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江面龙影

第十八章 江面龙影

这天晚上,林朔等人就在山上过夜。

之前王勇说有被人盯着的感觉,所以这两天,魏行山非常小心,派人把这附近的山头都摸了遍。

结果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倒是发现了一头野猪,被王勇用***射倒了。

这是一头五百多斤的大家伙,就跟一座小山似的,四个雇佣兵花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它扛回营地。

大伙儿都很兴奋,同时也有些犯愁。

这趟执行任务的雇佣兵小队,退伍之前都是部队里的精锐,没有一个是炊事班出身。

这么大一头野猪,他们杀没问题,吃更是不在话下,唯独在这荒山野岭上怎么处理,那是一窍不通。

林朔当然会,但他没有动手的意思,其他人都不敢在他面前提这个事。

最后,还是老教授何子鸿站了出来,和弟子杨拓一起料理野猪。

这两人,都是生物学界的高人,何子鸿负责比划,杨拓负责动手,没一会儿,这头小山似的野猪就被剥皮褪毛、大卸八块。

别看是两个文人学者,但搞生物研究的,手术刀可没少拿。杨拓行刀的时候,根本就不会碰到骨头,轻松得很。

猪肉分解得差不多了,何子鸿走到林朔身边,微微笑道:“林先生,我之前看到你身上带着调料,能借一点儿吗?”

林朔看了这位生物学权威一眼,没说什么,从自己行囊里取出那瓶自制的调料,递了过去。

何子鸿接过了调料,人却没走,而是在林朔身边坐了下来,继续问道:“林先生,明天江边之行,我和小杨能不能随行?”

“不行。”林朔摇了摇头。

“能告诉我原因吗?”何子鸿并不着急,神色和蔼,语气也很平静。

“那你们又为什么要去呢?”林朔反问道。

“呵呵。”何子鸿笑了笑,“我有一种预感,这次,有很大的可能,我们可以见到它。”

林朔摇了摇头,说道:“那个龙王使者用门里人的法子把这个消息透给我,那这个事就不是一般的事。能不能见到那头黑水龙王,我不知道。但事情的危险性不小。我一个人去,没什么顾忌。如果带上你们两个学者,那就不太方便了。”

何子鸿看了看林朔的神色,没有再坚持,而是笑道:“那好,我们听从林先生的安排。”

等何子鸿拿着调料瓶走开,Anne又走了过来,在林朔身边盘腿坐下,轻声问道:

“那我能去吗?”

林朔没吭声。

“朔哥,带上她吧。”八哥鸟呼啦啦地从林子里飞回来,停在了林朔肩头,“这婆娘听话,不会给我们捣乱的。”

林朔看了小八一眼,稍微想了想,点点头:“行吧。”

“多谢林先生。”

……

第二天一早,山那边村子的方向,传来吹吹打打的声响。

几乎整个村子的人,有的扛着祭品,有的赶着牲口,有的敲着锣鼓家伙,热热闹闹、慢慢悠悠地往江边进发。

林朔和Anne两人,就站在山顶上,看着这群人。

“哇,东西真不少啊。”Anne感叹道。

林朔看着山下的动静,心里也有些惊讶。

这一趟的祭品,确实不少。

鸡鸭鹅这种已经处理好的家畜,就有二十多只,放在托盘上,脖子上系着红布条。

生猪有三头,也处理得很干净,六个汉子肩上各扛着半扇。

人群的后面,还赶着一头牛。

这些东西,搁在中国境内算不上什么,可在这里,这群村民无疑是下了血本了。

“那老家伙,这次赚大了啊。”小八说了一句。

昨天林朔和龙王使者对话的时候,这只鸟就躲在树上,全听见了。

“他一个人,捞得过来吗?”Anne轻声问道,“还有一头活牛呢。”

“这你们就别担心了。”林朔说道,“他混得再不济,也是门里人,总有几分常人没有的能耐。”

一边说着,林朔带着Anne和小八,开始下山,尾随在这群村民的身后。

尾随了一段路之后,林朔没继续跟,而是拐上了一条岔道。

这里的山道就那么几条,村民们之前走的,其实就是两天前林朔那群人渡过铁索桥后走的那条。

村民们投送祭品的地点,应该就是五公里外的铁索桥。林朔不必跟着了,他需要往更高的地方走,找一个合适的观察位。

况且,这群人吹吹打打的,动静闹得很大,怎么都丢不了。

拐上一条上山的岔道后,林朔稍微加快了一些脚步。

他的这种加速,是循序渐进的,一边加速,他一边观察Anne是否能够跟上来。

这个女人不一般,他知道这点,只是一直懒得深究。这次既然有独处的机会,不妨试一试她。

林朔把握着分寸,自然不会全力以赴,不过慢慢加速了五六分钟后,他脚下的速度,已经不是一般人能跟得上的了。

可是Anne这个貌美如花,气质温婉的美女,不仅跟得上,甚至还游刃有余。

和林朔大步流星的风格不同,Anne上山的方式显得花哨得多。

哪里的树枝可以用手掰一下,借几分力道;哪里的岩石踩一下跳过去,就能抄上几米的近道;哪里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老老实实走山道。

这座山上的所有细节,好像早就在她脑子里清清楚楚,跟着林朔十多分钟,她面不红气不喘,那道妙曼的身影,时刻不离林朔的左右。

看到Anne上山的法子,林朔心里有数了。

她果然是门里的。

这种身法,叫做“剖山”,这世上会这个的没几个人,而且都拥有同一个姓氏。

“你之前不是藏得好好的吗?”林朔一边走着,一边问道,“怎么现在忍不住了?”

“再不把身份透给您,我怕您怪罪。”Anne轻轻一跃,跟林朔并肩而行,巧笑嫣然地说道。

“难怪你知道我隐居的地方。”林朔摇了摇头,语气淡淡地说道,“既然跨过了同一个门槛,你何必对我藏着掖着?还总是用话术对付我。你们家的家教,还真是挺不错的。”

林朔说完,Anne一阵花容失色,连忙解释道:“林家主,您可千万别怪罪!我们这一支,一直身在海外,我父母过世得早,对国内门里的礼节规矩,我真的不太懂。”

“那怎么现在忽然又懂规矩了?”林朔问道。

Anne低头说道:“我只是觉得,林家主都已经在考验我了,再不让您知道身份,您以后可能再也不会相信我了。”

“总算还有几分小聪明。”林朔瞟了Anne一眼,“行了,都是没了爹妈的人,就别家主家主地叫了。记住,一会儿要是有情况,你别轻举妄动,听我安排。”

“哎!”Anne应了一声。

小八这时候飞到Anne的肩头,轻轻啄了啄Anne的头发,说道:“婆娘,搞半天你是门里人啊?”

“是呢,八爷。”

“藏得够深的啊。”

“八爷,以后不敢了。”Anne吐了吐舌头,眼睛却看向了林朔这边。

“婆娘,你是你们家第几代啊?”小八又问道。

“我都叫您八爷了,肯定是你们的晚辈了。”Anne说道,“按辈分,我应该叫林先生一声叔叔。”

“不用不用,叫他哥就行。”小八大大咧咧地说道,“不然差着辈分呢,以后不好发展。”

“那如果是平辈的话,我是不是应该叫八爷……八哥?”Anne眼睛眯成一个月牙儿,忍着笑问道。

“婆娘,没你这么装嫩的,八爷我才十二岁。”小八头一偏,飞回了林朔肩头。

两人一鸟正说着,脚下已经到了山顶。

这个山头,林朔没有选错,是此处方圆百里最高的一座山峰,视野极佳。

从这里看下去,那群前去投送祭品的村民,比一队蚂蚁大不了多少。那条曾经阻拦了林朔一行人四个多小时的大江,就在前面不远。

山顶上微风徐徐,送来那边的气味,林朔抽动了两下鼻翼,并没有嗅出什么异常。

“这儿有些远啊。”Anne也看清了下面的情景,轻声问道,“万一黑水龙王现身,咱们能抓住它吗?”

“婆娘,你怎么忽然变笨了。”小八说道,“黑水龙王那么大个儿,主场又在水里,你还真当我们哥俩是神仙,上能九天揽月,下能五洋捉鳖啊?

咱们猎人的根本,就在这地上,一旦下了水,一身能耐也就去了八九成。在水边跟那家伙斗,那不是找死吗?得把它引到陆地上来啊!”

“这隔着大老远的,怎么引?”Anne问道。

“这不是有追爷在嘛!”小八跳到了林朔背后的那把巨型反曲弓上面,啄了啄弓身,“你说是吧?追爷。”

“小八,别说话了。”林朔盯着江面的双眼,忽然眯了起来,

他反手一抄,从背上把反曲弓取了下来:

“水里有动静。”

Anne听到林朔的提醒,连忙看过去。

果然,就在江面上,一条黑色身影,若隐若现,就在水下慢慢游着。

这条江,此刻从高山上看下去,似乎只有三尺来宽。

可这条江Anne曾经见识过,最窄的水域,起码五十多米。

而这条黑影在水底下,就好像一条小水沟里,游着一条大河鳗。

乍一看并不惊人,可联想到江的宽度,那就吓人了。

“这才叫大家伙。”林朔轻声说了句,再次反手一抄,取下来一根胳膊粗的弓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禁区猎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江面龙影

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