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64章

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呢?

赤发的少女眼神漠然的看着面前的黑发的大男孩。

那不可置信还有惊喜……

我认识你吗?

如果认识的话,那么,为什么,我不记得你?

为什么,我的记忆中没有你的存在?

“等等,库洛姆!是库洛姆吧?!”对方惊愕的话语传入耳侧。

库洛姆是谁?为什么叫着我不知道的名字?

……真的……不知道吗?

等等……为什么……收起武器啊?

少女怔楞的看着黑发少年在看见她的一瞬,因为意识到有杀意而戒备的拿出的木刀被下意识的收起。

“库洛姆,终于找到你了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太见外了啊,说出来我们都会帮忙的。”

少年的语气是释然和轻松,但是却被少女的动作打断。

手中的武器挥下,耳边骤然响起的,只有临行时对方那无情的命令。

【我的小aode啊,去……杀掉这个男人。彭格列的雨之守护者,山本武。】

本该是水野熏的任务,由那位大人交托到了她的手上。

她毫无反抗的接受了。

挥动着的武器,重重落下。

鲜血四溅。

少年那总是笑呵呵的脸上染上了痛苦的神色,但是黑发少年依旧在笑,哪怕眼眸中燃烧着怒火。那是对同伴被人夺走的怒火和对自己的无能为力的愤怒。

少年仿佛是不想给伤害他的少女留下一丝自责的情绪一般,努力的,露出了安抚的笑容。

“……怎么了啊,库洛姆。”

“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等等啊,等着……我们都会去救你的。”

温柔的话语传入耳侧,少女的瞳孔猛地收缩。

但是手的动作却没有因此而停止,无情的利刃依旧是刺进了少年的身体。

脆弱的神色一瞬间闪逝。

只有少女知道,那一刻她的心中疯狂的叫喊着不可以伤害他。

只有她知道,那一刻她是想要住手的。

但是,她的身体无视了她的意愿。

转过头,意料之中的看见了那位大人的身影。

她醒来时看见的第一个人,给了她名字的那位大人。

【小aode心软了呢,这可不行哟。】

【所以,这次我帮助小aode下手了。】

【不要再有下次,明白了吗?】

身体不自觉的颤抖,少女垂下头,把自己的表情隐藏在头发的阴影下,默默的点头。

【这才是我的小aode啊。乖,跟我离开吧。】

迈出的步伐停止,少女眼角的余光望向几乎快意识不清但是依旧倔强的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裙角的少年,眼角微涩。

“库洛姆……”对方微弱的呼唤着这个名字。

那一瞬间,莫名的想要哭泣。

动摇仅仅一瞬,少女身形一晃,挣开了少年的手,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再呆下去,她的幻术就会被发觉的。

“等等,库洛姆……”

少年微弱的呼声终究还是没能传达。

他眼睁睁的看着同伴离去,什么也没能做到。

——可恶啊……

山本武带着浓烈的不甘失去了意识。

>>>

“感觉怎么样?迪尔?”戳了戳躺在地上早已昏厥过去的少年,纯白色的男子转头看向身侧抱着手臂作壁上观的少年。

“恩……总体来说,还可以。”幸村精市想了一下,给出了中肯的回答。“很天真,但是,按着这个年纪的少年来说,做的也算是很不错了。”

“迪尔你说话像个老头子一样呢~”白兰笑眯眯的看着幸村,如此说道。“明明你现在也是和他一样大的少年么~要有些活力呀活力~”

“别让我提醒你,迪斯。”斜了一眼白兰,幸村精市轻笑道,“我的年龄,你不是应该很清楚么。”

“也是。”双手背在身后,白兰抬起头望着天空,“反正都是被轮回遗忘掉的存在呐~”

没有理会白兰抽风似得文艺,幸村精市自顾自的蹲下身检查少年的伤口。

“……这是……”顿了一下,幸村笑的背后的黑底百合花再次出场,“原来是这样啊。”

“恩?怎么了,迪尔?”

“呵,真是有趣啊。”一只手抚唇,幸村开口解释,“看来应该是库洛姆下意识的不愿意伤害山本武呢。”

“看起来严重的伤口上,有幻术附着的痕迹。”

“也就是说,其实他没有伤的那么严重?果然小奥德很有趣呢~”白兰睁开眼睛,紫色的眼眸中是满满的兴味。

“说起来,迪尔,为什么不出手阻止小奥德在不愿意的情况下伤害她的同伴呢?”纯白的男子天真的笑着,“明明你做的到的不是么?要知道小奥德的那部分力量可都交付给你了啊,为了能够更好的帮助你压制此世之恶。”

“属于,那时被称为赤眸死神的,被选为雾之阿尔克巴雷诺的奥德伽的幻术。”

白兰的眼眸中是纯然的好奇和困惑。好似只是一个等待大人解答问题的孩子。

幸村精市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位自从相遇起就一直颇为忌惮的同伴。

他不是那种因为你是同伴我就无条件的信任你的天真的家伙,那样的残酷年代,天真的人总是死的很快,不留下一丝痕迹。虽然他也不能否认,也是有人能够一直天真的,但是,绝对不会是他。

他背负的,哪怕没有伽那样沉重,是整个世界的恶意什么的,但是那对于他来说,是比世界还要重要的事物。

所谓重要,个人都是不同的。

迪斯厄皮尔太纯粹,正因如此,才危险。

他总是随性的做着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并且全力以赴。

但是,或许他……对这个世界是没有认同感的吧。

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明,站在那样的高度,只余下彻骨冰冷。

所以,迪尔拜特把他视作同伴,但是对他的防范从来没有减弱过。

毕竟,他实在是太自由(这里重读)了。

作为经常给迪斯厄皮尔的任性买单的人,迪尔拜特实在是很无奈于对方的随性。

“没有必要。伽没有那么脆弱。”幸村精市叹了口气,这样解释道。

“别忘记了啊,库洛姆不是奥德。”

“她比奥德更加纯粹,也更加容易受伤。”

“——不过还是一个孩子罢了。”

白兰这样叹息着说着怜惜的话语,但是依旧笑得灿烂。完全看不出来他对话语中提及的人的所谓的“怜惜”。

“正是因为这样。”幸村精市低下头深深的看着昏迷的山本武,透过他好似看见了那个紫发的少女,“她终究……还是和伽分不开联系的。”

“成长是必然的,伽所遭遇过的绝望和残酷,她迟早也必须承受。”

“那么,至少现在……”剩下的话语这位曾经的大空并没有说出口。但是白兰也确实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收回了手下的治愈的晴属性的火炎,白兰笑眯眯的双手插兜,向着幸村精市示意。

“不管几次,还是觉得很方便啊,你的全属性的火炎。”幸村如此感慨道。

“呐,迪尔,你的话,遇到那种情况会怎么做呢?”突然白兰这样问着,幸村精市有些诧异的抬起头,白兰的表情因为逆着光有些看不清晰。

想了一下,这位大空微笑着回答,语气淡然又自信。

“要是我的话,我会选择挥起手中的武器吧,因为,既然我不愿意伤害到重要的同伴,那么对方的心情也是一样的。”

“所以,我会挥刀。”

“为了,不让我重要的同伴感到自责。”

白兰带着莫测的笑容看着仿佛一丝未变的对方,唇边的笑容逐渐扩大。

就像是被时光抛弃了一样,迪尔拜特.加百罗涅这个人啊……还真是,一点也没变。

耳侧继续响起他的话语。

“不想对同伴挥刀的这一想法并不是错误的,只是太过天真了。”

“我会在不伤害到任何人的情况下,夺回我的同伴。”

“——我重要的存在,不容任何人染指。”

也就是说,谁敢对你的人出手,就等着死么?隐隐约约好像听见了什么真相一样,白兰的笑容僵硬了一瞬。

就像是迪尔拜特忌惮着迪斯厄皮尔一般,迪斯厄皮尔也同样忌惮着总是能够猜中自己想法的迪尔拜特的。

但是除了忌惮,或许还有其他的感情。

就像是他面对着同样身为七的三次方的大空的泽田纲吉的心情,虽然略微有些差别。

但是对于迪尔拜特,白兰想,他应该还是认同的。

要不然,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同意他作为自己的boss,虽然那个时候,迪斯厄皮尔是为了游戏加入的,但是不可否认,在他把迪尔拜特称呼为他们的boss的时候就已经认同对方。

没有理会白兰不停变换的心情,幸村精市看着因为白兰的治疗已经没有那么痛苦的少年,稍稍的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

完完全全的作为幸村精市的他,无力的躺在医院里。

然后因为白兰的到来,迪尔拜特的意志苏醒。

现在他可以说既是幸村精市,也是迪尔拜特。

但是这样也不过是有限的时间而已。

他保留着迪尔拜特的意志的时间不多了,最终幸村精市还是会变回幸村精市。

不再记得这段时间的事情。

想起本应在医院做复健运动的自己,这时候跟着白兰跑出来,所以当然,那里的幸村精市,是幻术。

“彭格列……还真的都是一些天真的家伙啊。”忍不住的这样说着,幸村精市却是微微垂下眼。

“但是,现在的时代,现在的世界,这样的笨蛋多一些,或许会比较好呢。”

白兰笑眯眯的开口:“嘛,迪尔,要是没有我,你说不定还在医院里躺着呢~”语调欢快的上扬,“所以我从平行世界带来的知识很有用吧~”

看着嘚瑟起来的白兰,幸村精市笑了,“那么,这位奥德的同伴的伤,也麻烦你了。”

“你做得到的对吧,迪斯?”

“……”白兰沉默。

不就是戳到了你的痛处了嘛,迪尔拜特=-=。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因为病而低落的样子。白兰想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章

55.65%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