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詭異樹林

47、詭異樹林

劉步見沒法回頭便對任小粟說道:「你一個人坐皮卡車斗去,程東航你去車上,」他冷笑道:「既然你說沒帶錯路,那你就面對危險吧。」

這時候他也顧不上任小粟吃不吃餅乾的事了,畢竟誰都不想死啊。而且相比被吃點餅乾而言,生死明顯更重要。

任小粟沒理他,而是走過去查看徐夏的傷,他把徐夏捂住脖子的手拿開,赫然看到徐夏脖子上有一根長長的螫針。任小粟一眼就認出來這是什麼東西……馬蜂!

他背對着身後的人悄無聲息的把螫針給拔了下來,因為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徐夏到底是怎麼死的。隊伍里的氣氛越來越古怪,有時候讓這群人對荒野產生畏懼,反而更有利於他這個「嚮導」。任小粟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好人,他也沒義務把所有事情都告知其他人,自己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不過任小粟倒是鬆了口氣,只要不是什麼神秘物種襲擊人類就好,其實他剛才也嚇了一跳。

如今按照任小粟的推斷,可能是有馬蜂停留在了皮卡的車斗里,而徐夏爬車的動靜驚到了馬蜂,於是馬蜂就給他來了這麼一下。

只是沒想到現在馬蜂蜇人竟然這麼致命,是脖子腫脹導致窒息嗎?不不不,不對,如果是窒息不至於十幾秒直接死亡,起碼還要等一段時間,看來是蜂毒的問題了。

曾經小時候任小粟也被馬蜂蟄過,但也只是半邊臉腫了幾天而已啊,並沒有死。

這荒野,越來越危險了啊。

有時候任小粟心裏會有很矛盾的感覺,他一方面被這神秘的荒野吸引著,想要知道這荒野的秘密,而另一方面他有很清楚好奇心太重可能會死。

人都是多面性的,思想也從來都是複雜的,這才是人啊。

死亡的陰影籠罩了整個車隊,而車隊裏面現在最輕鬆的就是任小粟了,許顯楚來查看過傷口但是只能看到脖子上的一個紅點,任小粟觀察著所有人的反應,楊小槿也假裝無意間來觀察了一下徐夏的傷口,結果楊小槿也皺起眉頭。

只有任小粟知道,徐夏其實只是被荒野里進化過的馬蜂給蟄了一下而已……

「徐夏的屍體怎麼辦?總不能把他棄屍荒野吧?」有人說道。

「那還能怎麼辦?」劉步愁眉不展,他是打算把徐夏直接扔到這裏的,埋了還要花時間,這鬼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想多呆。

駱馨雨說道:「給他放到皮卡車斗里吧,先離開這裏,到了合適的地方再把他給安葬了。」

作為樂隊的領頭人,她要把徐夏拋在這裏,其他人怎麼想她?以後傳出去都是她名聲上的污點了。

劉步一聽這話當即決定道:「任小粟你把徐夏抬到車斗里去,你也坐車斗!」

任小粟倒是沒意見,一天多沒吃餅乾,還挺想念的呢……

至於跟屍體呆在一起他就更沒什麼心理壓力了,之前狼群襲擊工廠時留下那麼多屍體他也沒害怕過。

壁壘里的人對生死有敬畏,但任小粟對生死只有敬,沒有畏。

車隊重新出發,任小粟坐在車斗裏面一邊吃餅乾、喝瓶裝水,一邊對着徐夏嘟囔道:「你說你們閑着沒事非要跑出來,得,命沒了吧?」

「哎你說你們壁壘裏面到底什麼樣啊,我們外面的人很多都快餓死了,你們竟然還有心情聽歌捧明星。」

「豬肉都給你們運進去了,我們也吃不到。」

任小粟這純粹是閑着沒事幹,可皮卡駕駛座位和副駕駛的兩個哥們兒就不這麼想了,他們路上忽然隱約聽到任小粟說話的聲音,司機頭皮都麻了,他問副駕駛的兄弟說道:「他跟誰說話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可能自言自語呢吧……」

「你說他腦子到底有沒有病啊……」

當天晚上車隊沒能找到特別適合宿營的地方,只能勉強找個小小的空地,大家今天都沒什麼好心情去聊天吹牛了,只剩下沉默。

第二天清晨任小粟起身伸了個懶腰,昨天晚上他倒是沒去找吃的,畢竟吃餅乾都快吃到撐了。

原本巧克力也是放在車斗里的,結果劉步那老小子機警的把巧克力抱到了自己的車上,他們那輛車也沒地方放那一箱巧克力,劉步就這麼抱了一下午……

任小粟計劃的很好,早上也不用吃飯了,等車隊上路后他在車斗里想怎麼吃就怎麼吃。

結果就在此時他聽到一聲尖叫,他豁然轉頭望去正是皮卡的方向,一名私人部隊的軍人大喊起來:「那個叫徐夏的屍體呢?你們誰見他屍體了?」

所有人頓時愣在當場:「不是在車上嗎?」

「屍體不見了!」

這一次,任小粟頭皮都麻了!

什麼情況,屍體在車斗裏面放的好好的,怎麼會不見了呢?

正常成年男人的體重在140斤到180斤,一個人想要扛着屍體是非常費勁的,不可能一點動靜都沒有。

在場這麼多人呢,怎麼可能一個聽到響聲的都沒有,是誰挪走了徐夏的屍體?

這時候任小粟忽然想起自己之前丟掉的魚骨魚肉,似乎也是這麼消失的:沒有痕迹,完全無法判斷是什麼東西乾的。

當時他猜測是螞蟻,可這次總不能是螞蟻了吧,這螞蟻再怎麼進化也不能一晚上搬走這麼大一個屍體啊。

現在,任小粟心中也被一層陰影籠罩起來,他皺着眉頭思考,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乾的?

劉步渾身顫抖的看向許顯楚:「長官,咱們還是回去吧,這也太詭異了。」

許顯楚端著槍朝外警戒着:「我跟你一樣害怕,但我們哥幾個沒完成任務是絕對回不去的,從此以後只能當流民,我們回不去,你們也別想回去。」

「可這樹林真的太古怪了啊!」劉步都快哭了。

「都給我上車,趕緊離開這鬼地方!」許顯楚怒吼道。

從這一刻起,任小粟手中始終都握著骨刀,他的大腦徹底活躍起來,時刻防備着任何危險的到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序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47、詭異樹林

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