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99章

最终,幸村精市也没有从自家表妹那里得到自己希望的回答。

那次对话说着说着就被歪到了不知道哪里,然后,随着傍晚的来临,前来拜访的众人也登上了回程的列车。

幸村精市望向库洛姆的眼神充满了担心,送众人到车站的库洛姆抬头,看着幸村精市,露出了一个非常、非常灿烂的笑容。

就像是在说不用担心一样。

那是以往从来没有出现在八原凪的脸上的宛如阳光一样明朗幸福的笑容。

幸村精市压抑下心里的种种情绪,只是抬起手,摸了摸自家表妹的脑袋。

库洛姆在幸村精市带着一丝宠溺的动作下呆愣住原地,圆圆的紫色眼睛眨了眨,然后顺着幸村精市的力道,轻轻的在他的掌心蹭了蹭。

感觉着凪的动作,幸村精市也愣住了。这是第一次他和她这样近距离的接触……或者是做出这样亲昵的动作吧。

幸村精市不是会特意的亲近谁宠着谁的性格,虽然他宠理子那个小家伙宠到了天上,也只是理子一个例外而已。因为理子出生的时候,幸村精市就一直看着,看着小小的婴儿慢慢长大,能跑能跳,小大人一样的说着童言童语,那是血脉的浓浓的亲近,看着理子的笑容,幸村精市的心就能温暖起来。

而对八原凪,在以前相处中,幸村精市的印象中,她是家里不熟的亲戚,性格内向的表妹,存在感薄弱的住客。

然后转变是切原赤也开始缠着八原凪的时候开始的吧,幸村精市想。八原凪的表情不再总是阴阴沉沉,而是带着一丝明朗。

——啊啊,那个孩子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幸村精市这么想着,不禁觉得,自己这个表哥是不是当的太不合格?

毕竟,凪的状态在那里摆着。

凪对自己一直是竭力远离,而当他主动靠近的时候,则是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跳开,但是面对切原赤也的时候,幸村精市却能看见凪眉眼中的轻松。

还真是不合格啊,他。

“……凪。”幸村精市柔和下眉眼,“照你希望的做吧。”他还是妥协了。

想一想,他又有什么资格对凪选择的路做出什么疑问或者是质疑呢?幸村精市把一丝苦涩压抑在眼眸深处,从凪离开自家的时候,这个表妹的生活轨迹就和他们不一样了。

就算是有着表兄妹的关系,但是这之前,幸村精市问自己,真的有把她当成是表妹照顾吗?或者,因为是表兄妹,所以他做了表哥的样子,但是真的没把她当做妹妹?

幸村精市不能给出肯定的回答。

幸村精市是这样,八原凪又何尝不是这样?看上去平和的关系却存在着太多的破裂和隐患。

八原凪拒绝着所有的人,所以当时,八原凪却是真的没有把幸村精市看作可以依赖的兄长。

百目鬼带给库洛姆的亲切感无法作假,而她和百目鬼的亲缘也是事实,百目鬼带着茫然无措的她离开,给了她一个新的开始,新的立足之处,纵容她的所有任性和决定,也会在得知她危险的时候赶到。

若是有兄长,一定是百目鬼这样的吧?若是说父亲这样的存在……一定……也和百目鬼先生差不多吧?

她是这样想着的,所以在成为百目鬼的妹妹的时候,她真的,非常非常高兴。

就像是隐藏在心中的遗憾以着这种形式完成一样。

百目鬼清河对家人的抱歉,对自己的责难,还有不舍得,都以这种形式画下了句号。

而对幸村精市,到现在,库洛姆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呢?

只是抱着远离的念头,在孤立了自己的时候,把身边的人远远推开。

或许……这样的做法,非常伤人。

库洛姆的世界很简单很简单。

她一直抱着膝盖,看着远处的景象,却从来没想过站起来走过去。

而说出了困扰着自己事情的现在,库洛姆像是放下了什么一样,觉得以前的自己,固执的……可笑。

感受着幸村精市掌心的温度,他也是关心着她的,她知道。

“恩,……表哥。”库洛姆这回是真的把幸村精市看做哥哥,当做亲人。

幸村精市也感觉了出来,对着变得明显比以前好了不少精神许多的妹妹,他也放心了些许……个鬼。

他想,对妹子和俩男人一起生活的事情他怎么也无法放心。

也只能先这样了,他虽然说了按着凪的希望来就好,但是他可是没打算放弃=皿=!

“我还会再来看你的,凪。”幸村精市最后只是这样说道,然后挥挥手,和在一旁等待这对表兄妹告别的同伴一起离开。

切原赤也迈着步子,突然的冲动下扭回头去,他看见凪站在原地微笑着注视着他们的背影目送。

那是非常非常温柔的画面,在切原赤也的记忆中留下了鲜明的色彩,在黄昏的夜色下,她背对着落日,日光的光晕下,就像是闪着金色的光芒一样,少年的心砰的落下一拍。

凪一直是温柔的,但是像是这个样子,还是第一次见。

切原赤也带着不舍转回头,所以她没看见,他们踏上车消失在凪的视野中后,悄然出现在凪身边的紫色身影。

落日映照下,交叠着的影子,和谐又显得无人能够插入其中。

“骸大人,您回来了!”库洛姆惊喜的看着六道骸,而六道骸也微笑着回应。“kufufu……库洛姆。”六道骸伸出手抬起一缕妹子脸颊的碎发,垂下的眼眸中神色莫测,“你……”

“骸大人?”

六道骸像是突然转变了主意一样,收回了想说的话,在妹子茫然的注视下,六道骸愉悦的笑了起来,捻起妹子头发的手抚上了库洛姆的脸颊揉了揉,“……没什么。”

“回去吧。”

听着六道骸的话语,库洛姆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回去吧】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是她一直期盼的事情。

“恩!一起回去吧,骸大人!”库洛姆小跑跟上了率先迈步往回走的六道骸,然后一步不落的并肩而行。

>>>

“准备什么时候说呢?”绿发的婴儿站在六道骸的身侧,脸上全是不符合婴儿的讥讽,“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因为这些事情顾忌?喂喂,是我看错了吗?”

“kufufu……别忘了我们只是互利互惠,威尔帝。”坐在沙发上的六道骸脸上带着一丝危险,“你可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哦呀,怎么可能是指手画脚?只是……作为合作者的建议罢了。”威尔帝勾起一个笑容。

“你要在彩虹之子的战斗之前,送走这个孩子不是么?”威尔帝耸耸肩,“我们前几天的会谈内容,你可是好好的记得吧?”

“自然。”六道骸回答。

“嘛,我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送走她?这孩子是你的契约者不是么,有她在的话,我方的力量也会增强不少吧?还是说,是害怕她遇到危险……这样的理由?要真是这样,那么我对你这个人的评估,大概就要推翻重新取值了啊。”

六道骸依旧是一脸平静,一副完全没有被威尔帝的挑发而愤怒的模样,他只是一只手抬起撑着下巴,“……碍事啊。”

倒是不知道他的这句“碍事”指的是谁了,因为只是这一句之后,六道骸就再也没就这个话题说什么,只是抬眼,“威尔帝,你的研究结束了?那么做好准备吧,离开这里。”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六道骸想起了自己说的【回去吧】的话,但是只是一瞬。

“是时候了。”六道骸的话音刚落,犬和千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六道骸身边。

“——回到黑曜。”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抱着膝盖蜷缩起来的库洛姆抬起头,默默的听着六道骸带着犬和千种离开的声音。

桌子上的交换生的文件上的文字刺着她的眼睛,带来一阵阵寒意。

下意识的抱紧了自己,库洛姆咬紧了唇。

那天……骸大人……想说的……原来就是这件事啊。

骸大人,是故意让她听见的吧?

为什么呢?

什么也不说,是希望她乖乖的听话,还是希望她自己想出来原因,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为了送走她,骸大人甚至对并盛的校长动了手脚。

神奈川的交换生啊……

她一点……也不想离开啊。

她想去黑曜找骸大人,可是,她却在害怕,害怕打扰骸大人的计划。

【碍事。】

只是想着这句话,就入坠冰窖。

已经……不需要她了吗?骸大人……

对骸大人来说,她是什么?

一直只是注视着六道骸,跟随着六道骸,无异议听从六道骸一切命令的库洛姆第一次这样想到。

对她来说,骸大人……是什么?

对骸大人来说,她……又是什么?

在骸大人已经不在复仇者监狱的时候,她作为媒介,作为骸大人出现的契约者的价值……已经没有了吗?

她不是没感觉到,骸大人在想让她远离mafia的世界。

可是她重要的人们都在那里,所以她想靠近啊。

即使知道那里,很残酷。

却还是想……

“想成为您的力量啊……”泪水从库洛姆捂着脸的十指缝隙流下,库洛姆靠着墙壁,哭了起来。

“…想在您身边啊……骸大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风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综]风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章

86.09%
目录
共11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