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67章

“她是……”古里炎真的犹疑在身后的库洛姆下意识的想要上前的举动下消去,赤眸的少年像是在说服自己一般笃定的说道,“她是,我的妹妹,古里真美。”

库洛姆的身体猛地僵硬,隐在斗篷下的表情一瞬间的动摇。

【……】一直关注着这边的男子唇边的弧度稍稍下降,手在不经意间的动了一下,库洛姆眸中本已经生出的那一丝清明再次消散,甚至比之前还要无神和空洞。

注意到了身披斗篷的少女的不对劲,泽田纲吉的眉头皱的更紧。

不是他不信任炎真,只是……

“你好,我叫泽田纲吉。”对着少女伸出了手,这位大空身上,属于未来的他的那份从容和温和开始逐渐显现。

被古里炎真护在身后的少女的手下意识的放在胸前。

心在不停的骚动着。为了那个笑容温暖又熟悉的人。

没有遵从boss想要她隐藏的意志,少女凭着自己的想法站了出来,伸出手摘下了一直遮掩着她的容貌的斗篷。

如火炎一般的赤色眼眸落在了泽田纲吉众人的眼中。这位令泽田纲吉感觉违和的少女的容貌,像极了身旁的古里炎真。

“……古里真美。”象征性的握住了泽田纲吉的手,少女微微的屈身低下头行了一个礼。“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打完招呼后,她径自的退到了古里炎真的身后,再一次的带上了厚厚的帽子,把自己隐藏起来。

“那么,我们先告辞了。”古里炎真说着转身,拉着身后的少女急急的离开。

直到走到了无人的角落他才松了一口气。

没被发现……

【果然,是作弊器一般的存在啊,彭格列一脉相传的超直感。】

“——你?!”古里炎真因为突然出现在耳边的声音惊得一颤,随即转头紧张的看向身后的少女。

【不用担心,她听不见的,我和你的谈话。】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愉悦的嘲讽,慢条斯理的说着。

【你以为仅仅是她的那糊小孩儿的改变外貌的幻术就能够骗过雾的阿尔克巴雷诺和彭格列第九代雾守吗?哪怕就是骗过了这两个人,reborn和泽田纲吉也是不好对付的啊。】

“——什……?!”古里炎真反射性的抓紧了身后少女的手,赤色的眼瞳猛地紧缩。

【nufufu……不用担心。】

好似对方惊慌的样子取悦了他一般,男子笑了起来。

【终究,不过是普通的、人类罢了。】男子的声音不知是不屑还是自嘲,带着一丝暗哑的低沉。【哪怕那是曾经无数次的揭穿我幻术的所谓的超直感,持有它的人不一样了,而我,也不一样了啊。】

【哪怕是阿尔克巴雷诺,但是,我那数百年的记忆,无数次的辗转……】

男子的声音带上了一丝不知名的阴郁,沉默了一下,随即笑着转移开了话题。

【nuhuhu……总之,我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

【我所期盼的是,现在那不堪入目的彭格列……覆灭的那一刻啊。】

【——以我(恶魔)之名发誓。】

***

——我是谁呢。

紫色的眼眸茫然的睁开,在发觉到自己身边有人时像是初生的小兽一般下意识的警戒了起来……明明是想要那样的。

但是身体完全动弹不得,就连思维也是……很混乱。

——不知道。

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为什么会存在。

——好累。

是怎么回事呢?不知道啊。

【nuhuhu……做的过头了吗?】

男人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少女的意识再次模糊起来。

“睡吧。”

声音传来,少女仿佛人偶一般,依照指令闭上了双眼,呼吸渐渐平稳,显然,她已经再次睡了过去。

【连自我都失去了……也罢,虽然本来想要将你对彭格列的情感转移到西蒙成员的身上的,但是这样……】

【只能构筑虚假的记忆了啊。】

好似嫌麻烦一样的抱怨了一声,男子抬起手,覆在了少女的额头上。

蜷缩着身体呆在黑暗的世界的紫发少女抬起头,看着黑暗的天空那最后的一丝光亮也消散。

“……啊……”发出了无意义的语气词,身着白裙,右眼被垂下的发遮住的少女手撑在地上转身,看着面前巨大的迷宫。

歪着头看了一眼,迷宫外侧崩毁的样子,紫色的眼眸依旧澄澈透明。

“……在坏掉。”

“一点点,一点点,我,听得见。”

“所以……”

“所以,在【我】也消失之前,请一定要来到这里啊。”

“找到【我】,取回……珍视的……”

少女的身边的花丛开始逐渐枯萎。随着迷宫的坍塌逐渐消失。

光芒下,映照在少女眼眸中的是一个个人的样貌。

笑容仿佛如天空一样的,可靠又温柔的boss。

天然的笑着像是大哥哥一样的山本。

别扭但是却很善良的狱寺。

讨厌群聚的并盛守护者,云雀君。

总是很有精神的大哥。

温柔美丽的京子。

义气开朗的黑川。

像是妈妈一样的,奈奈。

——是彭格列的众人。

暖阳一般的橙色褪去,明蓝色的光芒闪耀。

欢快的四处奔跑的犬。

总是安静的坐着的千种。

毒舌又喜欢吐槽的弗兰。

霸道,看起来有些恶劣的m.m。

——黑耀的众人。

黑色卷发的笑的灿烂单纯的赤也。

身着红衣的婴儿,她的师父,阿尔克巴雷诺的风。

一幕幕画面闪过,最终定格。

当身周的花丛全部枯萎凋零,只剩下手中捧着的花朵。

她抱紧了这唯一残留下来的记忆,闭上双眼。

异色双眸的少年伸出手,脸上的笑容肆意又张扬,眼眸中隐隐的带着宠溺。

“骸大人……”少女这样呼唤着。

被保护的最好的,隐藏在少女心中最深处的存在,是她所信仰的,依赖着的,追随着的,同时也……喜欢着的人。

只有您,唯有您,无论如何,也不想要忘记。

这是她延续了三世的执念和不变的心意。

忘记了的话,忘记了的话,她连自己的存在都不能肯定了啊。

所以……

想起来吧。

不知何时出现在此处的库洛姆面对着抱着花朵跪坐在地上的与自己拥有一模一样容貌的少女微笑。

赤色的发眸褪去,紫色再次显露。

披散着的长发变成了与六道骸一样的发型,受伤的右眼也带上了黑色的眼罩。

“……凪。”她伸出了手,“辛苦你一直守在这里了啊。”

温暖的微笑绽开,库洛姆笑着看着心里的【自己】。

她在被控制的那一刻,宁可封锁住自己的全部的自我意识,也不愿意顺从的被洗去记忆。

所以,作为本我的【自己】,才会在迷宫的中心被重重保护。

但是,现在没有必要再这样下去了。

库洛姆微笑起来。

因为……

因为,boss在啊。

大家,都来了。

“回去了。”

凪抬起头,对着库洛姆伸出了手,光芒从交握的双手上传来。

少女周身的蓝紫色的迷迭香再度开放。

莎士比亚在其剧着中写着:【迷迭香是为了帮助回忆,亲爱的,请您牢记。】

盛放的小小的蓝紫色的花朵,正是代表着无法忘记的深刻记忆。

她不再顾忌,不再茫然。

因为,他们都在。

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全心全意的信任。

骸大人……库洛姆,回来了。

然后……

戴蒙大人……

紫色的眼眸染上了某种决意。

她要用这双手,亲自的,做个了断。

这是,当初无力的自己,没能救下艾琳娜姐姐的自己,没能保护好戴蒙大人的自己,唯一还能做到的事情。

亲手为现在的戴蒙大人……送行。

然后,用最真挚的微笑迎接她所熟知的戴蒙大人的回归。

>>>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炎真!!!!!!!!!”

愤怒的吼声传入了库洛姆的耳畔,等她回过意识来,映入眼帘的是,她站在棕眸少年的敌方与他们对峙的情景。

全部的情感都隐藏在幻术下,赤色的眼眸依旧毫无波动。

眼睁睁的看着彭格列的指环破碎,然后毫无反抗的跟随着古里炎真离开,就像是她被|操控时一样。

“……啊……”泽田纲吉呆愣在原地,刚刚那一瞬间,和站在炎真身后的少女对上视线时候的感觉……

一度被控制库洛姆的男人切断干扰的超直感再次发挥了作用。

“蠢纲,你在想什么?”

“……reborn……”没有功夫思考刚刚的被炎真打败的事情,就连彭格列指环破碎的事情也暂时被遗忘,为了脑海中的那一个近乎天真的想法,泽田纲吉激动的双手不停的颤抖。“那个女孩子……古里真美她……”

“啧。”reborn拉了一下帽檐,“我早就应该发觉不对劲。”语气中满是怒火。

“我调查过古里炎真,毕竟,他们的出现太过巧合,古里炎真,在幼年时家人被全部杀害,也就是当初被称为血之洪水事件的一场屠杀。古里真美,是已经死亡的人。也就是说……”本想说要戒备西蒙家族的reborn的话语被泽田纲吉激动到近乎颤抖的声音打断。

“……她不是古里真美!”泽田纲吉急急的否认,“那个女孩子,她不是古里真美!她,她……”

“——她是库洛姆啊!!!”

少年的喊声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就像是突然鸣响的炸雷一样,瞬间激起了众人激烈的反应。

“什么?!!!!!”xn

“蠢纲,你说的是真的吗?”reborn的脸色变得严肃,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是他的脑中开始考虑了库洛姆站在西蒙一侧的原因。

“啊啊……不会错的,最初,最初见面的时候,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却好像有什么在阻碍着……”泽田纲吉皱紧了眉头,回忆起了那时候感觉到的违和。

那种感觉……以前也曾经有人给他那样的错觉……

——幻术师!!!

想起来了,曾经在黑耀和六道骸战斗的时候,也曾经有过那样的感觉。

幻术蒙蔽了天生血脉赋予他的超直感的经历。

但是彼时的六道骸,尚还做不到完全的阻碍彭格列一脉的超直感,因为那时的他,不仅灵魂不全,还是刚刚从复仇者监狱逃出,可以说是身心都处于弱势。

泽田纲吉回想着刚刚的情形,本来被遮蔽的感觉在他对上少女的眼眸时,蒙上的那一层浓雾仿佛瞬间被驱散了一样。

赤色的眼眸下的眼神,是他熟悉的,属于他的同伴的库洛姆的眼神。

然后,其中表达的意味也……

“我肯定,她是库洛姆。”坚定了眼神,他这样回答着reborn。

“那么,蠢纲,本应该失踪的库洛姆在这个时候出现,而她又站在敌对的那一侧所代表的意味,你知晓吗?”

“你必须做好,库洛姆已经背叛了彭格列的准备。”

“!!!”残酷的话语传入耳中,泽田纲吉的瞳孔猛地收缩。“那不可能!”

几乎是在听见那话语的瞬间就反驳回去,泽田纲吉提起了勇气反驳自家的鬼畜老师。

“你凭什么这样认定?”

“要知道,你必须为自己的判断负起责任,仅凭着感情就擅自的判断……你以为,我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吗?”

“而且,别忘记了山本可是被西蒙所伤,其中,有没有库洛姆髑髅的参与,可是未知数。”

——全中。

甚至于,比起reborn的猜测更甚的,山本武的伤,本就是库洛姆做的。

混进了会场的白兰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呐,迪尔,你说,纲君会怎么回答呢?”

幸村精市仅仅是抿唇一笑,依旧淡然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棕发的大空垂下了头。双手紧握,不停的颤抖着。“即使那样……我也,选择相信库洛姆。”

“不为什么,因为她是库洛姆,是我的同伴,所以我相信。”

“库洛姆一定不是自愿的,因为,我听见了骸的声音,那样骄傲的骸,会拜托我,救库洛姆。”

稍稍顿了一下,泽田纲吉继续说道,“他说,库洛姆被洗脑了……那么,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不管如何,都要亲手,带回库洛姆!”

他抬起了头,眼眸闪着坚定的神色,笃定的说道,“——库洛姆是我的同伴!”

是我的同伴,所以,所以,绝对不允许,绝对不会放任伤害同伴的人!

用这双手,亲自的,带回库洛姆!他是为此,为了身边的人,才会伸出手,获得力量的啊!

“呼呼呼……”沙哑的笑声传来,“就凭你现在,已经破碎的指环吗?”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手持着拐杖的老者。

“你是!”九代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惊喜,“塔尔波爷爷!”

对着九代目点头示意之后,塔尔波转向了因为他的话语想起了现在严峻的形势的年轻的彭格列继承人那个方向,对着那明显黯淡下去显得不安的年轻脸庞叹息了一下。

“其实希望之光还没有消失呢。”

“就连我这双看不见的眼睛都看到了哦。”

“就让我,让彭格列指环脱胎换骨吧。”

老者这样说着,无视了周围人惊喜的样子,唇角的弧度拉大。

没想到啊,没想到。

都这把年纪了,还能遇见“故人”啊。

你说,是吧……

——迪斯哟。

擅自的死亡,擅自的离开,然后变得零零落落的我们。

【真无聊啊,尤泽林,明明最初,只是想要找一个新的游戏的,但是跟你们在一起太有趣了,就渐渐的沉迷在这个游戏中了呢。】

【要是没有旁观就好了,要是出手帮忙了就好了,是不是游戏就还能继续下去?】

【没有了玩家的单机游戏,一点也不有趣啊,无聊死了啊,尤则。】

任性的留下了这样的话语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最终,他也只是目送而已。

那便是,记忆中的“最后”。他们的七个人的最后。

但是啊,过了这么久,时间就这样流逝……

没想到,竟然迎来了所谓的最后的“续集”啊。

真是……太令人愉悦了。

让他这把老骨头,都开始兴奋了起来,主动的参合进麻烦里来了啊。

白兰眯起的眼眸睁开,露出了一丝紫色,其中满是愉悦。

【没想到啊……】

太有趣了,简直太有趣了啊!

果然,当时接受了小奥德的邀请是正解啊!

不停的出现令他感到有趣的事情,真是……

【太令我兴奋了啊……】

——没想到,你也在啊。

平日里总是让人难以揣测真意的脸上,流露出了真正的名为喜悦或者说是开心的情绪。

【尤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章

58.26%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