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家庭地位

21、家庭地位

今天讓人意外的消息一個接着一個的到來,搞得集鎮上人心惶惶,今天晚上大家並沒有躲在家裏,而是全都出來討論這件事情。

其實工廠鍋爐爆炸並不是什麼太嚴重的事情,畢竟工廠鍋爐因為年久失修的緣故,爆炸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然而這次不一樣,以前狼群哪裏敢劫掠人類工廠?幾乎每個工廠里的工人都有上千人,尋常工廠下班的時候集鎮外面的路上都特別熱鬧。

有些工人是回到集鎮來住的,有些工人則乾脆住在了工廠宿舍里,他們是三班倒幹活,工廠晝夜不停。

這種臨近避難壁壘的小型人類聚居地,竟然有狼群敢去?這本身就是一個很匪夷所思的事情。

就如同樂隊的隨行雇傭軍所說,113號避難壁壘位於龐大的壁壘群圈內,圈內向來都是相對安全的,一開始避難壁壘還往工廠派駐軍隊,可後來大家發現壓根沒有野獸襲擊工廠后,就把軍隊給撤了回來,只給工廠的管理者留下幾把槍而已。

到了夜晚,避難壁壘的城門忽然打開,那壁壘的閘門發出轟隆隆的巨響,緊接着便有數百名荷槍實彈的士兵從裏面走出。

這些都是113號管理者的私軍,亦或者說是113號壁壘背後的那個慶氏財團的私軍。

學堂先生張景林曾無意中提起過,如今財團才是避難壁壘的實際掌控者,他們掌握著人類生存下去的命脈,也掌握著對抗外界危險的武器,一手是錢,一手是武器,牢牢的將所有壁壘掌握在自己手中。

這還是任小粟和顏六元他們頭一次見到避難壁壘里出來如此多的士兵,顏六元躲在窩棚里偷偷的觀望着這些私軍朝着集鎮外面行進,他小聲嘀咕道:「哥,他們身上背着的就是槍嗎?」

那一桿桿黑色的槍械看起來就很冰冷與殘暴,而任小粟毫不意外的發現,這些槍械自己全都認識。

而且,他有種感覺……只要他拿到這些槍械,就能立馬使用的很好。

這些私軍行進時並不整齊,有越野車開路,但後面一些士兵卻是亂七八糟的走着,這隊形甚至可以說是雜亂,那私軍隊伍里有人抱怨道:「不就工廠裏面死點人嗎,明天早上再去不行?非得今天晚上讓連夜殺狼。」

「閉嘴,這是上面交代的任務,」有人瞪了他一眼。

「怕什麼,官老爺們又聽不見,他們還在女人的被窩裏呢,」那人罵罵咧咧的說道,說着,他就給自己點上了一根細細的煙,任小粟再次聞到了那種怪異的煙味。

任小粟皺眉,他現在是越來越不信任這些壁壘里的私軍了。

這時候那名抽煙的私軍轉頭看到任小粟和顏六元正在打量著自己的自動步槍,他罵道:「兩個屁大的小子看什麼看,認識這是什麼嗎?甭看了,給你你也不會用。」

任小粟把門簾放了下來,不過他並不認同這士兵的後半句話。

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判斷出這士兵的槍法可能並不怎麼樣,對方右胸處用來承受後座力的三角區並沒有形成長年練槍的姿態。

其實任小粟不知道的是,如今熱武器就算對避難壁壘來說也比較珍貴,平日裏私軍的軍官也不會讓這群士兵浪費彈藥。有這個經費不如拿去喝點酒,或者找找女人。

避難壁壘外面禁酒,可裏面卻是不禁的。

顏六元好奇道:「哥,我怎麼看你好像認識他們的槍似的?」

任小粟看了他一眼:「別多問。」

顏六元委屈巴巴的抱怨道:「我在這家裏還有沒有家庭地位了?」

任小粟一邊想着事情一邊若無其事的說道:「不要想太多,你在家裏的地位就是活着。」

顏六元:「……」

等到那些私軍的腳步聲走遠,任小粟忽然站起身來,他對顏六元說道:「你今晚去你小玉姐那裏待一會兒,我回來了你再回來。」

「哥你要去哪?」顏六元愣了一下問道。

結果話剛問完,任小粟就已經悄無聲息的掀開門簾出去了,這時候街上匯聚了不少人,所以根本沒人留意到任小粟的行蹤。

平日裏大家天黑都不敢出門的,結果今天大家全出來了,像是過年似的。

任小粟在黑暗中穿行,當他出了集鎮範圍便開始狂奔,今晚的月色並不明亮,可任小粟這些年幾乎每天都要出一次集鎮,這裏的路他閉着眼睛都能走!

壁壘私軍們走的是大路,而任小粟則選擇了一條平行的小路,以免撞上私軍。

他來這裏不為別的,只為了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至於這個機會到底是什麼他也說不清楚。

槍!

是槍誘惑著任小粟來到這裏!

獲得高級槍械技能的任小粟深知當今時代槍械是多麼的重要,那支樂隊的隨行雇傭軍曾說過:他們有熱武器,狼群聽到槍聲就會倉皇逃竄。

遇到過狼群的任小粟深知狼群有多麼可怕,而這麼可怕的東西竟然害怕槍聲?

任小粟不知道這些私軍面對狼群會發生什麼,他也沒想過要得到這些私軍手裏的槍,因為他的目標是工廠,集鎮上的人都知道工廠管理者手裏是配發有槍械的。

按照工廠逃回來的人所說工廠已經完了,任小粟下午就在疑惑,不是說狼群怕槍聲嗎,那管理者只要開槍狼群不就驚走了?

也許是根本沒想到狼群會來,所以來不及去取槍,也許是持槍者被狼群偷襲,亦或是其他的原因,但那些槍興許還在那裏。

任小粟全力狂奔,他比那些私軍更加熟悉這裏,而且那些私軍是走路行進的,他卻在奔跑。

忽然間,一聲槍響在黑夜中綻放,然後便是激烈的槍聲在夜空中經久不息,還有人類的慘叫聲。

任小粟豁然轉頭望向聲音來源,這分明是私軍與狼群遭遇了,並且有許多私軍在開槍之後仍然受傷,不是說狼群怕槍聲嗎?不是說這就是野獸躲避危險的本能嗎?

時至今日任小粟都有一個認知:野獸們雖然進化了,但卻從未能克服自己的本能,兔子依然吃草,狼群依然怕槍聲。

除非,這一切發生了變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序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1、家庭地位

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