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品茶论雄

第九百一十四章 品茶论雄

这天夜里,猎门九大魁首难得聚首,自然是要把酒言欢一番。

各家夫人家属相陪,那是满满两大桌,酒桌上你来我往推杯换盏,闹至深夜这才罢休。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圈子,这种场合老一辈人就不凑热闹了。

苗光启在自家颠仨炒俩弄了几个菜,叫上了云悦心、唐高杰、苗雪萍、曹余生、陈天罡,老几位喝点小酒。

天澜帝国的国师陈天罡,是最近半年搬到昆仑园区里的。

这人是个武痴,在见识了猎门三道绝学之后,去年特地跟林朔申请,说是想来学院当个旁听生。

人家老国师这么谦虚,林朔当然不会不识趣。

陈天罡就算没了神通,那也是大西洲第一人,一身修为战力站在了两道尽头,哪怕是相对不擅长的炼神,人家也只是不擅长攻击手段,在防御方面是神魂一体毫无破绽的。

如今老人家国师当腻歪了,想来昆仑学院交流一下修行,那这是昆仑学院赚到了。

所以在林朔的授意下,曹余生直接下了聘书,特聘陈天罡为学院大学部的修力系主任,把林朔原本在学院里兼任的职务让给他了。

陈天罡之前身为国师,政务是不怎么管的,其实就是一个修行上的导师。

天澜帝国宫廷里的高手,包括皇帝,都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其中不乏两字封号级的存在。

在指导别人修行这方面,他本就是大师级的,过来之后也没有什么繁重的教学任务,系里的事情副主任歌蒂娅会处理,他也就带带修力系的研究生,日子很闲暇,然后跟苗光启唐高杰两人互相走动频繁,脾气还相投,很快就混成了好友。

老几位一块儿喝酒,那画风就跟林朔那边的酒宴不一样,隔壁那两桌闹腾腾的,猜拳行令都玩起来了,这儿却很安静。

都不是贪杯的人,喝不了多少,很快酒席撤下去,茶水端上来,肠胃没那些年轻人利索,得消消食儿。

“老陈啊。”苗光启喝了一口茶,说道,“你来这儿也有大半年了,后生晚辈的情况你应该摸得差不多,来,我考考你。”

“哎呦。”陈天罡一脸紧张,看向了曹余生,“这是业务考核吧?院长大人,一旦我没答对,是不是年底奖金就没了?”

“你别闹。”曹余生翻了翻白眼,“你要当真,那我也当真,回头真扣钱。”

“嘿,你们瞧瞧,咱院长多大的官威。”陈天罡笑了笑,捧着茶水悠哉哉喝了一口,“老苗,那你可别问我太难的,不然回头钱短了我算你的。”

苗光启笑了笑,问道:“那老陈依你看,七天之后,这群年轻人打起来,谁能最后称雄啊?”

陈天罡怔了怔,一脸苦笑:“你还真不识趣,尽让我得罪人。”

“你是新来的嘛,不欺负你欺负谁啊?”苗光启笑道。

“反正呢……”陈天罡看了看曹余生,笑道,“院长大人,你儿子没戏。”

“废话。”曹余生翻了翻白眼,“你这个回答虽然没问题,不过年终奖你确实没了。”

“好家伙,一句话好几万。”陈天罡摸了摸脑门,问苗光启道,“还继续吗?”

“继续呗,他短给你多少,我补多少。”苗光启笑道。

陈天罡点点头,又看向了唐高杰:“你儿子,也没戏。”

唐高杰似是早有准备,这位炼神系的系主任淡淡说道:“以后你们修力系的男生,不准靠近我们炼神系女生宿舍五百米范围之内,不仅是学生,教职工之间谈恋爱我都给你们禁了。”

“那又不关我事。”陈天罡笑道,“我这个系主任也就挂个头衔,不管事儿。”

“嗐,老唐这是自己儿子不谈恋爱不要孩子,于是看不得这些事儿,怕受刺激。”苗光启说道,“老陈你不用管他,继续。”

陈天罡又看向了苗雪萍。

苗雪萍嘴角一抽:“老陈,你要是敢说我儿子林朔也没戏,咱俩就出去练练,我正好对你的借物手段挺好奇的。”

陈天罡摆摆手:“我的意思是,你侄女没戏。”

“哦,小仙啊。”苗雪萍点点头,“她确实还差一些,阳八卦虽说是大圆满了,可对敌经验还是不够,章进这几年太护着她了。”

“对敌是不行,殴打丈夫还是很厉害的。”苗光启笑道,“猎门里这么多婆娘,我就觉得小仙揍老公揍得最恨,这点就连秀儿都不如她。”

“哪能一样嘛。”唐高杰说道,“章家修力,肉身菩萨他皮实,杠揍。不像你们苗家修力,阴八卦那是瞬间的事情,要是不开那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云秀儿要是跟苗小仙似的那么揍丈夫,那她是想守寡了。”

“这倒也是。”苗光启笑了笑,对陈天罡说道,“老陈你继续。”

陈天罡于是就看向苗光启了。

苗光启似是有些意外:“你的意思是,我儿子也没戏?”

“你的大弟子,云家家主云秀儿。”陈天罡解释道,“应该也没戏。”

“老陈啊,你这算是把咱炼神系得罪惨了。”唐高杰失笑道,“这位云家主虽然这两年主要在婆罗洲,可她是咱系的副主任。”

“炼神系又不发我年终奖,得罪就得罪了呗。”陈天罡说道。

苗光启看了看云悦心,说道:“三妹,秀儿也是你的传人,你同意老陈的这个看法吗?”

云悦心微微颔首:“如果就打一场,秀儿不怕任何人。她现在是云家传承第五境,两界意和已经非常娴熟了,真言化实威力也很大,只不过她这种炼神手段,太耗念力,短时间使不了第二次,所以只能赢第一个强敌,第二个就没办法了。”

苗光启点点头:“老陈,继续。”

陈天罡略作沉吟,然后又看向了苗雪萍。

苗雪萍手一摆:“走,咱出去练练。”

“你听我把话说完。”陈天罡笑道,“我的意思是你的干儿子,贺永昌。”

“这个就有争议了。”苗光启说道,“我觉得贺永昌是有机会的,你们怎么看?”

曹余生摇摇头:“我觉得老陈的看法没错,在实力上,贺永昌确实是有机会的。不过他不是那种争强好胜之人,对名利看得也淡,在这种比武竞技的场合,他不会发挥全部战力,必然有所保留。”

“嗯,有道理。”苗光启似是被说服了,“小贺不会认真打,没想到老陈刚来不久,倒是挺了解小贺的为人。”

陈天罡笑道:“我这一把年纪了,其实一直想找个衣钵传人。原本我来昆仑学院也是这个意图,想在学院里挑个学生,不过在看到贺永昌之后,学院里这几块料我是真看不上了,他的天赋跟我接近,能完全继承我的修力传承。我还想着,哪天请诸位谁替我搭桥引线呢。”

唐高杰说道:“老陈,你现在未必有贺永昌强,就这么当人家师父,也不知道害臊?”

“老唐你此言差矣。”陈天罡正色说道,“我这是技艺传承,跟战力高低无关。”

唐高杰一看对方认真了,自知失言,笑着摆摆手:“我逗你的,别当真。”

“那这事儿包我身上。”苗雪萍说道,“小贺是个好孩子,老陈你眼光不差。”

“那还有呢?”苗光启问道。

“你闺女苏念秋,机会也不大。”陈天罡说道,“苏家主据我观察,人是再善良不过了,好孩子,可就是斗性不足,这种竞技的场合,她应该是打心眼里抵触的,所以发挥不出实力。”

“可不是嘛。”云悦心这时候也说道,“她一个林家大夫人,整天就跟在二夫人屁股后头,跟只鹌鹑似的,真没出息。”

“那是你自己斗不过狄兰,别冲我闺女撒邪火。”苗光启说道,“有本事你把狄兰收拾服帖了。”

“你少挑拨我们婆媳关系,狄兰她现在见了我跟亲妈似的。”云悦心一脸得意,“上个月她还给我买了套新衣裳呢,可好看了。”

苗光启被逗乐了:“真没想到啊,当年风华盖世的云三妹,也有今天。”

“你别扯远。”云悦心瞪了苗光启一眼,然后问陈天罡说道,“国师,你就干脆给个准话吧,你看好哪几个,咱对对答案。”

“四个人。”陈天罡直截了当地说道,“林朔、苗成云、章进、楚弘毅。”

“那你最看好哪一个?”苗光启追问道。

“我已经说完了。”陈天罡说道,“按次序。”

云悦心点点头,对曹余生说道:“四弟,你不能扣他年终奖了,人家基本上说对了。”

“基本对,又不是全对。”曹余生笑道:“三姐,要知道赛制是我安排的,我想黑他一笔年终奖,那不叫事儿。”

“那一定得黑了。”唐高杰笑道,“他得罪我炼神系,院长你得为我做主,不然我明天开始不上班了,罢工。”

曹余生白了唐高杰一眼:“就跟你什么时候真上过班似的。”

……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禁区猎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一十四章 品茶论雄

9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