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番外之小剧场【下】

第998章 番外之小剧场【下】

【小剧场之婠婠的龙凤胎】

第二年的五月二十八日,苏婠婠在南宫医院妇产科顺利诞下了一对龙凤胎。

姐姐比弟弟早出来了3分钟,大名霍希娴,小名咸咸。

关于弟弟的名字,本来霍竞深希望的是生一对女儿,结果查出来是龙凤胎的时候着实失望不小。

不过霍苏两家的长辈却特别开心,龙凤呈祥,一步到位,那真是极好的。

而霍竞深给两个宝贝女儿的名字早已经提前想好,分别是霍希娴和霍希雅,也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娴静,优雅的意思。

结果等五个月后查出来是异卵龙凤胎,没办法,只能重新取名。

霍老爷子自动请缨,而霍竞深俨然对儿子没那么的上心,便放任老爷子去想了。

几天后,霍老爷子发来了一条微信,上面写着三个字:“霍圣钦”。

一看名字就霸气侧漏,俨然武侠小说里行侠仗义的男主角有木有?!

苏婠婠觉得这名字好听是好听,但是不是……起的有些过大了?

但霍竞深倒没什么意见,甚至还极其傲娇的说道:“他是我霍竞深的儿子,再大的名字,也镇得住。”

苏婠婠:“……”

……

……

……

【小剧场之二胎来了】

“你故意的是不是!”

萧夜白刚推开卧室房门,突然一个抱枕砸了过来。

他眼疾手快的抓住抱枕,“发生什么事了?”

“你还装蒜?”墨唯一气呼呼的,这次,是直接把手里的东西砸过来了。

萧夜白这次更是早有预防,身子一侧,东西掉在地上,“哐当”一声。

他弯腰捡起,眉头微微一皱,“这是什么?”

“装!继续装!”

萧夜白:“……”

他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仔细看了看,上面有两道红杠杠,旁边还有一个logo标记,写着……“验孕棒”,所以……

萧夜白抬眼,“你怀孕了?”

“对!”墨唯一咬牙切齿的瞪他,“是不是你搞的鬼!学霍总在避.孕.套上扎洞洞是不是?”

“……我没有。”

“你有!”

“我真的没有。”

“我不相信!”墨唯一不信,“你一定是嫉妒霍总有女儿是不是?”

不久前,时欢和苏婠婠前后分别分娩,时欢生下了一个帅气的儿子,苏婠婠则是一对漂亮的龙凤胎。

从那以后,褚修煌和霍竞深仿佛瞬间成了人生赢家,每次三家人一起聚会的场合,就成了那两个男人疯狂炫女的主场。

萧夜白向来不爱说话,就算三家人的关系越来越好,每次他也是比较沉默寡言。

墨唯一一直也没怎么多想,直到现在……

所以他是被那两个男人刺激的?

表面上云淡风轻,像是毫不在意,实际上内心慌得一笔,所以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偷偷让她怀孕,想让她二胎生个女儿?

果然男人都更爱女儿吗?

“我真的没有。”萧夜白还在否认。

“你怎么证明?”

萧夜白:“……”

他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证明。

“昨天师父还让我最近去上海出一趟差来着,那个培训邀请的全是全国著名的资深律师,我们所里就我一个人选上了,结果现在我突然查出来怀孕,我还怎么过去?”

萧夜白只能哄,“把出差机会让给夏初云吧……”

“她不要带孩子吗?”墨唯一怒。

萧夜白,“……”

一年前容安出了车祸后在医院养伤,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夏初云衣不解带的贴身照顾,总算是一颗真心感动了他。

后来两人尝试着开始交往,不到半年后就结了婚,然后又迅速怀孕生子……

简直不要太顺利!

萧夜白低咳一声,温声哄道,“既然现在查出怀孕,工作上的事情就先放一放……”

“然后像婠婠那样天天在家里陪你是不是?”墨唯一冷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

萧夜白:“……”

算了,他闭嘴。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宁愿家里面没有孩子。

虽然他很爱小诺诺,但说实话,这个小电灯泡……有时属实有些太碍事了。

好不容易等到小诺诺三岁以后,在他的要求下,孩子被强行分房睡,结果这还没享受多久居然查出怀孕了?

“这还要问我的意思吗?难道你要让我去把孩子做掉吗?”墨唯一立刻加大音量。

“我当然不想……”

不等萧夜白说话。

“拉上裤子就不承认了,渣男!”

被骂渣男的萧夜白:“……”

算了。

唯一现在情绪激动,他不说话,他忍着。

……

第二天,一大早的,萧夜白没有去公司,而是带着墨唯一去了趟医院。

怀小诺诺的时候,两人的情况有些复杂,后来墨唯一还离开南城去了国外,整整三年的时间,两人分隔两地,萧夜白错过了她的怀孕和生产,也错过了小诺诺的出生和成长。

所以这一次,他暗下决定要从头跟到尾,到医院后,也一直陪伴在她左右,任劳任怨的伺候,耐心细致的询问医生护士

两人颜值都很高,从头到尾,漂亮娇气的小女人都撅着小嘴,似乎有些不耐烦。

但高大挺拔的英俊男人始终牵着她的小手,说话时微微低着头,声音低沉,语气温和……

旁边也在等候孕检的几个孕妇看看自己身边邋遢还不耐烦的丈夫,突然觉得……好嫌弃!

“恭喜,您夫人现在怀孕四十二天,目前来看妊娠反应良好,这段时间要注意多卧床休息,不要进行剧烈的运动,同时也要注意营养均衡……”

萧夜白听的很认真,墨唯一却没什么感觉。

毕竟这已经是第二胎了,不像怀第一胎的时候,她又兴奋,又紧张,加上当时和萧夜白的关系僵持,整个人心情复杂,相反现在就轻松多了。

医生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医生,笑容亲切。

萧夜白不停的问各种问题,时间长了,墨唯一都有些不耐烦了……结果医生还是很耐心,详细地负责回答。

直到……

“在怀孕的前三个月,夫妻双方最好不要同房。”

萧夜白眉骨一跳,“不能同房?”

“是,因为这个时候,胚胎还没有完全发育好,这时候千万不能做任何剧烈的运动。”

“轻一点也不行?”

“……”墨唯一咳咳两声。

医生不愧是医生,面不改色的说道,“建议在这种关键时刻,您最好控制一下,否则很容易造成见红或者流产。”

“那什么时候可以同房?”

墨唯一再次:“…………”

虽然她对于那种事情没有那么扭扭捏捏,但是……你也不要问的这么直白吧?

关键某人还一脸严肃的表情。

“等过了四个月后,就可以进行适度的夫妻生活了,不过建议最好选用侧位,这样可以不压到宝宝,当然,频率也不要过多。”

萧夜白点头,“四个月后,侧位,我知道了。”

墨唯一:“………………”

杀了她吧!

**

等到了车上,墨唯一立刻发脾气,“你说你,问那么多那种问题干嘛?”

“不问清楚,不放心。”

“你还振振有词?”自从知道自己突然怀上了二胎,墨唯一昨晚到现在的心情都不是很好,“你不是喜欢看书吗?不然网上查查资料不就好了?非要当面问?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就这样,叨叨叨的说了一整路。

萧夜白安静的开着车,任由她发泄。

医生说了,孕妇的情绪很容易不稳定,顺着她就好,否则会影响到腹中的胎儿。

而且虽然不想让她再次怀孕,但现在既然怀上了,只能去适应并做好准备。

等到家后,墨唯一立刻拿出手机跟闺蜜吐槽,“婠婠,我真的太倒霉了吧,昨天刚答应出差,今天就查出来怀孕一个多月了。”

“你们不是一直做安全措施的吗?”苏婠婠问,“该不会你老公也跟我老公一样做手脚了吧?”

墨唯一叹气,“现在追究这些还有意思吗?怀都已经怀了,又不能打掉。”

“所以说啊,男人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这次倒提醒我了,这阵子我不能再让我老公碰我了,好不容易开始工作,万一我也怀上二胎怎么办?”

“那你怀啊,刚好陪我一起。”

“我才不要!”苏婠婠在那头笑,“其实你怀孕也好,墨家人少,你再生一个小美女,将来刚好可以给我做儿媳妇。”

“但我想生一个女儿,这样的话,诺诺就有妹妹可以保护了。”

“我家就不一样了,我家是姐姐保护弟弟!”

霍家小公主咸咸比弟弟钦钦早出生了三分钟,所以荣幸的成为了姐姐。

从平日里的表现来看,咸咸安静乖巧,钦钦闹腾又爱哭,还真挺符合姐弟的性格……

“我也好想生个漂亮的小公主哦,”墨唯一摸摸自己依然平坦的小肚子,“但是现在还查不出来是男是女,如果还是男孩,我估计得哭。”

“你家萧董喜欢男孩女孩?”

“他啊?”墨唯一干脆直接问了,“小白,你想要我生女儿还是儿子?”

萧夜白一直在旁边安静的听她打电话,虽然听不到苏婠婠说什么,但想也知道女人之间无非就是吐槽自己的老公……

此刻听到这个问话,立刻情商极高的说道,“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墨唯一:“……”

肉麻!

“卧槽!没想到萧董表面上冷冰冰的,私底下还挺骚啊,哪像我老公,每次都嫌弃死钦钦了,一天到晚就知道抱着咸咸,我都怀疑我儿子是不是看爸爸不喜欢他所以才每天哭哭闹闹的,结果他越哭我老公越烦他,这可怎么办哦……”

墨唯一则笑眯眯的说道,“那我也要生个女儿,小白肯定很喜欢。”

**

怀孕五个月后,某天孕检,医生看着B超的画面,有些不确信的说道,“应该是一个男孩。”

一听到这话,墨唯一只觉得眼前一黑。

萧夜白更是眉头紧皱。

家里已经有了一个小诺诺了,而且随着他慢慢长大,男孩子嘛,总归有些调皮,精力过剩,每天上蹿下跳,简直了……

所以私心而言,他也是希望家里能再来一个女孩,长得像墨唯一,留着长头发,穿着公主裙,性格乖巧可爱。

医生看着这对愁眉不展的夫妻俩,心里忍不住吐槽:第一次看到怀了男孩还这么不开心的!

……

回到家,一进客厅。

“拔拔!麻麻!”三岁多的小诺诺像个小火箭一样冲了过来。

萧夜白眼疾手快,立刻上前挡住。

小诺诺“咕咚”一声撞到了爸爸的大长腿上,然后整个身子因为惯性往后倒去。

还好萧夜白伸手拉住了他,语气严肃,“妈妈怀孕了,诺诺以后不可以这样撞妈妈的肚子,明白吗?”

小诺诺眨巴着大眼睛,“怀孕?”

“嗯,”萧夜白解释,“妈妈的肚子里怀了小弟弟,等再过九个月,就可以出陪你玩了。”

“小弟弟吗?”小诺诺的目光往下,落在妈妈的肚子上面。

一旁的墨耀雄笑着问道,“诺诺,喜不喜欢弟弟?”

和小夫妻俩相比,知道墨唯一这一胎又怀了一个男孩,墨耀雄倒很开心。

毕竟墨家三代单传,他一直希望唯一能多生几个孩子,男女无所谓,男孩更好,这样家里才会热闹。

谁知小诺诺立刻摇头如拨浪鼓,“不喜欢!”

“为什么不喜欢?”问话的是墨唯一。

“我想要一个妹妹!”小诺诺奶声奶气的说道,“就像咸咸那样漂亮的妹妹!”

墨唯一忍不住笑,“原来诺诺喜欢咸咸呀?”

小诺诺使劲的点头,“咸咸可爱!”

“那将来让咸咸给你做媳妇儿好不好?”

“什么是媳妇儿?”还不到四岁的小诺诺听不懂哇。

墨唯一说,“媳妇儿就是以后跟你永远在一起,就像爸爸妈妈这样。”

小诺诺这下总算听懂了,“好,以后我和咸咸永远在一起!”

一旁的萧夜白:“……”

**

既然定下来是男孩,于是就开始取名了。

墨一诺的名字是墨唯一取的,取“一诺千金”的意思。

而这一胎男孩的名字,一家人想了很久,尤其墨耀雄翻了好几天的《汉语字典》、《诗经》、甚至是《取名宝典》。

最后他终于选了10个自己很喜欢,也很有寓意的名字,高高兴兴的全都打印出来。

结果萧夜白看都不看,“名字已经取好了。”

“啊?叫什么?”

“墨一言,言出必行的言。”

墨耀雄想了想,“不错,和一诺这个名字一看就是兄弟俩。”

墨唯一也很满意,“那就叫这个名字吧。”

和其他家长不同,她向来不主张将小孩子的名字取的太复杂太深奥。

就说自己的名字,她记得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因为“墨”字总是少写一个“点”,没少被老师当众说出来……

万一心理脆弱一点,还真挺容易造成小孩子的心理压力。

……

接下来好几个月,墨唯一的工作量骤减。

因为是第二胎,她觉得不用那么的紧张,毕竟自己也有经验了。

但萧夜白分外重视,不但让陆谌禹给她提前放了产假,自己也尽量都在家里办公。

其实墨家老宅有不少的保镖佣人,完全可以放心的,他这样……导致墨唯一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甚至还提前预产期一个月就在南宫医院妇产科定下了房间,带着墨唯一入住进去。

在医院保胎倒也省心,尤其南宫医院妇产科也是全国闻名的,这里不管是住宿,餐饮,服务都是一流的,而且隐私性极好。

总之,墨唯一这个二胎怀的极为顺遂,就连生产那天,突然半夜开始阵痛,萧夜白也是有条不紊、冷静沉着的立刻抱着她放上产床,然后推送着进入产房。

接到消息后,墨耀雄带着石伯和几个佣人保镖连夜赶了过来。

一走出电梯,就看到走廊上穿着拖鞋的年轻男人来回不停地走着,眉头紧皱,满脸紧张复杂,而旁边的产房里传来了女人歇斯底里的叫声……

可能因为墨唯一怀第一胎的时候,萧夜白没有经历过,而想象远远不如今天亲临现场来的震撼,导致商场上向来冷静自持的男人前一秒还能在墨唯一面前表现的沉稳可靠,此刻却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慌乱无错的恍如变成另一个人……

终于,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从产房里面嘹亮的传了出来。

“生了生了!”墨耀雄立刻站了起来。

石伯和周婶也都激动的不行。

“恭喜先生!”

“恭喜萧少爷!”

“这可是墨家的二少爷啊!”

结果等护士抱着孩子出来,“恭喜各位,是一个漂亮的千金。”

墨耀雄一愣,“千金?”

萧夜白也眉头紧皱。

石伯忙问道,“不是说是男孩儿吗?”

周婶猛点头,“对啊对啊,不是说小公主怀的是一个男孩吗?怎么是千金啊?”

“我说你们这些做家属的怎么回事?”说话的是负责接生的妇产科医生,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刚刚接生完,累的满头是汗,此时听到这话真是气不打一处来,“都什么年代了还玩重男轻女那一套?孕妇那么辛苦生下孩子,你们要做的是先安抚她的情绪,女人太不容易了……”

“医生你误会了。”墨耀雄忙解释,“我们没有不喜欢女孩,只是之前一直B超显示说是男孩,所以有些意外……”

“B超也不能保证百分百准确,毕竟隔着一层肚皮呢。”

“是是是。”墨耀雄忙点头,“女孩好,这样墨家就儿女双全了,刚好凑成一个‘好’字。”

“这样想就对了。”妇产科医生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

而因为生下来的是女孩,所以“一言”这个名字,被改成了同音的“一妍”。

……

……

……

【番外之娃娃亲】

这一天,霍总家的龙凤胎过三岁生日,霍家在名都酒店包了场,请了南城诸多大家族的亲戚好友前来祝贺。

作为苏婠婠的好闺蜜,墨唯一自然也带着老公和一对儿女前来参加。

墨一诺这时已经七岁了,穿着和爸爸身上同款的笔挺黑色小西服,头发上还抹了发油,梳了一个二八开,露出了白嫩的小额头,小手被妈妈牵在手里,不说话的模样可爱到爆。

墨一妍今年才两岁,穿着的则是和妈妈同款式的红色公主裙,留着一个可爱的娃娃头,发间还戴了个精致的小皇冠,唇红齿白,粉雕玉琢,从头到尾都一脸呆萌的挂在萧夜白身上。

一看到四岁的小寿星霍希娴,墨唯一两眼一亮,立刻松开儿子的手冲了过去,“咸咸宝贝!”

“墨姨姨好!”小咸咸也开心的翘起了小嘴。

最喜欢漂亮的墨姨姨了!

每次见面都会送她很多很多的礼物哦。

不过小姑娘被教育的很有礼貌,不忘雨露均沾的打招呼,“萧蜀黍好!诺诺哥哥好!妍妍妹妹好!”

因为苏婠婠的经纪人工作很忙,这一对龙凤胎,可以说几乎都是霍竞深和霍苏两家的长辈带大的,也如他所期待的那样,小公主咸咸人如其名,娴静文雅,懂事乖巧,小小年纪就有名媛风范了。

墨唯一也特别喜欢这个霍家的小公主。

乖巧懂事,还长得特别漂亮,一双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完美继承了苏婠婠和霍竞深的优点,一看就是一个小美人胚子。

吹完蜡烛后,趁着所有人没注意,她悄悄的抱着小姑娘问,“咸咸,长大了给墨姨姨做儿媳妇好不好?”

小咸咸不懂,抿抿小嘴问,“儿媳妇是什么?”

“儿媳妇就是做诺诺哥哥的新娘子啊!”墨唯一不遗余力的忽悠,说完还指指自己脖子上的那条“永恒的心”,“你看姨姨这条项链漂亮吗?”

小女生都爱美!

喜欢首饰!

她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每次看到徐娴戴着这条项链都觉得好漂亮,特别的闪耀。

果然,咸咸点头,“漂亮!”

“咸咸喜欢吗?”

咸咸继续点头:“喜欢!”

“只要以后你给诺诺哥哥做媳妇儿,这条项链就是你的咯。”墨唯一觉得自己像是忽悠小红帽的狼外婆……

但是没办法,小姑娘长得太漂亮了,而且霍竞深俨然和褚修煌关系更好,褚修煌家那个臭小子老喜欢缠着她……

所以必须抓紧忽悠了!

“答应姨姨吗?”

听到这句话。

“可是拔拔说……”咸咸认真的复述着爸爸说的话,“可以收墨姨姨的礼物,但不能随便答应墨姨姨的话。”

没办法,自家的宝贝女儿实在太可爱了,霍竞深也是操碎了一颗老父亲的心,这才几岁啊,就教导这些东西了……

墨唯一立刻说道,“那……你喜欢诺诺哥哥吗?”

诺诺哥哥?

墨唯一立刻伸手指了指前面。

咸咸抬起头,看到了前方坐在钢琴桌前准备弹琴的小男生。

“诺诺哥哥会弹钢琴哦。”墨唯一添油加醋,“他还会拉小提琴,会画画,还会跆拳道可以保护你,长大后会跟你萧叔叔长得一样帅哦!喜欢吗?”

叮咚悦耳的钢琴声响起。

咸咸看着恍如白马王子一般弹奏钢琴的小男生,下意识的回答,“喜——欢。”

“那以后你做诺诺哥哥的新娘子好不好?”

咸咸继续:“——好。”

墨唯一立刻伸出手,“来拉钩!”

咸咸目不转睛的看着墨一诺,小手一动也不动,“拉——钩。”

墨唯一看着她,然后又看向自家儿子。

嗐,果然还是自家儿子那张帅气的小脸蛋更管用!

小姑娘都看的入神了,哪里还需要她忽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霍总,养妻已成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霍总,养妻已成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8章 番外之小剧场【下】

100%
目录
共99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