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昆仑往事

第二十一章 昆仑往事

江面下着雨,山上自然也不能幸免。

好在林朔和Anne两人,找到了一个山洞。

这个山洞,似是此处伐木工的一个临时居所,就在崖壁上凿出来的,高度和深度都在两米左右。

山洞下的木梯子,早就烂了,不过这难不倒林朔和Anne。

林朔蹦起来一抓山洞的底部,手指上一吃劲儿,腰一挺一个腾身就上去了。

回头再看Anne,这姑娘已经在自己身后站着了,攀爬的动作,不比林朔慢。

小八在洞里蹦蹦跳跳了一会儿,说道:“朔哥,这儿不错,挺宽敞的。”

“嗯。”林朔点了点头,将身后的反曲弓和箭袋靠在洞壁上,自己也坐了下来。

“朔哥。之前咱是觉得到这儿没别的,就是一个字儿,干!”小八说道,“不过现在看起来,事情没这么简单啊。”

林朔瞟了瞟自己的鸟,问道,“直说吧,你想干嘛?”

“我想出去走走。”小八说道,“您看我们一到这儿,就跟一群睁眼瞎似得,这不是个事儿啊。”

“有几分道理。不过……”林朔认可了小八的说法,随后又一脸怀疑地问道,“你小子确定是去打探消息,而不是去泡妹子?”

Anne一听这问题就乐了,也不插话,一双美目看着小八。

“朔哥,人有人的交际,鸟有鸟的路数。”小八瞟了Anne一眼,说道,“鸟跟人不一样,它蠢。一辈子就在乎两件事儿,吃和睡。对我来说,睡她们,确实比给她们找吃的省事儿。咱办事不是还得讲究个效率嘛?”

Anne听完这席话,憋笑憋得很辛苦,一边揉着脸一边说道:“八爷,那您辛苦了。”

“谁说不是呢。”小八低着头,一双鸟眼睛却偷偷瞄着林朔,“朔哥,你点个头呗。”

“滚吧!”林朔一脸嫌弃,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好咧!”八哥鸟扑腾起翅膀,一溜烟似地撞进了外面的大雨里,然后没过几秒钟,它又回来了。

“朔哥,地儿我是给你腾出来了,哥们儿我呢,也就只能帮你这么多。母鸟我搞定,婆娘,那还得你亲自来。”

扔下这句话,八哥鸟又一头撞进了雨幕。

随后它发出几声惨叫,声音越来越远,洞口飘着几根黑色的羽毛。

林朔收回扔出石子的手,一脸郁闷。

“八爷真风趣。”Anne看着坐在对面的林朔,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这只鸟再聪明,心性却还像个孩子,说话没分寸,你不要见怪。”

林朔一边低声说着,一边拿起地上的干草,扯出一丝一丝的纤维。

洞里堆着有伐木工留下的柴禾,也不知道多少年了,早已经干透。

这里火绒和柴禾都不缺,很快,林朔就生好了一堆火。

刚才两人虽然很快就找到了这个洞穴,但衣服却也已经淋得湿透了。

Anne见篝火已经生好了,索性脱下外套,用树枝架起来,在火边烤着。

脱去外套后,她只穿着一件黑色的抹胸,露出白花花的身子,腰际没有一丝赘肉,胸前更是蔚为壮观。

林朔微微侧身,看向了洞口外。

Anne似是也感觉到了一丝尴尬,转换话题道:

“林先生,能跟我说说昆仑山上的事情吗?其实我一直很奇怪。按理说,猎门这几百年来,就数六年前上昆仑上的那支队伍最强,怎么会损失那么大呢?那头昆仑山上的奇异生灵,真有那么厉害吗?

我既然向您坦诚了身份,您就应该知道我不是外人,既然这次我们一起对付这头奇异生灵,有些事情,您应该可以透露了吧?”

林朔闻言怔了怔,随后他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Anne发现,林朔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她赶紧翻开随身的手袋,把里面放着的一包中华烟递了过去。

林朔接过了烟,点上了一支,默默地抽着。

看着林朔的这番举动,Anne表面上对此波澜不惊,其实心里却泛起一丝同情。

六年前的那支猎人小队,从林朔之前透露的只言片语来看,其实是非常强大的。

其中有被尊为猎门六大家之首的林朔父子,还有六大家中章家的家主章连海。

据她所知,这支队伍里,还有六大家中的苏家猎人。

江南林、塞北章、羌地苏。六年前的昆仑山,猎人六大家中的三家精锐尽出。

这样一支猎人队伍,几乎可挽救灭世之危。可他们上了昆仑山,最后下来的只有林朔一人,近乎全军覆没。

可以想象,当时的战况有多么惨烈!

林朔,虽然是猎门目前实际上的领袖,他的实力,也强横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

但是到底,他当时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

他六年前到底面对过什么,谁都不知道。

每当Anne提起六年前的昆仑山,或者林朔自己发现昆仑山那头奇异生灵的踪迹,林朔的反常,别人可能没有觉察,Anne是看在眼里的。

Anne自己也没了父母,不过她的父母,在她还没开始记事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父母双亡带给她的,更多的是寂寞和失落。

但如果,自己父亲是被强悍的生灵夺去了生命,这一切就眼睁睁地发生在自己面前,那种场景,Anne光是设想一下,都觉得自己的心灵在被撕扯。

而此刻坐在对面的林朔,无疑遭受过这一切。

六年前的那个夜晚,在他灵魂深处留下了一道可怕的伤口,六年时间过去,这个伤口还在渗血。

也许,这就是他这六年深居不出的原因吧。

想到这里,Anne心头一软,轻声说道:“林先生,对不起。如果你不想说,我可以理解。”

“没关系,为了不让更多人死在那条畜生的手上,我可以说一些。”林朔轻声咳嗽了几声,低声说道:“我们猎门,自古传承着几册书籍,叫做《九州异物载》,我们六大家各有一册,你应该听说过吧?”

“嗯。”Anne点点头,“这本书共有九册,记载着自古以来,被猎人们发现的奇异生灵。由上古时期猎门九大家共同撰写并且保存。

不过九大家传承至今,有三家已经绝嗣。《九州异物载》中的三册,也随着这三大家后继无人,逐渐散落民间,现已失传。

我们国际生物研究会认为,《山海经》上记载的那些奇异生灵,就是从这三册《九州异物载》上传抄过去的。”

“你说得不全对。”林朔说道,“这三册《异物载》并未失传,我们六大家早就留下了摹本。昆仑山上的这条畜生,在上古时期也算赫赫有名,它在《九州异物载》的名字,叫做钩蛇。”

“钩蛇?”Anne低头思忖了一会儿,说道,“《山海经》上也有记载啊。”

“是的。”林朔说道,“上古时期,这种东西其实不少,陆陆续续被猎人宰杀了一些,最后,只剩下昆仑山上的这条了。”

“那为什么不赶尽杀绝呢?”

“因为,这条畜生当时不害人。”林朔说道,“而且昆仑是中华龙脉之祖,这条钩蛇被发现时,寿命已经超过了一千年,当时我们的祖先认为它有化龙之兆,于是就没有动它。

猎门六大家中的苏家,原本祖居襄阳,为此北迁到昆仑附近,专门盯着这条钩蛇,等它渡劫化龙的那天。

这一盯,又是六百多年。苏家几十代人在羌地守着这条蛇,也就在猎门内部被称为羌地苏了。

十年前,猎人六大家内部,开始流传钩蛇渡劫的事情,这事儿越说越真,到了六年前,有消息说,这条钩蛇马上就要渡劫化龙了。”

“所以,猎门六大家中您父亲为首的精英猎人上昆仑山,就是为了盯着这条钩蛇渡劫?”Anne问道。

“当然不是了。”林朔摇了摇头,“这都什么年代了,渡劫化龙那套,别的猎人可能还信,我和我父亲是不信的。”

“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龙骨扳指。”

听到龙骨扳指这四个字,Anne心里一紧。

Anne从国际生物研究会的情报获悉,龙骨扳指,是猎门首领的信物。

猎门的传承起源,还在文字出现之前,几乎跟人类文明起源是同时的,是人类最悠久的传承之一。

虽然目前的六大家相对封闭,行事也极为保守,可猎门的其他家族,早就在国内外开枝散叶。如今这些家族势力极为庞大,有的甚至掌控着所在的国家。

谁拥有龙骨扳指,就拥有庞大的人脉资源和财力资源。在世俗人眼中,这东西自然是无价之宝。

只不过被推为猎门之首、掌管龙骨扳指的林家,似是一直不怎么在乎这点,也从未将这价值兑现。

Anne之前提到过龙骨扳指。

她原本是想提醒林朔,用这个东西号令猎门,好为这次外兴安岭之行再添几分助力。

没想到当时林朔立马翻脸,似是Anne说到了什么禁忌之事。Anne见状只能压下心中的好奇,不再提起。

现在林朔主动提到这个东西,而且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到,Anne心中暗暗吃惊。

不过她脸上不好表现出什么来,只能静静地等他说下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禁区猎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昆仑往事

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