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保大還是保小

26、保大還是保小

清晨一大早任小粟打開診所的門,他環顧著周圍的環境,這大概是他集鎮這麼多年,頭一次感覺集鎮早晨的空氣也還挺清新的。

災變之後天空大多數時間都籠罩着一種奇怪的霾,學堂先生張景林說,這是災變時大量煙塵顆粒卷上天空,不僅遮擋了陽光的光合作用,氣候也格外的寒冷,還會經常下酸雨。

直到近幾十年這種情況漸漸好轉,一年裏大部分的時間已經可以見到太陽了。

任小粟的診所就在雜貨鋪對面,他剛一開門,就見到對面的王富貴手捧兩個剛烤好的紅薯走了出來:「小粟,吃紅薯啊!」

任小粟不僅感嘆,在此之前他想讓這老王送自己一根縫衣服的針都難,別說針了,就是送一根縫衣服的線都沒可能。

而現在,這摳門貨竟然還會主動送紅薯……

任小粟看着王富貴喜氣洋洋的樣子,這受人饋贈總講究個禮尚往來吧,他砸吧砸吧嘴說道:「我這也沒啥回贈你的啊,就是麻藥多,要不我給你打一針麻藥吧?」

「打一針麻藥像話嗎?」王富貴臉色頓時就黑了,他問道:「話說你這幾天也沒出去采草藥啊,你那個葯還有沒有了……」

「有啊,消炎藥,麻藥,止咳化痰葯,都有,」任小粟笑眯眯的說道。

「我是說你那個黑色的葯還有沒有?」王富貴稍顯尷尬。

「你不是剛買過嘛,」任小粟明知故問。

「我那是給壁壘里的大人物買的,你別在這裝蒜啊,沒我送葯進去,你能白落這麼一個診所?」王富貴抱怨道:「說實話我一開始只是送給陳海東的,不知道怎麼就送到羅老闆手裏去了……」

這會兒,王富貴自己也有點想不明白這黑葯是怎麼一層層送上去的,也不知道送到羅老闆手裏的時候,還能用幾次……

「給,」任小粟拿出兩個小瓷瓶來,他昨天為了給顏六元治發燒就兌換了一小瓶黑葯,如今還剩下兩次治療的量,所以早就分開裝好了:「1200,一分錢不能少。」

「我這有一瓶可是要送進去的,」王富貴一瞪眼:「你還好意思收我這麼多錢?」

「愛要不要,」任小粟說着就準備把黑葯給收回兜里。

結果王富貴也不猶豫,果斷拉住了任小粟的胳膊,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最終王富貴竟然還道了聲謝!

「來自王富貴的感謝,+1!」

咦,任小粟心說這王富貴還挺有意思的啊,兩聲謝謝竟然連續給了他兩次感謝幣!

不過任小粟有點可惜,自己這感謝幣怎麼還越用越少了呢,現在還是只有四枚……

不過他權衡過利弊,想要讓顏六元和小玉姐在集鎮上過的好一點,當下拉近和壁壘里的關係是必不可少的。

而且這黑葯他也不是白給的,何樂而不為。

想到這裏任小粟感嘆,只能看自己如今有了診所醫生身份的加持之後,能不能多獲得一些感謝。

任小粟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必須出去採藥了,他是個謹慎的人,做樣子也得做全套的,不然引起別人懷疑就不好了。

到時候人家一提起自己就說:誰誰誰的超自然能力是憑空具現一座冰山摧城,誰誰誰的能力可斬群山,任小粟的能力……是製造那什麼葯,這特么可就太尷尬了。

任小粟走進荒野之後終究是忍不住去自己埋着手槍的地方看了一眼,確定沒人動過之後才放心下來,這如今是自己的最大依仗,千萬不能出錯。

就算如今他擁有着4.5的力量,還有4.1的敏捷,人最終還是沒有槍快。

等任小粟背着竹筐回到診所時,他看到小玉姐正一臉為難的看着一對前來問診的夫妻。

小玉姐見到任小粟回來之後便立刻朝他投來了求助的目光:「小粟,趕緊給人家看病。」

任小粟把竹筐往地上一扔問道:「您二位什麼傷啊?我給您說,來我們這就來對了……」

「那太好了,」那漢子說道:「我們沒受傷,就是我老婆懷了四個月了,今天早上肚子裏突然有點疼,怕出什麼意外所以過來看看,想看醫生你能不能治。」

任小粟當時就石化了,他現在雖然開的是診所,但他可不會看這種病啊!

如今也沒什麼男科婦科之分,在集鎮流民們的觀念里,有病來診所就對了。

為難的是任小粟,剛才海口已經誇下,而他又面對着這兩位夫妻期待的目光,任小粟總不能當場打了自己的臉吧?

任小粟努力的回憶著學堂張先生曾經講過的課,還有在張先生那裏看過的書,他試圖從中搜索一下應對的方法,一般醫生面對產婦和家屬會說什麼?

任小粟沉思片刻:「保大還是保小?」

夫妻二人:「???」

那漢子勃然大怒:「你這醫生是假的吧,我老婆只是肚子疼而已,你竟然問保大還是保小?問題是我這孩子才懷上四個月,保小了往哪放啊?!」

任小粟心想,好像是這麼回事啊……

這次他嘆氣道:「二位真對不住,剛才是我不對,我這麼跟兩位說吧我真的不會看婦科病,我要繼續糊弄你們就太不像話了。之前那位醫生也不會,他其實就是個江湖騙子。」

不得不說,他能眼睛都不眨的殺掉一個該死的人,可昧著良心騙一個產婦這種事任小粟還真做不出來。

任小粟繼續說道:「我的建議是你們去學堂那邊找張先生借一點這方面的書籍看看,讓大姐平日裏吃好喝好,然後能不能順利的生下來只能看天意,我就不騙你們二位的錢了。而且你們二位也別找其他人亂買葯,我知道懷孕的時候是不能吃藥的,很大概率會導致孩子發育畸形,不信的話你們可以去問問張先生。」

夫妻二人面面相覷,他們沒想到任小粟竟然會這麼說,那漢子想了半晌:「我感覺你比之前那個醫生強一點,上次我生病了他生怕不買葯,結果吃了他的葯病也不見好,全靠我自己熬過來的。」

那位懷有身孕的大姐站起身來笑道:「謝謝你啊醫生。」

「來自秦佳佳的感謝,+1!」

任小粟愣了一下,這次他幾乎什麼也沒幹啊,結果就憑白收穫了一個感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序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6、保大還是保小

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