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喜鹊报喜

第二十八章 喜鹊报喜

一片一片的飞鸟,以族群为单位,从外兴安岭的原始密林中飞出。

就像是一片片颜色各异的云彩,从四面八方而来,向营地所在的山头汇聚。

前后大概半个小时,大伙儿站在营地中向四周一看:哪儿都是鸟,大的、小的、美的、丑的、安静的、吵闹的,密密麻麻、叽叽喳喳。

无论是人的视觉还是听觉,都被鸟类统治了。

鸟的数量是如此之多,几乎让每个人都起了鸡皮疙瘩,这完全是生理上的应激反应。

只有林朔,对此似是早已习惯,左右看了看,扭头对八哥说道:“你在交际方面,倒是不挑剔。”

“不是我不挑剔,实力不允许啊。”小八一脸得瑟地抖了抖羽毛,“朔哥,我跟它们交代一下?”

“去吧。”

小八振翅飞到营地西边的一快大石头上,原本霸占这里的,是一只黑耳鸢。

这种鸟属于鹰科,在外兴安岭,算是顶级猛禽之一了。这只个头还特别大,身长接近一米,在这儿一片显然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一看到小八飞过来,这只黑耳鸢赶紧往后跳了一步,给小八腾出块地方。

等小八在石头上站稳,这只黑耳鸢刚含情脉脉地贴上来,脑袋刚刚凑到小八跟前,却被小八一翅膀呼在了鸟脸上:

“滚蛋!老子要办正事儿!”

这只母鹰被一巴掌扇下石头,马上扑腾着站起,看向小八的眼神中满是不解。

小八却没理它,神气活现地扇了两下翅膀,开始“呱呱呱”地叫唤起来。

小八这一叫唤,周围原本叽叽喳喳吵成一片的鸟群,刹那间都安静了。

然后小八就在这块大石头上,连说带比划,用各种风格的鸟语,把事情说了一遍。

营地上的人,一个字也没听懂。

不过显然山上的鸟都听懂了,它们开始纷纷回应,然后一拨拨飞走。

有一部分鸟在临走之前,还特地飞到石头上,给小八上贡。

什么蜥蜴、老鼠、毛毛虫、蛆,各式各样,反正看着都怪恶心的。

等到整个山头的鸟全飞走了,小八飞到林朔肩膀上,说道:“朔哥,事儿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你放心,这方圆百里,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它们都会来汇报的。那个枪手现在没跑多远,最多二十分钟,肯定有消息。”

“嗯。”林朔点了点头。

此时在营地上站着的众人,还迟迟回不过神来。

谁都没有想到,这只八哥鸟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它这手号令百鸟,等于是在天上布置了无数架无人侦察机!

原来它说自己是凤凰遗脉,大家左耳进右耳出的,以为它是在吹牛。

现在看来,难道,这是真的?

上古,真的有凤凰吗?

……

“没想到八爷还有这身本事。”何子鸿赞道,“看来我之前对八爷的看法有些草率了啊。八爷,能让我抽点血吗?我带回去研究研究。”

“五千万美金。”小八头一偏。

“之前不是说一千万吗?”何子鸿一脸愕然。

“现在涨价了。”小八说道。

“八爷,您可真是神了。”Anne走到林朔跟前,赞叹道,“您是凤凰吧?”

“婆娘,你就别捧了。”小八看上去兴致不是很高,“早知道钩蛇会来,我就不去忙这事了。还是我朔哥厉害,之前他让我别离开他身边,我应该听他的。”

“行了。”林朔说道,“谁都不能未卜先知,能把枪手找到也好。钩蛇我们可以慢慢对付,这杆悬在我们脑袋上的枪,必须先摘了。”

……

无名江的下游,距离铁索桥五公里处,有一颗脑袋探出了水面。

背上的氧气瓶已经空了,水下他待不住了。

他丢弃了水下推进器,专门找了一片密林上岸,脱下脚蹼。

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从随身的防水背包里取出一瓶止汗剂,把裸露在蛙人装外的皮肤全喷上。

做完这一切,他才全身放松下来,瘫坐在密林中,看了一眼铁索桥的方向,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在刚接到这次任务的时候,他并不觉得这趟活有多难。

他叫金秉焕,作为前韩国海军特战旅的王牌狙击手,这种潜入刺杀的任务他接过十八次,从未失手过。

这趟的目标,是一个中国特种部队出身的雇佣兵。

如果说在战场上正面遇上,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但现在自己作为一个狙击手潜伏暗杀他,那是小菜一碟。

昨晚根据雇主的要求在树上刻下那行字,然后钻进那片灌木里后,他觉得自己的这次潜入,完美得就像是一件艺术品。

吊在这群人身后两天两夜,他们居然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的存在。

当然,根据雇主的要求,他特别小心背着巨弓那个男人,细细辨别着风向,并且将自己的体味管理做到了极致。

结果今天凌晨,他在红外线夜视镜中,看到了那头巨大的怪物、那片倒塌的树林、还有那个在对面山腰上弯弓射箭、像恶魔一样的男人。

他魂飞魄散!心里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神明,都默念了一遍。

原定的计划是明天出手,可他实在绷不住了。

感谢这十年来经受的严酷训练,之后的潜伏、瞄准、开枪、清理现场、撤离这一系列战术动作,他在下意识中完成了。

直到现在,离开现场已经五公里了,他才敢喘出一口粗气来。

不过,还不能完全松懈。

穿过这片目前身处的密林,往南再走三公里爬上一座山,躲进一个位置非常隐蔽的山洞里,整套撤离动作,才算是全部完成。

十天后,会有一架水上飞机在山下的江面上来接他,尾款也会在那时候到账。

因为暗杀时间不符,会扣去一部分钱,可他已经不在乎了,只要拿到这笔尾款,这种买卖他说什么也不干了。

他知道这一趟,进入外兴安岭的杀手,远不止他一个。几天前大家在贾林达的码头登陆,随后各自领任务开始行动。

自己运气不错,算是拔头筹。其他人能不能活下来,他打心眼里不看好。

因为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一箭,真是令人肝胆俱裂!

“呼啦啦!”

密林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声响。

精神高度紧张的金秉焕,马上拔出了腰间的手枪。

然后他发现,那不过是一只喜鹊。

这只喜鹊就停在他面前的树枝上,歪着脑袋看着他。

金秉焕慢慢松开了扣在手枪扳机上的手指,脸上露出笑容:

“啊尼哈塞呦。”

他对那只鸟轻声打着招呼。

喜鹊,是韩国的国鸟。

他有些想家了。

……

今天凌晨那一箭,抽光了林朔所有的体力。

当时小八不在身边,那一箭准头不太够,所以他必须竭尽全力地射出那一箭。

能不能杀死钩蛇,那要看运气,但至少,要有一箭退敌的效果。

否则真要是让钩蛇冲进营地,他林朔或许没什么事情,其他人就悬了。

那一箭射完之后,林朔小睡了一回儿恢复了点元气,还没来得及垫肚子,王勇就出事了。

前前后后地忙完,林朔现在看着小八在石头上,开开心心地吃着百鸟拿纳上来的贡品。

都是些老鼠、毛毛虫、蛆之类的,其他人觉得倒胃口,林朔却觉得自己前胸贴后背,眼前直冒金星。

饿得都快站不住了。

Anne是个机灵人,看到林朔的表情,说道:“林先生,您先去帐篷里等着,我马上过来。”

两分钟后,Anne拿着一条香獐子腿,来到林朔的帐篷里。

这头香獐子,是雇佣兵在前天射倒的。

这条腿被切割下来后,在何子鸿的建议下,先拿烟熏,又在山上晾着,被入秋的干燥季风吹了两天,肉质熟成得刚好。

今天早上Anne就把这条腿烤熟了,原本打算给林朔送来,顺便聊聊这次行动的事情。

可是她进帐篷一看,发现林朔已经睡着了。

现在,Anne再把这条腿拿过来,肉当然已经凉了,可林朔不在乎,接过香獐子腿,大快朵颐起来。

Anne就在旁边看着林朔豪放的吃相,眼里微微出神。

林朔吃了几口肉,忽然想起了什么,沉声问道:“这头獐子,是王勇猎到的吧?”

“嗯。”Anne神色一黯,点了点头。

林朔沉默了一会儿,继续低头吃肉。

这次,他吃得慢了许多,把嘴里的每一口肉都细细地嚼烂,慢慢地吞咽下去。

吃到一半,小八飞了进来,说道:“朔哥,有消息了。”

林朔点点头,咽下嘴里的肉,用手背胡乱地抹了抹嘴,站了起来。

“我跟你一起去。”Anne说道。

“不用。”林朔摇摇头,“我一个人够了,很快。”

一掀帐篷链子,林朔只觉得眼前一暗,魏行山就站在帐篷外。

这条汉子只穿着一件淡绿色背心,两条胳膊上的肌肉疙瘩就跟铁似的,他的两道粗眉毛紧紧拧着,眼中的怒火似是随时要喷发出来。

“林先生,麻烦让八爷为我指路,我带几个兄弟去!”魏行山斩钉截铁地说道。

林朔抬眼看了这个巨汉一眼,点了点头。

魏行山“啪”地立正,冲林朔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转身吼道:

“张汉!”

“到!”

“李天意!”

“到!”

“何爱国!”

“到!”

“你们三个带上武器,跟我出发!”

“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禁区猎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喜鹊报喜

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