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47章

“……”我盯……●▁●

“……怎么了吗,弗兰?”被弗兰紧迫盯着的库洛姆不禁转回头询问。

“没……”弗兰扭头,库洛姆姐很帅气什么的,他才没有觉得!

“kufufu,弗兰,别闹了,马上就要到了……”六道骸勾起唇角轻笑,“决战的地方。”

“哟呵~~~~~”犬兴奋的跳跃在丛林间,“去干掉彭格列!!!”

“犬……”千种一边行进一边推了推眼镜,语气有些无奈,“不是说过了吗,骸大人的目的是保护尤尼.基里奥内罗不是干掉彭格列啊。”

听见这句话弗兰的身体猛地一僵。

跟随师父学习幻术,担任瓦利亚的雾之守护者,所有的一切……都即将消失了?

翠色的眸子颜色转深,弗兰垂下头去,难得安静的跟随着大部队前往那所谓的决战之地。

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过,不知何时起,他的脑海中总是有一个声音,在说着,这一切会毁于那位大空之子的手里。

梦中是仿若循环一般的景象,翠色的眸子一直注视着那个画面,眼角有着金盏花,笑容灿烂的少女在金色的火焰中消逝,然后,世界一点点的恢复原状。

接着就是他的存在痕迹消失。

阿尔克巴雷诺的大空做到了真正的和平和世界的修正。

一切都会回复原本的轨迹,玛蒙也会复活,重新作为瓦利亚的雾之守护者。

那么,他呢?

那时,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的弗兰呢?

如果没有boss捡回他,弗兰会怎么样?就那样死在阴暗的角落里吗?

即使他不断的吐槽着他们,但是弗兰确确实实是喜欢着他们的,瓦利亚也好,凤梨师傅也好。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继续这样的生活,虽然堕王子总是用小刀刺他,凤梨师傅总是用三叉戟戳他。

但是在那个声音暗示他杀掉尤尼就可以保持这一切时他却面瘫着一张脸拒绝。连一丝动摇都没有。

就像是当初堕王子强迫他带上这个又影响行动又笨重的青蛙帽子时他没有放抗就接受了一样,弗兰对于那个声音描述的未来也是淡然的接受。

没什么好在意的。

即使是作为玛蒙的替身,甚至还要带着青蛙的帽子,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弗兰就是这样的性格。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这样的挑拨离间什么的真的是弱爆了哟,若是我就这样被当成枪使的话,妖怪师傅一定会气得灭了我的——还有还有啊——杀了那个叫什么尤尼的,我不认为谁会放过我啊,把我当白痴也不要这样啊——”

他记得他是这么回复对方的。

也不知道是被他梗到了还是其他,只是自那以后,那个声音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虽然出神考虑着杂七杂八的事情,弗兰依旧配合着自家师傅完美的运用幻术骗过了密鲁菲奥雷的真六吊花。

是的,这就是他的决定。

以完美的样子在这场剧本里圆满的完成赐给他的角色。

知道属于他的戏份结束,他就可以光荣退场。

这不是很好吗?这正是所谓的ding啊。

“奇怪——”在攻击过后,弗兰的声音传入六吊花的耳中。“师傅,你刚才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啊。都怪你想马上站在最中间吧。”弗兰没有一丝语调的这样说道,面瘫着一张脸吐槽。

“哼哼哼哼……你在说什么呢,小鬼。”六道骸轻笑了起来,“是因为你的脑袋挡到我了啊。”

真是,别扭要死星人啊,师傅。

弗兰脚下的步子稍稍收回了一些,在桔梗攻击时他也下意识的迈前一步。

就像他的师傅做的事一样。

该说,真不愧是师徒吗?

雾气散去,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历经十年终于从水牢中脱离的六道骸和瓦利亚现任的雾之守护者弗兰。

——彭格列的援军正式参上。

>>>

“呼哈……呼哈……”由白枭引领的少女焦急的奔跑在森林中。“骸大人……你在哪里……”紫发少女四下张望,发现四周全是一样的景色。妹子茫然的眨眨眼。

——到……到底,是哪里呀qaq!骸大人库洛姆找不到路了嘤嘤嘤……

“库洛姆髑髅!”就在库洛姆欲哭无泪的站在原地茫然无措时,一个女性声音传来。高傲的叫出了库洛姆的名字。

“白枭和眼罩,果然是你!”违心的说出了这句话,m.m内心不禁默默无语,其实她完全可以认出库洛姆的,毕竟之前可是看见了【本人】,但是想起在他们到达战场之前小骸的吩咐。

——暂时不要透露出【库洛姆】的存在。

好吧,既然小骸是这么说的,她还是听从吧,小骸一定有他的道理。

不过,那个女人还真有两下子啊,在小骸说完的那一刻就使出幻术,身影彻底消失,一丝违和感也没有。

“!!”库洛姆惊讶的睁大了双眸,双手不禁紧了紧武器三叉戟,试探性的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你是谁?”

“我是m.m。”女人叉着腰这样回答。

“啊……”库洛姆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说出声,“从以前起,就跟骸大人在黑耀乐园并肩作战过的那位……”

“没错!”m.m皱紧了眉,死死的盯着这个库洛姆的脸。

——长的还真是一模一样。

但是这性格就……

倒也不能说性格完全不一样,或者是相差太多,毕竟即使是经历不同,但是两人确确实实是同一个人,本质上还是相同的。

就是之前见过的那位举手投足都透露着利落干脆的样子,就连眉眼间都带着那一丝凌厉,这位就明显显得软弱好欺一些。

——欺软不欺硬。这么想着的m.m刚想出手教训一下这个她自从听说过她的存在后就一直不爽的女人,猛然间想起了之前的【库洛姆】。

那个超有气势的另一位。比如对小骸公主抱之类的……还有之前出去打猎回来时的样子……

等等,平行世界的两个人其实是一位吧。

所以,要是这个也是扮猪吃老虎的货怎么办?

“……”可疑的沉默了一会,她果断的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那个战斗力凶残力破表的女人,她才不想招惹。

十年间m.m一直平安无事的最重要一点,同时也是她的最大优点,就是懂得趋利避害。

这在黑手党的世界里可是很重要的技能。

库洛姆就这样不知情的躲过了一劫,避开了来自m.m初次见面的“友好巴掌”一枚。

虽然m.m也是因此躲过了一劫。

之前不是说,库洛姆用幻术隐藏起身形,暂时不露面吗?

这时她在哪里呢?

其实……就在m.m的身后==。

刚到这里的时候,与【自己】相见,还受到了诸多照顾,这时不能现身的库洛姆在那边的战场帮不上忙,又因为妹子过于担心这个世界的自己,所以就选择了跟在来找库洛姆的m.m身后……

要是m.m刚刚做了什么,估计……或许她就需要为自己点根蜡烛了。

虽然我们要相信以库洛姆的善良温和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情,但是架不住她的强力外挂初代模式。

正所谓初代一出,谁与争锋可是腹黑起来整个彭格列都叫苦不迭的终极大boss啊。

隐在雾后的库洛姆看见【自己】眼中毫无阴霾的样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怕就怕的是自己的死会影响到这个世界的【库洛姆】。

看来好像没什么问题的样子。

库洛姆终于安心了。至于同样因为她的“死”而悲痛的泽田纲吉……库洛姆对自家的boss有着非常深厚的信任,简单来形容一下妹子的心理,就是……

——boss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

换句话说,就是她坚信着自家的boss一定会超越过痛苦变得更加强大的!在库洛姆回忆起来的那十年的记忆中,泽田纲吉就是那样,强大,温柔,又细心,爱护同伴。

库洛姆妹子,要是泽田纲吉知道你的心理的话,会哭的,真的会哭给你看啊!

接下来,她就非常乖巧的站在一旁观战,骸大人交给她特殊的任务决定了她不能做多余的举动。

更何况,现在的她恢复了记忆,成为了完整的库洛姆,目前这个世界本就有一位库洛姆存在啊。世界不允许一模一样的事物同时存在两个以上,这是法则。

虽然骸大人能够在大世界法则中将她伪装起来不被发现,但是还是要小心点好。

她可不会忘记当初她被世界法则弄得一心求死还顺带忘记了全部记忆的时候。

害得她差不点死掉什么的,害得她差不点就见不到骸大人而且最重要的是还忘记了骸大人什么的,库洛姆妹子表示,她真.的.很.介.意!

所以,对于骸大人的命令本就是无条件执行的库洛姆妹子更加认真的接下了任务……

于是世界,你做好准备了吗?把纯良的库洛姆妹子都弄得黑化了……

请一定要坚强啊,世界。(拍肩)

看着远处走来的ghost,库洛姆默然。

要是没有骸大人救她,那么她现在不是死了就是变得像ghost一样吧?

看着众人在ghost的来势下变得虚弱,库洛姆有些紧张,腿下意识的迈前。

【kufufu。库洛姆,不用去哟~】身处库洛姆意识海中的六道骸邪魅的一笑,闭上眼,感受那份力量的波动。

【哦呀哦呀,你看,不是来了吗?彭格列。】

随着六道骸的话语,点燃着温暖的金橙色火炎的大空自天空急速飞来,表情坚毅镇定。

——彭格列x世,于此正式参战。

>>>

在那个遥远的未来经历的一切,泽田纲吉相信他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

那是仿若铭记在灵魂上的,深刻的回忆。

闪耀着的金色结界,在十年后的世界打响的最终决战。

然后,就像是小时候听过的英雄事迹一般,出现在他面前的,白兰.杰索,像是他扮演的是拯救世界保护同伴的勇者一样,白兰扮演的是,想要毁灭世界成为神的“魔王”。

但是,那真的是他的愿望吗?泽田纲吉一直这样疑惑着。

在对战的时候,泽田纲吉只看见了对方眼眸中令人心悸的空洞。

白兰是很奇怪的存在,不是不讨厌,毕竟因为他引发的战斗,实在是有太多的人受到伤害了,但是泽田纲吉不恨白兰。只是……

“白兰,只有你我不会原谅!”

在以为尤尼已经死去时的他,流着泪水,这样怒吼出声。那一刻,泽田纲吉却仿佛看见了白兰眼中一瞬间闪逝而过的愕然和苦涩,在他的话语说出口时。

一定是幻觉吧,那样的人……

怎么会有这样的感受……

但是那时那个人的表情却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上。

无论如何,在未来经历的一切宛如梦幻。

大概,最让泽田纲吉开心的,就是“库洛姆”和尤尼还活着了吧?这简直就是——【奇迹】。

那时,泽田纲吉是真的绝望。

明明不过是14岁的女孩子,却因为那见鬼的宿命不得不面临死亡,仅仅是这样想着,就无法接受。

不管如何呼喊,不管如何拼命的想要阻止,对于一个心怀死志的少女来说,只能动摇她的决意,却无法更改她的决定。

初时得知尤尼准备牺牲自己,还有请求彭格列庇护的原因时,少年的心被狠狠的震撼。

从来不为自己考虑,即使一个人也一直微笑着坚持。

这是怎样的坚强,又是怎样的温柔?

但是,尤尼的美好,却像是透露着绝望的,走向终途的灿烂花朵。

被迫凋零在年华最美好的时光里。

那般凄美的令人心悸。

褐色的眼眸骤然睁大,泽田纲吉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永远沉睡的紫发少女,库洛姆.髑髅。

难道,尤尼也会……

绝对,绝对不允许!

那样的场景,已经不想要看见第二次,绝对不想要重蹈覆辙!

绝对不想再悔恨了!他不想再无力的只能抱着自己蜷缩在角落里无声的悲泣颤抖。

咬紧了牙关,泽田纲吉拼死的想要冲到闭着双眸面带微笑奔赴死亡的少女身边,但是却被白兰阻挠。

“尤尼!!!!!!!!!”拼尽全力喊出了那个总是治愈着他人的少女的名字。表情甚至因为恐惧即将面临少女的死亡而扭曲,眸中是难掩的痛苦。

——说好了,明明他是为了保护同伴才!可是他都做了什么啊!

为什么,总是!!!

看着少女跪在地面上,紧闭着的双眸留下泪水。

像是感受到少女的心声了一般,泽田纲吉的褐色眸子猛地一缩。

好可怕……

死亡……好可怕……

可怕……

可怕……

心宛如锥心一般的疼痛。

谁会不恐惧死亡?是人,都会。

太残酷了,让一个14岁的女孩子不得不面临死亡。

这是,错误的啊。

尤尼不应该牺牲自己的生命,和平不应该用鲜血构筑,若是那样,不过是虚伪的和平罢了。

想要找到大家都能幸福的路。

一定,一定还有更好的方法的!大家,都能展露笑颜的方法!

“算了停下尤尼!!!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的!!!”泽田纲吉伸出的手冲着少女,想要将她从死亡的漩涡中拉出。

墨绿色发的大空只是面带微笑的摇了摇头。

“对不起,没关系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啊……”少女依旧微笑着,可是笑颜中却带着任命的苦涩。“大家……谢谢……”

金橙色的生命火炎再度燃起。

泽田纲吉无力阻止。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家努力的想要试图打破金色的障壁,然后伽马趁机跳了进来。

抱着脸上还带着泪水的尤尼,伽马释然的微笑,眼眸中充满了宠溺和心疼。

这是他重要的公主,他发誓保护的人。

但是,如今,他做不到眼看着公主独自死亡,他也只能选择与她一同离去。

真是,不称职的骑士啊。伽马不禁苦笑。

若是,能做到忽视一切,不去管和平和世界什么的,抛弃所谓的宿命,多好啊。

他带着公主离开这些残酷的现实,公主没有必要勉强自己,不用在尚且年幼的时候就死去。

但是,他做不到啊,真的做不到。

拥有着大空善良内心的尤尼做不到不顾大家生死离去,哪怕那样她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拥有着强烈责任感的伽马做不到无视灾难,逃离眼前的残酷。最重要的是,他无法违背公主的意愿,那位善良的令人心疼的公主,一定会选择贯彻自己的宿命,直到死亡,因为对于尤尼来说,只要能够救大家,她会无数次的选择赴死。

就如同白兰在无数的平行世界看见的那样,任何一个世界的尤尼,都选择了张开柔弱的臂膀,庇护着身后的人们。

而他也杀死过那位善良温柔的大空无数次。

而不论多少次,都会为那位娇小少女保护着人们时,蔚蓝色眼眸中的坚定的光芒而震撼。

为什么,能做到那样呢?只是为了保护不相干的人?

看着眼前无比熟悉的情景,白兰的眼中一瞬间闪过不知名的神色。

为了他人,牺牲自己性命的尤尼,真的是看见了太多次了。

就连那蔚蓝色的眸中的感情都一模一样。

不,或许有些不同。

尤尼的眼眸中,比起他在平行世界遇到的阿尔克巴雷诺的大空多了些感情,除了坚定,决然,还有温柔之外的感情。

——名为幸福。

在伽马的怀抱中,年轻的大空闭上眼,静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

两人笑容安宁,又带着临近终焉的决然。

金橙色的火炎扩大,将两人吞噬。

尤尼和伽马在火炎散去的瞬间消失。仅仅留下了悬在半空的衣物。

众人的眼眸都惊愕的紧缩。

银白色的光芒突然出现。几乎盖住七的三次方的大空共鸣的金色。耀眼夺目。

本来应该死亡的库洛姆站在众人面前,拿着从葬手中得到的项链,项链发出了银白色的光。

就此逆转了尤尼.基里奥内罗死亡的“宿命”。

库洛姆努力的将精神力灌输到手中的项链中,一直在一旁的六道骸也暗中出手,将自己的精神力凭借着平行空间的“自己”全数输送过去。

尤尼和伽马的衣服像是时间静止一般,就以两人还穿着的样子停滞在半空之中。

光芒瞬间爆发,带反射性的闭上眼眸的众人望过去时,惊讶的发现,尤尼和伽马再度出现。

项链在尤尼和伽马输送进火炎的最后,身体崩溃的那一刻静止了两人的时间,然后,因着主人的命令强行逆转了两人的时间。

尤尼和伽马因此呈现出了复活的假象,但是其实只是在他们死亡的前一瞬间静止了他们的时间。

毕竟,就算是神明,也做不到,使死人复生这样的事情。

——神啊。

这是,真正的,奇迹。

众人不禁捂住即将出口的惊叹。

但是下一瞬间又发生了异变。

项链一点点的破碎。

尤尼.基里奥内罗是太过重要的存在,她牵扯了几乎全部的平行世界。

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她的牺牲,才有了平行世界的和平。

然而,库洛姆所做的事情无疑是破坏了这个因果。

尤尼死亡,世界才能借由此回复原状的因果。

所以,作为源头的项链因为透支而破碎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这正在世界的意志的预料之中。

因为,它向六道骸提出条件【拯救为了世界牺牲的大空之子尤尼.基里奥内罗】的目的就是,毁掉库洛姆手中的那个项链啊。

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世界所不容许的。

但是世界却无力破坏它,只能借由他人的手。这便是世界的算计。

因为项链消失的瞬间引起的时空动荡,库洛姆的身旁出现了和来时一模一样的黑色漩涡。

次元的障壁打开了。

库洛姆抬起头,对着泽田纲吉担忧的样子展颜一笑。

不用担心的,boss,我,回家了。

读懂了少女说出的无声的话语,泽田纲吉释然的微笑。虽然不太理解是怎么回事,但是库洛姆没有死亡真的是太好了。

而且,库洛姆的样子完全不勉强。

温柔的大空静静的注视着少女踏上回家的路途。褐色的眸子里满是祝福。

库洛姆的身影消失,随即黑色的隧道也就此不见,仿若从来没存在过一般。

注视着这一切的世界的意志无声的笑了,它的目的,终于达成了一个呢。

但是,它没有看见,主世界的六道骸唇角悄然勾起的一丝危险的笑容。

你说,明知道世界的意志很阴险了,还毫不设防什么的,可能吗?

那可是拥有着六世记忆的六道骸啊。

这个世界的“六道骸”唇角的弧度加大,愉悦的眯起眼眸。

果然一切如你所料,平行世界的“我”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章

40.87%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