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骸大人笑了起来,但是库洛姆从那笑容中只看见了真正的快乐,丝毫不含往常的嘲讽戏谑。

这样……看起来……就像是邻家的大哥哥那种感觉啊……

脸红了起来,库洛姆害羞的垂下了头。

其实要是但是论起长相,六道骸绝对是人群中的佼佼者。

但是在彭格列,却很少有女性会像库洛姆这样单纯的站在他的身边。

大概是因为气质吧?

六道骸总是挂着邪魅的笑容,显得妖娆而危险。

但是,像是这样单纯的开怀笑着,六道骸精致的外貌就显露出来了,纤细修长的身体,完美的五官,就像是个优雅的贵公子。

“我的库洛姆……你是怎么得出来,你死了这个结论的?”男子终于笑够了,伸出手拍了拍少女毛茸茸的紫色脑袋,开口询问。

“哎?不是么?我虽然失去意识了,但是周围的事情还是知道的……所以……”所以她以为自己在那样的状况下是活不下去的,那时她还没有恢复记忆,所以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停止了呼吸。

至于自己被舍弃了的事,库洛姆没有任何怨言,要是她也会这样选择的。因为这样做,才是正确的。而且,他们确实尽力的救她了,只是她没有挺过去。至今,她还清楚的记得,那个黑发黑眸的男子那强大又不失温柔的力量,非常温暖。

“还有……之前看见的,我的过去……”眨了眨圆圆的紫眸,库洛姆接着说着,“一般不是说,临死的人,会看见走马灯么?骸大人?”

看着一脸无辜的望向自己的呆萌的自家妹子,六道骸总有种扶额的冲动。

“库洛姆……听好,你,还活着,重复一遍。”

“我,还活着……”遵从自家骸大人的话重复了一遍,半晌,库洛姆才反应了过来。“……我还活着?哎哎哎哎哎————??!!”

“……唉……”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六道骸无奈的揽过自家妹子,用温和的声音再度重复,“你还活着啊,我的库洛姆。”

靠在温暖的怀抱中,库洛姆呆滞住了。

“可是,可是……”明明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了呀?

“那个的话,是多亏了这个。”六道骸摊开手,银白色的项链凭空出现。“也对,那个【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它的作用是暂停宿主的时间,虽然也不止这个作用。”

“但是多亏了它,你现在能这样在我面前。”

“啊……”想起在雾战的经历,那时她的身体的时间确确实实也停止了,那么……现在也是一样的状况?

看着库洛姆依旧带着丝茫然的眼神,六道骸开口,“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我会一一解释给你听的。那么,首先……”

“库洛姆,我不是六道骸哟。”男人恶作剧一般,狡黠的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骸大人……不是骸大人?”眨着眼睛这样问出声,库洛姆抱着脑袋纠结了。“不可能,明明……”是一样的感觉,库洛姆是不会认错骸大人的,认错了谁都不可能认错六道骸。

就像,六道骸不可能认错库洛姆一样。

“别急着否定,再感觉一下,我可爱的库洛姆?”止住了少女的反驳,六道骸这样说着,然后在少女的注视下,摊开双手,一副任凭打量的姿势。

仔细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库洛姆严肃的表情褪去,错愕的愣住。

怎么会?感觉是骸大人没错,但是却像是缺少了什么……

看着库洛姆的表情,六道骸发现她已经察觉到了,于是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平静的解释,“我不是六道骸,因为我只是灵魂的碎片啊,是六道骸的一部分。”

哎?这是怎么回事?

库洛姆彻彻底底的呆愣住了。

灵魂对于人来说,对于幻术师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她再了解不过了。同理,灵魂分裂的痛苦她也比谁都要明晰,那是几乎让人崩溃疯狂的痛苦。

紫色的眸子盈满了担忧,库洛姆焦急的攥紧了面前的人的衣袖,

六道骸看着女孩用那几乎具现化出来耳朵和尾巴并且都没有精神的耷拉着的可怜样子担忧的望着自己,几乎要笑出声来,但是看着焦急的几乎要哭出来的库洛姆,六道骸叹了口气。

“别想太多,库洛姆,我的情况有些不一样,所以没什么的,别担心。”——才怪。

回想起那次与四月一日做的交易,六道骸暗自咬牙。

果然无奸不商什么的话是正确的!

而且,过来插一脚的世界意志也同样!

真是不能更阴险!=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章

37.39%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