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57章

若是有一天,一个笑的温暖单纯的美丽女性对你伸出手,明亮的眼眸望着你,充满了期待的看着你,向你发出邀请的话,你会接受吗?

大多数人都无法拒绝吧。

但是要是这个邀请格外的出人意料呢?

关于,颠覆世界的邀请。

你会……选择和她一起毁灭世界吗?

若是普通的人或许会想要阻止,或许会想要询问缘由开解,但是迪斯.厄皮尔永远不能用正常人这三个字形容。

他是彻彻底底的疯子,疯狂又肆意,只要是能够取悦他的事情,他全部会完整的接受。

是的,就是完整的接受,包括,死亡。

哪怕新的“游戏”会导致他的死亡,他也依旧如此。

将如此无聊的生命献给会带给他乐趣的game,对迪斯厄皮尔来说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所以,面对着奥德伽的邀请,他只是微笑,然后弯曲了身体,手自虚空轻扶起女子的手,做出了一个绅士的,完美的吻手礼。

“当然,谨遵您的意愿ss。”

看着笑得灿烂的纯白的男子,女子微笑。

“那么~小奥德~需要我做些什么呢?”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女子开口。

【很简单,只要死掉就可以了哟,迪斯。】

蓝天映照着女子澄澈一片的紫眸,女子微笑着说出了残酷的话语。

【迪斯,必须死掉呢。】

>>>

看着明显是走神了的白兰,六道骸的额头上红色的十字路口跳动的异常欢快。

“白兰。”

“啊?阿拉,骸君有什么事情吗~?”

“……”

“嘛嘛~不要太暴躁啊骸君~”白兰眯着眼睛笑的一脸愉悦,“可是会长皱纹的哟~”

——去他妹的长皱纹!

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记忆的世界里呆了太长时间的六道骸狠狠的皱眉,即使是有着停止时间的力量,也终究还是违逆常理的事情,他不可能在库洛姆的记忆深处呆太久,要不然就只会伤害到他的小契约者。

但是,紧盯着面前没心没肺的笑着的男子,六道骸的眼神变得凌厉。

——白兰在故意的,拖延时间。

他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件事。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白兰。”在不经意间,他这样问出口。

本来正happy的在半空中漂浮着玩耍的男人愣了一下,然后脸上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阿拉,骸君在怀疑我吗,真是伤心呢~”伸出手擦了擦眼角根本不曾存在过的眼泪,白兰一脸的委屈在下一瞬间卸下,语调也变得阴沉,“真是讨厌呢~究竟是什么时候注意到的呢~?六~道~骸~君~啊~”

“……!!”承受着突如其来的恶意,六道骸的双眸猛地睁大,身侧紧握着的拳头微微颤抖。

白兰……怎么会?!

比之前他所得知的还要……

如此强大的精神力,还有雾属性的波动……

“骸君还是太天真了呀~?我可不仅仅有大空和云的属性呐~”

“当初,也不过是因为只有云属性的位置还空着所以我才会表现出来云的属性的说~要是那样就认定了我的力量的话可会让我觉得困扰呢~”

没错,迪斯.厄皮尔,或者说是白兰.杰索拥有的是全部的属性。

正因为他的特质,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独一无二的特质。

他可以像大空一样包容,也可以像雨一样镇静,他能像云一样无拘无束,自然也能像岚一样狂暴不羁。

他本身就是多变的。

对于世界来说,迪斯厄皮尔也好,白兰杰索也好,都像是bug一样的存在。

明明仅仅是一个人类,却可以强大到足以威胁世界的存在。

太过危险。

所以,不可能让他接触到足以影响自身的事物。

——七的三次方。

但是世界的意志选择的代言人,伽卡菲斯偏偏就选择了“他”作为守护的阿尔克巴雷诺。

就连世界的意志都在想,是不是伽卡菲斯想不开了,不愿意干了所以就找了这么一位来。

要是迪斯厄皮尔这个疯子接触到七的三次方……只是想想,世界的意志就觉得这是在找死呢还是在作死呢?

绝对不能让他继任阿尔克巴雷诺。

但是就在世界的意志准备动手时,最大的变数,也就是此世之恶的宿主,同样被选择为阿尔克巴雷诺的奥德伽抢先于世界的意志一步安排了一切。

以自己的“身亡”为开端,搅乱了世界全部的安排。

自然那七个人的命轨也全部脱离了世界的掌控。

迪尔拜特.加百罗涅确确实实是死在了突如其来的疾病之下,但是却比原本的轨迹中要轻松的多,死亡时没有经历背叛也没有经历苦痛,只是平静的像是个迟暮的老者一样在某一日午后的暖阳下静静阖上双眸。

然后,整个世界再也遍寻不到他的踪迹。

索尔希斯帝亦然,自杀时她身上奥德伽早就设定好的保护程序扭曲了时空,将这个误入异世界的迷途的孩子送回了原本的地方,还带上了异世界旅游的土特产,没错,她离开时把在她之前死亡的尤里.艾拉斯托捏的灵魂也一并带走了==。

如果世界的意志拥有人类的躯体的话,想必一定会头痛的要裂开。

一个两个都是这个样子究竟是要闹哪样!

还让不让世界活了啊?!

好吧,世界的悲伤我们暂时不管,单指现在看上去非常不悦正在飚气势的白兰。

其实,表面上看起来很不开心的白兰……内心愉悦的都快要转着圈圈撒花了。

果然看见别人一脸纠结的表情很愉悦呀~?

而且,对方还是拥有着此世之恶的六道骸。

不过,还是不要玩的太过了。

想起了当初奥德交给他的任务,一像爱玩的白兰鼓着包子脸停止了自己戏弄六道骸的行为。

不过这位毁灭了众多平行世界的大boss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幼稚。

就像是抢不到糖果的孩子对着拿到了糖果的孩子的不满的恶作剧。

虽然白兰的本性就像个爱玩的孩子,他的纯白也注定了他做的事情永远带着孩童那般天真的残忍。

“呐,骸君~?”白兰凑近了正在全力戒备着自己的六道骸,紫色的眼眸对上了对方异色的眼眸,“闲聊就到这里吧~该做正事了呢~要是骸君能够坚持下来的话~我或许会考虑把全~部你想知道的事情不掺水分的告诉你哟~”

愉悦的看着对方戒备神色更加浓重,白兰笑的一脸高深莫测,“这可是给予骸君的考验哟~通过考验的话就会变得更强……”顿了一下,白兰接着说道,“不通过考验的话,骸君可能就危险了呢~阿拉,还有骸君重要的那个孩子,是叫库洛姆对吧~?她会被取代哟~”

“……所以,骸君要加油呀~”左手握拳做出敲击的姿势落在了右手上,白兰如此定论。

在六道骸猝不及防下,白兰使出了他一直很中意的招式——白龙,击中了对方,然后六道骸就那样坠落,直到被其中的一个光幕吞噬。

六道骸最后的记忆就是在静止的记忆世界里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从高处俯视着自己,紫色的眼眸充满了审视和兴味,对着自己挥手的模样。

“那么~一路顺风~”白兰的话语传来,六道骸陷入黑暗之中,异色的眸子不可抑止的阖上,“最后的友情提示哟~不要被蛊惑,不要被吞噬,保持本心哟~”

“毕竟,要是被【它】同化了就不好玩了呢~”

——可恶……库洛姆……

六道骸最后的意识依旧在意着白兰口中的“库洛姆会被取代”,取代?被谁?

是指……奥德伽吗?

开什么玩笑?库洛姆被他人代替,这样的经历,有一次就够了。

不管是谁,只要是敢于对他的库洛姆动手……

绝对,让他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怒火涌上,看着眼前想要吞噬自己的黑色的污泥,异色双眸的男子明明笑的绝美,但是却无端的生出了诡异恐怖的感觉。

——想要吞噬他?kufufu,还真是好笑啊,就凭这堆污浊的东西……

——也配!!!

周身被莲花包围住,抵挡了黑泥的侵蚀。六道骸傲然的站在黑暗之中。手抚在了右眼上,下巴微微的扬起,以高傲的王者的姿态面对着像自己涌来的黑泥。

——那么,就让我看看吧,所谓的此世之恶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被冠上了这么具有意义的名字,六道骸也不禁好奇,此世之恶,到底会不会名副其实。

>>>

世界的意志是什么样的呢?它的定义是什么呢?

法则并非不可违背,世界并非永恒存在。

所以……

【白兰,其实世界的意志可是很好欺骗的呀~不是吗?】

拄着下巴一脸无聊的白兰的耳侧突然出现的女性声音,使得白兰的表情僵硬了一瞬。

“阿拉拉~原来是小奥德啊~”

【不欢迎我吗?白兰~?】女子的声音变得委屈,可是语音一转,女子像是刻意的在模仿男子一样,尾音轻快的扬起,硬是带上了一丝撒娇的意味。

“怎么可能呢~?面对着杀死我的小奥德,我可是很开心的呀~”白兰的表情更加僵硬,“怎么说~小奥德总是能够带给我惊喜啊~”

对啊,确确实实是“惊喜”。

想起自己那次简直丢脸到不行的死亡,白兰就维持不住自己的笑脸。

奥德伽……还真是够狠,不仅算计自己毫不留情,算计他的时候更是快准狠啊……

不过,他也确实是自愿被算计的。

总是看着奥德伽温温柔柔的无害的样子,谁能想到她经历了无数世的洗礼,甚至背负了全世界的恶呢?

她才是最狠的人。

再怎么说,也是此世之恶的宿主,所以她爆发的时候,世界便叫苦不迭。

“呐,奥德,你说~要是他知道他经历的很多事情都有你的影子,都是你的算计,你会是怎样的心情呢?”白兰笑眯眯的望着虚空,开口问道。

【……】女子的声音停滞了一瞬,随即传入白兰耳中的是充满了自嘲和苦涩意味的声音。

【白兰,迪斯啊……我怎么想……有必要吗?】

【——我是,不存在的啊。】

紫色的眼眸闪过一丝懊恼,白兰方才想起一直不愿意正视的事实。

——奥德伽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事实。

他问过六道骸,不承认库洛姆就是奥德伽,究竟是不愿意承认还是倔强的否认……其实有过那样想法的,是他。

不能相信,那个总是笑得一脸温和但是做的事情却和温和完全搭不上关系的奥德伽会就那么轻易的死亡。

怎么说,也是此世之恶的宿主啊!

怎么可以那么轻易的就死掉呢?

就像是固执的孩子守着自己的领地,白兰,或者说迪斯厄皮尔一直不愿意相信。

但是,他不得不信。

奥德安排好了一切,坦然赴死。

甚至她清楚自己的灵魂会被撕碎,不再存在于世。

所以她做出了最为妥善的安排。

将此世之恶的一半的力量交给了迪尔拜特.加百罗涅。

温和强大的大空强韧的心灵能够抵抗住它的侵蚀,甚至还能借由大空的特殊性隐藏住这最后的“王牌”。

同时,奥德伽的力量也守护了自己的大空,压抑了本源力量的大空变得平凡,奥德伽的守护使得他拥有了平淡的,幸福的人生,直到他想起一切之前,他都会作为一个普通人,不会再为世界所算计。

他就此脱离了世界的掌控。

奥德伽第二个庇佑的就是迪斯厄皮尔,他是世界最为忌惮的存在,想要庇护他自然要付出代价。

奥德的一半的灵魂,和剩余的此世之恶的力量交托给了这位同伴。

本来,以迪斯厄皮尔的疯狂,会和此世之恶同化并非不可能的事情,说不定哪天这位就一时兴起,觉得那样比较好玩就把自己搭里了,于是奥德伽为了日后的计划,留下了一半的灵魂守护着此世之恶的力量。

如今,和白兰对话的,就是奥德剩余的不完整的残缺灵魂,甚至于,连灵魂这样的称呼已经不适合了,现在的她,更接近于某种意识。

终究不过是,记忆的集合体。

剩余的灵魂则是随着吸引来到了本应和她一起承担此世之恶的“半身”的身边,就此守护着那个人,六道骸轮回的某一世,与库洛姆相遇的那一世,葬。

她理智到几乎到了泯灭感情的地步,知道自己的灵魂是不再被允许存在的,就果断的断了自己的后路,甚至将自己的价值最大化,为将来颠覆世界埋下了伏笔。

至于库洛姆,她确确实实不是奥德伽,但是她和奥德伽的关系却也亲密到不可分割。

因为,她是奥德伽的心。

灵魂被分裂,但是奥德伽的心,还是幸存了下来,即使没有灵魂的支撑,却也依旧在雾的力量下转世,成为了完整的人。

正因为没有被经历污染过的记忆,所以库洛姆才会是那般纯净的样子。

“所以,我才说小奥德比我还恐怖啊~”

“连自己都能那般算计,把能够发挥的价值全部算上……”

“你还真是个疯子呢,奥德你啊。”

白兰一脸轻松的这样说着,四周仿佛传来了一声轻笑,还有那微弱到几乎不可闻的话语。

【我早就在接受此世之恶时,被逼疯了呀。】

是啊,她早就疯了。

独自一人,承受本应两人分担的此世之恶。

幼小的孩子惊恐的看着黑暗的污泥吞噬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躯体。

被迫涌进脑海的记忆,灵魂几乎要被撕裂的痛苦。

再次睁开眼眸时,血色的双眸带着孤注一掷的疯狂,幼小瘦弱的孩子站在尸体堆积的山上流着血泪,唇角大大的咧开,扯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这个、世界、一定是、哪里、坏掉了。

那么、由我来、修正、

世界、由我、来、颠覆。

伸出手企图触碰那清澈的蓝天,幼小的孩子就这样下了决心。

【世界不美好,它非常残酷,那么,重新创造就好了,创造一个,能够真心喜欢的,世界。】

血色的眼眸异常的清澈,诡异的微笑卸下,紫发的孩子平和的微笑。

照映着晴空,孩子的微笑那般温暖。

——为了这个目的,我能牺牲一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章

49.57%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