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好久不见

第二十六章 好久不见

林朔的嗅觉远比常人敏锐,这让他有时候看起来能未卜先知。

可这种能力,也是有局限性的。

如果某个东西在水里,气味散发不出来,林朔没法知道。

另外,如果风向不配合,气味因子传不过来,他也没什么办法。

之所以选这个山头作为新的营地,是因为这里在晚上,风会从江边刮过来。

这样就算夜晚看不见,林朔也能通过嗅觉获悉江边的情况。

另外这座山和无名江之间,两公里宽的原始森林,也可以作为一道天然屏障。

无论是钩蛇,还是黑水龙王,爬过来肯定会发出很大的动静。

那天搬营地的时候,魏行山把地图拿出来,林朔那看似不经意的一指,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可他没有想到,事情的变化,居然会让人如此猝不及防:

先是那条一直藏得很好,已经开始被人怀疑是否存在的钩蛇,忽然上岸了,还对林朔所在的营地进行了一场突袭。

另外就是,魏行山带着雇佣兵们下山,把林朔的箭找回来了,王勇却没能回来。

等林朔闻到这血腥味时,已经来不及了。

……

王勇的尸体,此刻就摆在营地正中央的空地上。

他死得很惨,脑袋的上半部分没了。

魏行山亲自把他扛回来,在营地里安置好他的尸体后,浑身浴血地看着林朔。

这汉子没有说话,眼里却带着一丝哀求。

林朔重重一点头。

魏行山见林朔答应了,扭头走进了自己的帐篷,等他再出来,手里已经拎着那把***M95反器材***。

随后这两个男人一言不发,杀气腾腾地走出了营地。

其他雇佣兵刚要跟上去,却被柳青堵在了门口。

“对方是狙击手。”柳青沉着脸说道,“你们这样冒然下去,就是活靶子!”

这些雇佣兵都是上过战场的,自然也都看出来了,这种能一下掀掉半个脑袋的,十有八九是狙击手所为。

只是为战友报仇的冲动,让他们红了眼。

现在被柳青一提醒,理智终究占据了上风。他们清楚,一个身在暗处的狙击手,在这种丛林地形中,等同于一个能够随意收割人命的死神。

“怎么会这样?”Anne问道,“这里怎么会有狙击手?”

“不知道。”柳青扭过头,和那群雇佣兵们一起,看着那两个男人的背影,“等他们回来吧。”

……

林朔和魏行山两人,如同两头猛虎下山,在山下的原始森林中一路狂奔。

林朔此刻心中郁结难消。

魏行山这行人下山,一是为了勘察情况,二是为了收回他的箭支。

林朔认为那条钩蛇已经被击退,魏行山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

结果没料到,这里附近居然还隐藏着一个狙击手。

他是谁?

他要为什么要对雇佣兵出手?

自己之前为什么闻不到他的气味?

不知道。

这一切都不知道。

这种超出掌控的局面,让林朔非常郁闷。

“林先生,保持移动,不能停下来。”魏行山此刻提醒道,“我们离事发地已经很近了。”

“嗯。”林朔应了一声,随后他抽动了一下鼻翼,从这里的诸多气味信息中,辨识出了一丝无烟**的气味,极其微弱,但对他来说足够了。

林朔马上看向了西北方向:“在对面山上。”

“枪声好像也是那边传出来的。”连续的奔跑让魏行山喘着粗气,“装了***,动静很小。”

“走,去看看。”

两人向西北方向进发,魏行山忽然问了一句:“林先生,你到底能不能档子弹?”

“我又不是神仙。”林朔说道,“现在的枪,真等到子弹出膛了,这世上没人能硬接。”

“哦。”

“不过在子弹出膛之前,我能做的事情很多。”林朔又补充了一句,随后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林先生你不要误会。狙击手有种常用的战术,开一枪,然后换一个地方,瞄着自己原先开枪的位置。”魏行山说道,“而且这山上也未必只有一个狙击手,否则我早带弟兄们过去干他了。”

“只有一个狙击手,而且他已经不在附近了。”林朔说道。

“确定?”

“确定。”林朔点点头,“是个亚洲人,体味确实很轻,不过这个距离,已经瞒不过我了。他应该有蛙人装备,现在已经入水了。”

一边说着,两人已经穿过了那片原始密林,跑上了山。

这座山头,距离林朔他们的营地两公里多一些,并不高,就靠近江边。

两人来到半山腰,林朔在一棵树下停下脚步。

“就是这儿了。”林朔指了指树旁边的灌木丛,这片灌木明显有被压过的痕迹。

“操他娘的。”魏行山看了看四周,红着眼骂了一句,“让这小子给跑了。早知道我当时就该冲上来的!”

“谨慎是对的。”林朔说道,“这人能一枪要了王勇的命,如果你敢冲上来,我想他不介意再多开一枪。”

魏行山一拳砸了旁边的树上,重重地“哎”了一声。

把手里的***往旁边一扔,这个巨汉背对着林朔,慢慢蹲了下来,肩膀不断颤动着。

他没有哭出声,只是这种压抑着的悲恸,更能让人动容。

王勇,就死在他面前。

林朔没有打扰他,而是继续分辨着这里的气味构成。

每个人都有他独有的体味。这些体味有些来自身体本身,有些来自生活习惯。

这个狙击手,是一个体味很淡的人,除了亚洲人天生体味淡之外,他全身大部分皮肤,都被包裹在一套进行过表面处理的蛙人装备里。

在这里潜伏的时候,蛙人装备的表面受到了一些轻微的磨损,所以这里残留着极其细微的化学纤维味道。

他的口鼻,戴着一种特殊的口罩。

而他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应该是喷了某种无味的止汗剂,几乎没有体味。

要不是开了一枪,身体沾染了硝烟味,林朔还真的很难通过气味找到他的踪迹。

不过现在,他已经下水,潜行到远处再往森林里一扎,林朔也拿他没办法。

这个人如此缜密的气味管理能力,让林朔觉得自己好像被针对了。

因为按理说,再称职的狙击手,也不会对自己的气味管理那么严苛。

随后林朔想起来,王勇之前说过,曾经有过被人盯着的感觉。

可当自己回到临时营地,却没察觉出什么来。魏行山带人排查了一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看来,王勇的感觉是对的,可他现在已经死了。

这次外兴安岭之行,林朔预料到会有伤亡,但没想到第一个死亡案例,居然是被人用***打死的。

这里的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

不过眼下,狙击手已经跑了,自己和魏行山出来找人,自然承担着风险,时间久了营地里的人肯定会担心。

林朔上前两步,拍了拍魏行山的肩膀,意思是这里差不多了,回去再说。

魏行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下。

魏行山蹲的地方,就在树旁边。随着他站起来,林朔的目光上移,忽然发现树上居然刻着字。

魏行山也看到了,他擦了擦泪水,然后一下子虎目圆睁。

这行字刻在树的侧面,之前两人正面上山,注意力很快就集中在旁边的灌木丛上了,没看到。

另外两人也下意识地认为,既然是狙击手,那肯定会在离开前清理现场,不会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没料到树上还会留字。

这颗樟子松上,歪歪斜斜地刻着七个汉字:

“魏行山,好久不见。”

林朔看清了这七个字,说道:“看来,他认识你。”

魏行山在震惊之后,神色又变得复杂起来,他沉默了一会,这才说道:“我们回去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禁区猎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好久不见

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