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百鸟朝凤

第二十七章 百鸟朝凤

林朔和魏行山两人虽然一无所获,但能够平安回来,还是让大伙儿松了一口气。

只是营地里的气氛依然很压抑,因为王勇的尸体,还停在营地最中央的空地上。

“魏队,是谁干的?”

“找到那畜生没?”

“魏队,王勇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

魏行山看着自己的这群兵,沉着脸喊道:“柳青!”

“到!”

“安排好岗哨!”

“是!”

“其余人,十五分钟后集合,我们先给王勇送行!”

“是!”

……

这里不是中国境内,王勇的尸体大家决定就地火化,然后把王勇的骨灰带回国安葬。

王勇这个人重义气,跟队里的人相处得很不错。

遗体告别仪式上,好几个雇佣兵都泣不成声。

他们部队出身,如今又干着雇佣兵这个行当,几乎每个人都有跟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也见证过战友的死亡。

但今天,实在是太突然了。

大家上午还在寻思那条钩蛇的事儿,震惊于山下的那条骇人的“n字型”行迹,中午一记冷枪,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没了。

雇佣兵中,唯独魏行山没有抹眼泪,他只是红着眼主持了王勇的遗体告别仪式,然后扛起了王勇的尸体,又拎起小半桶柴油,去了山的另一侧。

雇佣兵们也都跟着去了,送战友最后一程。

一个多钟头后,魏行山他们回来了。柳青手里捧着个骨灰盒,还在不断抹眼泪。

看到Anne和林朔在营地门口等他,魏行山说道:

“Anne小姐,请你召集其他人。等我安置好王勇的骨灰,我们开个会。”

“好的。”

……

很快,众人汇集在了杨拓的帐篷里。

林朔、Anne、魏行山、何子鸿、柳青,还有行动不便的杨拓。

等到大家都坐下来,Anne率先开口道:“魏队,你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吗?”

“你们先撤吧。”魏行山沉着脸说道,“我和林先生留下来,完成这次任务,你们其他人都撤回中国境内。”

魏行山这句话扔出去,整个帐篷都安静了一会儿。

大家似是早有心理准备,脸上并没有错愕表情,只有迷茫和犹豫。

“确实啊。”何子鸿叹了口气,神色有些无奈,“如果只是奇异生灵的问题,再困难我们都要去克服。可现在外面居然还有枪手伏击我们,这个事情的性质就改变了。”

心思细腻的柳青看向了林朔:“林先生,你刚才和魏队出去,发现什么了吗?”

林朔闻言看了魏行山一眼,然后说道:“这个狙击手不简单。他在气味上进行了严密的防范,如果他不开枪,或者不把枪口对准我,我很难察觉得到他。”

“林先生,您的意思是……”Anne神色郑重起来。

“没错,他知道我,所以会防着我。”林朔点了点头。

“他不仅知道林先生,还认识我。”魏行山开口道,“他在树上给我留了几个字。”

“他认识魏队?”柳青诧异道。

“是的。”魏行山说道,“很明显,我们这一支队伍的情报,他都清楚。他还是个来去无踪的狙击手,可以说想杀谁就杀谁。这种情况下,你们还不撤,等什么呢?”

“魏队长,你说那个枪手,给你留了几个字是吗?”杨拓这时候问了一句,“能告诉我们是什么字吗?”

“魏行山好久不见。”魏行山没有隐瞒,实话实说道。

“那你知道,他是谁吗?”杨拓继续追问。

魏行山摇了摇头:“我这半辈子交得朋友不多,欠下的人命却不少。我不知道他是谁,可能是某个仇家吧。”

“那你的仇家里,受过狙击手训练的,应该不多吧?”杨拓问道。

“不巧,还真挺多的。”魏行山说道,“那一枪距离在五百米左右,固定靶,确实不错,可各国部队里,这种人有的是。”

“你们部队执行任务,都是用代号的,一般人不会知道你的名字。这个人知道你名字,而且会写中文,那应该是中国人了。”杨拓扶了扶眼镜,看着魏行山,“魏队长,你确信你不知道他是谁?”

“你什么意思?”魏行山虎目一瞪,沉声问道。

“你应该知道他是谁。”杨拓平静地说道。

魏行山脸上的肌肉跳了跳,然后开始沉默了。

杨拓这位中国生物学界的后起之秀,之前摔断了腿,此刻是半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看上去非常虚弱。

魏行山是坐着,这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壮汉,哪怕是坐着,都跟一座小山似的。

两个人无论是体型还是健康状态,都天差地远。

此时的杨拓,抬头看着魏行山,那神情状态却像是居高临下一般:

“魏队长,这种关键的信息,你最好不要对我们隐瞒。如果那个枪手是来针对你的,你撤退,不是比我们所有人撤退更合理吗?”

杨拓这句话说出来,帐篷里又静了下来。

柳青打破了平静:“我相信魏队不会对我们隐瞒什么的。而且他是我们这支队伍的行动队长,我们这些人都听他指挥。他走了,我们怎么办?”

“我想,这支队伍有林先生在,就足够了。”杨拓说道,随后看向了林朔,“林先生,你说是不是?”

林朔表情淡然地点了点头:“没错。”

魏行山着着林朔,眼皮子一阵猛跳。

“这支队伍,有我是够了,魏行山这些人确实可有可无。”林朔压根就没看魏行山,而是看着在地上半躺着的杨拓,“他们是可有可无,但你和你老师,那就是纯粹的累赘。你老师好歹还能给我们做个饭,你现在腿都断了,能干什么呢?”

杨拓一脸愕然。

“林先生,你……”何子鸿的脸也僵住了。

林朔没理会何子鸿,而是继续盯着杨拓说道:“那个狙击手,不管他是谁,他既然知道我的特长,处处防备我察觉到他。这就说明,他绝不是单纯地冲魏行山来的。

真要是冲魏行山来的,他早干嘛去了,非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杀人?而且杀的还不是魏行山本人?

所以,他认识魏行山,或者魏行山认识他,这些都不重要。就算魏行山认识他,应该也不清楚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说不定那人留下那行字,就是想分化我们。”

林朔这番话说得杨拓哑口无言。

Anne看着地上的杨拓,倒是有些理解这个年轻的学者。

她其实也看出了魏行山的异常,只是她更相信魏行山的为人。

魏行山在入职国际生物研究会之前,履历是她亲自审核的,她能确保这个人没问题。

柳青问道:“林先生,那这个枪手,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找出来问问不就知道了?”林朔答道。

“可您不是说,他能避过你的嗅觉吗?这怎么找啊?”Anne满脸不解。

“单凭我,确实很难。可我不是一个人。”林朔站起身来,走到了帐篷外。

众人心中好奇,纷纷跟了出来。

林朔站在营地中央,看了看周围,脸色一沉:“还不滚出来!”

呼啦啦。

八哥鸟小八,扇动这翅膀从林子里飞了出来,没跟往常一样落在林朔肩膀,而是停在了距离他五米外的石头上。

这只鸟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臊眉耷眼的,低着头轻声叫了句:“朔哥。”

“你也知道怕啊?”林朔问道。

“朔哥我错了。”小八赶紧说道,“我昨天飞远了,没在附近林子待着。等听到动静再赶回来,已经晚了。”

“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林朔说道,“怎么做,你刚才应该听到了。”

“好咧!”小八精神一振,张开一对黑翅膀,一下子冲天而起。

众人的视线,也跟随着这只鸟抬了起来,发现这只鸟飞到半空中,居然就这么悬停了下来。

一边扑腾翅膀,小八喙嘴一张,发出了一记尖锐刺耳的唳叫声!

“叽呀!”

这声唳叫振聋发聩,众人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纷纷皱了眉头,捂住了耳朵。

他们的判断没错,很快,第二声唳叫也到了。

“叽呀!”

“叽呀!”

三声唳叫之后,小八扑腾着翅膀从半空中下来,停在了林朔的肩头。

看林朔不理他,小八讨好地说道:“朔哥,我昨天一宿把这方圆百里的山林都转悠遍了,您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最好是这样,这事情要不是办不好,你知道的。”林朔淡淡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一世人两兄弟,朔哥您还不了解我嘛,我什么时候掉过链子。”

“昨晚你要是在,那畜生跑不了。”

“这谁也想不到啊。这家伙一直不见踪影,谁知道它半夜会摸上来呢?”

这一人一鸟就这么站在营地中央,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

Anne这群人看着他们俩,总觉的事情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

小八回来了,上天叫唤了三声,声儿倒是挺大的。

然后呢?

……

一个例行巡逻的雇佣兵,正好路过营地门口。他停住了脚步,目光投向远处:

“那是什么?”

另一个雇佣兵顺着他的视线抬头看去,一阵迷惑:“云彩?”

“不像……”

“那是……鸟?”

“对!鸟!”

“好多鸟!”

“四面八方全是鸟!”

“怎么会有那么多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禁区猎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百鸟朝凤

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