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60章

“白兰。”

怀中抱着昏睡着的娇小少女的男子出现在正托着腮百无聊赖的发呆的白兰的背后。眼眸中充满了不知名的复杂神色。

纯白的男子闻声转过头,在看见男子臂弯中的少女时,笑容更加灿烂。

“阿拉~这不是库洛姆酱嘛~?会出现在这里代表……成功了?”

“……啊。”

带着一丝怜惜的目光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安稳的沉睡的少女低声回答。

目光一转,男子看着停驻在白兰指尖的透明蝴蝶,皱紧了眉头。

“白兰,那是……”

——奥德伽么?

“——嘛,就是想的那样呢~”猜出了的未完的话语,白兰笑着转了一下指头,暂时停留的蝴蝶飞起,转着圈一点点消散,“小奥德啊,就是太逞强了呀~总是一个人在想些什么,在计划什么~完全没有想过得到别人的帮助呢~”一只手托着腮,白兰笑眯眯的自言自语,“之前说要我帮忙也好,但是结局不是全部都计算好了,完——全没有我发挥的余地吗~?好过分呐~”

“总是微笑着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但是结果痛苦的事情也好,悲哀的事情也好,从来不会找人倾诉,从来都学不会依靠别人……”

“——嘛,或许是真正能让她依靠的人已经不在了的缘故?你说是吧??”仰起头,白兰对着虚空,完全无视了神色复杂,甚至是难得的流露出一丝脆弱自责的,这样说道。

“……”环抱着紫发少女的双手无意识的紧了一些失语。

约定,终究是他打破的,哪怕是为了救causa也一样,他丢下了causa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但是我啊,就是中意小奥德的那副样子呢~倔强的,固执的,然后……”

“——脆弱的啊。”白兰眯起的紫眸睁开,里面是浓浓的兴味,就像是看见了心爱玩具的孩童。

明明是普通的话语,却让人无端的感觉到,危险。

白兰就是这样的男人。

危险,纯粹,矛盾。

“我应该说过,别对causa动什么不该有的念头。”

本来带着一丝迷茫的表情瞬间褪去,这位曾经被一致认为是最强的守护世界基石的男子黑着脸毫不掩饰的放着冷气。

——不管是谁,敢动他的causa,绝对要把他送去轮回一千遍!!!=皿=!

当初因为causa单纯可爱软萌的样子招来了太多的“狼”反射性的对那些对自家妹子有所企图的男性抱有最纯粹的恶意。

就算是他们一族女性太少也不至于全部来打他的causa的主意吧?!

回想起当初的事情的脸更黑了。

仿佛一阵阴风吹过一般,白兰僵硬了一瞬。还真是,杀意满满的话语啊,威胁的语气简直max。

该说,果然causa是的逆鳞吗?

“嘛嘛,开玩笑的啦~你就是太认真了呀~”再次挂上无辜的笑容,白兰摊着手,以一副我很无辜我很纯洁我很善良的样子对着开口解释。

虽然对他的真诚度表示怀疑,因为白兰依旧是甜腻腻的灿烂笑容。

“我很感谢你能够救了我和causa,但是也不代表你可以……”

“不要那么认真啦~”白兰无所谓的摆摆手,“话说回来~你那边搞定了?感觉怎么样~”

“她很不错。”

的声音带着毫不隐藏的愉悦,还有对所提及的人的肯定。

“足够纯粹,也足够干净。”

回想着少女望向自己毫不躲闪,直白又澄澈的眼眸不禁感叹。

——真的是非常,非常,干净澄澈的眼神啊。

就像是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污染她一般,那样坚定的意志和坚韧的心。

只是,太过幼小。

库洛姆是奥德伽的心灵。作为心的她注定了有如初生的婴儿一般,是完全透明的颜色。

她确实继承了起源自causa的坚韧,执着等等的品质,也足够强大,但是在某些方面却又过于脆弱。

她的脆弱就是她这始终如一的澄澈干净。

只要是人,总会在成长的时候经历许多的事情,他或许会变成好人,也有可能成为恶人。

唯一不变的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最初的单纯的心灵会被改变。

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这是必然的,人只要“成长”就会经历的。

哪怕是经历过3世的曲折,库洛姆依旧一成不变,在的眼中,她只是个孩子。

想必在那个“自己”的眼中也是如此。

很重要,但是却不是可以和自己比肩的存在。

的心始终还是向着causa的。

哪怕库洛姆就确切的意义来说不是causa。

库洛姆一直这样子下去,或许能一直跟随在她的信仰,也就是六道骸的身侧,但是有一日她若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意的时候,会痛苦也说不定。

喜欢一个人,需要的不是仰视。

但是库洛姆从一开始,便是仰视着六道骸。

她需要的是与他并肩而立。

对,就像是当初causa毫不犹豫的对他喊出不想要再一味的受着自己的保护,她想要的是自己身边的并肩而行的位置时一样。

那是第一次对着causa产生了区别于重要之外的情感。

不是说不在意causa,或许,不,是一定,causa是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

只是,不是爱情。

或许是责任,或许是一起长大的习惯对着单纯的causa一直是保护的严严实实的会因为有其他的人对着causa献殷勤而发怒,但是或许那只是占有欲。

毕竟那么多年一直呆在causa身边,保护她的,是他。

在亲眼见证了causa的成长的心在逐渐改变,他被这个与他一同背负着责任的少女夺取了心。

在她笑着对他说,终于追上你了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爱上了causa。

causa自此不再是需要他保护的少女,而是作为能够和他一同面对一切的,他挚爱的女性。

所以,要想要与六道骸有完美的结局,库洛姆需要的是,改变和成长。

成长为足够被“自己”认同的存在。

对于作为causa的“心”的库洛姆和继承了自己的心和部分灵魂的六道骸自然认为应该像他和causa一样。

哪怕库洛姆和六道骸之间的羁绊胜过了任何人,那也不是期待的样子。

看着比当初的causa还要呆萌反应迟钝的库洛姆妹子难得的忧伤了。

想让情商几乎为负值的库洛姆意识到自己喜欢骸大人……

貌似,还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虽然这个艰巨的任务那位初代雾之守护者戴蒙.斯佩多深爱着的女性艾琳娜曾经试图努力过。

意识到想要做的事情,白兰的表情更加愉悦。

“,你……”

出口的话语被底下爆发出的耀眼白光打断,白兰眯起的紫色眼眸睁开,紫色长发的男子欣长的身影映入其中。

“——白兰.杰索。”磁性的声音缓缓的吐出了纯白的男子的名字,那呼唤就像在你耳边低语一样充满了诱惑般,但是隐隐的带着寒意。

仿若恶魔的耳语。

异色的眼眸流转着危险的神色,六道骸周身的气势仿佛要吞噬周围的一切一般危险。若是说以前的六道骸看上去像是引人堕落的恶魔一般邪魅又蛊惑人心,那么现在的六道骸就像是无底的深渊,一旦被抓住,便永远无法逃脱。

这就是此世之恶,而此刻的六道骸背负着世界上一半的恶意和黑暗。

“哦呀?骸君看来是已经继承了嘛~?那个东西。”

早就在意识到六道骸的存在的时候隐去身影消失在这个空间,顺手带走了尚在昏睡的库洛姆。

“当然。”眯起眼,成为了此世之恶的主人的男子挑衅的看向白兰,眼眸中竟是毫不掩饰的恶意。

终究还是刚刚继承,不能完美的驾驭吗?

白兰这样想着,表面上却依旧没有露出一丝异样。

“哟西,那么骸君我送你回去咯~”双手拍在一起,白兰笑眯眯定论。

“给我等等=皿=!”六道骸额头上跳动着鲜红的十字路口,“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手指抵住下唇,白兰做出思考的样子。“啊,好像是有那么回事的哟~”

“骸君指的是,按照约定,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骸君是吧~?”白兰双手再次拍在一起,笑的灿烂的说。

“但是你确定要现在说?”指着周围已经开始坍塌的世界,纯白的男子无辜的开口,“再在这里呆下去,我可不保证库洛姆酱会变成什么样子哟~?”

“怎么说,记忆的世界呆太久,可是会伤害世界的主人的意识的~”

“骸君还好啦,毕竟你和库洛姆酱有着契约存在,又是她真心信任完全接纳的人,我可不是呐~”

“库洛姆可不信任我,或许还带着些许敌意?”装出有些伤心的样子,白兰继续说道。“所以我可是强行的来到这里的哟~”

“对上作为玛雷大空的我的意识,库洛姆酱的情况可是很不妙的哟~”

六道骸的脸色瞬间黑的彻底。

看着白兰那灿烂到不行的笑容,六道骸身后的黑气暴涨。

“——也就是说~我在这里呆的时间越久,对库洛姆酱的伤害就越严重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章

52.17%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