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好起来了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好起来了

华丽的殿堂内,在隐隐透光的垂帘之后上,令人燥热的空气里回荡着兹姆的呼喊和‘美人’的娇笑。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磨人的小妖精?

在一首令人血脉偾张的《youngman》跳完之后,兹姆的四颗眼珠子几乎已经烧红了,看着牛头人紧实的肌肉,健壮的身躯,还有那羞涩的神情,不断的喘着粗气。

“美人,乖,过来,让我康康。”

“不要嘛。”牛头人含羞摇头:“人家怕。”

“不怕不怕,我们一起来做快乐的事情……”

兹姆狂笑着,再也无法忍耐,数条手臂张开,肉山阵阵抖动,向着雷蒙德笔直的扑来。

巨大的阴影笼罩了牛头人呆滞的面孔,令他绝望的瞪大了眼睛,惊恐呐喊:“救命啊!”

“美人,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兹姆怪笑着,扯掉身上的衣服,流着口水张口,露出满口锋锐的牙齿:“我要吃热……”

就在雷蒙德咬牙,准备启动战争形态,拔出手臂的动力双剑和兹姆拼刺刀的时候,就看到兹姆的动作骤然一滞。

原本贪婪的面孔迅速僵硬,到最后变成了难以克制的狂怒。

在刺耳警报声传来的瞬间,雷蒙德面前巨大的肉山就沸腾一般的蠕动起来,紧接着,血肉的伪装被撕裂,数百米长的石熔魔龙从其中钻出,无数复眼中绽放红光,粗大身体上遍布锋锐的棱角和鳞片。

只看得雷蒙德下意识的捂住屁股。

可不等他尖叫出声,兹姆竟然就将难得的美人抛在原地,壮硕的躯干下砸,钻破了地面之后,笔直的冲向了自己的宝库!

那愤怒的咆哮伴随着警报声一起,回荡在铁炎城之中,令大地震颤。

很快,宝库的顶穹应声碎裂。

巨大的口器穿出,狰狞的复眼睁开,便看到了伫立在宝库中的深渊弄臣。

“赫笛?!”

兹姆愕然一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在看到自己比狗舔过还干净的宝库时,就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如丧考妣的尖叫:

“我的宝物!我的宝物!!!”

不止是漫长时光他积累下来的宝贝,他下一年的军饷,他的收藏,甚至就连被保存在那里的遗骨都不见了踪影。

“我的父亲、祖父、祖母,还有曾祖父!!!”

这一次,真的是如丧考妣了。

“哇你好缺德哦。”

囚笼里,槐诗惊愕感慨:“怎么连人家的祖坟都要刨的?”

赫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兹姆便终于看到了宝库的角落里,那一堆纷纷扬扬的羊皮纸碎屑。

还有早已经黯淡的下去的律令辉光和签名。

上百个地狱的欠款和订单,乃至那背后所代表的,足够武装上千个地狱大群的武器装备损失。

就好像好几百把瞬间刺入了他心脏中的利刃一样,令兹姆泣血一般的尖叫呐喊,无数猩红的复眼快要气的流下血泪:

“——赫笛,我要你死!!!”

石熔魔龙咆哮,宝库的大门剧震,那一张金属面孔竟然凭空飞出,笼罩在了它的脸上,瞬间令那长达数百米有余的庞然大物覆盖上了一层铁光。

在狰狞的身躯之上,无数诡异的咒文环绕浮现,形成一张张诡异的面庞,不断做出或哭或笑的神情,但此刻,每一张面庞上的双眼都满盈着盛怒。

“你死定了,赫笛,你死定了!”

兹姆尖叫着,向着赫笛扑来:“天上天下没有人能救得了你!我要你死!!!”

在他浑身,有幽暗的深紫色辉光浮现,化为了无坚不摧的锐爪,向着深渊弄臣刺落。

赫笛面色骤变,竭尽全力的撑起了秘仪,甚至不得已调动了一部分冥狱封锁的力量,阻挡在自己的面前。

只听见一声巨响,整个宝库连带着半截宫殿都凭空爆裂了开来。

赫笛飞身而起,踩着牢笼,向着兹姆怒吼:“蠢货,你冷静一点,难道还不明白么,这是槐诗的阴谋!!!

偷光你的宝库的是槐诗,不是我!”

说着,他将利刃牢笼挡在面前,给兹姆展示其中的囚徒。

“给我看清楚!”

兹姆的动作迟滞一瞬,看向囚笼里,那个在赫笛镇压之下显露出真正面目的男人。

“对对对,是我,我就是槐诗!”

笼子的囚徒疯狂点头,像个被踩了脚趾头的狗头人一样,眼泪和鼻涕都流出来了,生怕兹姆不相信,惊恐哭喊,“不要杀我,呜呜呜,我是槐诗……”

可不知为何,在他的面孔之下,却隐隐浮现出了蛇一般的鳞片,有兹姆无比熟悉的气息从里面传来,令石熔魔龙的面孔开始剧烈的抽搐。

“赫笛,我干你马——”

兹姆咆哮:“那是我的祭祀!!!”

再没有任何犹豫,铁炎城的主宰仰天怒吼,身后的火山剧烈的震动起来,数之不尽的巨大蠕虫身影从其中浮现。

而城市之中,也有无数诡异的身影缓缓升起。

就在城头上,箭塔剧震,一座座漆黑的弩炮从其中升起,满盈着恶毒和诅咒的弩箭焕发寒光。

事到如今,兹姆怎么还不明白。

槐诗?

哪里他妈的有什么槐诗?

都是赫笛这个狗逼的借口,都是他想要盗窃自己宝物所设下的阴谋!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随着兹姆的命令,便有铺天盖地的箭雨呼啸而来,那恐怖的规模还有其中所混杂的咒铁之箭,令赫笛也变了脸色。

迅速拔升了高度,一重重秘仪展开,险而又险的挡住了那几根诡异大群变化而成的箭矢,捏碎,怒吼。

“兹姆,你这个蠢货!仔细想想,难道我会愚蠢到跑到你的宝库里偷你的东西,还被你发现?”

他克制着怒火,嘶哑质问:“如果我要雷鸣白原,我为什么不调集大军来围攻,强制将你印上奴役烙印?更不要提现在铁炎城里一片畅通,就算我要动手,不懂得封锁场地么!”

那悲愤的话语令所有人闻言一滞,毕竟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令人信服。

可话音未落,他就听见囚笼里,槐诗无辜的吹了声口哨。

紧接着,便有大地轰鸣。

就在铁炎城外,隐匿的红龙身体中,车窗摇下,机轮长福斯特探出头来,手中《悲惨世界》的书页展开。

于是,天穹之上,孤星如泪滑落。

曾经被康德拉收进事象记录中的大群于此重现。

在大地上的深邃裂隙之上,便无数只诡异的眼瞳从空气里凭空浮现,笼罩在铁炎城的周围。

瞬间,万眼之槛拔地而起,衔接天穹,将一切都笼罩在其中。

封锁内外!

死寂。

死一般的寂静里,所有人都呆滞的看着赫笛。就好像一进门就看到来福在暴打常威一样,目瞪口呆。

赫笛也愣在原地。

只有囚笼里,槐诗好奇的探头问。

“不是不封锁场地的么?您老这是改主意啦?”

赫笛咬牙,表情抽搐起来,愤怒的收缩封印,无数利刃在槐诗的体内游走,带来撕裂的重创。

紧接着,便有无数震怒的咆哮声响起。

铁炎城剧震。

兹姆已经腾空而起,在后面还有数十道诡异的暗影,铁炎城的强者在瞬间便已经明白了一切,再无任何犹豫,痛下杀手!

一时间,整个天穹仿佛都被烈火所点燃那样,自熔岩的喷吐中焚烧殆尽。赫笛周身的秘仪迅速震颤,层层碎裂。

包括那些边境遗物,都不断的浮现裂隙。

坚城的虚影从神迹刻印中升起,紧接着又迅速的坍塌,轰鸣。

“该死的!”

赫笛回头,向着槐诗怒吼:“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要出门旅个游而已啊,忽然被人追杀,我也很无奈呀。”

槐诗无辜的向着赫笛歪头,眨眼wink了一下:

“——毕竟,小狗勾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哪里没有坏心思!

小狗勾全都是坏心思!

可已经没有时间再跟他废话了。

因为在半空中,被孽物装甲笼罩的兹姆纵声咆哮,波旬的璀璨辉光笼罩他周围,竟然将一切都映照成了诡异的粉红和令人作呕的深紫色。

无数腐败的灵魂从孽物装甲中升起,化为破空而之的耀眼光芒,层层贯穿了赫笛的护盾,将他的躯壳撕碎。

旋即,深渊弄臣再度重生。

苍白的脸色上浮现出不正常的红晕,已然被波旬的诅咒所侵染。倘若不是他早已经转化为了拟似魂灵的话,恐怕此刻早已经兽性大发。

但在围攻之下,他也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赫笛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在他腰间的魂匣中,曾经赫利俄斯上的炼金术师们所形成的残魂飞出,自他的指挥下迅速展开无数的秘仪,最后重叠,演化为了传承混沌时代的神迹刻印。

形成一支迎风飘荡的旌旗。

紧接着,便有一道道闪光从天而降,隐藏在雷鸣白原之外的军团破空而至。

为首的便是庞大如山峦的钢铁怪物。

在机械改造之后的凋亡之山张口,喷出的炽热的光焰,在地上扫过,瞬间便有恐怖的爆炸扩散。

千百双手掌抓向了飞扑而来的对手。

“你还敢说自己没有阴谋!!!”

兹姆双眼猩红,震怒咆哮,铁炎城的火山怒吼喷发,那些饱蘸着熔岩和烈火的石熔魔龙从深邃的地下爬出,饥渴的撕咬着凋亡之山的身体。

无数大炮从城墙的阵地上被推出,轰然开火。

战争突如其来,将一切吞没。

轰鸣此起彼伏。

血如暴雨洒落。

惊天动地的变化不断迸发,可在囚笼的保护下,槐诗除了被利刃桎梏之外,却根本毫发无损。

此刻充满悠闲的囚笼中,他嗅着风中的血气,由衷赞叹:

“好起来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天启预报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天启预报 天启预报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好起来了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