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76章

【——好眠。】

男人的声音轻柔温和,包含着无数的情感,但是终究还是隐藏在叹息之中,无处可寻。金色的眼眸定定的望着手中栖宿着戴蒙意识的雾之指环,其中的欣喜如此明确又真实存在。

小心翼翼的收起了雾的指环,然后目光转向了本应空无一人的地方,开口,【复仇者。】男人的声音笃定,初代带着郑重呼唤着黑手党的秩序。

周身缠满了绷带的复仇者于雾气中出现,回应了彭格列初代的呼唤。

【已经消失在时间洪流中的被眷顾者,你本不应出现在此。】

【是的,我已经身死,但是我却也应该出现在此。】不容置疑的目光落在了一直以旁观态度立在一旁的黑发男人身上,【原本的戴蒙已经回归,那么,当初在我和科扎特定下誓约之后的那另一个约定,也应该实现了。】

复仇者沉默了半晌,然后开口,【没错,彭格列的创建者,遵循与您的约定,吾等复仇者定会将所托之物归还给您。】

听见这句话笑了,不似之前惯性的挂在脸上的温柔包容的微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创建了彭格列的男人松了一口气一般,然后尚且还带着笑意的眼眸看向了独自站立在那一侧的黑发男人。

【虽然我很想出手,但是很可惜,我做不到。】无奈的摇了摇头,初代带着信任的目光投向了已经试图爬起的后代,【果然,还是交付给我的继任者吧。】

泽田纲吉看着与自己极为相似的,但是却显得更加强势也更加温柔的初代,感受到了对方没有明说但是却无需言语的对他的承认和赞同。显然,对于之前泽田纲吉选择了相信戴蒙撤回招式,拼着自己受伤也没有波及别人的举动得到了初代真心的认可。

面前的孩子已经无需考验,同伴的受伤和失踪,早已将黑手党的残酷灌输到了这个尚还年幼的首领脑海中,而他所作出的决定,也正是初代所期盼的那样,曾经被戴蒙称作软弱的那一份,哪怕是身处黑手党世界也不曾抛下的温柔善良。

这个孩子,会做的比他还好。而已经脱离了他的期盼的彭格列,也会在他的手中,回到原本的,应有的轨迹。初代这样相信着。

【十代。】

大空的指环发出明亮的光芒的面容在光的映照下显得模糊,但是却带着慈爱。

【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像是深重的誓言一般的话语,重重敲打在泽田纲吉的心上。

【是兴盛还是灭亡,都遵循你的选择,彭格列x世。】

【彭格列……于此继承。】

随着的话音落下,在场的几人的指环都变换了形态,包括珍而重之小心的握在手中的雾戒。

复仇者看着彭格列的继承,默默无言,然后掏出了一个怀表。

【这是承诺与您的,彭格列初代。】

那是若是戴蒙没有恢复,便绝对不会出现的第八份的记忆。众人的脑海中划过了一幕幕场景,包括在雾戒中修养的戴蒙。

在与科扎特的誓约之后,面对着复仇者微笑着开口,“可以再麻烦一件事吗?”

“彭格列i世,所求为何?”

“希望子孙得知的真相……还有一件啊,就是,关于d的真实。”

的金眸带着一丝悲哀的神色,唇角是苦涩的弧度,“这一切不应该让d一己背负,但是我却无能为力。”

“彭格列i世,你应该知道,那个男人已经救不回来了。”复仇者露在绷带外的眼眸中无悲无喜只是阐述着一个事实,“想要将完全融合到一起的灵魂再次分开,是不可能的,那个男人,可以说,现在既是戴蒙.斯佩多,又是尤.艾拉斯托捏。”

——尤.艾拉斯托捏ger的本来的身份。

库洛姆初到19世纪的时候,正好撞见的正是艾拉斯托捏的残部被彭格列和西蒙联手肃清的场景,对于违背了规则,实行惨无人道的人体试验的艾拉斯托捏,彭格列也好,西蒙也好,都没有手软,但是却依旧剩下了一个人。然后给西蒙和彭格列带来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艾拉斯托捏与彭格列的斗争持续了几年,但是却依旧残余下了复仇的火种,然后那个火种偏生夺取了最恨艾拉斯托捏的戴蒙的身体和身份。

知道那个已经不是d了,不再是他的好友,但是,他也不能狠下心来。

“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性,有一丝的机会……我也,还是想要d回来。”微笑,握紧了手中镶嵌着众人合照的怀表,“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誓言……友谊永远。”

科扎特轻快的笑了笑,“这才像你啊,佐托。”言语间竟是毫不介怀于戴蒙的算计陷害,“要是那位就那样的死去了,我的妹妹可是会哭的啊,看开一点,并不是一丝希望都没有啊。”

眉间的郁色终于消散了一些,“希望,能够原谅我的软弱吧。”抱怀着一份戴蒙还可以回来的微弱希望,留下这一份微弱的期盼。

复仇者沉默半晌,终于开口,“姑且接受你的请求,若是真正的i世雾之守护者回归,我们便会将这份记忆交付于你的后世,但是若是没有……”

“那么,就当做不存在吧。”努力维持着自己的表情,“若是d最后仍旧无法回归,那么,就这样……”

“他也是,这般期望着的吧。”叹息的声音随着话语散去。

回忆中断,众人看向了那个站在中央的,背挺得笔直的初代彭格列的身影,失去了言语挂在唇边的微笑依旧没有改变,他终究还是等到了,与复仇者的交涉,只不过是奢求能够给挚友一个希望。一个渺小的,几乎可以看做是绝望的可能性。但是,结局是好的,d终于还是回来了。

黑发男人捂着嘴,浑身颤抖起来,“……hu……呼哈哈哈哈!!!”竟是笑的几乎留下眼泪,“真是有你的啊,彭格列!”语气中的恨意一览无遗,“有着衷心的下属的感觉如何啊?你的雾之守护者,可是拼着失去自我也想要阻止我报复彭格列啊!真是好笑!”

“想我一心报复你和西蒙,却没想到竟然无意间被扭曲了意识,竟是可悲的认为自己就是戴蒙.斯佩多!”

如此想来,真是耻辱!

“真是有种啊,彭格列对你就那般重要?竟然愿意忍着恨意宁愿失去自我和我这个仇人的意识融合?如此手段和心机,倒是也不枉费你的师父的名字。奥德伽唯一的徒弟?”

本来安分的在手中的雾戒突然爆发出光芒安抚性的握紧了雾戒,放在了心口,“冷静些,d,你现在不能出来,你的意识损伤太严重了。”

好似不甘心的模样,雾戒的光芒闪了闪,但是依旧还是遵循着首领的劝告归于无声。

的眼眸中已经不似以往那样平和温暖,反而是充满了怒火。他的同伴,即是他的逆鳞。他所知晓的d的痛苦,便是从面前的这个男人开始。d背负着污名,百年的时间,绝望的守着艾琳娜的死亡悲伤,他都一直看着。

“呵呵,做什么这样看着我呢?彭格列i世?现在只是个死人的你能做些什么?!”男人猖狂的笑着,黑色的眼眸落在了毫无声息倒在地面上的紫发女孩面前。

“我说么,这个不是那时候挡在戴蒙.斯佩多面前不自量力的想要保护他的女孩子么?”眯起眼,男人得意的笑了起来,他得到了戴蒙的灵魂,拥有了他的身份,并且在他的意志下扭曲了自己的愿望,但是戴蒙做的不只有这些。

库洛姆.髑髅。他还以为自己是戴蒙.斯佩多的时候,记忆中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戴蒙.斯佩多为了保护库洛姆,所以有意的抹去了自己脑海中库洛姆存在过的痕迹。

——那个男人,倒也真是在乎这个女孩子啊。

……有趣。不知道,在看见她走向了和他一样的道路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定会是他所满意的绝望吧。更别论,库洛姆.髑髅本就是为了救戴蒙.斯佩多而落的如此境地。

男人的身影逐渐消散,哪怕是没有了身体的现在,他也没有丝毫的惊慌,因为他有了更好的选择。就在他的身影隐去的时候,躺倒在地面上的库洛姆睁开了眼睛,而库洛姆的异状也被一直注视着自家妹子的六道骸最先发觉。

“——小心!”在骸枭的提醒下,清醒过来的“库洛姆”并没有伤害到众人,但是无疑的,她此刻站在了包围圈之外,便于脱身的地方。

“huhahaha……如此没有防备还真是谢谢你们了啊。”此刻使用着库洛姆身体的男人得意的笑了起来,“六道骸那个已经残破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但是这个孩子的身体还真是天生的幻术师啊,倒也不赖。”最重要的是,能够对六道骸的身体下得去手,是六道骸本人的认可,但是若是这个女孩子的身体呢?

“库洛姆怎么了!!!”骸枭的眼睛透着一丝凶狠的红光。

“是说愚蠢的到我的意识海里救那个没用的男人的孩子?”挑起耳边的紫发,他笑了起来,“自然是当成养料吃掉了啊,毕竟,把戴蒙.斯佩多救出去,怎么也应该留下些什么代价不是么?”

而且,这个孩子可比戴蒙.斯佩多的意识好控制多了。不会影响他的判断,却也能增强他的力量。

但是,是不是有什么被遗忘了?库洛姆的前身,可是奥德伽啊。此时之恶的另一半的宿主,又哪是好相与的?

于是默默的为此时正在春风得意的avenger#点蜡烛#。

“库洛姆.髑髅,已经和我合为一体了呐。”

话音刚落ger就发现,本来用着愤恨的目光盯着自己的众人,顿时换成了看着人渣恨不得饮其血吞其肉的目光。

……这是怎么了?==

毫不知道自己刚刚有问题的发言为自己拉了满满的仇恨的avenger茫.然.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章

66.09%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