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活人莫入

49、活人莫入

如今車隊行駛的速度很快,一方面是這段道路確實要平緩一些,另一方面是大家都覺得只要自己把車開的夠快,就能把危險甩在身後。

到了傍晚,當夕陽從天空中斜射過來的那一刻,車隊終於從樹林中穿出,看到了前面巍峨的石壁與峽谷。

那石壁像是大地從這裏忽然拔起的台階一般,他們下車后抬頭把脖子都仰酸了才能看到石壁在上方的盡頭,而左右兩側一眼望去竟是完全看不到邊際。

這是大自然的階梯,彷彿踏過這階梯便能登上蒼穹。

那老風口峽谷遠處看起來就像一條黑線般細窄,可他們到了近處才發現,這峽谷竟是寬闊到可容五六輛車同時通過。

巨大的山風從峽谷中穿過,發出呼嘯的嗚咽聲,有人站在峽谷口上時,人都要站不住了幾乎被風推倒。

大自然之神奇與壯闊,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忽然間劉步大喊道:「你們快來看。」

只見劉步站在老風口峽谷旁邊指著石壁上的一處喊道:「這裏有字!」

所有人走了過去一看,石壁上竟然不知道被誰刻着四個頭顱大的文字:活人莫入。

許顯楚看向任小粟:「這是誰刻的?」

任小粟搖搖頭:「我去年來這裏的時候還沒有這四個字。」

「你為什麼會來這裏?」劉步尖聲道:「這裏距離集鎮有多遠,就算是打獵也不該來這種地方吧,你到底是什麼人?你一定隱藏了自己的身份!」

任小粟點頭道:「是的,有件事一直沒告訴你們,我其實是……龍的傳人。」

劉步:「……」

許顯楚:「……」

駱馨雨:「……」

「現在你身上的疑點太多了,」許顯楚把槍對準任小粟說道:「你必須說清楚去年為什麼會來這裏,這裏本就人跡罕至,113號壁壘已經很多年沒有派人來過這裏了,這是112號壁壘去113號壁壘的路,但這一年裏並沒有112號壁壘的人來過咱們這邊,所以這一年的時間裏,很有可能只有你來過這裏,字是不是你刻的?」

任小粟想了想說道:「這字刻的位置很高,以我的身高如果不搬塊石頭墊腳是夠不到的,而且我也確實跟你們一樣很驚訝這裏為什麼會有這四個字,我也同樣很疑惑這是誰幹的。」

這一點任小粟沒說假話,這四個字確實不是他刻的。

「你還沒說你為什麼會來這裏呢?」劉步吼道:「這裏距離集鎮有多遠你自己算過嗎?」

所有人看向任小粟,他們雖然開車速度還沒人的跑步速度快,但這三天的路程也足夠遠了,任小粟沒道理會跑到這個地方來啊。

任小粟沉默了一下說道:「去年我在雲嶺遭遇了狼群,被狼群攆到這裏的。」

這也是真話。

「你胡說,」劉步反駁道:「你一個小孩能在狼群口中活下來?你告訴我,狼群憑什麼放過你?」

「當時狼群的目標並不是我,我只是恰巧出現在那裏而已,當時我倉皇往樹林里逃跑,原本以為這樣狼群就不會管我了,但沒想到它們竟然追了上來。至於我怎麼活下來的……我進入老風口峽谷后,它們就不追了。我在老風口峽谷裏面躲了兩天時間,它們跑掉之後我才出來,再往裏面走的路我可就不認識了,我也沒去過。」

所有人都愣住了,到了這裏,連狼群都不追了嗎?難道這峽谷後面真的有什麼大恐怖?

而這峽谷石壁上刻的字,興許是哪個好心人進去后發現了境山的秘密,然後警醒其他人不要再往前走了。

所有人都信了任小粟所說的話,不過這一次任小粟並沒有說實話,他當初確實是被狼群攆進去的,可狼群並沒有在這裏止步,而是繼續追了下去。

至於任小粟如何活下來的其實他也說不清楚,因為當他與狼群遭遇的一瞬間便失去了意識,醒來后一身傷痕,狼群卻不見了。

他掙扎著回到集鎮上時已經油盡燈枯,正是這一次讓他意識到了狼群的可怕,但也正是這一次遭遇狼群之後,他腦海中出現了黑霧。

任小粟這一年的時間裏都在思考,自己腦海中這黑霧到底和那次昏迷有什麼關係,那次昏迷的時間裏又到底發生了什麼?

有人忽然說道:「你們知不知道那些超凡者的事,這字說不定是哪個超凡者留下的,他們之中有些人早就超脫出了正常人類的範疇,能自由行走荒野也不奇怪。」

說話的是一名私人部隊的軍人,結果許顯楚怒目看去:「這是軍事機密。」

「你裝什麼啊,大家還不都是被排擠出來的,你以為你這軍官還能當多久?」那軍人冷笑道:「就算這次任務完成了,你真以為回去了馬鑫能放過你?」

任小粟愣了一下,這私人部隊竟然連部隊內的秩序都如此混亂,士兵都敢隨意頂撞長官的?不知不覺中,任小粟對這私人軍隊的印象又差了一些,在學堂張先生的形容中,曾經災變前的軍隊紀律嚴明,那是猶如鋼鐵一般集體意志。

許顯楚看向那個說話的軍人:「他不放過我,我也會臨走前讓你也滾蛋,現在你最好閉嘴,不然我就把你當逃兵處置。」

說話的軍人沉默了,可劉步和駱馨雨的好奇心已起:「那些超凡者怎麼了,聽說前段時間你們在咱們壁壘里抓了三個超凡者?」

許顯楚斟酌了一下說道:「這事與你們無關,我們也只是執行上司命令而已。」

「那我們還要不要進去,」劉步忽然懇求道:「長官,咱們還是回去吧,這裏面太危險了啊!」

許顯楚也終於出現了動搖,他看了一眼天色嘆息道:「橫豎已經不早了,我們今晚就在這裏宿營,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去留問題,然後再做決定,如何?」

劉步他們當然同意,只要不再往前面走,一切都不是問題。

任小粟望向峽谷深處,那峽谷兩旁的直壁幾乎連接天際,上空峽谷夾縫中有一線光明投下,可光到峽谷裏面似乎用盡了似的,越往深處看,就越黑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序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49、活人莫入

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