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非我族类

第四十一章 非我族类

锦绣园乌云盖顶,中心花园中,与会者无不屏息凝神,注视着一步步走向吴明的金鳞大妖王。

大宋皇城,有名有姓的天才武者,泰半在场,无人敢撄其锋!

一来是实力差距太大,二来事不关己,三来吴明只是因贾政经相护才得到了一丝关注,可有可无的无名小卒!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吴明都不具备被人保下的资格!

“小杂种,你想怎么死?”

金鳞居高临下俯视,隐约有些诧异的看着神色平静的吴明。

“金王阁下的意思,是在施舍?”

吴明神色平静,全然没了出入京城时的谨小慎微和怯懦无助。

瘦小的身体站在场中,好似天地间就剩下了眼前妖王和自己,更似没有感觉到死亡降临!

“呵呵,区区妖族,可以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戮我大宋子民?希望我的死,可以让诸位记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在众人不解注视下,吴明飒然一笑,缓缓展开双臂,好像在迎接死亡,目光环视众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在赵书航和琉璃公主身上撇了一眼。

此言一出,所有人骇然变色,隐约间似乎想起了无数年前的一场惨事!

但慑于金鳞之威,依旧无人敢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杂种,你以佛宝伤我儿在先,我不过是有仇报仇,何以到了族群之争?少费口舌,纳命来吧!”

金鳞面色微变,厉声爆喝,猛的抬起右掌。

就在此时,司马睿一言不发,手执铁笔,默默翻开了史册,木然的眼神目死死盯在了赵书航身上。

“金王阁下,令郎之伤乃是出手伤人在先所致,错不在吴明。若金王阁下愿就此罢手,所需灵丹妙药,我贾家可一力承当!”

贾政经挣脱金正束缚,抖手打出一张符箓,化作光幕挡住了这一击。

轰隆!

但面对大妖王一击,哪怕是他保命至宝,也在一瞬间如镜子般碎裂开来,狂暴的森寒妖风,吹的众人东倒西歪,一片狼藉!

众人无不骇然失色,大妖王竟强悍至斯!

“贾家?你代表的了贾家吗?还是说,你的意思是我儿之伤,是咎由自取?”

金鳞冷冷一晒,毫不客气的揭开了贾政经的短板。

他可不是好糊弄的蠢笨妖类,而是活了至少上千年的老妖怪。

即便不如人族聪明,但见识阅历摆在这儿。

若求情的是贾家之主,他二话不说就会答应,甚至会以此开出条件,可贾政经太年轻,贾家的族规根本不会允许他做出这等许诺!

“小子,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妖言惑众之能,可不是你能用的!”

金鳞隐约觉得,再让吴明‘胡说八道’下去,很可能出现意外,当即决定以雷霆手段抹杀。

可惜的是,幸运女神再一次光顾了吴明。

“你不能在我的道宴上杀人!”

琉璃公主冷冰冰的站了出来,美眸中隐现淡金色的怒火,狠狠瞪了吴明一眼。

很显然,之前那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连她都骂进去了!

若再一言不发,今日之事被司马睿记录于史册,传送天下,她这个大宋皇朝侧缝的琉璃公主,不知会被诟病成什么样子。

有时候,不只是实力可以压人,大义也可压人,也可裹挟从众!

吴明前世生活在信息大爆炸时代,闲暇里无聊,看过的几集宫廷大戏,勾心斗角的伎俩,总算派上了用场!

但他的目标不只是这位龙宫公主,还有一直面色冷凝的赵书航!

他想知道,这位素来被人称道,有成圣资,早早发下大誓放弃皇位,一生致力于文武之道,有着君子之称的赵书航,是否人如其名!

而且,两人算得上旧识,哪怕是多年前的事情了!

如果这位不出手,他就只能选择比较笨的办法,来抗住这次死亡危机了!

“琉璃,你不会因为此子几句话,就忘了自己的身份吧?你弟弟,可都重伤无法化形了!”

一而再的被阻挠,其中还有自己的女儿,金鳞有些恼火了。

“之前你有句话说的不错,他确实是咎由自取,在我的道宴上,不分青红皂白的出手伤人,就是活该。以你的修为,不会看不出来这小子的实力有多差。”

琉璃公主清冷道。

吴明摸了摸鼻子,心下暗自腹诽不已,原来实力差,也能被人当做帮助的理由!

“我不管他实力强弱,伤了我儿,必须偿命!”

金鳞声音一寒,蛮横的挥出一道妖气,将琉璃公主迫开。

琉璃公主美眸闪烁了下,向吴明投去不知有几分诚意的歉意眼神,踉跄退开。

很显然,她在表示,自己尽力了,就算被司马睿如实记载,日后她自有分说!

“金王阁下,请三思!”

贾政经执拗的拦着,却被金正制住拖到一旁。

面对这位金鳞大妖王,强如金正,也不是对手,若伤到贾政经,便是他失职。

齐开张了张嘴,但慑于金鳞身上的恐怖气息,黑着脸没敢吱声,跑到一旁看顾胡仓去了。

“呵呵,一妖孽,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在堂堂大宋皇城叫嚣着杀人,看来我猜的没错,你皇室是要借刀杀人,夺我吴家基业啊!长皇子殿下,你说是不是?”

吴明不以为意,冲贾政经摆了摆左手,衣袖飘动间露砗磲念珠,还有一个拇指大小的金色吊坠,目光毫不掩饰的盯住了赵书航。

哗!

一言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被吴明的话震的目瞪口呆,这小子不是失心疯了吧,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就算是一直面无表情的司马睿,也不由愕然的看了吴明一眼!

虽然吴家产业确实是一笔巨大财富,但皇家不至于用这种拙劣手段。

可赵书航偏偏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似乎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假象。

“真的是砗磲十八子,那块金牌,好像有个‘桑’字!”

“金捕令!竟然是桑家的金捕令!这小子什么来头,怎么会有砗磲十八子和桑家金捕令?”

“难怪面对大妖王之威,都敢侃侃而谈,原来是有恃无恐啊!”

更多的人,则是注意到了那串佛珠和金色吊坠!

“弘忍的念珠,怎么会在你身上?桑~神捕桑钟!”

金鳞鱼眼瞪的溜圆,死死盯着砗磲念珠。

至于那面金捕令,他还没放在眼里,但转瞬便再次看了一眼,瞳孔骤然收缩了下。

贾政经他可以不在乎,司马睿怎么写,他也可以不在乎,琉璃公主的象征性阻拦,同样可以不在乎。

但这两样东西背后之人,却不能不重视。

一位是少林成就了罗汉金身的圣佛,一位是传闻已久步入大宗师之境的神捕桑钟,位列宋朝四大神捕之二!

最重要的是,桑钟还是少林俗家戒律堂首座嫡传,如今更是长老之一。

这两件东西无论谁得到一件,只要不做下天怒人怨之事,基本可以在大宋横着走!

更遑论,两件在一个人身上!

“呵呵!在北金,妖蛮视我人族为‘两脚羊’,随意打杀,人皮做鼓,人肉为粮,人骨为椎,人头为觞,长皇子殿下,您觉得今日金王阁下的威风,比之妖蛮如何?”

吴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看向赵书航的眼神渐渐转冷。

君子可欺之以方!

先以事实裹挟,再以无中生有的恶毒之言逼迫,这位‘君子’都无动于衷,着实让他有些失望!

明知道说这些话,会让他站到皇室的对立面,交恶赵书航这位绝世天骄,但心底有个声音在驱使着他这么说,隐约似乎是死不瞑目的前身在问——为什么!

事实上,吴明并不知道,赵书航此时心神中,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挣扎!

并非单单是在权衡自身利弊,更多的是在考虑,此时阻止金鳞大妖王,对大宋的利弊!

赵书航俊脸有些难看,没想到吴明会把火烧到他身上来,话里话外还都编排了些莫须有,却都隐隐有风传的事情,让人摸不着真实情况。

但有些事情,捕风捉影,任其发展,才最可怕!

“书航哥哥,救救明哥哥,他是芸姨娘的儿子啊,你忘了吗?小时候~呜呜!”

柳依雪失声痛哭,话未说完,便被贴身老妪制住,呜呜着说不出话来。

赵书航一怔,仔细看了眼吴明,俊脸上复杂之色一闪而逝,缓步走向场中,向金鳞大妖王一礼,道:“金王阁下,今日之事,确实是锦清师弟有错在先,他的伤势很重,急需治疗,所需灵丹宝物,我赵书航一应承担!”

此言一出,不啻于之前吴明的‘非我族类’。

就连金鳞的眼神,都不由闪烁了下。

赵书航可不同于贾政经,赵书航本身天资、才情绝佳,更是稷下学宫嫡传之一。

虽然没有代表皇室,而是仅以自身做出保证,也足够让他重视了。

更何况,他和皇室的关系,远比外界传闻的更要亲密无间!

但就这么放过重伤自己儿子的吴明,他又觉得太没面子,有些下不来台。

嗖嗖!

就在金鳞犹豫之际,数道破风声响彻湖面,只见十几道人影飞奔而来。

“是巡捕房的金捕!”

有眼尖之人发现,横渡湖面的两人,赫然是身着黑衣金边,面带金色面具的金捕!

剩下的十余道人影,无一不是散发强横气息的银捕!

更让人惊诧的是,其中几名银捕,似乎携带着什么包裹,鼓鼓囊囊。

“巡捕房铁无存、白星,见过金王、长皇子、琉璃公主殿下!”

两名金捕,一男一女,不卑不亢的向在场中几位身份最高之人拱手一礼。

以两人的实力,根本不需要卑躬屈膝,只是礼节上的表示而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真武狂龙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真武狂龙目录 真武狂龙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 非我族类

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