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8

Chapter38

“怎么不吃了?不合胃口?”方晋纳闷的看着一直盯着手机有些怨念的沈少爷。

“啊?没……”简易是要疯啊,不过问了一句话,居然爆粗口,可是话说回来,平时除了简易,好像自己真的也没有什么朋友,比如这种时候,可以找的,也只有简易。

“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

“你是怎么透过橱窗还看到那个灯塔的里面?”那可不是一般的眼力啊,透视眼?变种人?

“哦,那个啊”说到这,沈少爷的脸上不免又显出得意之色“我蒙的啊……”

“……”方晋被虾壳卡住了,蒙的?

“其实我没有看见灯塔里面有什么,只是注意到了那个顶层的窗户是镂空的,其他的,顺着剧情猜喽。”

“这也能猜得出?”方晋哭笑不得,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好么。

“那个人那么怪癖,摆在橱窗里的东西不卖,肯定有物殊原因,结果我一说那个窗户里有东西他就变脸了,其他的顺着他的脸色往下编好了。”

“那也是你的本事啊”方晋感慨。

“也算是职业本能吧,平时电影看得多了,这种剧情真是给个开头就可以顺着往下编,而且通常越狗血越准。”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那句话,电影……都不如现实来得更狗血……啊!我的手!”沈聿青正得瑟着结果被蟹钳戳了手“疼疼疼……”

“快让我看看”方晋一把将手拉过来,果然被扎出了血,想也没想,直接把手指头含在了嘴里。

“喂……”沈聿青还没反应过来,指尖一阵温热,连带着心脏也有点小酥麻,愣神的看着那人给他处理伤口。

“好了……”方晋话音刚落,沈聿青立刻把手抽了回来,好像怕慢了一步手被咬掉。

吸就吸好了,末了还舔了一下……实在是……沈少爷的脸烧得比碗里的螃蟹还红,看在方总眼里却是暗自开心,知道害羞没有抓狂是好事啊。

“我来给你剥吧。”方晋直接拿了蟹钳一点点把蟹肉剥进了沈少爷的碗里“趁热吃,来,沾点醋,这个料是他家特调的。”

沈少爷闷头不吭声,只管吃,不知道怎么的,这蟹肉沾了作料,竟透出一丝丝甜味来。

正吃着,服务员走了过来,拿着一瓶简装酒,笑咪咪的:“先生,这是我们店里的特酿果酒,用来搭配海鲜,味道很好,要不要试一试?”

方晋原本打算要两瓶啤酒,又觉得沈聿青肠胃不是特别好,便又没点,果酒,度数应该不高,接过来看了一眼,征求了一下沈少爷的意见:“怎么样?要不要来一点?度数不高,正好吃海鲜,喝点酒也可以杀杀菌。”

沈聿青点点头,果酒嘛,没什么,还能比少爷那晚喝的红酒度数高嘛,在这里,因为沈少爷平时真的不是爱酒之人,方总裁也对小看了这果酒的后发之力,两个人就这么愉快的举杯共饮了。

“味道真的还不错,好喝。”沈聿青一口酒一口虾,吃得不亦乐乎。

方晋这边剥完了蟹剥虾,剥完了虾剔鱼刺,一顿饭,自己没吃多少,手却一直没闲着,到是沈少爷最后实在也是塞不进去什么了,一把握住方晋的手:“英雄,别剥了,我真的饱了。”

方晋乐了,把人喂饱也是很有成就感的:“还要不要再来点主食?这些菜消化的快,别后半夜饿醒了。”

“不要了不要了,刚刚一边吃一边喝都不觉得,这会子是真的感觉都快到喉咙口了。”沈聿青忍不住掩面打了一个嗝。

方晋一看,一瓶酒已经见底了,自己只倒了半杯,其他的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全进了沈少爷的肚子,这是当成饮料喝了,招招手叫来服务员付了钱,两个人闲晃着回了酒店。

两个人延着海滩往回走,一路上海风微拂,沈少爷穿着人字拖溜溜达达的走在前面,方总拎着打包的小糕点晃着手跟在后面,话虽不多,气氛甚好,直到快要走到酒店附近,方晋这才觉得沈聿青的脚步越来越虚浮,有点晃悠的厉害了,紧接着差点一个趔趄歪倒在沙滩上,还好方总反应速度快,上去一把拉住沈少爷的胳膊,顺势让他靠在了自己身上。

“怎么了?”这是绊到了?

“没,没事……”沈聿青迷蒙中抬起头看了方晋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方总裁的心扑嗵漏掉了大半拍。

一双好看的清水瞳眸,这会子不知道是不是酒气上头,眼睛里竟透出一些雾水蒙蒙的感觉,夜晚,微风,海滩,月光

方总的小心脏像是被人啪了一声命中了,要了命了……

“不是说这酒度数不高嘛,怎么这会子有点晕了。”沈聿青咕哝着有些抱怨,脚有点软,头有点晕,路有点……看不清。

“这果酒虽说度数不算高,但也是拿白酒浸的,后劲还是有的,我没注意,你也就是当饮料喝了,现在有点上头了吧。”

“那你怎么不早说……”晕,头晕

“……”我不是一直在给你服务嘛,好吧,怪我咯

方晋轻轻把手搭在沈聿青腰上,让他把身体的大部份重量倾斜在自己身上:“我扶你,好走一点。”

“嗯”沈少爷晃晃脑袋,稍微看得清楚了一些,脚底下的确没有力气,只有半搭在方晋身上,就是,两个人靠得有点太近,方晋一说话就像是耳朵边吹气,痒痒的~

好容易回了酒店,两个人都已经满身大汗,方晋把人送回房间,轻轻扶到床上

“我给你放水冲个澡吧,这一身的汗。”

“嗯……”沈聿青本来就有点迷迷糊糊,沾上床觉得更晕乎。

方晋走进浴室把淋浴打开,试到水温合适,又去床边叫人:“来,聿青,冲一下,舒服一点。”

沈聿青迷迷瞪瞪的搭着方晋递过来的那只手,试图把自己从床上拉起来,结果自己没起来得,还把人肉把手方晋给直接扯趴了下来,怎么也是个一米八几的成年男子,一下子猝不及防的被拉下来,砸得沈聿青忍不住一声闷哼。

……姿势暖昧不说,沈少爷这一声不合时宜的闷哼,听到了方总的耳朵里,竟带着几分甜腻?导致了方总某些部位迅速的有了不可描述的变化,方总有些尴尬,这幸好人是不清醒的,这要是清醒的,自己绝对可以被他列为禽兽的范畴。

“聿青,你,松松手,我拉你起来去洗澡。”

“唔,不要,好冰,好舒服……”

“……”

沈聿青喝完酒整个人都是热的,而方晋没怎么喝酒又刚刚流了一身汗,整个身子确实温度要低了很多,沈聿青这个热源一沾上顿时觉得浑身的热度被缓解了,也不记得哪和哪了,估计还以为自己抱了个冰袋子,舒服的直哼哼。

这一哼哼不要紧,方总可是倍受了煎熬,本来这次出游抱着纯洁目的相处,期望能够更近一步,先愉悦了心情再说身体上的事情,可是现在,沈少爷你是不按常理出牌啊,我们这刚下飞机你就要逼着我开车啊。

方总不想被嘲笑柳下惠,但是趁人之危这种事情也不能做啊,只好安抚的摸着沈聿青搂着自己的手,想要挣脱这个甜蜜又痛苦的桎梏,结果沈少爷一点面子也不给,很是不高兴的再度收紧了自己的双手:“不要!舒服!”

方总这么一拉,脸都贴着脸了,一不小心,嘴唇还扫到了沈聿青秀挺的鼻尖,要说这会子我们方总还没有点反应的话,那可真真正正的要做了柳下惠,方晋被这么一撩拨,一阵热血冲上头脑,低头就噙住了沈少爷还在哼哼唧唧的双唇。

浅尝辄止?怎么可能!方总上看下看模看竖看也是个正值壮年、身强体健、陷入爱河并有正常需求的正常男人!

尝到沈少爷那唇上残留的淡淡果酒香味,方晋也像是品酒一般,先是延着薄唇细细啃咬,沈聿青也不知道是不是渴了,觉着嘴上冰冰凉凉的触感,轻轻张开了嘴想要触碰更多,这下却引来了方晋更深的追逐,沈聿青这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溜进自己嘴里的,不是琼浆玉液,却是带着薄荷香气的——舌头?

沈少爷的脑子一瞬间有些清明,却又迅速的因为失去了呼吸的主动权而有些缺氧,原本紧搂不放的双手有些松动,迷蒙中又发出微弱的轻哼,这下彻底惹得身上的男人失去了自制力,一边将唇舌紧紧掌控,一边已是将手缓缓移到腰际,寻摸到缝隙,轻轻掀开了T恤,延着光滑的小腹一路往上,最终停留在胸前最敏感的红点。

沈少爷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本抱着人的手推到了胸前,试图夺回自己呼吸的权力,却怎么也力不从心,开始试图扭动自己的身体获取自由。

因为人不清醒,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些动作意味着什么,事实上,沈少爷的扭动不仅没能将自己解脱,还充分的按摩了方总那身体不可描述部份,斯文一点说,就是直接导致了方总的更加坚挺。

等沈少爷好容易获得自主呼吸权的时候,全然不知,自己已经**的躺在床上,那件纯白的小T恤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了不远的地上,而方晋方总,也已经从刚刚的冰冰凉凉变成了欲火焚身。

“唔……方晋……”沈聿青突然唤了一声,完全是平时没有的软糯与……“撩人”

“聿青?”方总心里一阵激荡,这是知道他是谁啊。

“嗯~”沈聿青这个无意识的尾音上扬让方晋情不自禁的将人直接半搂进怀里再度拥吻。

而这次,我们方总的手,不仅仅只停留在腰部以上了

五分钟后,沈聿青沈少爷的所有衣物,静静的躺在房间四处的角落里,窗外海浪轻轻拍打,屋内,春情荡漾……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非一般相亲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非一般相亲 非一般相亲下载
上一章下一章

Chapter38

8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