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52章

这是——关于,一个王子历经了千难万险,最终拯救了身受诅咒的公主的,温馨美好的童话故事【大雾划掉】。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饶的国家,这个国家有着笑容可以使冰雪融化的爱护子民的国王,在他的仁政下,百姓们安居乐业,幸福的生活着。子民的脸上只有微笑,民众们发自内心的爱戴着这位伟大的陛下。

可是带来这一切繁荣的国王并不快乐,他能使他的子民幸福,但是在他的心底却有一根刺,那是谁也无法愈合的,关于他挚爱的孩子的事情。

他的孩子生来就拥有仿若诅咒一般的血红色眼眸。

还有那像是被地狱囚禁一般的悲哀灵魂。

他无能为力。

只能期待着,终有一日,他挚爱的孩子能够遇见那个拯救他的人。

【就像童话里那般,英俊帅气的王子拯救了身处在高塔的公主,然后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小骸,就是这样。”满脸微笑的男人放下手中的童话故事书,笑容pikapika的闪着光,几乎把阴暗的房间照亮。

“说了不要叫我小骸,父王,还有你真的够了……”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少年抬起手扶了扶额,宽松的衣服更显纤细的手腕,使得少年整个人都显得羸弱引人爱怜。“我已经15岁了不是5岁请您记住好吗?可不可以把您手里那蠢到爆的童.话.故.事.书收起来,父!王!”

“阿拉,小骸长大了,不喜欢父王了吗?明明……明明……”金发的男子不知从哪里拿出了白色的手帕,擦着眼角那不存在的眼泪,“明明小骸你小时候那么喜欢粘着父王给你讲故事的!”

被指控小时候喜欢粘着父王的王子殿下觉得有些重重的东西砸到了脑袋上。

“您……咳咳咳咳咳咳!!”少年因为一时气急攻心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这位王子殿下深切的觉得他成为面前的男子的孩子绝对是他得罪了神明!

什么仁爱,什么温柔如水,什么像是阳光一样温暖人心……

开什么玩笑?!

这个腹黑的,恶趣味,表面圣母实则鬼畜的父王怎么会有那样的高尚品德!

认为这个人善良的家伙,连什么时候被黑了都不知道啊!=皿=

果然,都说民众的眼睛是愚昧的话语一点也没有错。

“小骸,没事吧?!”男子的脸上染上了不知所措的惊慌,焦急的扶起了正在剧烈咳嗽的少年,手中燃起了明亮的金橙色火炎,在火炎的映照下,刚刚咳得撕心裂肺几乎咳出血来的少年的苍白的脸上稍微有了一丝血色。

“感觉好些了吗?小骸?”

因为剧烈的咳嗽而眼前发黑几乎晕过去的少年缓过神来就看见了男子那一直挂着微笑的脸上笑容不在,只有显而易见的心疼和担忧的样子,一直因为被关在塔中的冰冷的心稍稍温暖了些。但是男子的下一句话成功的让少年本来显露着感动的脸狰狞了起来。

“小骸这么痛苦,果然应该早些去找小骸的王子殿下,那样的话,小骸就能得救了!”男子双手握拳,身后几乎具现出火炎,蔚蓝的眼眸中是满满的坚定。

“等……”少年苍白的脸瞬黑,某王子听到自家父王的话语后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父王,你说要找王子把我嫁了什么的是认真的吗?!”

“当然,认真的不能再认真!”男子凑近了自家别扭的孩子,少年血红色的眸子里映出了男人不容置疑的认真面容,“对于小骸的事情,我一直很认真!”

“拜托你务必不要认真!”少年一脸血的回话,快要给这个有时候鬼畜抖.s有时候蠢萌的父王跪了好吗?

什么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受了邪恶的巫师的诅咒,什么善良的仙人给他下了预言只要找到王子就能救自己了?!

拜托,这样的话,会信的话他就是傻子。

不如说,这样的事情要是真的发生了的话,那么不是他坏掉了,就是这个世界坏掉了。

“那可不行,你15岁生日快到了,我的孩子,那是最后的期限,我立马联系邻国的国王,过几天我们就开舞会,小骸来选择属于你的王子吧!当然我要把关!”男子一幅蠢爸爸的样子计划着用怎么的理由把邻国的王子们“骗”过来。

——只要小骸喜欢,哪怕绑也要让他留在这里!

某位儿控的国王果断的黑了。

“请您回去处理政事不要再说这些无聊的事情了!=皿=!”一句话收尾,王子殿下以“父王政事为重请不要因为我而分神这样我会觉得不安的”这样万能的理由成功的把自家父王礼貌的请出了自己居住的高塔。

男子走后之后,少年缓步走向了窗边,撑着脸,坐在窗边默然的看着外面的天空,一脸忧郁,蔚蓝色的发丝随着清风浮动,妖艳的血红色眼眸半眯,少年的唇角勾着一丝淡漠的微笑,血红色眼眸中的高傲,因为常年呆在塔中而苍白的皮肤,隐藏在华美的服饰下的纤细身躯,使得少年整个人美丽的像是一幅画。

一幅,可以蛊惑人心的画。

如地狱里盛开的彼岸一般美的惊人,却也危险至极。

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美得不似凡人的少年眉眼间染上了忧愁的神色,若是有人看见,不论是谁,一定会愿意倾尽全部换得少年不再忧愁,因为少年忧伤的样子太让人心碎。

“呵……”少年抚着唇角苦笑出声。

他的父王,此次,大概是认真的了。

那个,要给他选择王子嫁人的荒诞的想法。

开什么玩笑!

谁是受了诅咒的美丽柔弱的公主啊!(╯‵□′)╯︵┻━┻

骸内心的小人不禁掀桌。

“骸大人。”一个带着眼镜的黑衣男子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正在心理腹诽着那个不着调的父王的王子的身边,少年的血红色眸子一利,周身的气势瞬间改变,此时的少年完全不像是天真的孱弱的不知世事的王子殿下,反倒像是翻手就能招来血雨腥风的掌权者。

看着跪在地上,浑身毫无破绽的男子,王子的眼睛眯起来。

——柿本千种。

只忠于他的,属于他的势力,他的随从之一。

冷静的头脑,完美的隐匿能力,还有处在暗处悄无声息夺人性命的武器。

完美的暗杀者。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完成了?千种?”安稳的坐在沙发上,一只腿翘起,原本孱弱的王子此时像是俾睨天下的帝王一般,周身的气势让人根本生不起反抗的念头,把玩着手中精美的茶杯,少年似乎只是不经心的随口一问。

“回大人,属下调查到了,国王陛下向周边的国家,例如杰索,加百罗涅,吉留涅罗,西蒙发了舞会的请柬,并且诚挚的邀请各国的王子一定要到场。”

——去他妹的一定要到场!

听到了那几个国家的名字,王子的脸简直是黑的不能再黑了。

这还真是准备把自己绑好打包嫁给邻国王子的节奏啊!

开什么玩笑?!

美丽的血红色眼眸中显露着风暴,王子起身,手伏在了窗沿上,望着远处的风景,状似高深莫测的微笑。

“千种,叫上犬。”仿佛下定了决心了一般,王子倾身向前,张开了双臂,像是拥抱蓝天一般,以几乎掉下去的姿态停住,“准备好,我们,明日出发,离开这里。”

不是要把我嫁给王子吗?魂淡老子不干了!!!

好吧,此时王子殿下心中这两句刷屏了。

——我.要.离.家.出.走!

次日,金发的男子看着手中那个措辞优雅,礼貌的不能再礼貌的【离家出走书】,温和的大空微笑终于破裂。

通篇的华丽辞藻,敬意满满的话语……

概括下来只有一个意思。

——因为我不想嫁给【这里重读】王子,所以非常抱歉我离家出走了,父王再见。

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金发的国王将手中的信放在了红木制的工作桌上。

本来困扰的表情褪去,男子再度笑的春花灿烂。

“呵呵,本来还想着,怎么才能让你不起疑的离开塔中呢,小骸……”

“总是宅在塔中可不好啊,应该适当的出外试炼不是吗?你说呢,g……”

“哈……”红发的男子推门而入,“所以说……你啊……”被称为g的人一脸无奈的开口,“总是这样,所以王子殿下才总是那个【敬而远之】的态度啊……”

“可是,g……我只是希望那孩子拥有一些属于人类的情感啊……哪怕他背负了多重的责任和使命,在我的眼中,他也只是个孩子啊……”

“至少,我希望他能像个小孩子一样,会任性,会撒娇……”

金发的男子脸上染上了某种悲哀,g不禁无言,王子背负的事情他也清楚的知道,所以总是捉弄王子的陛下一定是想要让王子轻松一点吧。“抱歉……我……”

“而且,你不觉得那孩子别扭的,炸毛的样子很有趣吗?”金发的国王笑眯眯笑眯眯。

——果然还是你的恶趣味啊?!把我的感动还给我啊!=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章

45.22%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