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事出意外

第二百零四章:事出意外

事出意外究为何

故人现身化险情

说也奇怪,就在这里女人扔下手中孩子的一瞬间,小刘那原本模糊不清的双眼一下子变的清晰无比。

“不要!”看到那孩子痛苦着朝地面上摔去的时候,小刘心中不由的大惊,他大喊着朝那个孩子扑去。“我的孩子!不要啊!”

小刘这一扑卯足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可即便他的身手灵敏,也没能在第一时间接住那个孩子。

只听“啪”的一声,那襁褓中的孩子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哭声戛然而止,与那哭声同时停滞的,似乎还有小刘的心跳。

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一下子涌上了心头,这种感觉好似痛苦、自责、悲伤、哀怨、绝望交织在一起,像一块千斤的大石头一样死死的压在他的胸口,压在他的心上。

小刘双脚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想哭,眼泪却像是堵住了一般连一滴都流不出来。

他想吼,喉咙里却像堵住了一块大石头一样,连一丝声音都发布出来。

他想呼吸,可是整个人就像是被一下子扔进了最冰冷的河水里一般,连一丝空气都吸不进身体里。

冷,一股前所未有的冰冷感,霎时间侵袭着他的身体,好像要将他全身上下的血液都要冻住了一样。

绝望,这就是绝望的感觉。

小刘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人开口道:“爸爸,你当初为什么抛下我和妈妈?你为什么不去找我们两个人?你是不要我们了吗?你本不就想我们死吗?既然想我们死,你为什么又这么伤心哪?”

“谁?谁在说话?”小刘惊诧的回过神。

“是我啊!”那个声音一字一字的说道。

“是……”小刘此时才看清楚,刚才说话的居然是那个刚刚被摔在地上婴儿。

那女人刚才那一摔十分用力,竟然将那孩子的头生生的摔断,此时他的头正以一种十分诡异的角度歪在一边。

他笑盈盈的看着小刘,眼神中完全没有一个应该该有的清澈,正相反,在他的眼神似乎有着无比怨毒的神情。

“你……你……”即便小刘身经百战,此时也不由得吓的退了两步。

“我怎么了?”那孩子咯咯的笑道:“你不想抱抱我吗?我是你的孩子啊!这么就没见了,你就不想抱抱我吗?我可是很想你的,我和妈妈都很想你!妈妈现在不要我了,你得陪着我!无论到哪里你都得陪着我,就算是……下地狱……也得陪着我一起!”

这孩子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突然动了。

他说的很慢,可是他动的却很快。就在他话说到一半儿的时候,他整个身子突然一震,接着四肢以一种极为怪异的姿势反向折了过去,胸口朝上,手脚向下,好像是一只超大号的蜘蛛一样,快速的朝小刘就爬了过来。

小刘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而就在这家伙眼看要冲到小刘身前的时候,突然一把白色的粉末朝它撒了过去。

那些白色的粉末看似平平无奇,洒在那家伙的身上竟然好像是硫酸一般,啥时间腾起了一阵白色的烟雾,紧接着就是一股股恶臭的腥味。

“啊……!”被白色粉末撒中的家伙开始痛苦的哀嚎。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奋力朝小刘扑去,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快跟我走!”就在小刘还没弄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一只手猛的抓住了小刘的衣领将他整个人向后拖去,将将避过了那家伙致命的一击。

“你是……”小刘躲过了致命一击之后,后头望去,这才发现刚刚救下自己的竟然是黄朵朵。

“是你!”小刘惊诧的说道。“你们刚才都跑到哪儿去了?”

“现在没时间跟你说这个!”黄朵朵一边说一边从腰间的口袋里掏出了许多白色的粉末,朝那家伙撒了几把后,又在两人面前的地上洒了一些,然后看着小刘说道:“快走!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在告诉你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等等!”小刘眼见救自己的是黄朵朵,脑中一下子闪现出了之前的画面和那张纸条。

“等?等什么等?你不要命了?”黄朵朵差异的看着小刘。

“想我跟你走,有句话我必须问明白!”小刘坚定的说道。

“你怎么这么多事儿?”黄朵朵生气的说道。

“你在船上的时候为什么在我手心里写下有鬼两个字?”小刘大声的问道。

“我在你手心写字?”黄朵朵差异的看着小刘问道。

“对啊!你在我手心里写的有鬼两个字!我记得清清楚楚,不会错的!”小刘说道。

“你是不是让这家伙吓傻了?”黄朵朵没好气的说道:“在船上的时候,我坐的位置距离你八百米远,我怎么会在你的手心里写字!更何况在那种漆黑一片的情况下,我就算想换到你身边去坐,我也没有那个本事啊!你不愿意走,我自己走了,早知道你这么傻刚才就不应该救你!”

黄朵朵气哄哄的撒了一把白色粉末后转身就要离开,结果被小刘给一把拽住了。

“你有完没完?”黄朵朵骂道。

“真的不是你?”小刘追问道。

“我说了不是我,就不是我!我为什么要骗你,二货,松手!”黄朵朵一巴掌拍开小刘的手,然后转身朝身后的庙宇群跑去。

“妈的!不是她那会是谁哪?”小刘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一边紧跟着跑了过去,只留下了那个不断哀嚎的怪物。

此时的它依然被那白色的粉末腐蚀的只剩下了半副皮囊,阵阵的恶臭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伴随着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嘶吼,将着原本无比安静的地下之城又一次笼罩在了诡异的氛围之中。

火光依旧在跳动,就像是无数只来自地狱的冤魂一般,舞动着自己的身躯,窥视着每一个靠近这里的人。

风,夹杂着种种腐朽之气,吹到这庙宇群的每个角落里,激荡着闯入者的心灵。

佛,是世间普度众生的神明。

可是这里的佛亦是如此的吗?

不!

自然不是!

这里的佛甚至不能称之为佛,更应该称之为魔,一尊尊弑神的魔。

小刘跟在黄朵朵的身后一路向庙宇的深处跑去,让小刘十分差异的是,黄朵朵好像对这里十分熟悉,甚至熟悉到连这里每一处拐角,每一处沟壑都清楚的很。

“等等!”小刘突然开口道。

“又怎么了?”黄朵朵没好气的开口问道。

“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小刘单刀直入的问道。

“因为我在这里已经呆了两个星期了!”黄朵朵毫不避讳的说道。

“两个星期?”小刘惊讶的大叫道。

…………

美国,纽约。

当地最大的餐厅。

现在是晚上的七点,这家原本需要预定和排队才能吃到的餐厅这时候却只有一桌客人。

一个年迈的老者坐在桌子前面认真的切着牛排,之前那个威风凛凛的胖子菲尔德此时恭恭敬敬的站在他的身后俯首而立。

老者对面坐了两个人,中国人,一男一女,他们正是老周口中的老二和老七。

“我应该恭喜二位,同时也应该感谢二位。”老者将一大块牛排咽了下去之后,终于缓缓的开口说道。

老人说话的时候嘴上虽然带着微笑,可是他的眼睛却好像是狼一样凌厉。

“我的货哪?”那个女人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可是整个纽约最好的餐厅,你们不想尝尝吗?”老者看了那个女人一眼,淡淡的说道。

“不想!”女人冷冷的说道。

“你哪?”老者转头看了一眼边上的男人缓缓的说道。

男人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看了看边上的女人,然后过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只从口中挤出了一个字:“不!”

“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吃饭的!我们花了七百万只是想得到那张地图,还有那个人!”女人良知是按着桌子大声的说道,她本来长的很弱小,可此时却将桌子按的咯吱直响。

老人没有说话,他用那双充满杀意的眼睛盯着女人,女人竟然没有丝毫回避的意思,她也直勾勾的盯着老人。

两人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的瞪了好久,突然,老人长叹了一口气,冲身后的菲尔德耳语了几句。

菲尔德会意,说了声,“知道了”后,便退了下去。

没过多一会儿的时间,他领着四个穿着黑衣的人进来。

这四个人中的三个压着一个头戴布袋的家伙,另一个人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皮箱。

他们四个缓步走到了桌子前面,那个黑衣人将手里的皮箱轻轻的放到了桌子上后,便退了一步,从头到尾没有说一个字。

“给!这就是你们要的东西!”老者一边说一边又拿起桌子上的刀叉,“你们走吧!既然不吃,就不要浪费别人吃饭的情绪!”

说完,老者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就好像是眼前根本没有这两个人一样。

此时菲尔德大步走上前,笑道:“二位,我们老爷已经交货了,你们可以离开了。”

说完,他冲两个人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好!再见!”

一句话说罢,二人起身,女人拿起桌子上的箱子,男人接过那个蒙着头的家伙,大步走到了门外,上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寻陵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寻陵计目录 寻陵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四章:事出意外

9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