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科学家的国界

第三十四章 科学家的国界

这天晚上,何子鸿接通了卫星电话。

在国际生物研究会此次奔赴外兴安岭的队伍中,只有两个人拥有卫星电话。

一个是此次的行动负责人Anne,另一个,就是科考负责人,何子鸿。

何子鸿的这部电话,一般只有当科考获得重大进展时,他才会用这部电话跟研究会的专家团队商量。

可是今天晚上,他在电话里说的内容,却跟科考没有太大的关系。

因为,他同时也是国际研究会的七大长老之一,是最高决策层的成员。

“对,周围还有枪手。”何子鸿拿着特质的手机,沉声说道,“我觉得是时候向俄罗斯军方提出要求,派兵来扫荡这片区域了。”

“还有,这些枪手到底是谁派来的,你们有消息吗?”

“我当然知道这时候要求俄罗斯派兵,会有损我们研究会的声誉,也会让远东的政治局势复杂。可现在事情已经失控了,我们随时有全军覆灭的危险,还要顾及面子干什么呢?”

“我相信中国方面会理解的。”

“好,你们先开会表决吧。”

何子鸿挂了电话,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这次行动刚开始的时候,这位国际生物学界的权威,也曾豪情万丈。

因为在生物基因领域的重大贡献,他是两届拉斯克医学奖得主,并且获得了两次诺贝尔生物学奖的提名。

拉斯克医学奖,这个奖项的分量很足,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诺贝尔奖更加受到业内的认可。

这份资历,足够这让他跻身国际生物研究会的长老院,成为首席生物学家。

而那两次诺贝尔奖评选的败北,不但没有打击到他,反而让他在学术上更为痴迷。

在外兴安岭发现的这枚钩蛇鳞片,让他极为兴奋。

这头生物,实在是太奇妙了。

只要能亲眼见到它,了解了它的具体性状,再对比它的基因数据。就能知道它的那些奇异的能力,是如何进行基因表达的。

这注定将是生物学上的一次重大飞跃。

这是他作为一个生物学家,自我价值的最高兑现!

何子鸿也预料到了,这个项目,无论是前期的科研,还是后续的应用开发,都将是个极为浩大的工程。

自己一个人,哪怕耗尽余生,也是完成不了的。

基于这个事实,当他的学生杨拓主动请缨,要陪他一起来远东时,他非常高兴。

作为自己在科研上的接班人,杨拓是让人满意的。

他足够聪明,也足够勤奋,而且最关键的是,杨拓是个中国人。

作为一个久居海外的华人科学家,何子鸿内心深处,多少还是抱为祖国传薪火的想法。

之前在春宁的四季宾馆,他在林朔面前的表态并不是一种惺惺作态。

这次外兴安岭之行,他确实做好了自我牺牲的准备。

可是,王勇那具只剩半个脑袋的尸体,就好像当头一盆冰水浇下来。

他开始质疑自己,究竟有没有让这些年轻的士兵,为自己牺牲的权力。

他自己不怕死,但不代表别人也要为他的科研理想而死。

这种自我拷问,让他寝食难安。

他是个学者,是个读书人,他这辈子虽然经常拿刀,但那是造福人类的手术刀,不是屠刀!

现在外面不知道潜伏着几个枪手,肯定还会继续死人。

何子鸿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帐篷里,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

“老师,你动摇了吗?”

帐篷内忽然传来的嗓音,让何子鸿全身一震,回过神来。

原来是杨拓,拄着拐杖,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帐篷里。

“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就在刚才,老师你走神了。”

“你这个伤,怎么能随意走动呢?”

何子鸿站起身来,亲自扶着自己的学生,让他坐到之前自己坐着的折叠椅上。

“老师。”杨拓没有推辞,坐稳之后把拐杖靠在椅子边上,目光灼灼地看着何子鸿,“您还没回答学生的问题,您是不是动摇了?”

“哎。”何子鸿叹了口气,“我已经让元老院就俄罗斯派兵一事,进行表决了。”

“俄罗斯派兵?”杨拓眉头一皱,说道,“俄罗斯就是为了避免引起中国方面的误会,才委托国际生物研究会处理这件事的。现在元老院一旦建议俄罗斯派兵,不就承认我们对此事已经无能为力了吗?”

“杨拓啊,难道事实不是这样吗?”何子鸿反问道,“我们被狙击手伏击了,现在整片大兴安岭,到底还有多少狙击手潜伏着,我们不知道。谁在对付我们,我也不知道。这种局势,本来就超出了我们国际生物研究会的能力范畴。”

“老师。”杨拓看着何子鸿,轻声说道,“这点小事,就让你打退堂鼓了吗?”

何子鸿愣了一下,他跟杨拓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在自己这个学生的眼睛里,看到了浓浓的失望。

这种失望,深深地刺痛了何子鸿,他一下子变得暴跳如雷!

他能忍受林朔对他的不敬,因为他知道林朔是奇人,而且跟自己隔行如隔山。

但杨拓不一样,这是他花了十年心血,好不容易才培养起来的学生。

“这是小事吗?!”何子鸿吼道,“王勇已经牺牲了,这样下去每天都会死人的。”

“老师,慈不掌兵、义不理财。”杨拓说道,“我们搞科研的,就不应该有类似的觉悟吗?”

“你!”何子鸿脸色铁青,指着杨拓说不出话来。

“老师,要求俄罗斯派兵这件事,请您慎重。”杨拓拿起手边的拐杖,站起身来,“您别忘了,国际生物研究会每年的经费,有多少是中国提供的。这件事情,中国只允许第三方处理。请您相信我,俄罗斯一旦在远东地区进行军事异动,局面才会真正地失去控制。”

何子鸿愣住了,他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这个学生,感觉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杨拓看着何子鸿,轻声说道:“这次失踪的一百八十二人中,有七十三人是中国公民。中国方面没有直接派部队过来,已经非常克制了。

老师,您放心,我还是您的学生。只不过这次行动,我受中国高层指派,确保对那七十三个中国公民的家人,有个交代。

至于您在得知了此事之后,还会不会接受我作为钩蛇科研项目的一员,我并不强求。

对我来说,科学是没有国界的,但科学家有。”

说完这番话,杨拓拄着拐杖,一瘸一拐走出了帐篷。

何子鸿呆呆地站了一会儿,颓然坐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了那部卫星电话。

……

这天深夜,林朔和Anne空着手回来了。

魏行山带着人进行完今晚最后一次排查,两拨人在营地门口正好遇上。

魏行山从今天下午开始,就没停过,一直带队在附近山头摸对方的狙击手。出去的其他雇佣兵一拨拨地换着,魏行山却没换。

这十二小时折腾下来,纵然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

遇见林朔的时候,魏行山整个人就跟水里捞出来似的,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魏队,你的心情我理解,可你不能这样透支体力啊。”Anne关切地说道。

“总比眼睁睁看着战友死在我面前强。”魏行山重重地喘了几口粗气,“你们怎么样?八爷找到没?”

林朔一言不发,Anne摇了摇头。

“对了,Anne小姐,有件事情跟你汇报一下。”魏行山说道,“刚才我们在江边摸查的时候,发现了一具死尸。”

“死尸?”Anne跟林朔对视了一眼,接着又问道,“什么样的死尸。”

“别提了,没见过这么惨的死法。”魏行山说道,“整个人就好像被打桩机砸了一下,骨头全都碎成渣了,摊了一地。”

“在哪里?”林朔问道。

“西边两公里处。”魏行山指了指方向,“这小子是个狙击手,我们在他尸体边上发现了发现了一把斯太尔SSG,也被砸扁了。”

Anne和林朔发现的那具死尸,在西北方向十五公里远的地方,显然不是魏行山嘴里说的这一具。

Anne看着林朔:“怎么感觉黑水龙王,正在帮我们对付这些狙击手?”

林朔点了点头,心里也有些不解。

“什么?你们的意思是,黑水龙王杀了那个狙击手?”魏行山问道。

“嗯,我们在其他地方,也看到了过类似的尸体。”Anne说道。

“这龙王爷可以啊,还真管事儿啊!”魏行山反应过来。

“这狙击手为了躲避林先生的嗅觉,都是从水里来回的。”Anne分析道,“黑水龙王对付它们,还真的比较方便。”

“那行,今天晚上我也拜拜龙王爷。”魏行山洒然笑道,“太他娘仗义了!”

“可是为什么呢?”Anne看向林朔,“林先生,您有什么想法吗?”

林朔想了一想,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随后他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懊恼:“我早该察觉的。”

“察觉什么?”Anne问道。

“那个龙王使者,是个牧人。”林朔说道。

魏行山没听明白:“牧人?那是干什么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禁区猎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科学家的国界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