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母亲的相片

第四十八章 母亲的相片

黑龙江的江面上,一艘洁白的游艇,正在静静地行驶着。

这是一艘三十米级的豪华游艇,整体呈流线型,洁白的船身镶着金边,与江面上来往的其他船只格格不入。

上午八点钟,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叫醒了正在船舱里沉睡的男人。

这个男人长着一张东方人的面孔,长相很英俊,薄薄的一层络腮胡彰显着成熟男人的气质。

他身边,侧身躺着一个最多二十岁的白种女人,全身洁白胜雪的肌肤正被丝绸被单盖着,起伏巨大的身材曲线引人遐想。

男人取过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拨开正搂着自己的女人手臂,在这张圆形大床上坐了起来。

女人“嗯”了一声,迷迷糊糊地翻过身去。

男人弯腰在地毯上取了一件丝质浴袍穿上,拿着手机走到甲板上,接通了电话。

“老板,事情办妥了。”电话那头传来疤脸汉子于瑞峰的声音。

“货呢?”

“全装上船了,老板您预料得没错,都是一些北宋时期的文物,保存完好,现场的刘先生估值超过二十亿美金。”

“嗯。那个姓刘的不能留,你知道怎么处理。”

“我知道。老板,钩蛇怎么办?”

“不用管它。”男人说道,“就当是我送给林家侄子的一份见面礼吧。”

“是。”

挂了电话,男人看着波涛滚滚的江面,眼皮抖了抖,嘴角慢慢拉出一个弧度。

他轻声说道:

“林乐山,你在天上看到了吗?”

“这就是你霸占小云的后果。”

……

在地下的洞穴里,林朔一行人,正在慢慢地走着。

这似是一趟没有终点的旅程。

魏行山的头灯,已经换过一组电池了,但这条漫长的底下河道,依然看不到尽头。

他们唯一知道的,是自己一直在走下坡路。

这种下坡的幅度并不大,但毫无疑问,这个洞,是越走越深了。

何子鸿的喘息声越来越大,最后在魏行山的建议下,大家原地休息一会儿。

为了确保氧气充足,这些人各自拉开了一段距离,又考虑到电池有限,都灭了头灯。

林朔和Anne两人,走在队伍的最前列。这时候Anne坐到林朔的身边,两人几乎肩靠肩。

“林先生。”Anne轻声问道,“你觉得这里有危险吗?”

“没有。”林朔说道,“以这个洞的尺寸,无论钩蛇还是巴蛇,都进不来。”

“既然这里可能是黑水龙巢,深处应该会有更大的空间吧?”

“嗯。”

两人之间沉默下来,Anne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发现不远处的那群雇佣兵,都在聊着天。

声音在洞穴里回荡,有些吵。

Anne没有阻止他们,她知道,他们虽然聊的话题很轻松,但其实是在互相壮胆。

发现没人注意到这边,Anne压低了声音问道:“林先生,上次你说到你的母亲,我其实之后一直很奇怪,她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失踪呢,而且还带走了龙骨扳指。难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林朔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母亲可能是云家打入林家的卧底?就是为了龙骨扳指来的?”

“是的。不过这代价也太大了吧?”Anne感慨道。

她没有把心里话全部说出来。

如果事情真的如她所想,一个女人为了一个扳指,能跟别人把孩子都生下来,那也太不择手段了。

“你以后少看那些狗血的小说。”林朔吐槽了一句,“事情不是这样的。”

“那是为什么呢?”说完这句,Anne似是意识到了有些不妥,“当然,这是您的私事,您要是不想说,也没什么的。”

“好,那我就不说了。”林朔答得很干脆。

“……”

“我对我母亲,谈不上了解。”只听林朔缓缓说道,“这些年我对她的感情,其实很复杂。她在我一岁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而且我父亲也是因为想找寻她的下落才丧命的,他就死在我面前。

按理说,我应该恨我母亲才对,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恨不起来,最近还梦到她两次。

我想,这可能是血浓于水吧。”

Anne心里微微有些触动,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不过她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地等林朔继续说下去。

“我母亲带着龙骨扳指失踪后,我父亲去过一趟云家,确认这事跟云家没关系。”林朔继续说道,“当时我还小,这事情是我父亲判断的,我自然相信他。所以我母亲为什么失踪,就成了一个谜。”

Anne听了只觉得心里一阵难受,她柔声问道:“那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吗?”

“记得。”林朔说道,随后又补充道,“这当然不是我一岁就记住她的模样。而是我五岁的时候,我父亲觉得可能再也找不到我母亲了,所以就给了我一张相片,指着上面的女人跟我说,这是我娘,让我记住她。”

一边说着,Anne听到旁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

她心有所觉,从包里取出手电筒,扭开。

只见林朔从自己怀里,拿出一块怀表。

这东西显然是块老物件了,表盖上的花纹被磨得发亮。

林朔打开了表盖,Anne发现这块表的镜面上全是水汽,早就坏了。

而就在表盖的里面,衬着一张女人的照片。

Anne心里有些受宠若惊,她没想到林朔居然会把他母亲的相片给她看。

“知道我为什么给你看这张相片吗?”林朔轻声问道。

Anne摇了摇头。

“你仔细看,会发现的。”林朔说了一句,就把怀表递给了Anne。

Anne把手电筒咬在自己嘴里,双手接过了这块怀表,然后取下手电筒,仔细地看了起来。

只一眼,Anne就情不自禁地惊叹道:“好漂亮!”

这张相片有些年头了,并不是彩色的,而是在黑白照片的基础上,再人工上色。

这种工艺,国内哪怕再偏远的地方,也早在二十年前就被淘汰了,显然这张相片,距今起码二十年。

而照片上的这个女人,哪怕以如今的审美来看,都是一个绝世美女。

她穿着一身碎花连衣裙,长发披肩,五官秀美,有一种东方女性独有的韵味。

她那双眸子,就跟有魔力一样,让人一看就移不开目光。

哪怕身为女性,Anne都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个女人的魅力。

她自从记事以来,自己一直是圈子里最漂亮的女性,可这张照片,让她有了一种孔雀见到凤凰的感觉。

好在她毕竟是个女人,没有在这张绝世容颜中沉溺太久,她想起了林朔的话,仔细地看了看这张照片,然后看出了一些端倪。

“她好像……跟我有些像?”Anne问道。

“对。”林朔说道,“但不是五官上的,你的五官太艳媚,不如我妈看起来有内涵。你们的相像,是气质上的。”

“嗯。”虽然林朔的话对于Anne来说并不那么好听,但Anne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是事实。

相片上的这个女人,虽然五官跟自己完全不一样,但两人的气质,确实很像。

都是那种自信被包裹得很完美,看起来反而显得恬静的气质。

Anne手上一空,那块怀表已经被林朔收回去了。

他看了一眼相片,然后轻轻地合上了表盖,小心翼翼收入怀内。

“你母亲这么漂亮,年轻的时候一定很多人追吧?”Anne熄灭了手上的手电筒,轻声问道。

“听我父亲说是有不少。当时猎门有不少年轻人对我母亲趋之若附,结果还是被我父亲得手了。”林朔笑了笑。

“那我怎么感觉你的道行,跟你父亲差好远呢?”Anne情不自禁说了一句。

这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太不庄重了,没注意好分寸。

“我当然比不上我爹了。”林朔巧妙地避了过去。

“我真羡慕你。”Anne说道。

“羡慕我什么?”林朔有些不解,“你长得也不差,你母亲肯定也很漂亮的。”

“不是这个。”Anne叹息了一声,“我很羡慕你,知道你父母那么多事情。”

“怎么?”林朔有些奇怪,“你对你父母一无所知吗?”

“嗯。”Anne点点头,“我是我导师养大的,一开始我以为他就是我父亲,后来才知道,他是我父母的朋友。”

“那照这么说,他其实是你养父?”

“是的。不过他更喜欢让我叫他导师。”Anne说道,“其实这次行动,本来我导师是想亲自来一趟的,不过他临时有事,就向我推荐了两个人选,一个是你,一个是章连海先生。”

“你老师,应该是一个苗家猎人吧?”

“是的。”Anne说道,“他是苗家的主脉传人,原本是有资格继承苗家家主之位的,不过却在二十年前移居美国,之后就一直沉迷于生物学研究,其他事情顾得很少了。”

“原来如此。”林朔点了点头,“行了,他们应该休息得差不多了,继续赶路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禁区猎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母亲的相片

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