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第95章

“夏目君,也是小时候开始就能看见他们吗?”买好了食材,库洛姆挨着夏目并排坐在一旁公园的秋千上。看着夏目贵志带着暖意的眼眸,库洛姆开口询问。

“是啊,不像吗?”夏目贵志微笑着回答。

“怎么说呢……夏目君,好厉害。”库洛姆露出了佩服的神色。

因为幼年就能看见旁人看不见的事情,真的是很辛苦的事情啊。

被怀疑,被排挤,被漠视,这就是八原凪遭遇过的事情。

但是库洛姆的幼年是在风的身边度过的,风的肩膀足够宽厚为她遮挡住这一切,让凪的童年有着明艳的色彩。

被人疼宠着的幸福感,有人在乎有人关心的安心感,不管发生了什么,总会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挡在面前,然后对她说不用怕。

非常、非常的安心。

但是那样的日子太过幸福总像是被偷来的一样。

所以在风提出要送凪回去的时候,凪没有说,只有师傅的身边是我回去的地方这样任性的话。

【师父已经为了凪停留了很久了。】凪只是这样说着。

“孩子还是呆在父母的身边比较好吧,暗地里找了这么久,总算是找到你的父母了,凪。”

“我能教给你的都教给你了,凪。”

看着为自己高兴的风,凪说不出不想要什么父母,只想要师父的话。

只是……说不出口而已。

4年的时间,原本一直寻找能恢复身体解除诅咒的风为了自己这第一个弟子停了下来,尽心尽责的做一个好的师父,也是好的长辈。

说他是凪的父亲一点也没错。

他养育凪4年,4岁到8岁的时光,凪感激着。所以更不想给风添麻烦。

所以风的一切希望,凪都不会反驳。

哪怕,她真的,真的非常非常想要留在风身边。

她的童年有风师父,但是她不知道,夏目贵志的身边有谁。

那样辛苦的过去,夏目贵志的神色却依旧是那么温暖。

一点也不像是遭遇过痛苦的人。

这一点非常厉害啊,夏目君。

即使是被伤害了,还是保持着一颗温暖的,会为别人着想的心。

即使是面对我这样第一次见面的人,也会为我担心,甚至看见我没事的时候那么开心。

“夏目君,真的是非常温暖的人啊。”库洛姆不自觉的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也非常温柔。”

正是这样的夏目君,才会有斑这样的存在愿意守护在你身边的吧。

夏目贵志的脸微红,像是在为库洛姆这样直白的赞扬害羞一样,他腼腆的笑笑,“没有库洛姆桑说的那样啦……”

他也曾经低落过,也曾经自暴自弃过,但是接受到的温暖却让他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夏目贵志这样认为。

然而正是这样的心和想法,夏目贵志才是那个让妖怪们信任喜爱的人类少年。

“库洛姆桑,也是小时候开始……?”因为库洛姆这样询问了,夏目也问了出口。

“是啊。”库洛姆点头,“虽然有记忆起,就能够看见那些存在,但是以前从来没有伤害过我呢。”现在想起来,正是她呆在师父身边的时候。

风看不见那些存在,库洛姆曾经询问过师父,而风虽然在听见库洛姆说的时候有些诧异,但是之后却是理所当然的非常自然的接受了库洛姆说的在常人眼中十分荒谬的事情。

他虽然不是完全否认自己看不见的事物的唯心主义者,但是却也不怎么相信那种存在的。

不过凪既然这样说了,那他就选择相信。

在凪还小的时候,看见了那些存在的记忆恐惧的时候,风也会默默的抱住……不对,是老老实实的任由自己的徒弟抱住自己,乖乖的做一个抱枕。

虽然貌似反过来了,但是看着凪安稳的睡着的脸,风也觉得没什么所谓。

谁叫他没有足够宽厚的臂膀拥抱自己的徒弟?

库洛姆想起小时候,脸上的表情柔和的不可思议,风师父即使看不见鬼的存在,也还是在不经意间保护了她。

他是最好的师父,用那娇小的身躯为弟子撑起了一片天。

“但是后来,就一直被缠着……现在想起来,他们也是很寂寞的吧?死掉了,徘徊在人世间,没有人看得见他们,什么也触碰不到,什么也传达不到……”所以才会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怎么也不愿意放开八原凪这个能看见他们,还不像是除妖师或者阴阳师那样见面就会除掉他们。

“现在好多了,夏目君那次看见的是我最狼狈的一次啊。”看着夏目担忧的脸,库洛姆急忙的表明自己现在过的很好,“家里,也有了同伴居住……一点都不寂寞了。”

就像是夏目贵志遇到了斑,八原凪也遇到了六道骸。

然后生活就一瞬间大大的变了样,原本狭隘的世界多了一种可能性。

因着对方和自己相似的境遇而觉得格外亲切的两人很快就熟络起来,库洛姆和夏目贵志也都是随和的性子,夏目是温和治愈,库洛姆曾经自卑怯懦,现在则是完全变了样,虽然还是不善于和人交流,却也好了许多。

都是文静的稍微会被说像是老年人的孩子,夏目和库洛姆的喜好和兴趣很多也重叠起来。

两人的友情蹭蹭的升温。

斑看着两人聊得开心完全忽视自己的样子,挠了挠耳朵,悄悄的溜走了。

这么一会儿应该是没问题的,他斑大爷可是有点饿了。所以果断落跑觅食去。

这样就造成了夏目贵志看着面前巨大的长相实在惨不忍睹的妖怪一脸威胁的叫着交出友人帐的时候想找斑却找不到的结果。

夏目贵志一边拉着库洛姆跑一边无奈。

这样的情景实在是太经常了,倒不如说,以前这样的事情几乎天天有。只是最近随着友人帐归还的差不多了也就少多了而已。

所以这个时候逃跑总有些体力跟不上了的感觉……

是缺乏锻炼了吗……夏目想着,然后眼睛非常快速的寻找着无人方便逃跑的地方。

“友人帐——!”妖怪怒吼了一声,趁着夏目拐弯的空档跳到了两人面前挡住,“把友人帐给我!!”

——糟糕……!夏目贵志下意识的把库洛姆挡在身后试图交涉,这时候一直不出声乖乖的跟着夏目的库洛姆开口,“夏目君,……虽然我有些不清楚状况,但是现在妖怪先生是想要伤害你吧?”

“呃……这个……”看着逼近的妖怪夏目有些苦恼,解释不清啊这个,“他也只是想要自己的名字而已……所以……”可能的话,夏目贵志不希望妖怪受伤。

虽然一般这样的妖怪有的会被自己劝服有的则是被斑揍一顿听话……

看着夏目的表情,库洛姆点头,“也就是说,在不要伤害到妖怪先生的情况下阻止他吗?”

“恩……可是怎么……”做?从小一直看着非人存在长大的夏目贵志也难得的被眼前的景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库洛姆没有选择用幻术,而是掏出了被百目鬼兄长交代的一直随身带着的装着大鬼的球,对着妖怪一扔。

夏目贵志出神,恍惚间好像听见bgm响起,伴随着一句十分热血的【上吧!宠物小精灵!】出现。

……好像混进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好久不见的大鬼君出场,不,现在应该叫【赤】,妹子在收到了大鬼君之后就为大鬼君取了名字。

先是猫咪的【青】,然后是大鬼君的【赤】,由此可见妹纸起名技能到底凄惨到了什么地步。

那之后库洛姆失踪,装着赤的球被库洛姆放在了公寓里。心智相当于婴儿的赤眼泪汪汪的等着库洛姆回来。这一番折腾,妹子回家之后第一时间去看赤的情况,而赤因为被丢下哭了一阵就缩在球里,库洛姆哄了好一阵才恢复。

难得的被母亲叫了出来,大鬼君干劲满满的冲着妖怪冲过去。他自然不会忘记母亲的要求不伤害到对方呢,只是打几下不算伤害吧?或者精神攻击也不错。

正因为赤是鬼,所以攻击精神的手段什么的不要更熟练。

哪怕他因为母亲显得纯良的不得了,赤的最初可是怨灵集合体。

然而还没等赤好好的在母亲面前表现一番,感觉到不对劲飞奔回来的斑看着两个庞然大物毫不犹豫的变成巨大的狐妖形状对着两只无差别的攻击。

在大妖怪斑的爪子下还显得弱爆了或者战五渣的赤巨大的身体趴伏在地面上泪流成河。

再也爱不动了qaq!

难得母亲叫我出来帮忙!

“赤讨厌你呜啊啊qaq!”

“猫咪老师那个是帮忙的……”大鬼的嚎叫和夏目的解释阻拦同时响起,斑看着明明之前显得凶恶现在却泪眼汪汪的呜呜哭的赤沉默。

……作为怨灵你这么卖萌,阴阳师他们知道吗?

一眼就看出了赤到底是什么存在的斑额角挂满了黑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章

82.61%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