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孤舟蓑笠人

第二十章 孤舟蓑笠人

外兴安岭的无名江边,龙行沟的村民跪在地上,冲眼前巨浪翻滚的江面磕着头。

一百多个脑门不断地磕在江边的土路上,咚咚的响声,那是此起彼伏。

一边磕着头,一村老少还不断在嘴里高喊:

“福气啊!福气啊!”

“没想到这次,龙王爷能在我们这么多人面前显圣。龙王使者说得没错啊!龙王爷他老人家真的疼咱们!”

“都还愣着干什么呢?把祭品送江里去啊!”

“快快快!别磕了!”

“牛呢?快把牛牵上来!”

江边这一百多个村民,在不约而同地磕完头之后,又很快陷入一种奇怪的现象。

他们一边大声说着,对黑水龙王表着忠心,嘴里的动静那是一声高过一声。

就连在山上的林朔和Anne两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可他们脚下,就跟生了根似的,没人动。

眼前的这条大江,就跟烧开了一样,巨浪滔天、水雾弥漫。

不仅如此,天色居然也跟着阴沉了下来,乌云密布。

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场面,心里既兴奋又害怕。

老猎户毕竟小时候见过黑水龙王,他率先从地上爬起来,点上旱烟,一边抽着,一边走到江边,看了看水里的动静。

全村除了他,没人敢靠近江面,一个个都抬头看着老汉。

从林朔在山上的视角看过去黑水龙王是从江的上游方向来的,由北向南。这里的水域最窄,通过了这里,不远处就是这条江和黑龙江交汇的地方。

这个时候,林朔和Anne看得清楚,黑水龙王其实已经走了。

不过从江边看,应该得不出这个结论,因为江底的泥沙被这条黑水龙王搅得一片翻腾,水早就浑了,而且江面上余波未平。

更邪性的是,黑水龙王这一走,天又阴了下来。

紧接着江面上狂风大作,似是有一场暴雨要来了。

江边的老猎户看了看水,又看了看天,回身招了招手。

老猎户家的几个儿子,赶紧上前几步,将前天自家杀的那头猪,扔进了江里。

有人带头,事情就顺了许多。

村民们壮着胆纷纷上前,将鸡、鸭、鹅、猪一一投进江里。

那头牛,最后也敌不过十多个壮小伙儿的力气,也被推了下去。

眼看天色要变,众人没在江边久留,再次匆忙跪拜一番,吹吹打打地往回走了。

林朔在山上听到,他们去的时候,吹拉弹唱闹出来的动静,比来的时候还大,似是充满了办完一件大事的放松,和一种得偿夙愿的底气。

……

Anne在山顶看着整个过程,从随身手袋里取出一条发绳,将被狂风吹乱的长发扎了起来。

这个美貌女子轻声说道:“黑水龙王都走了,他们才扔祭品,也不知道最后便宜了谁。”

林朔似是若有所思,轻声说道:“常人遇到这种怪物,早就跑了。他们能在原地跪下来,而且在不知道水里的怪物走没走的情况下,就敢往江边凑,这已经不能用胆大来形容了。

看来,黑水龙王这个神抵,他们是真心供奉的。

现在想想,那龙王使者在我这儿耍了个心眼,他其实并没有把饭碗塞进我手里,他只是让我这么以为而已。

因为就算我戳穿了他,他估计也早就跟村民备好了说辞。

他在这里运营了几十年,黑水龙王在他们这一支门里人的包装下,已经成了这里的一种牢不可破的信仰。

我们这些外乡人,轻易是撼动不了的。”

“听您的意思,这个龙王使者,有点儿门道?”Anne问道。

“嗯。”林朔点了点头,“看来他踏过的那道门槛,比我之前想象的要高。”

Anne看了林朔一眼,说道:“那您放了他,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吧?”

“你不用捧我。我之前确实小看他了。”林朔笑了笑,摇了摇头,“我有些先入为主了,总觉得这人虽然是门里的,但既然已经沦落到用江湖骗术谋生的地步,那肯定高明不到哪里去。没想到他这盘棋,下得还挺大。”

“那他告诉我们黑水龙王受伤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Anne问道。

“不知道。我们目前得到信息太少,胡乱猜测,反而会落入别人的算计。”林朔摇了摇头,“不过我有预感,我们还会碰见他。”

……

这天上午,天一直阴着脸。

到了中午,黑龙江流域的部分地区,下了入秋后的第一场雨。

雨势不小,很快,这条无名江附近,三米开外就看不清人了。

自从黑水龙王通过之后,这里的水域,就再也没有恢复平静。

雨点落在波涛汹涌的江面中,沙沙的声响,成为了一道稳定的白噪音背景,周边的一切反而显得寂静。

水雾弥漫中,一艘独木舟慢慢悠悠转过山脚,出现在铁索桥下游二十公里外的江面上。

这里,距离无名江和黑龙江的交汇处不足一公里米,是附近最宽阔的水域。

独木舟上站着个人,他身披蓑衣,头戴斗笠,手持一把三米长的铁杆。

铁杆的顶端,系着长长的麻绳。这些麻绳有手腕那么粗,盘在这人的脚边,有膝盖那么高。

独木舟随着江面的波涛不断起伏摇摆,这人站在船头的身姿却纹丝不动。就好像他全身的关节已经锁死,而他的脚,又焊在了船头上。

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斗笠上,他就这么在雨中一动不动地站着,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儿,就在江面下,有一道巨大的黑影,从无名江的上游方向过来。

这道身影在独木舟下快速通过,激得江面波浪越发汹涌。

就在两江的交汇处,这道长长的身影在水下完成了掉头,返身再次靠近独木舟。

随后,舟身微微一晃。

独木舟的底部,已经被这黑影托着离开了水面,直到独木舟离开水面五六米高,这才停下来。

大浪滔天的江面上,有两只硕大的眼睛,缓缓睁开。

这双眼的瞳仁是立着的,加上这对瞳仁不亚于独木舟的大小,看起来狰狞可怖。

那个脚踏独木舟、手持长杆的人,似是早就习以为常,不但没有惊恐,反而轻声骂了一句:

“憨货!”

舟底下的那两只巨眼眨了一眨,似是通晓人性。

舟上人看着翻涌的江水,开始不断地自言自语:

“什么?你想跑?”

“能跑哪儿去呢?如今这世上到处都是人,你这憨货这么大个子,去哪儿不被人发现呢?”

“什么?你刀枪不入,不怕人?”

“哎呦,你这憨货,你是不知道现在人有多厉害啊!早就不是一百年前,我们刚在这里安家的时候咯。”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刘家跟你栓在一起一千多年了,那是几十代人啊!我现在要是离你而去,死后怎么面对祖宗?”

“我还想再试一试。替你安个家可不容易啊,不能轻易让出去。”

“我知道你打不过它,我不是正在想办法吗?”

念叨了一会儿,那人盯着江面的神色微微一变,说道:“不说了,收成来咯!”

说完这句话,他开始甩手里的杆子,杆子上系着的、盘在他脚边的麻绳,“嗖”地一声就上了天。

原来,这是一个套索。

那人甩着套索,在自己头上抡了几圈,往外一甩。

十米外,一头不断在水中沉浮的牛,被他套中了犄角。

“接着!”

这人手上一使劲,那头牛就就像炮弹一样,从水里掠出,舟下那头怪物大嘴一张,正好接住。咕咚一声闷响,那头牛就落了肚。

这人好大的力气!而这怪物,好大的嘴!

“这几天的收成,全是你的。”那人继续自言自语道,“你受了伤,好好补身子。”

“我怎么办?我就吃棒子面粥呗,还能怎么办呢?这世道不太平,能填饱肚子就算不错了。”

“混口饭吃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禁区猎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孤舟蓑笠人

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