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巴蛇

第四十三章 巴蛇

林朔和Anne没有其他法子,只能再次回到茅草屋内。

这里的水系四通八达,小八到底被黑水龙王带到了哪儿,其他人都不知道。

唯一可能知道的,就只有那位陷入昏迷的龙王使者了。

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这个年过半百的老汉,此刻就在干草垫子上躺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走进屋内的林朔和Anne。

看到龙王使者醒了,林朔连忙上前两步,蹲在他面前:“你还能说话吗?”

龙娃使者的脸抖了抖,眼珠子往墙角的方向动了动。

Anne心思活络,很就快意会了。

她赶紧爬上草垫,在墙角和草垫之间,伸手摸了下去,很快就摸出了一个小瓷瓶。

Anne摇了摇小瓷瓶,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和林朔对视了一眼:“好像是种药丸。”

“给他吃。”林朔说道,“我估计他跑回来,就是来拿这个药的。”

Anne赶紧拔掉瓷盘上的软木塞,从里面倒出药丸,喂入龙王使者口中。

龙王使者艰难地咽下药丸后,长长舒出一口气,然后又把眼睛给闭上了,嘴里轻声说道:

“被你们两个一打岔,我老刘差点就命丧黄泉。”

“你是刘家牧人?”

“嗯。”龙王使者应了一声,有气无力地说道,“不过以后还是不是牧人,那就不一定了。”

“黑水龙王怎么了?”

“不知道。”龙王使者说道,“它跟我们刘家一千多年了,平时性子就是个憨货,可听得懂人话,也认得对牧主,没想到它居然在我这一辈手里……”

说到这里,龙王使者刘顺福就说不下去了,睁开的双眼一阵迷茫:“我对不起祖宗啊。”

“当时发生了什么?”Anne问了一句。

刘顺福喃喃答道:“我在河口做买卖,它在江里跟林家那只凤凰玩。本来好好的。可它忽然就跟发狂了似的,两只眼珠子都红了。我想安抚它,却被它一头撞去半条命。等我挣扎着爬上船,发现它已经游远了。你们那只凤凰,一直在它脑袋上没下来过,也被它带走了。”

“你觉得,它可能去了哪里?”林朔问道。

“这……”刘顺福脸上现出犹豫的神情,没说下去。

林朔静静地看着刘顺福,那眼神就跟Anne第一次遇到他那样,冷得让人骨子里发寒。

“好吧,都到这个份上了,瞒也瞒不住了。”刘顺福叹息一声道,“它最可能去的地方,叫黑水龙巢。”

“黑水龙巢?”

“对。黑水龙巢。”

“从没听说过啊,那是什么地方?”Anne疑惑道。

“那是它的老巢。”刘顺福说道,“我们牧人虽然跟牧兽相依为命,可那憨货这一千年来,身子越来越大,给它安个家,可就难坏了我们刘家。

一百多年前,这憨货在黑龙江底找到了一个地方可以栖身,于是我们就在外兴安岭安了家。

那个地方,在黑龙江底下,人是进不去的,只有那憨货可以进去,一开始我祖辈也懒得管它,觉得它能避开人就行。

后来,我爹胆大,有一次趴在它嘴里,跟着它去了一趟巢穴,回来说那地方是个地下的天然洞穴,非常大。

当时这憨货已经是黑水龙王了,既然是他的巢穴,我爹就管它叫黑水龙巢。

本来我也是想去一趟那里的,可我爹不知怎么了,让我跪着发誓,不能踏入那地方一步。

我不敢忤逆,所以这辈子也没去过,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刘顺福说完这段话,精神头更差了,脸色发青。

“那黑水龙王,之前是怎么受伤的?”林朔问道。

“那憨货跟你们家凤凰不一样,它不会说话,所以我也不清楚它是怎么伤的。只知道它一个月前去了一趟老巢,回来就受伤了。

我猜应该是有什么东西要占它的巢穴,它跟那东西打了起来,结果没打过人家,负伤跑了。

从那以后,那憨货就一直在江里来回晃荡,跟着我收祭品补身子,再也没回过老巢。

这次它发了狂,我估计,是回去抢地盘了。”

“之前,你为什么让林先生知道它负伤了呢?”Anne问道。

“外兴安岭出现了一个林家传人,还能为什么呢?”刘顺福说道,“我一看到他身后的那把弓,就知道他的来历了,猎门林家,那是响当当的名头。我知道他不是为憨货来的。不过当时见面时,他看起来太年轻了,我怕他血气方刚的,起了动憨货的念头,就顺手用话术跟他打了这个招呼。”

刘顺福说完这句话,眼睛又闭上了,呼吸逐渐平稳下来。

“睡着了。”Anne嘴里轻声说着,看了看林朔,“林先生,您觉得他说得可信吗?”

“未必全是真的,可也八九不离十了。”林朔点了点头。

“我们下一步怎么做呢?”Anne问道。

“当然是去找黑水龙巢。”林朔看着Anne。

刚说到这里,林朔忽然抽了抽鼻翼,目光向草房的门外看去。

不一会儿,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魏行山满脸血污地走进来,抱着***一屁股坐在干草垫子上,看了昏睡的刘顺福一眼,大大咧咧地说道:“林先生你出手够重的啊,把老头儿揍成这样。”

林朔懒得解释,他闻着魏行山身上的味儿,只觉得血腥气直冲脑门,反问道:“杀了几个?”

“妈了个巴子的,五个小兔崽子端着枪抄我后门,还好老子机灵,反手把他们摸了。”魏行山咧嘴笑了笑,又左右看了看这间草房,说道,“对了,八爷呢?”

“被拐走了。”林朔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被拐走?哪只鸟干的?”

“不是鸟,是蛇,巴蛇。”林朔说道。

“巴蛇?那是什么蛇?”魏行山大惑不解。

“黑水龙王,就是一条巴蛇。”林朔解释道,“巴蛇的体型,是随着年纪不断增长的,一千年的巴蛇,是这世上体型最大的奇异生灵之一,仅次于之前在昆仑山的那条钩蛇。”

说到这里,林朔又看向Anne:“我们林家的《九州异物载》里,其实就有这条巴蛇的记录,其中有‘天性良善刘氏牧之’这八个字,提醒我们林家后人,这条巴蛇是头牧兽,牧主姓刘,不要误杀。

之前我在江边远远看到它,觉得有点像,现在这个龙王使者姓刘,那就对上了。”

“原来黑水龙王就是巴蛇啊。”Anne恍然大悟。

“林先生,你的意思是,八爷被这条叫黑水龙王的巴蛇,给拐跑了?”魏行山听明白了。

“差不多吧。”林朔说道。

“那还是咱八爷的路子野。”魏行山笑道,“胃口好,不挑。”

“行了魏队,林先生本来心情就不好,你还在他心口戳刀子。”Anne不满道。

“老魏,杀了几个人,你是不是就开始飘了?”林朔瞟了魏行山一眼。

“嘿!不敢。”魏行山大大方方地承认道,“刚才好不容易活下来,我可还想多活几年。”

一边说着,魏行山双手一撑膝盖,站了起来:“那别愣着了,找去吧?一只八哥不好找,一条那么大的巴蛇还不好找吗?”

“还真不太好找。”Anne说道,“根据龙王使者的说法,那条巴蛇可能藏到一个叫黑水龙巢的地下巢穴去了,那地方没人去过。”

“还有这种地方?”

林朔忽然想起什么来,问道:“老魏,你身上的地图呢?”

“哦,在。”魏行山摸了摸口袋,伸手把地图拿了出来。

此时天已经亮了,太阳虽然还没爬上山,但屋内已经能看得清地图了。

“我们是在……这儿对吧?”林朔看了一会儿地图,用手指了指地图上的方位。

“差不多。”魏行山点点头。

“Anne小姐,刚才那场地震,你听出来的震源是哪里?”

Anne凑过来看了看地图,用手指指了一个地方:“东南方七十公里,应该是这里。”

“震源在黑龙江上。”林朔说道,“距离贾林达不到二十公里。”

“奇怪,我记得黑龙江流域并不处在地震带。”Anne说道,“怎么会平白无故发生地震呢?”

“还记得吗?这个牧人说,黑水龙巢就在黑龙江底下。”

“您的意思是……”

“我去震源附近看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禁区猎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 巴蛇

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