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两次泄密】

244【两次泄密】

???

“袁队长,早上好!”

“早!”

“袁队长!”

袁鹏飞点头示意,一路上面带微笑的和同僚打过招呼,他推开了自己的办公室门,敞开门,坐在办公桌后,梳理着自己的思绪。

坐着船跟孙康石来到总部时,他只是孙康石临时起意招募的外围成员。

只是这几十箱药品,尤其那一箱盘尼西林,简直就是一堆已经点燃的助推燃料剂。

孙康石被任命为行动处二科少校科长,袁鹏飞沾了一点光,摇身一变就成了少尉,跨过了士兵阶级,迈入了军官体系。

几十箱药品难道真的那么厉害吗?

袁鹏飞一开始还有些疑虑,可后来听了孙康石的解释后,他也就理解了。

对于这场突然爆发的战争,政府的准备并不充足。而且谁也没有预料到战争会如此酷烈,伤亡如此之大。

淞沪会战中后期,药品存量就已经消耗殆尽了。别说士兵得不到医治,就是中下级的军官得到救治的也不多。

伤兵营躺着一大批等死的,病菌可不管你是什么级别,也不管你是什么后台,没有医治,扛不过去就是等死。

几十箱药品,对于数量庞大的伤兵来说不多。但是也足以保证一批人能够得到救治,能起到燃眉之急的作用。

他们行动人员的升官不算什么,局座拿着这几十箱药,可没少往出卖人情。

人家才是赚大了!

当然,那些和他还是太远了。

因为战争爆发的缘故,军情处已经升格为了军情局,各个部门都在扩张。

可能也不意味着一个少尉能当多大的官,尤其他还是个野路子,跟人家根正苗红培养出来的军官不一样。

刚来的时候,别说队长,副队长也没门,就是行动队里的一个小组长,管着两个手下跑腿的命。

可他仅仅间隔不到一个月,军衔升了一级,而且直接拿到了一个行动队队长的位置,手中的权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是因为他做了谁的女婿,抱上了谁的粗腿,而是因为他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事情还是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8月13号,日军对魔都进攻,19路军奋起抵抗。

这场战役当中,日军投入了10个师团及海军陆战队等30万人,在飞机、大炮、战车、军舰的配合下,向魔都大举进攻,企图迅速占领魔都,直捣民国政府首脑机关所在地---南京。

而民国政府也派出了50个师,70万人的参战部队,与日军拼死作战。

8月5日,在委座的官邸,召开了一个小范围的绝密会议,委座的亲信黄建在本上迅速的记录着。

为了全面迎击来犯之日寇,各军应以“以快制快”“制胜机先”为军事战略,实施下列之目标:

目标一:趁日军主力集中于华北,于8月上旬集中优势兵力,率先歼灭在魔都的日本海军舰队及海军陆战队,将战事引向东南淞沪一带。

目标之二:为确保此一目标的实现,由海军在最狭窄的江阴要塞江面,对长江立即实行封锁。

一方面防止日本海军溯江而上攻击南京,另一方面使上海日本舰艇孤立无援。

同时,民国海军还可乘机狠击长江中上游的日本舰艇、商船。

委座又签署命令:加强江阴要塞岸上炮火力,破坏江阴一带长江水面的航路标志,在江面通道立即布置沉船使之堵塞,并布设密集水雷,相关部队进入一级战争状态。

8月8日,委座马上收到封锁长江江阴要塞计划的战报:

民国海军仅扣了两艘日本小商船,贞子号,长阳号!

8月6日,7日,长江上中下游的个港口日本军舰,商船均开足马力驶往长江下游,冲过江阴要塞。

各港口城市的日本侨民也突然停止了一切工作随船逃离。有的电扇都没关,有的桌上的饭菜正冒着热气……

两天的时间,冲出江阴要塞大约有30艘日本军舰、商船。

委座震惊不已,一下子抓起桌上的一尊精美的景德镇瓷器扔出窗外,他满脸透红,鼻翼张的大大的,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这是日军早有预谋?

难道真的不是日本兵的对手?

还是……

他一夜难眠,无数个巨大的问号在他脑海里飞速的旋转着……

8月25日夜,天热得使人要发疯,树枝一动也不动,知了在树上互相竞唱。

南京委座官邸却是凉气爽人,最高军事委员会正秘密进行又一次绝密计划。

将军,部长,副委员长……四五个人正笔挺地站在作战地图前:

“卢沟桥事变至今,形势对我国极为不利,华北,日寇已占领北平,向南沿京广线急进;

东北,日寇已入侵6年多;

华东,魔都守卫将士虽浴血奋战,终抵不住,已退出;

更不利的是国军缺少必胜的士气!”

委座的作战指挥鞭在战区图上飞快地移动:“所以,为了鼓舞军队之士气,我想亲登战场!”

铁鞭忽然在魔都停住!

黄建精神抖撇地在纸上记得飞快!

“委座,前方战线吃紧啊!”

“还不去,怕要打到大门口了!”

会上一阵沉默,大家都在想:如何才能平安地到达前线呢?

小诸葛眼珠一转:“有一个万全之策。明天英国大使许克不是要坐轿车去上海吗?委员长可以借“英国标记’直趋上海!”

“对!英国是中立国,日寇绝不会向他们宣战,而且,也不会料到我们这一招!”

委座欣慰地点点头:“就这样。只是许克那边...…”

“我和许先生很熟,而且,他们英国人也和日寇有很大矛盾,所以决不会泄密!”小诸葛道。

“好,国家机密,任何人一经泄露,军法处置!”委座环顾自己的手下,威风凛凛!

8月26日,一辆蓝色的本田轿车奔驰在沪宁公路上。一面醒目的英国国旗覆盖在车棚棚顶上。

许克坐在舒软的车厢里,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唉,咱们大英帝国还是有帝国之威的,一路上日军关卡放行,行驶了5个小时,虽然路面坑坑注注,可也没遇到什么麻烦。”

想到这儿,他的嘴角一丝笑容竟然不知不觉中爬上了眉角!

下午2时左右,车减速在靠近魔都的嘉定路上,像蜗牛似的前进,路面已被日军炸得不成样子。许克正闭目养神,一阵轰隆隆的马达声即刻使他大吃一惊,汗汩汩往外涌!

说到就到!

一望无云的天空,两个黑点眨眼之间由远而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印有太阳旗的两架日本战斗机出现在汽车上空!

“呜——!”

飞机拉了一个长调,立即俯身冲了下来。近了,近了,覆盖英国国旗的小汽车、全副武装的驾驶员!

“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汽浪冲得许大使睁不开眼睛!

司机急忙沿“S”形拼命向前疾驶,两架日军飞机见状,在轿车转弯的刹那间一颗炸弹准确地击中了小轿车,腾腾的烈火伴随着烟雾一下子燃烧起来!

两架日本飞机并不死心,又是两枚炸弹!紧接着在上空盘旋,虎视耽耽地盯着汽车烧焦才扬长而去!

一份绝密电报即刻送到了委座办公桌上:许克大使汽车下午2时遭敌机突袭,车毁身负重伤,正全力抢救!

委座一掌重重的击在茶几上:“要不是我军务在身,岂不现在已成了一具死尸!”

他用手帕擦了擦自己额上涔涔流下的汗珠,“可日军为什么单单只炸这一辆小轿车?难道日军不怕违背国际公法的罪名,仅仅是为了炸英国大使吗?”

“日军飞机出现,与我去魔都督战这么巧合?”

封锁长江要塞江阴计划的流产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一个朦胧的想法使他大吃一惊:莫非有人泄密!

……

办公室里,委座冲着他的三个手下大发雷霆:“你们这群草包,你们是干什么用的?

吃白饭!

8月份已经出了两次事儿,为什么我的计划刚一制定,日本人便有所行动?

很显然我们政府之内出了败类!你们不是专门负责特工的吗?怎么直至今天仍没有一点动静!

限你们一个月内查出叛徒,否则军法处置!”

三人面面相觑,噤若寒蝉。

一个小时后,尽管酷热难当,宪兵司令部的办公室却门窗紧闭,厚厚的猩红色花绒窗帘也拉上了,电风扇在呼呼的响着。

特工部的三大巨头,在这里进一步商讨破案计划。

岱副局长说:“26日委座幸免遇难。但此计划是25日制定的,时间上不会这么巧合。

而且日军飞机似乎有明确的目标,寻找有英国国旗的轿车,并直到完全炸毁它为止。敌人显然已经掌握了我们的行动计划。

封锁长江要塞江阴的计划,我们刚下达到沿江防线的陆海驻军,日寇已开始迅速撤离。从迹象来看,是抢在我们开始之前。

而这个机密计划均是我们制定后立即破产或泄露,敌人对我们了如指掌,可以肯定迪特就出在我们周围。”

古司令接口道:“而且此人就在校长身边。两次军事作战计划的泄密如此之快,只能是制定者今天刚制定,马上便送出了情报到日军手里,这么快的速度可以排除下级泄密的可能。”

岱副局长说:“最高委员会中的那几人应该不可能,即便二位有亲日的观点,但是他们还没到这样做的份上。”

谷副局长跟脑海里刹那间浮现出了一个人影,“委座隐约怀疑黄建,我感觉此人似乎也不太靠谱。他既是行政院的秘书,又是委员长身边的秘书,而且两次作战计划均是他做的记录。

他最具有充当间谍的一切可能!

只是此人沉着谨慎,精明干练,对委座唯命是从,只管分内工作从不多说一句话,我们缺少证据呀!”

岱副局长用手按了一下门房铃:“要黄建的档案!”

一位女秘书即刻拿来黄建的档案,三人一起扑在上面。

黄建,早年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归国后,长期在北洋军阀中任职,与清朝遗老、北洋宿将都有来往。

早稻田大学留学。

岱副局一下想起了日本驻南京领事馆,领事须莫曾在一次宴会上对他说过:“黄建是我在日本的同班同学,今后请多关照!”等话。

多年特工的敏感使得岱副局长脱口而出:“黄建与须莫是同学,而据我掌握的情况须莫实则是日本间谍,一定是黄建!”

“好,突破口就是黄建!”

古司令发出命令:“197个监视点注意,立即对须莫、黄建实行每天24小时监视!”

这样抽调大量人手的监视,用到的人实在太多了。刚加入军情局,凳子还没坐热的袁鹏飞就被派出去了。

而因为这件事儿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知道完整事情的不超过两手之数。就连孙康石这位少校科长,不清楚。

不过领导的态度摆在那里,谁也不敢不重视。

袁鹏飞没有经过刻意的特工训练,容易被人看出破绽。可是他的机智和聪明,却是干特工必须的。

为了更好的盯梢,孙康石索性给他安排了一位女搭档——庄小曼。

她刚通过青浦培训班的训练,追踪、格斗、刺杀技巧都是出类拔萃的。二人扮作情侣,一文一武也算互补。

公园里,树荫下,蓝褂子,黑裙子,白袜子,一身学生装的庄小曼和一身中山装的袁鹏飞相对而立,二人正在闲话。

他们是真的闲的没事干,197个监视点,大几百号人就监视几个人,总不能都聚在他们身边盯着看吧!

所以除了少数几个重要的监视点,多个监视小组24小时不停的轮换监视,其他监视点仅仅是把人撒出去。等到需要之时,随时可以监视到人,而不引起警惕。

9月份的南京就像个火炉,热的要死。袁鹏飞把手中的书当作了扇风的工具,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

即便面对美女,他也没什么心情,漫不经心的说:“小曼,咱俩这情侣是不是装扮的有点假,怎么总感觉不像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影视剧里的任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影视剧里的任务 影视剧里的任务下载
上一章下一章

244【两次泄密】

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