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93章

avenger是在库洛姆,六道骸和戴蒙.斯佩多的联手下消失的。

多年的怨恨纠缠,在此彻底画上了句号。

被avenger的家族作为试验品报复最终却被折磨致死的葬。

曾经的曾经被挖去双眼毫无尊严死去的奥德伽。

被夺去了生命中最敬重的师长和最爱的人,最终连自己也搭上了的戴蒙.斯佩多。

他们作为给avenger充满罪恶的生命添上休止符的人再适合不过。

原本avenger就是强弩之末,被库洛姆的身体拒绝并排斥的纯粹意识体的avenger,抵挡不住库洛姆他们的一击。

百年的时光,这位埃拉斯托涅的首领终于永远沉睡。

沢田纲吉接手了埃拉斯托涅还活着的实验体的事情,大部分都被送到了医疗部队修养,然后被彭格列收为己用。

他们已经无法回到普通人的社会。

而那个少年死之前还心心念念的铃却选择了一个人离开。

即使沢田纲吉阻拦,她还是走了。

“就算是死在不知名的地方也无所谓,我想多走一走,去看一看,被剥夺了自由的我们没有看见的,除了疼痛,牢笼和实验的外面的世界。”

看着铃的表情沢田纲吉阻止的话语再也说不出来。

铃一个人潇潇洒洒的消失,从此以后再也没人得到过她的踪迹。

她带着连的期望将自己的脚步印满了世界各地。

弗兰再次成为了六道骸的徒弟,但是这次却没有加入瓦里安。

玛蒙还在的现在,六道骸不打算把自己的弟子送到彭格列的暗杀部队。

而弗兰的姐姐拉文德则是在伤好之后就离开了。

走之前,库洛姆找上了拉文德,当初亲眼见证了拉文德和维塔的事情的库洛姆大概能猜出拉文德的想法,库洛姆在担忧着拉文德。

拉文德是幻术师,她带着以前的记忆到现在。但是维塔不会记得,而拉文德会不会找到维塔也是未知数。

“我想找到维塔。”拉文德果然这样说道。“那就是我活着的唯一的意义了。”

拉文德笑着,非常温柔的拍了拍库洛姆的头。看着拉文德坚持的样子库洛姆突然也无法说出阻止劝说的话语。

她至今还记得,那个时候,被巨石压倒的拉文德和拼命伸出也无法触碰的手。

“我会用未来漫长的时间去寻找……但是同时,祝福你,我的小姐。好不容易找到的重要的存在,不要弄丢了啊。要好好的、好好的珍视啊。”

库洛姆想要劝说拉文德不要只是看着过去,但是她想了想,还是微笑的祝福拉文德能够找到。

她也一样,无法从过去脱出不是吗?

虽然看了过去的自己所做的部分的事情,但是为了换这世和骸大人的相遇,她又付出了多少她不知道的代价?

即使这样,还是乞求着过去的那个人。

拉文德走的时候送她的是库洛姆和弗兰。

弗兰依旧是一脸面瘫的样子,一句不舍挽留的话语没有说。

拉文德却是满眼的抱歉抱紧了这个小小的男孩。

作为姐姐的责任,她一点也没有尽到。现在反而要让弟弟体谅她的任性。

弗兰闭上了眼,抓着姐姐的手收紧了一下,然后放开。

拉文德一个人迈着步子离开,余光看见抱着肩站在墙壁阴影处的戴蒙.斯佩多脚步顿了一下,然后目不斜视的离开。

和拉文德有着牵扯和缘的人都前来送她,戴蒙.斯佩多也不例外。

拉文德对戴蒙.斯佩多的感情很复杂,既是抱歉,也是嫉妒,却也带着感谢。

抱歉,因为她的错,戴蒙.斯佩多失去了爱人。

嫉妒,维塔选择了戴蒙.斯佩多,选择了主人。

感谢,感谢他救了维塔,培养维塔,给予维塔力量和未来。

戴蒙.斯佩多看着拉文德离去的背影,表情隐在了黑暗中,艾琳娜的死亡……不全是她的错。

若是责怪伤害了自己的刀……也太不讲理了。

但是果然……无法释怀。

戴蒙.斯佩多遥遥的望了眼目送拉文德的库洛姆,神情复杂的转身离开。

打倒了avenger的戴蒙.斯佩多像是放下了全部的重负,一下子昏迷不醒。

长久的冰封,被吞噬的意识,都让他觉得不堪重负。

失去了复仇的对象,失去了所爱的人,在遥远的不属于他的时代,同伴全部都随着时光流逝的现在,他找不到活着的动力。

被歌颂的初代雾守就这样昏迷了将近半个月。

直到在虚幻的梦境里被红眸的紫发女性一拳揍飞。

“我可不记得,我奥德伽的徒弟有那么无能。”

“愚蠢的弟子啊,你以为只是那个被利用的小姑娘就能保住你的意识吗?真是不让师父放心的笨蛋徒弟。”

戴蒙.斯佩多维持着=口=的表情,boss的表情碎裂的彻底,他一手指着面前的女性声音都带上了颤抖,“——师师师师、师父?”

半透明状的女性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漂浮在半空看着表情都空白了的徒弟。

“师父你怎么会在这里?!”戴蒙跳脚。

要是她没有消失的话,要是她一直在自己的意识中的话,那么为什么那么多年从来没出现过?

“唔……原本就是放心不下你这个徒弟,你太感性太敏感,一个想不开就会钻牛角尖,所以留了一部分的力量在你这里。”奥德指了指脑袋,“虽然我一直在帮着你不被吞噬,但是这样出现也是因为我的本体来过了啊,所以即使是力量碎片,也能以这样的形态和你对话。”

听着奥德伽的解释,戴蒙.斯佩多的脸绿了。

本体指的是……

“当然是那个十代的雾守,库洛姆.髑髅,明明那么像,怎么没有发现?”奥德伽摸了摸下巴。

——会发现才有鬼(╯‵□′)╯︵┻━┻!

师父你自己想想啊!那个纯良的好糊弄的软妹子哪里和你像!除了外表完全没有相似不是吗?!!

这是怎样的变异otz…………

从大boss直接变成了邻家少女,谁能想到这两个是一个人?!

“唔……貌似转生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奥德伽扭过头眼神漂移。

——谁信?!这是一点问题吗?!问题大发了好吗!

奥德伽看着精神了不少的弟子眉眼间露出一丝欣慰。

确实,她和那个孩子完全不像,因为本来就不是一个人。

奥德伽已经死了。但是果然还是给这个心思脆弱的徒弟留个念想吧,至少还有活下去的理由。

看着徒弟精神的样子,奥德伽最后一脚把戴蒙.斯佩多踢了出去,外界的戴蒙.斯佩多突然惊醒。

……哪有什么都不说就直接把徒弟踹飞的师父啊!

戴蒙.斯佩多扶额,然后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

他指导库洛姆的幻术,也就是说,做了奥德伽为他做过的事情,库洛姆于情于理应该称呼他一声师父的。他原本也是默认了的。

但是现在……徒弟变成了师父。

细思恐极啊(╯‵□′)╯︵┻━┻!

纠结的完全想不开的戴蒙.斯佩多避开了和库洛姆的接触。

至少在他缓过来劲之前,他是不会和库洛姆碰面的。

而彭格列怎么处理埃拉斯托涅的余部的问题已经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了,沢田纲吉连同着全员回到了并盛。

库洛姆看着并盛的景色一时间竟觉得恍如隔世。

毕竟她觉得自己总是重复着被折腾走被诱拐走的步调。

库洛姆先是跑去见了百目鬼兄长,毕竟自己的突然消失也会给兄长添麻烦,而从四月一日那里得知凪不会有事的百目鬼虽然安了一部分心,却也在亲眼看见精神的妹子的时候彻底的松口气。

然后正好把自己做的御守交给了库洛姆。

库洛姆珍而重之的挂在了脖颈上收到了衣服里。

那之后就是去学校销假了,算起来,库洛姆休学的时间简直太长了。

自从发烧被送医院后就再没来过,也亏得百目鬼提前和学校打好了招呼。

库洛姆回到班级里的时候受到了出乎意料的欢迎。

本身班级里的学生就想要和转学生的八原凪好好的相处,最好让她感觉到班集体的爱和热情!就是被八原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排斥打击的没有上前,计划在实施之前就破产了。

这次再回来的八原凪,虽然更名为百目鬼凪,右眼戴上了黑色的眼罩,但是同学们都能看出来她的变化。

比最初来这里的时候,温和的多,也不再排斥别人接触。

百目鬼凪,这是库洛姆决定的在mafia以外的地方使用的名字,百目鬼兄长的姓氏,风师父给予的名字。

库洛姆非常喜欢。

度过了一周平稳的校园生活,库洛姆不禁觉得之前的痛苦像是做梦。

手下意识的抚上了左眼。

当初的疼痛还刻骨铭心,库洛姆的左眼已经失去了紫色,而是血红的颜色。

虽然被库洛姆用幻术遮掩了。

那个六道的眼眸太显眼,还是维持着以前的样子比较好。

“喂女人我要吃鸡排饭!”

“啊、是!”库洛姆慌张的应下,然后蹬蹬蹬的跑到了厨房咚咚咚的切菜做饭。

库洛姆想起来走之前答应去买菜做饭的事情,据千种说,那天犬等的都快饿晕了。

库洛姆妹子的罪恶感一下子满点。

这就造成了现在只要是犬要求吃饭妹子都会第一时间有求必应。

而犬和千种则是因为各种理由留了下来和库洛姆一起住在公寓里。

毕竟……库洛姆总是被卷进危险里,还是看着点吧_(:3」∠)_。

看着一切都告一段落,迪尔拜特扭头,“迪斯,你也成功的和彭格列搭上线准备结盟了?”

“阿拉嘛,小纲吉是很有趣的人啊。我很感兴趣。”白兰眯眯眼。

“那么,我也该回去了。”迪尔拜特说着,有些释然的笑了笑,“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不是吗?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说着,迪尔拜特闭上了眼睛,身体软倒在地之前被白兰接住,属于幸村精市的意识回归,幸村精市茫然的睁开眼眸,刚刚看见了一抹白色就再度昏睡过去。

白兰抱起了幸村精市摇了摇翅膀冲着医院方向飞过去。把代替幸村精市存在的幻术解开,又在幸村精市的脑海里构筑了复建的记忆,白兰才悠悠的转身轻飘飘的飞走。

“阿拉阿拉善后的事情都交给我……”白兰嘟起嘴埋怨。然后眯起眼狡黠的笑了起来。“不过,尘埃落定……可说不准啊,你会再次出现的,迪尔拜特。”

“我肯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章

80.87%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