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大结局(题外很重要,必看)

第643章 大结局(题外很重要,必看)

聂凌峰带着人炸毁暗黑组织老巢的事情威震全世界,至此,他成了全世界人民心中的英雄。

这样一位神级一般的人物,此刻却大汗淋淋,焦急万分的守在产房外面走来走去。

听着产房里面传来的痛苦声音,聂凌峰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抬手就去推门。

这时却被站在旁边的聂夫人给拉住:“你进去捣什么乱,给我就在外面站着。”

“母亲,微微已经进产房五个多小时了,都痛得受不了了。”聂凌峰转头看着聂夫人,眼睛通红,那样子,看得聂夫人都不忍心了。

她还是放开了他的胳膊:“那你进去了别给医生添麻烦。”

“我知道。”聂凌峰说完就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

自从上次从那座岛回来后,苏念微就在家里面修养了两个多月,在各种调养下,她终于要生了。

肚子上的坠痛让她恨不得咬舌自尽,这时,耳边传来聂凌峰带着微颤的声音:“微微,你别咬舌头,受不了就咬我。”

说着,一只胳膊就到了她的嘴边。

苏念微又好气又好笑,她气喘吁吁的说:“你别把胳膊放我嘴边,我会忍不住的。”

聂凌峰一脸严肃的说:“没关系,你咬吧,即使咬下来一块肉,我都保证不会眨一下眼睛。”

说完直接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她旁边,把胳膊朝她嘴边更加送进了一点。

看得几个接生的医生都忍不住偷看了他好几眼。

苏念微知道她生孩子,最担心的是他,加上她是真的痛,所以在最痛的时候,就真的毫不客气的咬在了他的胳膊上。

聂凌峰说不眨眼就不眨眼,另外一只手还紧握住她的一只手,借力让她使力。

这期间,苏念微流了多少汗水,他就流了多少汗水。

几个小时过去了,苏念微还没有生下来,医生对聂凌峰说:“二少,我们现在只能给二少夫人打催生针和输氧气了,不然孩子会……”

医生在聂凌峰突然变得凌厉的眼神下闭嘴。

聂霆轩看了一眼神智都有点模糊的苏念微,额头上的汗流得更厉害,他哑着声音说:“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你们是医生,难道还需要我做主。”

医生忙给苏念微打催生针和输氧气。

聂凌峰颤着声音对苏念微说:“老婆,你再坚持一下,宝宝很快就要出来了。”

苏念微眨眨被汗水遮住的眼睛,痛苦的说:“凌峰,我好累,想睡觉。”

“不能睡。”聂凌峰还没开口,妇产主任忙对聂凌峰说:“二少,你多和二少夫人说说话,让她保持清醒。”

聂凌峰点点头,对苏念微说:“微微,要不我给你唱歌吧。”

苏念微嗯了一声。

聂凌峰直接唱起了军歌,并一首接着一首的唱。

他的歌声本来就低沉磁性,具有穿透力,在唱军歌的时候,又带着说不出来的气势和热血,就算这么听着,都能让人全身充满力量。

在聂凌峰唱到第十首歌的时候,宝宝终于出生了。

聂凌峰声音一停,直接就抱住了苏念微的头。

“微微,那小子太不听话了,等大一点我揍他。”

正要把孩子抱过来给两人看的妇产主任:“……”

苏念微顺利产下六斤多重的男婴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军政住宅大街。

接下来,很多人都想来看看苏念微和宝宝,却被聂凌峰全部挡住。

在苏念微坐月子的这个月,聂凌峰哪里都不去,直接守着母子两。

苏念微熬啊熬,终于快要熬出头了。

她躺在床上看着手法特熟稔抱着宝宝拍奶嗝的聂凌峰,输出一口气的说:“明天我满月,你总该让我刑满释放了吧。”

聂凌峰看了一眼在这一个月被养得白白胖胖的苏念微,走过来情不自禁的低头亲了她一下,才说:“我查过,有些地方要坐六十天的月子,要不……”

“不!”苏念微掀开被子就朝卫生间走,边走边说:“你要是再让我坐月子,我会疯了的。”

聂凌峰等怀里的宝宝睡了,把他放在婴儿床上,跟了进去。

苏念微在洗手。

聂凌峰从后面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说:“微微,既然你要出月子了,我们是不是……”

苏念微听到这种话,脸颊瞬间就红透了。

她用胳膊肘撞撞他,也不说行不行,“你别搂着我,我要拿毛巾擦手。”

聂凌峰立即给她取过毛巾。

苏念微刚要擦手,就被某只大手袭击了。

她身体一颤,手里的帕子直接就掉在了洗手台上。

尤其聂凌峰这时还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让她更加面红耳赤腿脚发软的话,这让她更加受不了了。

只是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宝宝的嘤咛声。

苏念微躲开他的唇,说:“你儿子哭了。”

聂凌峰狠狠的呼出一口气,才转身朝洗手间外面走。

当苏念微走出去的时候,就见聂凌峰一只胳膊抱着宝宝,一只手拿着手机正在接电话。

苏念微过去接过宝宝,抱在怀里哄了一下,他就睡着了,小手还抓着她的衣襟,一副生怕被放开的样子。

聂凌峰这时转头问苏念微:“微微,母亲问你亲朋好友邀请没有,她正在和褚管家确定办多少桌宴席?”

苏念微点点头:“已经邀请了。”

聂凌峰又对着电话说了两句话就挂了。

挂断电话,他走过来。

苏念微问:“大哥今天就回来了吧?”

“嗯,晚上我们能一起吃一顿饭。”

本来聂霆轩计划的上半年出国访问,下半年休息,只是聂凌峰捣毁了暗黑组织,震慑了全世界。

所以好几个国家直接递来了邀请函,邀请帝国首脑过去访问,这种能够促进国家与国家和平的事情,聂霆轩肯定不会反对。

“上一次见大哥他的精神好像不是很好,他是不是太累了。”

“嗯,所以接下来父亲会给他减轻工作量,让他好好的休息几个月。”

“这样还行。”苏念微赞同的点点头,然后想到什么,笑着说:“大哥还是在壮壮(宝宝小名)出去几天的时候出的国,回来壮壮就满月了,当时壮壮就喜欢他抱。”

聂霆轩身上的气息特别温润,只要不把他上位者的气势散发出来,看起来就是一个十足十的大暖男,所以壮壮当时哭得厉害,聂霆轩一抱就不哭了。

不过当时也被他们的母亲拉着说了半天有老婆儿子怎样怎样好的话。

苏念微还记得当时聂霆轩的表情。

“我猜这次母亲真的要对大哥发飙了。”

……

聂霆轩是下午回来的,苏念微他们抱着壮壮去前面别墅的时候,聂庭轩刚坐在沙发上用手按压太阳穴。

聂夫人一脸心疼的说:“你看看你,这次出国怎么又瘦了这么多,精神看起来也不好,接下来你哪里也不许去了,给我好好的休息。”

“母亲,你别担心,我休息几天就好了。”

“怎么不担心,你看看你……”

“母亲,你的孙子来了。”

聂夫人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的转头看向进来的苏念微三人,站起来乐呵呵的接过壮壮。

“我的壮壮小宝贝,来给奶奶抱抱。”

壮壮这个时候刚睡醒,正睁着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睛看着她。

聂夫人简直心都萌化了。

苏念微和聂凌峰走过去坐在聂庭轩对面,三人打过招呼,苏念微说:“大哥,你真的瘦了很多。”

聂凌峰也说:“等一下我把谢老先生叫过来给你开点补身体的补药吧。”

“不用这么麻烦,等壮壮做了满月酒后,我去做个全身体检。”

聂庭轩说完转眼看向坐在他旁边的聂夫人抱着的壮壮,嘴角情不自禁带上一丝笑意,“果然是一个壮小伙子,才一个月就比得上人家两三个月大的婴儿了。”

壮壮这时把眼珠子转向他,竟然朝他裂了一下嘴。

聂庭轩顿时乐了,伸手就要去抱他。

却传来了聂夫人吃醋的声音:“壮壮第一次笑都给了你,你看看你多有宝宝缘,还不快点去找个媳妇生个宝宝。”

聂庭轩:“……”

聂庭轩把壮壮抱过来,其实他并不怎么会抱,就直接一只手拖着壮壮,再把他放在腿上。

宝宝一直睁着那双黑葡萄般的眼睛看着他,看着看着又朝他裂了一下嘴,然后抬起小手挥舞了两下。

聂庭轩心都化了,忙把一根手指放在他的小手里,扬起唇角说:“等你明天满月了,伯伯送你一件好东西。”

说完他感觉到宝宝想把他的手指拉到嘴巴里去,忙抽回手。

“哇……”的一声,宝宝不满的哭了起来。

聂庭轩瞬间不知所措了。

“把壮壮抱起来走走,这小子就爱吃手指。”聂凌峰示意他。

聂庭轩听从的把壮壮抱紧,就要站起来。

只是他刚站起来,脸色微白,突然又坐了下去。

聂庭轩头疼的皱起眉头,忙把壮壮抱紧一点,生怕把他摔了。

苏念微三人也吓了一跳,同时问:“大哥/小轩,你怎么了?”

聂庭轩把壮壮递给旁边的聂夫人抱着,揉了揉太阳穴,说:“有可能是坐长途飞机太累了。”

说完他把背靠在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茶喝了一口,感觉好多了。

接下来大家闲聊了一阵。

几人等到聂元帅回来的时候才吃晚饭。

吃完饭聂庭轩就先回他的住处休息去了。

聂夫人看着累得那么狠的大儿子,不满的对聂元帅说:“你到底还是不是亲爸,给你儿子安排那么多事情,你看看他都累成什么样子了。”

聂元帅心里冤枉,面上却绷着脸不说话。

苏念微就撞撞聂凌峰,本意让他替他们的父亲说说话。

没想到聂凌峰说:“父亲,母亲,我们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说完一只手抱着宝宝,一只手揽着苏念微就走。

苏念微:“……”

回到后面别墅,聂凌峰把熟睡的宝宝放在婴儿床上。

转身就抱住了正在扣衣服的苏念微,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在她脖子上蹭着。

苏念微被他短短的头发弄得脖子痒,就笑着推他。

“你和你儿子一样小吗?”

“嗯。”

聂凌峰的声音在她脖子上传来。

“儿子喝奶喝饱了,我饿了。”

苏念微脸颊一红,不满的拍了两下他的背。

“你给我正经一点。”

“我很正经。”

聂凌峰说完抬起头就堵住了她的嘴。

干柴烈火,水到渠成,本来美好的夜晚即将拉开帷幕。

一声婴儿啼哭突然响了起来,她猛地推开身上的某人,穿上衣服就去把宝宝抱了起来。

“宝宝,别哭。”

苏念微边哄他边摸了一下他的尿不湿,原来是尿了,就要去给他换。

突然扫到瘫在那里一脸郁闷的某人,忍不住抬起脚踢踢他,“把裤子穿上,像什么样子。”

聂凌峰用那双幽深中带着幽怨的眼神看了她几秒,才不情不愿的拿了短裤穿上。

然后顶着快要爆炸的身体走过来接过宝宝,“我来收拾这小子。”

说完就熟稔的拿了尿不湿给宝宝换上,再抱着他哄着。

苏念微眼中带着笑的看着脸色发沉却小心翼翼的某人,坐在床边等他。

宝宝应该是睡醒了,聂凌峰哄了好一会儿,他也不睡。

苏念微坐在那里哈欠连天,她说:“你慢慢哄吧,我要睡觉了,宝宝要喝奶了抱给我就行。”

“嗯。”

宝宝太小,一晚上要喝好几次奶,所以苏念微每天晚上都要起来好几次,根本就睡不好,聂凌峰心疼她,就把其他事情全部包了。

等他把宝宝哄睡,苏念微已经睡着了。

软玉温香在怀,却只能看着,聂凌峰突然有个想法,他想明晚把宝宝给他们的母亲带。

一有这个想法,脑子里面就发了芽,简直恨不得马上就到明天晚上。

要知道,他已经做了小半年的和尚,个中滋味,简直就是一把辛酸泪。

一晚上起来喂了宝宝好几次,终于熬到清晨能好好睡一阵,苏念微在聂凌峰起床带着宝宝去楼下的时候,想着今天是他们宝宝的满月宴,还特别和他说了一句:“七点半叫我。”

“好,你睡吧。”

聂凌峰说着就抱着宝宝带上门出去了。

最终聂凌峰还是八点过才把苏念微叫起来。

她刚洗漱完,慕容悦就给她打来了电话。

慕容悦问:“念微,我已经出发了,你起来了吗?”

苏念微有点窘:“刚起来,你来了直接到我们住的别墅来吧。”

慕容悦:“好。”

挂断电话,苏念微和聂凌峰说了一声。

聂凌峰点点头:“外面的客人有父母亲和大哥接待,你等到十点过去前院也行。”

苏念微笑着点点头:“刚好祝爷爷一家,谢爷爷和培森哥他们也要过来了,到时候你去招待他们;我和小悦,倩倩还有凡娜莎先说一阵话。”

“好。”

……

慕容悦、欧阳倩和凡娜莎是一起过来的。

看着慕容悦和欧阳倩微凸的肚子,苏念微忍不住笑道:“才一个月没见,你们的肚子就这么大了。”

慕容悦和欧阳倩嘿嘿笑了。

慕容悦说:“我已经三个多月了,正是宝宝长得快的时候,你都闭关一个月,肯定我的肚子大了。”

慕容悦说完,就想去抱睡在床上的宝宝,见他睡得香只能不情不愿的放弃:“果然基因很重要啊,壮壮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婴儿,没有之一……我要求不高,我的宝宝只要有壮壮三分之二漂亮就行了。”

欧阳倩立即接话:“嗤,我说慕容悦,你要求是不是太高了!”

慕容悦直接怼回去:“欧阳倩,你少在那里说风凉话,就凭我的颜值,我家宝宝生下来也不可能丑到哪里去,倒是你……啧啧。”

“慕容悦你什么意思,我哪里长得丑了,杨彬也长得不难看,我们的宝宝生出来怎么就不好看了。”

看着两人直接就因为谁的宝宝长得好看吵了起来,苏念微对目瞪口呆的凡娜莎说:“凡娜莎,你别介意,这两人一走到一起就喜欢互怼,习惯就好了。”

凡娜莎点点头,把她给宝宝准备的礼物递给她。

“谢谢。”

凡娜莎笑着问:“我还不知道宝宝名字叫什么?”

“宝宝大名叫聂昊辰,小明叫壮壮。”

凡娜莎念了一下大小名,再看向把两只莲藕般的白嫩小手捏成拳头举在头顶,长得的确有很壮实的壮壮,赞成的点点头:“这个小名很贴切。”

苏念微笑,其实他们给宝宝取壮壮这个小名,只是因为当时聂凌峰唱第十首歌的时候,歌名叫《少年壮志不用愁》,他们就取了其中的壮字。

凡娜莎又夸奖了一阵壮壮,才转开话题,“苏,接下来我要麻烦你了。”

苏念微不解的看着她。

凡娜莎告诉她:“接下来我们Beautiful—queen珠宝将会在帝都开分公司,我是作为分公司的CEO过来的。”

听到这话,不止苏念微有点惊讶,就连正在斗嘴的慕容悦和欧阳倩都同时看向她。

慕容悦像是想到什么,用暗昧的语气问:“凡娜莎,你不会是因为培森大帅哥才来的帝国吧。”

凡娜莎笑而不答,说:“帝国是一个大市场,尤其这两年珠宝发展得特别好,加上有苏家珠宝在帝都坐镇,我们Beautiful—queen珠宝杂志只是先其他同行来帝都一步而已。”

“这话倒是没有错。”慕容悦点点头,一脸的自豪:“有我们第一珠宝商在帝都坐镇,别说你们珠宝杂志,最近想来帝国发展的国际珠宝公司都很多。”

欧阳倩比较直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些人来帝都,就不怕被苏家珠宝的压得珠宝首饰都卖不出去。”

这话立即引来三人失笑。

但是谁也没有接话,毕竟欧阳倩是外行,说多了她也不清楚。

苏念微倒是更加关注凡娜莎来帝都的事情。

在快要到十点半的时候,聂凌峰派了司机过来把几人接到了前院。

当车子一停下来,聂凌峰就大步从别墅里面出来走到车边接过苏念微手里的宝宝,两人一起走向别墅。

进了别墅大门,已经来了很多客人,之前聂元帅就交代过,想看他的孙子只能远远的看,不许全部围上去吓着了宝宝。

所以大家只是站在原地伸长了脖子看聂凌峰怀里的宝宝。

然后都忍不住夸奖起来。

“好精致的宝宝。”

“这是遗传了二少和二少夫人的优良基因了。”

“长大了得祸害多少女孩子的心啊。”

……

听着大家的议论,苏念微看了一眼被聂凌峰抱在怀里睡得一点都不受外界影响的宝宝,忍不住低声问聂凌峰:“大家都说你儿子长大了会祸害很多女孩子,你怎么看?”

“不会。”聂凌峰答得自信:“我们聂家男人对不喜欢的女人,从来不会给她们机会。”

苏念微忍不住觑了他一眼。

两人很快走到了聂家其他三人那边。

“父亲,母亲,大哥。”苏念微一一叫过来:“祝爷爷,谢爷爷,祝叔叔,朱阿姨,培森哥,卡秋。”

今天大家都穿得比较正式,两位老爷子都穿了老年西装,就连一向喜欢穿休闲装的培森,今天也穿了一套白色西装,还在衬衣上打了领结,这样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白马王子。

大家都给宝宝准备了礼物。

接过大家的礼物,苏念微招待他们去旁边坐下,大家说了一阵话,苏念微就被叫走了。

等她和聂夫人招待了一阵其他贵妇,她突然转头看了一眼其他人都在说话,只一个人坐在那里的培森。

自从上次回来后,培森还和以前一样,每天都是工作吃饭睡觉,表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她能感觉出来,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结,一个很难解开的结。

这时,苏念微突然看见凡娜莎朝培森那边走过去。

她有点担心,本来也想走过去,却看见凡娜莎只是坐在培森旁边和他说话。

凡娜莎很有分寸,选的话题应该也是培森感兴趣的,所以他直接就认真听起来,偶尔还会回答一句。

苏念微看到这里,松了一口气。

这时,慕容悦突然走到她身边,带着暗昧的语气低声说:

“念微,你觉不觉得凡娜莎和培森大帅哥有点般配……你看,培森大帅哥话不多还有点沉闷;凡娜莎却很理智又很会带动话题,他们两人在一起,凡娜莎肯定能改变培森。”

“是吗?”

“相信我,我看人很准的。”

苏念微用炯炯的目光看了慕容悦一眼,说:“他们能不能在一起就看他们的缘分,你少打什么主意。”

被说中心思,慕容悦打着哈哈,“我这不是关心培森的人生大事吗?”

“培森哥之前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你如果强行把他们配对,不是在帮忙,而是在帮倒忙。”

“不会吧。”

慕容悦知道苏念微他们从M国回来的途中遇到了世界上的暗黑组织,但是并不知道培森当时到底遇到了什么,经苏念微这么一提,立即就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念微,我给我说说当时你们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呗,我什么都不知道,万一到时候真的帮了倒忙,这不是害人吗?”

苏念微想了一下,说:“这里人多,这事我以后和你说。”

她觉得她是该选择性告诉慕容悦一些事情了,不然这女人太热心,说不定到时候还真会帮倒忙。

就在这时,褚管家突然从外面大步进来在聂霆轩耳边低语了两句。

就见聂凌峰立即皱起眉头,脸色都不好了。

苏念微刚好扫到,就走过去问:“凌峰,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聂凌峰看了一眼她和她怀里的宝宝,说:“有人给宝宝送了几箱子珍珠宝石过来。”

“……”苏念微沉默了几秒,问:“是龙傲天吗?”

“嗯。”

苏念微不说话了。

这时,刚从外面进来的客人就说起了放在外面的那几个箱子。

“谁送礼竟然还用几口箱子装着,真是特立独行。”

“不会是小孩子的衣服玩具吧?”

“聂家难道还缺这些。”

“说不定是值钱的珠宝玉石,二少夫人是做这一行的,送礼的应该是二少夫人的同行。”

“那也太豪了吧。”

……

大家的讨论全部传到了聂家人耳中,聂霆轩过来问:“是不是龙傲天派人送来的?”

聂凌峰不高兴,所以不回答。

苏念微朝他点点头:“是的。”

聂霆轩看向聂凌峰,说:“当时是你把他带出来的,他应该是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而且……你们和微微的感情,别人是插足不了的。”

聂凌峰听他这么一说,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他向聂霆轩点点头,对褚管家说:“礼物收了。”

褚管家就出去收礼物去了。

聂凌峰想了一下,对苏念微说:“我出去一下。”

然后就大步走了出去。

聂凌峰走到龙傲天派来的那人面前,气势全开,他用严肃的语气对那人说:“告诉龙傲天,他送的礼物我们收下了,但是不该他肖想的最好不要再肖想,作为黑道的人,就该有随时被我灭了的自觉。”

那人听到这话,身体下意识颤抖了好几下,他忙不迭朝聂凌峰点点头,转身就上车离开了。

苏念微等聂凌峰回来,见他表情如常,就没有问他出去做了什么。

满月宴很快开始。

宝宝还太小,苏念微把他抱出来没多久就抱进休息室去了。

客人们由聂家其他人招待。

满月宴结束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苏念微把把客人们送走,已经三点多,大家都有些累,就坐在客厅沙发上休息。

这个时候宝宝在聂夫人怀里抱着,竟然是醒着的。

聂庭轩就坐在旁边逗他。

宝宝又想把他的手指拿到嘴巴里面去,聂庭轩莞尔,忍不住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没想到这一亲直接就把抱抱亲哭了。

“宝宝不喜欢伯伯了?”聂庭轩有点心塞,就要从聂夫人手里接过宝宝。

没想到宝宝到了他怀里依旧再哭,只是两只小手却紧抓着他的衣襟,那样子,不像他把他惹哭了,而是宝宝看着他很伤心一样。

“怎么了,我们家壮壮可是小小男子汉,别哭了。”

看着聂庭轩温柔的哄宝宝,苏念微他们也不从他手里接过宝宝。

聂夫人问起了他们收到的那机箱子礼物。

“到底是谁来的?怎么会送几箱子来?”

聂凌峰让褚管家带人去把几口箱子抬进来,才说:“是金三角龙傲天派人送过来的。”

“什么?”聂夫人很惊讶,就连聂元帅也皱起了眉头。

聂庭轩实在哄不了宝宝,就准备把他抱给苏念微。

没想到宝宝却抓着他的衣服不放了。

“我家壮壮怎么了?怎么哭得这么伤心?”聂夫人实在心疼得不行,就让聂庭轩把抱抱递给她。

聂庭轩刚把宝宝抱离身前,忙又收回去紧紧抱着。

就刚才那一瞬间,他的大脑突然空白了一下,要不是他反应快,宝宝肯定会摔着,这让他心有余悸。

没想到这一下,宝宝哭得更厉害了。

聂夫人也看出来了,一脸担心的问:“小轩,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老一辈都说,婴儿对抱他的人身体舒不舒服感觉很准。”

苏念微过来把壮壮抱了过去。

聂庭轩说:“母亲,你别担心。”

这时刚好褚管家带着人把几个箱子抬进来。

总共有五个大箱子,一一打开后,众人都惊讶了。

“龙傲天竟然送了这么多珍珠宝石过来,他这是把他的全部家当送了过来!”聂夫人震惊的说。

聂庭轩问聂凌峰和苏念微:“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几箱子宝石?”

苏念微和聂凌峰对视一眼,苏念微考虑了一下,说:“不如我们把它捐给西北研究院吧。”

聂凌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好。”

晚上回到后面别墅,苏念微把宝宝奶睡了,就站在窗边出神。

聂凌峰看了一眼熟睡的宝宝,最终没忍心把他送给他奶奶带,走过去从苏念微身后揽住她,并把下巴靠在她肩膀上。

“老婆,你在想什么?”

苏念微偏头就和他脸颊碰了一下,“不知道师兄现在怎么样了?”

腰上的手紧紧,聂凌峰说:“等宝宝大点,我们可以去看看他。”

“真的?可是……师兄应该不想见到我们。”说到这里,苏念微突然有点黯然。

聂凌峰把她的身体转向她,看着她的眼睛说:“微微,墨家犯的错根本就不容饶恕,墨锦只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等他想通了,他自然就会见你。”

“真的?”

“嗯。”聂凌峰说完,唇就压了下去。

苏念微顺势搂着他的脖子,回应他。

一室旖旎。

——他们的爱情之路还很长……

第二天一大早,安静睡在苏念微旁边的宝宝突然哭了起来。

任由两人怎么哄都哄不好。

苏念微心都快要碎了,“宝宝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聂凌峰想了一下,拿起手机拨号:“我让家庭医生过来给宝宝看看。”

只是他的号还没有拨出去,突然进来一个电话。

聂凌峰接了电话后神色一沉,说了一句:“我们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就对苏念微说:“微微,大哥晕倒了。”

两人忙带着宝宝赶过去,这个时候家庭医生正在救治聂庭轩,宝宝看见聂庭轩后竟然就不哭了。

苏念微突然想到昨晚聂夫人的话,心下一沉,忙把宝宝给聂凌峰抱着,她过去扶着聂夫人。

“母亲。”

聂夫人抬起有点颤抖的手放在苏念微手上,并没有说话。

家庭医生检查完后,先是给聂元帅和聂凌峰敬了个礼,才用抱歉的语气说:“元帅,我这里的仪器检查不出来大少为什么会昏迷,而且,我用了好几种办法也不能让大少醒过来。”

聂夫人一听这话,身体一趔趄,要不是苏念微扶着她,就摔着了。

聂夫人的眼泪猛地一下就流了出了,“小轩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昏迷不醒就昏迷不醒了。”

聂元帅和聂凌峰的表情都不好,聂元帅大声叫来他的副官,“马上给军区总医院打电话,我们把小轩送到军区总医院去。”

“父亲。”聂凌峰制止他,“把大哥送到猎战队去,我那里有世界上最好最先进的检查仪器,而且……大哥突然昏迷的消息不能泄露出去。”

“好。”

……

“元帅,元帅夫人,二少,二少夫人,经过检查,大少的脑细胞正在快速死亡。”

“什么!”

聂夫人听到这话直接就晕了过去。

聂元帅紧握双拳沉声命令:“想办法治,必须把小轩治好。”

……

接下来,聂凌峰不止让猎战队最厉害的几个医生救治聂庭轩,还把猎战队有特殊异能的玄医也叫了过来。

即使这样,大家对聂庭轩的病也是束手无策。

最后玄医建议:“不能让大少的脑细胞继续死亡了,元帅,元帅夫人,二少,二少夫人,如果你们同意,我就把大少的身体机能全部封起来,这样能给大家时间想办法。”

“把大哥的身体机能封起来会有什么后遗症?”

“没有,我只是把大少一个人的时间停在了现在。”

“好,就这样。”

……

又过了两个月,聂庭轩的病情毫无进展,就在大家心灰意冷的时候,D国医学界发表了一遍名为《攻克脑细胞重生》的论文,整个医学界为之震撼。

当谢老爷子看见这篇论文的著作人时,直接哈哈大笑起来。

“我怎么忘了,我的小师妹是医学界的鬼才,没想到她最近竟然会对脑细胞重生感兴趣,缘分啊缘分!”

所以,缘分是真的天注定!

聂家二少的爱情正在延续,聂家大少的故事正刚刚开始……

(全文完)

------题外话------

番外?

没有番外。

因为大少的故事中会穿插他们的故事,也算番外了。

所以,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搜《神秘大佬,求别闹!》/雪年年,聂家大少的故事哦~

最后谢谢一直不离不弃的伙伴们,本文有十几万字已经被屏蔽了差不多两个月,没新读者,也没收入,作为在家带娃只能靠稿费的蠢作者多次想放弃,不过我舍不得,舍不得一直支持本文的你们,更舍不得让这本文太监,下一本,希望还能看见大家,谢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名门傲妻:权少,你栽了!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名门傲妻:权少,你栽了!目录 名门傲妻:权少,你栽了!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3章 大结局(题外很重要,必看)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