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51章

——不要哭,没事的,不要害怕。

记忆中温柔的,令人安心的声音,在她看见认识的大家战斗后身上的血迹和严重的伤势时,温和的抹去了她的不安。

——阿拉阿拉,要是想对这孩子出手的话,我可不允许啊。

在外出时被敌对家族的人缠住时,挡在面前的宽厚的,令人安心的背影。

——真是可爱的小姐啊,我叫科扎特,西蒙的首领哟。

初次相遇时的温暖日光,直射到内心深处,印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不要叫我科扎特大人了,感觉很奇怪啊。

那个人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但是眼眸中却是满满的宠溺。

——别看他们那个样子,他们可是很宠你的呢,毕竟是这么可爱的后辈啊,不知道,我的后代会是什么样的呢?但是,希望能够在乎同伴,还有就是,希望西蒙和彭格列能像我和发过的誓言那般,拥有永远的友谊。

男人那样带着期待的目光,如此期许着彭格列和西蒙的未来。

——总感觉,你在身边,就像是有一个妹妹的感觉呢,我是一个人,总是想啊,要是有一个妹妹,那么我一定会保护她,照顾她,一直站在她身边,无论她做了什么事情,都会一直一直的护着她,然后,有一日,牵着她的手,带着她走向红色的地毯,把她交给能给她幸福的男人。

温暖的手掌落在头上,男人这样带着期盼的语气说着,不知为何,羡慕的情绪涌出,那时想着,若是谁成为了面前的人的“亲人”的话,一定会非常,非常的幸福吧?

——呐,做我的妹妹吧?一直觉得,我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了呢。

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亲情”,第一次离她这样近,近到只是伸出手就能紧握在掌心。

科扎特大人,科扎特先生,科扎特哥哥,哥哥。

虽然看上去完全不同,但是科扎特哥哥和百目鬼兄长,都是一样温柔的人。

在十九世纪,库洛姆得到的是,一直期盼着的,渴望着的“亲情”。

初代的大家,温暖的微笑着对自己伸出手的,会带着自己玩耍的蓝宝,会笑着给自己吹笛子的雨月,会细心的体贴着自己的g,总是很有精神的纳克尔,即使总是冷着脸但是却真的很温柔的阿诺德先生。

还有,耐心的指导自己幻术的戴蒙大人。

如果说,boss他们是库洛姆珍惜着的重要的同伴,那么初代的众人则是温和的长辈。

是会指引着后辈,会一直微笑着注视着后辈走过的路,会在后辈迷茫无措时一直站在后方的长辈。

所以,他们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在那些人中,库洛姆最喜欢的是看上去温和笨拙好欺负的科扎特哥哥,最崇敬的是某些意义上的师长初代雾之守护者戴蒙.斯佩多。

但是,最崇敬的人设计陷害了最喜欢的人……

该怎么办?

绝望,痛苦,悲伤,迷茫。

但是最恐惧的是,何时起,自己不曾记得那个会带着自己到广场喂鸽子说是散心放松的人?何时起,记忆里不曾存在那个会带着自己去看枫叶说练习幻术也需要适时的休息的人?

为什么,本该是仅次于骸大人的重要的人,她却忘记了他?

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为何到了现在,看见了科扎特的后人时,才想起来,那个总是微笑的人?

她的……哥哥。

【从何时起,我竟忘记了你。】

>>>

【哥哥,真美想要礼物!】

娇小的女孩欢快的笑着,围着一脸温和的男孩转圈,阳光射下,这般的场景是那样的让人觉得幸福到几乎留下眼泪。

——真美想要什么呢?

男孩有些无奈的笑着说,用手抓了抓头发,暗自决定再出去打一份工,这样的话,一定能满足真美愿望。

【真美想要生日的那天哥哥陪着真美!】

意料之外的要求,看着虽然年幼但是却意外的懂事的妹妹,男孩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

家里的困难,小孩子的敏感是不会一无所知的,男孩心情复杂的看着妹妹带着渴望和期盼的眼眸。

男孩不禁想着,若是真美像是个孩子一样任性一点多好。

总是顾忌着周围的人,从来不会抱怨什么,不会任性的要求什么,哪怕是生日的愿望,也只是希望谁能陪着她。

这样的真美,让人心疼。哪怕是有了愿望,有想要的礼物,也只是忍着,从来不会说出口。

男孩在妹妹出生后就知道,他是哥哥,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妹妹。

生活的逼迫使人成长,即使瘦弱,但是男孩却背负起了很多的东西。

比如,西蒙的仇恨。

一直一直的用这双眼眸看着,西蒙的现状。

然后,强迫自己坚强,默默的背负着首领继承人的责任,顶着父亲的期望,从来都圆满的完成许多的任务。

【哥哥……累了吧,请安心的休息吧,真美在这里。】

满身的疲惫在看见妹妹稚嫩的面容时卸下,男孩从来没有那么庆幸过,庆幸自己坚定着不让妹妹接触西蒙的事情这个决定。

真美不应该被西蒙束缚住,她应该更加的快乐。

真美应该在阳光下微笑,而不是像他们这样,在地狱里挣扎。

【哥哥,真美今天学着做了饭菜哟,要吃吗?】

【哥哥,这是我画的画,是哥哥哟!】

【哥哥,生日快乐!真美给你唱生日歌~】

真美……

眼泪落下,长大了的男孩独自一个人在黑暗的房间里抱住头,以最原始的姿势表现着内心的痛苦。

回忆越美好,现实就越残酷。

【哥哥,救救我……】

【哥哥……炎真哥哥!!!】

在一片血色中向着自己伸出手的妹妹。

——真美。

总是会跟在自己身后微笑的妹妹,出生时看见就是那样小小的,软软的妹妹。

很早就决定了要保护的人,一直支持着软弱的我的……重要的亲人,最爱的妹妹。

真美真美真美!

男孩发出了绝望的无声的哀嚎。

【我的妹妹,我竟没有保护好你。】

>>>

跟着瘦弱的少年前行,库洛姆看上去平静,但是内心早就混乱不堪。

被揭开的记忆,被遗忘的记忆一下子涌出,几乎使得她无法保持清醒。

——库洛姆,库洛姆……

意识海中,一直通过库洛姆的双眼注视外界的六道骸最先发现了库洛姆的异状,那之后一直用着自己的声音呼唤着女孩的意识。

一遍遍,轻声的,柔和的,呼唤着少女的名字,呼唤着那个他给予她的名字。

看着自己的小契约者在意识海中那抱着头满脸泪水的痛苦模样,六道骸皱眉。

伸出手,拥抱住少女,六道骸不停的拍着少女的头以示安抚。

叹息了一声,六道骸的血红色的那只眼眸中的字悄然转换。

一瞬之间,跟随在古里炎真后面的变成了顶着库洛姆身体的六道骸。六道骸一边代替自己的女孩掌控身体,一边担忧的安抚着明显显得不对的库洛姆。

要是再看不出来库洛姆被谁下了黑手那他就是傻子!=皿=!

库洛姆是六道骸的逆鳞。

所以,看着库洛姆面临崩溃的样子,六道骸愤怒的几乎怒火都要实体化了。

还真是行啊,悄然的抹消库洛姆对那个科扎特的记忆,然后又下了暗示……

世界的意志,你还真是好样的!

算计了他还不算,就连库洛姆也被牵连了吗?

于是……世界的意志表示……特别苦逼的躺枪了_(:3」∠)_

这事……还真不是世界的意志干的。

在大空指环里住着的表示冤枉。

他真的只是觉得库洛姆无法承担那个残酷记忆才封印住的,但是谁想到会这么早的接触西蒙啊_(:3」∠)_。

不过,鉴于被世界坑了太多次,骸大人表示,根据惯性思维确定是世界的意志下的黑手,于是他又狠狠的给世界记了一笔账。

但是目前也只能……

异色的眼眸中是全然的担忧,看着几乎要昏厥过去,但是全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努力保持着灵魂的稳定的库洛姆,六道骸毫无犹豫的分出一部分的精神力通过契约传递给自己的小契约者,并努力寻找着库洛姆意识中被动了手脚的地方。

意识到了自家骸大人的意图,库洛姆放松了精神力,努力的配合着六道骸的精神探测。

“到了,这里是我的房间,请进。”

在六道骸分神帮助自家妹子的时候,前面领路的少年突然停住,转过身对着跟着自己的少女说道。

“……”差不点撞到对方的披着库洛姆壳子的六道骸一脸血的表示,因为刚刚因为古里炎真的突然出声,本来他差不点就找到了库洛姆意识中不对的地方的……

前功尽弃了好么?!

看着已经承受不过去晕厥在自己臂弯中的库洛姆,六道骸眼角抽动了几下。

再不做什么,库洛姆的灵魂就会散开的。

银白色的光芒再次闪现,属于早就破碎的那个银白色项链的力量再度现身。

暂时停止了整座岛的时间。

当时项链确实破碎了没错,但是里面的力量早就被六道骸接收了。

说到底,那个项链不过是个载体。

所以,世界你百般算计到底是为啥_(:3」∠)_

结果还是被六道骸阴回去了不是?

回到意识海中的六道骸看着自家妹子几近破碎的灵魂,眼眸闪着危险的光芒,随手一挥,黑色的隧道再度出现,通往的是库洛姆的记忆深处。

要想要找到解决的方法,他就需要知道库洛姆是什么时候被动的手脚的。

可恶,偏偏是……

库洛姆的初代之旅,他并没有跟上去,正确的来说是无法跟随。所以,库洛姆在初代时期发生的事情他一无所知。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毫未犹豫的踏进了黑色的隧道,六道骸看着眼前逐渐浮现的景象勾起一抹冷笑。

——十九世纪的西西里,他的库洛姆曾经呆过一个月的地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章

44.35%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