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86章

最初,玲和连的发色并不是白色,而是明亮的黄色。

黄色的发,蓝色的眸,一样的脸孔,这就是玲和连,这世界上比谁都亲近的双子。

玲和连的关系非常的好,从来没有分开过,就连玲被掳走的时候也是。

玲和连还记得,在他们7岁的生日那一天,家中来了许多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冲着身为世界上有名的音乐家的父母而来,或许有一些是为了天才的大哥来的。

玲和连并没有理会这些人,毕竟,在他们眼里,他们只是抱着目的而来,真心为了他们庆祝生日的,除了双亲和大哥,也就只有对方了吧。

所以,玲和连躲在了仅属于他们两个的秘密基地,互相庆祝。

在带出的饮料喝完的时候,连站了起来,微笑着对玲开口说道,“玲,在这里等我哟,我去客厅拿点饮品。”

玲点点头,带着些撒娇的感觉回答,“要快点回来喔,连。”

连应下,转身快步的向着客厅的方向跑去,但是当连因着心中的不安焦急的回来时,只看见了一个黑衣人捂住了玲的嘴,试图将玲带走的情景。

本可以逃走求救的连没有那么做,看见玲陷入危险挣扎的样子,连的脑海瞬间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只有,要去救玲。不去不行,要将玲夺回来。

但是,结果自然是连和玲一起被带走,不同于玲被迷药迷晕,连虽然在争斗的时候被打了个半死却还是保持着清醒的意识,或许那些人认为连的伤势太过严重,即使不用迷药连也逃不掉的吧。

但是,正因为这样,连才看见了残酷的【真实】。

他和玲的家,被熊熊的大火吞噬,毁灭的声音切实的传到了连的耳中,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颤抖着爬到了玲的身边,连抱紧了昏睡中的玲,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低声啜泣。

“……母、母亲……”

“……父亲……”

“……大哥……”

“呜……呜呃……呜啊啊……”

带着颤音的呼唤被连压抑住,不过才7岁的连在那一刻选择坚强。为了他唯一剩下的亲人,他的姐姐。

许是认为孩子没有威胁,掳走他们的男人们聊天的话语并没有避开连,连自然也从他们那里知道了为什么他和玲的家会变成那个样子。

被卷入黑手党争斗的牺牲品罢了。

除了被掳走的他和玲,家中怕是不会有任何的活人,他的父母大哥,包括来参加宴会的宾客们。

掳走他和玲的艾斯托拉涅欧只不过是来分一杯羹,在夺走连家的财产的同时,顺便将连和玲带走,因为最近研发的人体实验需要许多的幼龄孩童。

连和玲虽然因为如此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却也坠入了比地狱还痛苦的深渊。

又一次被研究员拖出房间接受改造,——连和玲的运气算是好的,一个房间20多个孩子,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实验,还活着,或者说,还有自我意识的,就只剩下连和玲了,再一次挺过了惨无人道的实验,回到了房间的玲和连紧紧的依偎在一起。空凉的房间里回荡着玲低低的哭声。

“好痛啊……连……我好痛啊……”玲哭泣着抱紧了连,连咬着牙忍耐着自己身上的疼痛,拍着玲的头安抚,“没事的哟……玲……”连的声音带着压抑,同时也因为强忍着痛苦,语速缓慢。但是被痛苦折磨的玲没有注意到连的异样,玲抓紧了连的前襟,抬起头定定的注视着连,“连……我会不会……就这样死掉……?”

“哎……?”没有想到玲会这么询问的连怔住。

“……我……不要啊……不想死掉……我……还想和连在一起……”玲的眼中充满了不舍,映在了连的眼中,便是一阵阵的心疼。

“不会的……玲不会死的……”终究,他也只能这样安慰着,并且将自己的额头抵上了玲的额头,就像是他们小时候无数次做的那样。

“呐,连……爸爸妈妈……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救我们……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听见玲的疑问,连的身体一僵。家中的情况他并没有告知玲,那样残酷的事实他背负着就好了,玲只要微笑就好。

明明是这样决定的。但是当玲问起,连总是止不住的悲伤,然后便是自我否定。

这样做,真的是为了玲好么?玲也有知情的权利。但是,他是真的……说不出口。

“只是……我们现在身处的地方太偏僻,他们暂时的找不到我们而已哟……不用担心,玲。”最终,连只是咽下了真相,用着牵强的理由安抚着玲。

玲不疑有他,她一直都是无条件的相信连的话语。

“玲,不用害怕的。”连抚摸着和玲自己同色的发,“等我长大了,有了力量,我一定会带着玲,一起逃离这里。”

“一定、一定!”

“……连……”玲用力点点头,“嗯,约定好了哟!”

于是又一个冰冷的夜晚,悲哀的双子依旧依偎在一起,汲取着对方的温度,互相温暖。

但是认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自己拥有足够的力量带着玲离开的连发现了自己的天真。

无法抑制住的恐惧和愤怒使得连的喘息粗重了起来,连整个人躲在阴影处,窃听着那几个研究员的话语。

残留在脑海中的只有一句话。

——他们要让玲去做几乎必死的实验。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缩在角落中的连无力的瘫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蜷缩着抱紧了自己的身体。看似茫然的发呆但是大脑却在全速的运作。

——怎样,才能阻止这件事?怎样,才能救玲?

已经11岁,连的身体抽长,虽然因为这样的生活显得消瘦,但是举手投足间却持有着明显的力量感,完全没有日后那个病弱的仿佛一碰就碎的样子。

想到了方法,连第一次主动的找上了负责他和玲的实验的白发男人。

“哼哼哼~你会主动来找我真是令人意外~我想想~是为了那个女孩的事情?”

“那个实验,请由我来做。”连开口,没错,这就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方法。

他没有阻止他们对玲下手的权利,那么,既然无法阻止,更改目标如何?把玲换成自己?

“果然如此~”男人笑着打了个响指,“但是连酱~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同意?”

“只要有人去做的话,谁都可以,不是么?”连努力维持着冷静回答。

“你是这么想的呀,连酱,真有趣~”男人一只手指挑起了连的下巴,“可惜,不行呢,你的理由没有充分到能够说服我。”

看着男人冰冷的眼神连彻底的僵住了,是他将事情想象的太简单了。

“还以为会有趣点呢~真遗憾~好无聊啊~”拍了拍连的头,男人叹着气走过了连的身旁,手搭上了门把手准备离开。就在这时,连低沉的声音传来,“等等。”

“还有什么事情吗?~要是还是那件事情的话时不可能的哟~太胡搅蛮缠的孩子可是会被讨厌的呀~”男人略微有些不耐的眯起了眼睛,但是话语却是一如既往的轻佻。

“你不想让我来代替玲,是因为我比玲强大?”“哦呀?”吃惊于连的话语,男人停下了脚步,认真的注视着连,但是他却没有从连的举动中找到一丝情绪波动。

“实验有两个,一个即使痛苦却很安全,另一个却十分危险,十分之一的存活率。”连缓缓的转过头,蓝色的眼眸不如在玲面前的温润,而是理智的冰冷,连丝毫不带感情的分析着,“……但是两个实验同样的地方就在于,若是成功,实验者会得到强大的力量这一点吧。”

“你认为我比较强大,所以由我去做万无一失的实验会得到一个很优秀的工具,玲很弱,所以即使因为实验失败也无所谓。”连的口气带上了一丝嘲讽,“真是物尽其用的想法呢。”

“哦呀~连酱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么?”

“难道你不认为,因为我比玲要强,所以那个必定失败的实验小的可怜的成功率会上升一些么?”此时的连已经完全摒弃了其他的想法,唯一想要做的就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达到自己的目的。

“第一个实验,哪怕不是我,换成别人,也会得到一个强大的工具,但是第二个实验的成功率是和试验品的素质有关的吧?”

“越是强大,存活的可能性就越大。”

“一个是,得到一个意料之中的强大工具,另一个实验却还是失败毫无进展。另一个则是实验或许会有进展,和一个强大的工具……要是你的话,会选择什么?”

“这样的激将是没有用的哟~连酱。毕竟,对我来说,怎么都可以哟~”男人倾下身,靠近了连的脸孔,连有着一张极其好看的脸,虽然与姐姐玲一模一样,但是却不显得女气,而是完全的带着少年的俊美和英气。

“但是,看在连酱你这么努力的样子,如此善良的我就体谅一下弟弟对姐姐的担心好了~”弹了一下连的额头,男人在离开前,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件事,就是连后来身体病弱的导火索。

连没有想到的是,实验的结果的另一种可能性。

他活了下来,但是实验并不能算是成功,因为他的身体变得极为脆弱。虽然在特定的情况下,会发挥强大的力量,但是却也是用自己的生命力作为交换,相当于是在挥霍自己的寿命。而且为了身为失败品的自己不被处理掉,他还和那个男人达成了一个交易。埋在心脏处的炸弹。那才是他的凭仗,随时可以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手段。

连苦笑,他和玲的约定,无法实现了。这样破碎的身体,如何带着玲逃走?看着玲因为那个实验变得愈发强大,连满是欣慰。甚至开始考虑玲一个人离开的可能性。但是这样的念头只是略微的和玲透露一些,便换来了玲的怒火和将近一个星期的冷战。

玲在生气连想要让自己独自逃走丢下连的事情。

她认为,她想一直和连在一起,连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完全不是这回事!连竟然让她一个人逃走!

哪怕是为了她好,她也不愿意连说出这样的话语。

当初的承诺难道是假的吗?笨蛋连!

你说的啊!亲口说的!要在强大之后,带着我离开这里!

听着玲的话,连苦笑。

以他这样的身体,如何做得到?

他已经……做不到了啊。甚至连还有多少时日都不知晓啊。

玲擦干了眼泪。

既然连无法做到,那么就换我来吧。我来带连离开这里,终有一日。

【因为,我是姐姐嘛。】

不坚强起来不行,虽然直到现在都一直丢脸的让连照顾着自己,在连倒下的现在,该她照顾连了。

但是,最终连还是离玲越来越远,直到连死去。留下了悲哀的双子之一,失去了连的玲抱着弟弟失去了温度的身体,呆呆的出神,泪已流干。

回想起了那无数个互相依偎的夜晚,哪怕知道第二天会遭遇残酷的对待却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因为身边一直有人相伴。但是现在,即使寒冷彻骨,也不会有人抱住自己给予温暖了。

“……我,做了一个梦哟。”7岁的玲抓着连的手说道。

“我也是,玲。”连笑笑,开口回答。

“啊啊!连梦见什么了!我要听我要听!”

“嗯……梦见啊……我和玲被分开了。”连微笑着说。

“哎……?”玲愣了一下,因为她的梦也是如此,或许,他们做的是一个梦呢?但是她还是装作不满的样子,“怎么能这样嘛!我不要和连分开!”

“只是梦而已,玲。”看着玲有些不开心,连赶忙哄劝。

“不要!哪怕是梦玲也要和连一起!”把头埋在了连的胸口,玲的声音有些闷闷的,“玲……永远和连一起,不分开。”

“嗯……不分开。”连的眼神柔和了几分,刚刚因为梦境有些郁结的心终于平缓下来了,看着因着自己的承诺再次开心起来的玲,连揉了揉玲的脑袋,“那么,还要不要继续听下去了?”

“当然要!”

连讲述起了整个故事,从被迫和玲分开,自己一直在寻找,拥有了许多伙伴,其中还有他们的大哥,然后循着玲的歌声到达了玲的所在。

就像是一个完美的童话,骑士找到伙伴,打倒了囚禁公主的恶龙,然后救出了公主。

连唯一隐瞒的,就是梦境中玲死去的事情,玲在他的眼前逝去,然后又在奇迹下苏醒,两个人一起坦然面对死亡的事情。

“……接下来啊,我就来找玲你了!”

“我就知道连不会丢下我!”玲开心的抱紧了玲。

没错,连不会抛弃她。因为哪怕是在她的梦境中,连也是,再次的到达了他的身边。

“呐,连!我的梦也是我和连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被分开了哟!”玲开始讲述自己的梦,“梦中,我可是国家的王女殿下呢!”

“……本来以为就那样被困在冰冷的王宫中,但是连来找我了呢!”

“连成为了我的侍从,一直、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

连,一直是玲的骑士呢!

一直守护着玲呢!

玲这样想着,攥紧了连的衣服,这样的连,她不想让他和梦中一样,为了保护自己代替自己去死。

玲和连不愧是双生子,十分默契的隐瞒了残酷的部分,只给对方讲了美好的部分,玲隐瞒的,就是王朝被推翻时,连代替自己,冒充自己这个恶之王女的事情。

即使是做梦,却也真实的像是现实发生过的事情,而连在自己耳侧说的那句话至今还记得。

【请穿上我的衣服逃走,没关系的,因为我们是双生子,所以,一定不会有人发现。】

“呐,玲。”看着玲陷入思绪中显露出的难过,连开口试图转移她的注意,“我在梦中听见了一首歌,要听吗?”

“嗯!”玲笑着点头,“我也是哟!连唱给我听!我也唱给连听!”

玲的眼神闪了闪,不管梦境中的事情会不会发生,她都一定会保护连的——

【我是姐姐,我比连先出生到这个世界,所以,我必须坚强起来,保护连。】

而连在唱着歌的同时也想起了梦中玲失去了全部生机在自己面前倒下的样子,下定了决心,不想看见那样的玲,所以,即使抛弃自己的性命,也要保护玲。

【我是男孩子,所以,要保护身为女孩子的玲才行,我必须……保护玲。】

初衷是一样的,明明都只是想要保护最亲的人,但是双生子却走向了不同的道路。

正因为双子的觉悟不同,连的觉悟是,为了玲活着,自己可以去死。而玲的觉悟,则是想要永远和连在一起,哪怕是死亡也不能分开她和连。

连看重的是玲的生命和幸福,玲看重的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

所以,双子不同的性格和执着,造就了不同的选择,和分歧的人生。

哪怕是想立即追随着连离开,但是背负起了连的性命的玲却必须活下去,带上连的份。

“太过分了……”

这样的事情,被留下的那个人才是……

“连……”

【即使全世界都与你为敌,我仍会保护你,你只要在那边微笑就好。】

【若是为了保护你,让我背负恶名,我也愿意。】

隐约还能听见连的声音这样说着,玲终于放任自己坠入黑暗之中失去意识。

已经找不到了,她的连,哪里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86章

74.78%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