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夢都是反的

32、夢都是反的

興許是那支樂隊這次確實太狼狽了,所以休整的時間比較久,一連好幾天都沒有再出來。

按照對方所說,這樂隊和私軍肯定還要往境山走一趟的,只是早晚問題。

境山到底有什麼?任小粟總覺得這群人想去境山的慾望,遠要大過什麼受邀去112號避難壁壘表演。

境山佔地面積遼闊,如今恐怕還沒誰真正探索過境山腹地吧,這壁壘里的管理者到底是得到了什麼消息?

清晨顏六元背着小玉姐剛給他縫好的新書包去上課,心裏美滋滋的。

只是到了學堂他就發現有點不對勁,怎麼他一進門,所有同學都回望着他呢。

顏六元不想搭理於是徑自坐到了位置上,結果所有同學竟然都圍了過來,雜貨鋪老李家的結實姑娘李有錢當先對任小粟說道:「六元,你能不能回去給你哥說說,讓他別再拖堂了?」

「就是,」王富貴家的傻兒子也抱怨道:「天天拖堂,大家都沒時間玩了。」

顏六元也正在糾結這事呢,他無奈道:「我要說了有用,那他早就不拖堂了。」

這時候大家聽他這麼說就不樂意了,李有錢冷笑道:「張先生也沒給你哥發工資啊,聽說你家現在也不缺錢吧,這麼上心幹嘛?怎麼,這就想接學堂了嗎?他還只是代課先生呢,輪不着他來對我們指手畫腳……哎喲!」

李有錢一聲痛呼。

只見顏六元起身就是一腳踹在了李有錢的胯骨上,誰也沒想到顏六元竟然會突然發火,只聽顏六元冷笑道:「我哥教你們的東西,都是能讓你們在荒野上保命的知識,不感激也就算了竟然還在背後編排他,以後誰再說這事別怪我不客氣。」

顏六元今年14歲,李有錢卻是已經16歲了,如今倆人身高是差不多,可李有錢卻比顏六元壯了一圈。

當初王富貴想把李有錢介紹給任小粟的時候,顏六元說李有錢可結實了,當時顏六元真的沒有說假話……

然而這一刻其他學生看着顏六元的模樣,就像是看到了縮小版的任小粟,兩個人身上所爆發出來的狠勁簡直如出一轍。

平日裏顏六元雖然經常噎人,但看起來可比任小粟溫和多了,怎麼一說任小粟,他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時候大家才意識到,原來顏六元骨子裏,也藏着某種野性。

李有錢原本想起身還手的,可她看到顏六元這副模樣時,竟是悻悻作罷:「我可沒編排他,我說的都是實話。」

這時候反倒是顏六元最先開始糾結了,明明他才是那個最不想任小粟拖堂的人啊!

學堂張先生背着手從門外走了進來:「都聚在一起幹嘛?都回到自己位置上準備上課了。」

所有學生趕緊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放學的時候張先生看起來都挺和藹可親的,可在學堂上課期間,他要比誰都嚴厲。

王富貴的傻兒子王大龍在顏六元旁邊坐下,他還是顏六元的同桌。

王大龍偷偷的打量著顏六元,當他看到顏六元好像還在生悶氣,就想找個話題化解一下剛才的尷尬:「我昨天做夢了,夢到我爹給我找了個后媽,對我可不好了。」

顏六元看了他一眼:「沒事,夢都是反的。」

王大龍一聽這個就喜上眉梢:「也對啊。」

顏六元想了想說道:「我覺得他可能給你找了個后爸。」

王大龍:「???」

……

當天晚上任小粟他們正吃飯呢,吃完飯準備補習一下顏六元他們今天學的功課,結果這個時候就看到王富貴怒氣沖沖的領着哭哭啼啼的王大龍進了診所:「任小粟你給我出來!」

任小粟端著飯碗愣了一下:「怎麼了?」

「你問你家六元給我家兒子說了什麼,一到家就哭哭哭,」王富貴想起來自己兒子剛才哭着說的話就氣不打一出來。

任小粟看向顏六元,顏六元乖巧的坐在椅子上:「我說老王可能給他找了個后爸。」

任小粟:「???」

哇的一聲,王大龍哭的更厲害了。

任小粟看向顏六元:「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啊六元,你怎麼能這麼說人家呢,」轉頭他便對王大龍溫聲安慰道:「放心,你爹最多給你找個后媽,后爸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的。」

王大龍愣了一下,后媽也不行啊!繼續哭!

這給王富貴氣的啊:「我真是謝謝你替我解釋啊!」

「來自王富貴的感謝,+1!」

這時候任小粟眼睛一亮,雖然這感謝來的有點牙疼,但那也是一枚感謝幣啊!

不知道為什麼,任小粟總覺得一扇神奇的大門,正向他緩緩打開……

感謝幣這就11枚了啊!

忽然間王富貴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連氣都瞬間消了,他提醒任小粟說道:「陳海東,就是咱集鎮上的那個管理者昨天無意中提起來的事,他說其他壁壘好像都出現了奇怪的事情,咱們113號壁壘裏面也是這樣。」

「什麼事?」任小粟沉聲問道。

「具體的事情他好像也不是特別清楚,」王富貴說道:「有消息我再告訴你吧,反正萬事小心,這年頭但凡出現點稀奇古怪的事情,通常都不是什麼好事。」

等王富貴走了以後,顏六元好奇道:「為什麼老王會說,這年頭但凡出點稀奇古怪的事情,通常都不是什麼好事?」

任小粟想了想說道:「大概是因為我們對於好事的定義太過狹隘了吧,對我們好的事情,才叫好事。」

「那我們這麼想錯了嗎?」顏六元問道,他雖然上的課比任小粟多,可說實話他確實沒有任小粟用功。

以前他偷懶的時候,任小粟都是抱着他從張先生那裏借來的書一直看,有時候顏六元也在想,反正任小粟都這麼厲害了,自己還努力幹嘛啊。

任小粟看着顏六元說道:「你記住,這麼想是沒錯的,對我們有益的事情才是好事,人自私一點沒錯。我是讓你當個有底線的人,可沒讓你當什麼爛好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序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32、夢都是反的

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