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第74章

戴蒙.斯佩多的人生在一些人的眼里可以算是辉煌开始,惨淡结束。

出身贵族,拥有着那群他所认为的目光短浅的人们所推崇的所谓高贵的血统,还有从他的姓氏斯佩多附赠的权利,势力,财力。

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军中将领,哪怕是贵族出身,但是他本身的天赋却极为可贵,幻术师的才能远比人们想象中的还要稀缺,更何论,他还有一个站在世界巅峰的师长。

奥德伽,那时被公认的世界最强的七人之一,红眸的死神。

传言她所到之处即为地狱,她所言之声即为送魂,与她的双眸对视灵魂便会永远沉沦。

但是就是那样的一个存在,把幼小的戴蒙从绝望之渊拉回。

【真是稀世的才能,如此年岁夭折,岂不是太可惜了。】

第一次他暴走的时候,听见了谁在耳边轻轻说道,声音柔和。

——是一名女性,而且年岁不大。

即使是意识不清,但是他终究是贵族出身,他所接受的教育令他条件反射的如此分析。

为什么会有年轻的女性在斯佩多家族的密室里?

到底对方有什么图谋?

除了家主没有人拥有【监狱】的钥匙,那么她又是如何进来的?

不过一瞬,尚且年幼的戴蒙.斯佩多的脑海中便闪过了这些想法。

【呵,倒真真算是个心思沉重的孩子。】

他听见那个女子轻笑。然后自他面前蹲下,伸出双手把他抱在怀中。

很……温暖。还有隐隐的清香,深深的刻在小戴蒙的感官中,直到后来才知道那香味的来源,菖蒲。

自从他特殊的能力暴走之后,就被生身父亲惊恐的锁在了这座牢固的监狱之中。不是顾及着血缘亲情,只是害怕亲手或者亲口命令杀死他这个怪物会受到什么牵连,所以干脆把他置之不管,锁在了这冰冷的牢狱之中。

就那样死去就好了。

戴蒙想,他的父亲定是如此期望着的。

但是他不想死。

哪怕是怪物也好,哪怕他的存在是祸端也好,只是单纯的不想死。

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他一直散发着求救的精神波动,引来了这位被誉为死神的幻术师。

【先睡下吧,然后一觉醒来,你会发现你的世界会颠倒过来。】

被死神蛊惑的孩子终于是禁不住饥饿和疲惫,昏睡过去。数天的忍耐,只是害怕一睡不醒,现在他也不是完全放心的,幼小的心上深埋的不信任的种子过于顽强,他不会轻信他人。但是女性的声音仿佛有着某种魔力,使得他无法拒绝。

看着倔强的孩子睡去,紫发的女性完全没有用幻术欺负小孩的罪恶感,仿佛一开始就在与孩子说话的言语中夹杂了幻术的催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哪怕是稀世的才能,现在还尚未成熟的戴蒙自然无法抵御奥德伽的幻术。

或许是这位被人称作死神的女子幼年的遭遇与戴蒙.斯佩多过于相似,也或许是这位死神小姐的内心并不如传言中的那般残忍冷漠,总之戴蒙因此获救。

他的眼眸睁开的那一瞬间看见了女子在他睡去之前承诺的颠倒的世界,那句令他深感不屑却又隐隐期望实现的话语成为了现实。

孩子并不少的斯佩多家主一瞬间仿佛变了样子,从恨不得他死去变得慈爱谄媚。

势力的仆人,刻薄的继母,全部对他抱持着满满的善意。

尚且年幼的孩子无法理解原因,但是却本能的觉得虚假。

——不喜欢这样。

他本能的厌恶着,或许普通的孩子会沉浸在善意营造的谎言之中不可自拔,但是天性敏感的幻术师并不会如此,透过外象看本质的他们只会更加的抗拒排斥。

救下了戴蒙,然后又与斯佩多家主交谈,促成了这一切却并没有出现在戴蒙面前的奥德伽满意的点点头。她一直隐在暗处观察着,发现了这个孩子果真优秀,并且与她极为相似。

于是哪怕知道她的未来或许会因为这个孩子变得疯狂不受控制也并不后悔,此刻她真心想要收下这个徒弟。

戴蒙也确实是奥德伽的劫数,奥德伽也终究因为戴蒙而死,虽然她在知晓结局的那一刻就默认了这样的结果,并且也毫无反抗,甚至是乐见其成,对于自己的死亡。

但是终究是戴蒙的不信任促成了师长的死去,在她还没有尽到师长的责任的时年,那时戴蒙刚刚有了幻术的概念,也刚刚在斯佩多家站住了脚。但是哪怕之后他的父亲想要再请幻术师为他指导,虽然比不上盛名的奥德伽但是却也会比戴蒙强上不少。已经不若当初虚弱奄奄一息的样子的戴蒙也只是笑而不语,拒绝了起了爱才之心想要指导自己的幻术师。

戴蒙.斯佩多的师长毕生只会有一人,那位紫发红眸被人畏惧的死神,奥德伽。

对他意义重大的两位女性,师长奥德伽和爱人艾琳娜。皆是把他从黑暗道路上拉回的光。

师长和弟子的概念对于总是一副轻佻样子的戴蒙的含义并不一般,自他加入彭格列之后也有过拥有才能的隶属彭格列后辈希望能够得他指导,戴蒙也只是邪肆的笑着把人赶走。

照的话就是,d你不喜欢收徒弟也别笑得诡异的把人吓哭呀。

擅于隐藏真心的雾只是笑得十分欠扁的样子抱怨着麻烦,那样的货色可提不起他的兴趣。把真正的情绪隐藏在了眯着的眼中。

久而久之彭格列雾之守护者的这一坚持也众所周知。

不像是g会不满他的特立独行给添的麻烦,拥有超直感的好似能够看透这位雾的心情一样,只是一直包容的笑着纵容他的任性。所以,戴蒙对于彭格列的归属感才会越来越强,已经不仅仅是因为艾琳娜的关系,而是发自内心的,喜爱着他的家族。

他的才能,或许会成为黑暗世界的帝王,也或许会成为被人畏惧的恶魔。

但是,越是那样,他也越向往光明。

就像是如日月光辉的艾琳娜,亦像是宛若天空的。

师父,艾琳娜,他们可以说是决定了戴蒙的一生,是黑暗还是光明。

看见了那个紫发的少女的时候,戴蒙觉得时光仿佛逆流,那个人还是那样言笑晏晏的样子,而他也依旧还是那个尚且稚嫩的孩子。

师长的恩情,给他的一切,一刻也不曾忘记。

雾是飘渺的,是变幻莫测的,但是,隐藏在表象下的,却也是一颗害怕受伤,至情至真的敏感心思。雾可以无情绝情,但是却也可以至情至真。所以,面对着紫发少女关于指导幻术的请求,他没怎么犹豫便答应下来,并且尽心尽力。他认真的样子简直让g目瞪口呆,直说着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之类的。

若是说来,缘分这种东西或许真是奇妙吧,他被奥德伽所救,然后,现在用幻术又救下了神似师长的孩子。

但是,抱着艾琳娜的尸体,戴蒙却什么都做不到了。

不愿思考,不愿正视,不愿……什么?戴蒙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恍惚,茫然间竟是不清楚自己所处的地点,也不清楚自己正在做些什么。

只是,一个孩子悲伤的哀嚎和他的号哭渐渐重叠到了一起。

当初,是谁这样浑身血迹倒在自己面前?

当初,他的师长双眼被挖去凄惨死去。

这是一个解不开的环啊。

是他的罪。

ger利用了年幼的戴蒙,杀死了幻术最强的奥德伽,挖去了她的双眼,如今,他用着这双眼的力量,再次试图夺走他的一切。

他的爱人,他的师长。

显然已经陷入了魔障的戴蒙加上了avenger的刻意引导,深深的憎恶起了自己的存在。

若是……

【不想死。】

若是没有我……

【我不想这样死去。】

若是我消失……

【我想……活下去啊!】

当初那个被生父锁在监狱里的幼小孩子的心声,和现在的戴蒙的声音重叠,那个孩童纯粹的想要活下去的心愿被长大后的他彻底否定。

——我要是,在那时死掉了就好了!!!

这样的念头刚刚出现,戴蒙的意识就彻底的中断,陷入黑暗之中。

在彻底的被冰冷的锁链囚住之前,他好似听见了谁的声音。

【真是……固执的孩子。】

——仿若叹息。

那是长辈对小辈的关怀和无奈,夹杂着毫不掩饰的宠溺。

【暂时睡会吧,你也累了,戴蒙。】

【既然是以我的死亡开端,那么,就让“我”来救你吧,在未来的某一时刻。】

(……师父…………)

戴蒙的意识渐渐消失,他睡了过去,而他心心念念的师长则是一如初遇那般,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幻术催眠了他。

【晚安,祝好梦,戴蒙。】

>>>

无数次不间断的梦,他的出生,力量的暴走,被囚禁在监狱的冰冷,师父的教导,满手的血迹,与艾琳娜的初遇,加入彭格列,认可作为自己的首领,教导宛如师父再世一样的少女,然后……

记忆中断。

就像是他的师长对他的祝福,他在美好的过去中沉眠,无数次循回的记忆里,永远会暂停在艾琳娜死亡之前。

直到库洛姆的到来。

【戴蒙大人……】

——什么啊,是库洛姆啊。nufufu……真是乖巧的徒弟,又该是上课的时间?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脑海中划过的,是他的小徒弟,他的小后辈悲伤的哭号的声音。

是谁害的他的后辈那样的?

严重护短的雾不乐意了,那可是他的宝贝徒弟!要想欺负他的徒弟,也要看看他同不同意!

【艾琳娜姐姐……】

什么啊,艾琳娜,在我的徒弟面前,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啊……

在听见库洛姆的话语时,戴蒙本来的怒气因为想起深爱的女性稍稍平缓下来。

但是,究竟,有多久没有看见艾琳娜了?

艾琳娜……

艾琳娜……

被强制暂停的记忆打开,戴蒙苦笑。

艾琳娜……早就已经死去了啊,因为,他的错。

但是,因为痛苦却蜷缩在美好的记忆中不肯醒来,还真是丢脸的样子啊,很过分啊,师父。

真是……不像样。

“nufufu……不用担心了,我已经不要紧了,库洛姆啊。”

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一切都交给我吧,库洛姆。”

接收的记忆,看着avenger用着他的身份猥琐他家的孩子,雾家一贯的护短属性果断爆发。

——avenger,新仇旧恨我们一起好好算!

还有加藤朱利!

哪怕只是被|操控着的,欺负了他家的孩子,就要付出代价!

但是鉴于他不算是主谋就稍稍减轻一下吧。

……把碰库洛姆的双手剁掉了怎么样?

这位传言中高贵优雅的贵族,彭格列的初代雾之守护者,阴测测的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章

64.35%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