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回馬槍

28、回馬槍

夜幕降臨,任小粟感覺生活里的一切都似乎在往更好的方向發展着,這時候他看着宮殿裏已經攢了十枚的感謝幣,心想要是自己能早點解鎖那柄武器就好了。

旁邊的顏六元呼呼大睡,今天下午任小粟去代課的時候,學生們因為集鎮上剛剛鬧過狼群的事情,就想讓任小粟多講講關於狼群的故事,比如遇到狼群該怎麼辦,比如該怎麼逃命。

然而任小粟並不想講這個,依然在跟學生們講著野外生存的一些知識,他覺得這些小孩日後在荒野上如果遇到狼群必然凶多吉少,人類與如今野獸的體格差異就註定了這樣的結局,這是教不了的。

與其教他們一些獵殺野獸的知識,倒不如教他們如果沒遇到狼群,該怎麼獲得維持自己生命的水源和食物。

被狼群殺死是一種無奈,要是被餓死那就太冤枉了。

講課內容不符合學生們預期,最過分的是不符合預期還拖堂,這就導致學生們現在對任小粟非常不滿,他們甚至會回家和家長告狀。

只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不敢惹任小粟,家長就敢了嗎……

這時候任小粟忽然聽見院子牆外有異常的響動,那聲音的主人非常小心翼翼,但任小粟這種常年在荒野上的人,一點風吹草動都必須警覺,不然就可能喪命。

他當機立斷吹滅了屋裏的煤油燈,悄無聲息的朝着院子裏摸去。

任小粟躲在牆根下面,認真的聽着外面的動靜。

只聽有人突然從牆外躍起,雙手扒在了圍牆上面,緊接着對方雙手用力撐起身體,整個人便朝着院子裏跳去。

就在半空中時那人低頭看向地面,正好看到任小粟好奇打量自己的目光。

下一刻,他便看到任小粟驟然沉腰收臂,似乎要將全身的力氣都給收攏起來,然後突然迸發!

這一拳猶如能開山裂石一般,直直的捶到了不速之客的襠部!不速之客想要躲避,他身手不錯,只需要雙腿並起用膝蓋撞向任小粟,就能輕易化解這次的危機。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任小粟的速度比他想像中要快多了!

「慢著……啊!」不速之客失去平衡后痛苦的摔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襠部痛呼不止!

此時外面的腳步聲響起,似乎來的不止一人,任小粟平靜的望着地面上那人,對方身上的穿着並不能幫助任小粟辨認對方的身份。

下一刻又有兩個身影跳了進來。

「等等……啊!」

「我草!」

地面上又多了兩個人滿地打滾。

任小粟皺起眉頭,這些人的身手……說好吧,也還湊合,說不好吧,竟然一個能在自己手下過一回合的都沒。

門外傳來敲門聲,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開門。」

任小粟記得這個聲音,是之前帶領私軍搜查整個集鎮的那位軍官。

他頓時恍然,原來這些人是壁壘里的私軍,只是任小粟想不明白,這些人為什麼這麼弱。

事實上不是對方弱,雖然壁壘內私軍疏於訓練,但也不是普通人可以隨意拿捏的。

這些私軍之前聽人說過任小粟是出了名的狠人,但他們想來,一個流民能有多厲害?

屋子裏原本熟睡的小玉姐和顏六元穿好衣服出來:「怎麼了?」

「回屋子裏去,」任小粟說完就去給那位軍官開門,他心想這些私軍為何要身穿便服翻牆進來呢?

這分明就是要殺個回馬槍,再次搜查「丟槍案」里嫌疑最大的自己,或許是這私軍現在也急於向上面交差,但又忌憚著那位羅老闆。

要是搜到了還好說,這113號避難壁壘里也不是羅老闆一個人隻手遮天,而且羅老闆也未必有多麼看重這個任小粟。可要是搜不到,恐怕就要面對那位羅老闆的怒火了。

按照正常人思維,第一次被搜查過,還有羅老闆打過招呼,大部分人都不會想到這私軍竟然還要殺個回馬槍繼續搜查。

萬一自己真的在上次採藥時把槍帶了回來,恐怕這次就危險了,據王富貴說,那位被他殺掉的工廠管理者的家族,在避難壁壘里也是一股不小的勢力。

任小粟皺起眉頭,對方這算是夜闖民宅,而且這可是第二次搜查他了,按說這事是他占理,但在這避難壁壘外面,自己能跟誰講理去?

拳頭就是道理,自己的拳頭還不夠大。

任小粟一口氣揍了三名私軍,他覺得對方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不得不說任小粟在經過這件事情后便提醒自己要越發的謹慎了,一定不能小看所有人。

事實上那位軍官帶着十來人站在門外,也是一身的怒火,他無法接受自己的士兵竟然連一個流民都處理不了,竟然還得他進來撈人!

這件事情如果傳出去,他的顏面放在哪裏?所以,今天這事必須有一個結果。

就在他準備吩咐手下踹門的時候,診所的門自己打開了。

緊接着,門外的所有士兵都陷入了迷茫當中,他們看見任小粟身上裹着一條大大的錦旗,只見錦旗上面寫着,妙手回春,羅嵐。

那軍官沉默半晌,結果莫名的氣笑了,這是什麼?錦旗護體?!

任小粟全神戒備着,並且仔細觀察這軍官的表情,他主要是怕這軍官太衝動了,看到錦旗護體還要報仇……

結果那軍官繞過他徑直的往裏面走去:「搜!」

任小粟跟在後面說道:「上次不是搜過了嗎?」

那軍官看到院子裏還在滿地打滾的士兵時,臉色就陰沉了下來:「一群廢物。」

他轉頭看向任小粟:「我叫王從陽,你要是想找羅老闆給你出氣,可以報我的名字。」

「那不能夠,」任小粟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您也沒幹什麼嘛。」

王從陽仔細打量著任小粟,他手下的士兵搜查了幾分鐘出來彙報:「沒有發現。」

王從陽二話不說帶隊離開,臨走時他轉頭似笑非笑的看着任小粟:「你要是生在壁壘裏面就好了,來我這裏當兵,比我手下這群窩囊廢強。」

等等,任小粟忽然愣住了,那工廠管理者叫王東陽,難道跟這個王從陽有什麼關係?

難怪對方為了追查兇手對自己死咬着不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序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8、回馬槍

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