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生疑

229 生疑

很快,任惊喜就反应过来。

任佳期的本质怕不是要跟她做交易,而是想套出她手里有哪些关于钟心的证据吧。

“你如果想知道我有什么证据,到时候法庭上见。”任惊喜说完看了一眼任佳期。

她眼角下有着很重的黑眼圈,估计没睡好。

任佳期知道任惊喜脑子聪明好使,但那只是在学习上,在其他方面,任惊喜就是弱智,要不然也不会事事都听钟心的。

可如今,任惊喜的脑子好使就变成全方位了,她想什么任惊喜居然都能知道。

任佳期坐在任惊喜的对面,再看一眼任惊喜的神色,一脸的容光焕发,坐在那里就算是面无表情都好看得让人生气。

“我饿了,你去给我弄点早餐来吃!”任佳期心情不爽地说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命令任惊喜,这已经成了刻在她骨子里的习惯。

任惊喜站了起来,走向厨房。

然后拿着一桶方便面扔到任佳期的面前,“要吃自己泡。”

任佳期以为任惊喜去厨房是给她做早餐,却没想到拿出一盒方便面打发她,这怎么能叫她不生气?

“你这人怎么变成这样?以前我们姐妹相处的时候,爸妈和保姆不在家的时候,你都会给我下面条做炒饭或者煲汤,现在居然用方便面打发我,这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

任佳期细数着任惊喜对她的不公平。

任惊喜对任佳期的好,已经让任佳期觉得是一种习惯了,完全不觉得自己这样质问她有什么不妥。

“要吃就吃,不吃就滚!”任惊喜懒得跟她废话。

“你……你给我一碗方便面就是为了羞辱我,是吗?”任佳期似乎有些后知后觉地认为着。

任惊喜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羞辱你?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

任佳期有一种愤怒,却又无处发泄。

“我都来到这里了,都已经很好的跟你说话了,难道真的要我跪下求你,你才肯放过我妈吗?”任佳期说着,准备挤出两滴同情泪来。

不过,她的眼泪还没有落下来,任惊喜就说道:“你跪下来求我,也没有用。”

“你……”任佳期气得指着她的鼻子说道:“你真是个铁石心肠的家伙。”

“铁石心肠?”任惊喜冷笑一声,继续说着:“你有没有想过,你妈抢我的妈的东西还虐待我,是什么心?

你有没有想过,你和你妈把我的努力变成你的东西的时候,是什么心?”

任佳期听她这么一说,好像有一点愧疚心思漫过,但很快就被其他东西替代。

“我妈都说过了,你妈的死跟我妈没有关系,我妈之所以替代你妈,那也是你妈欠我妈的,更何况,如果我妈不取代妈,那你爸就会找个后妈给你,难道你就能过得比现在好?”当任佳期这么想的时候,不仅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反而觉得她们这是帮了任惊喜。

听到这样的话,任惊喜拿起桌上的方面面,朝着她的脸扔去,然后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你……你拿东西扔我?”任佳期气得大骂:“你别以为你现在天天上热搜就会有人找你拍戏,我跟你说,你现在是糊了,没有人敢用你这样招是非的演员,本来我还准备帮你的,现在你这么对我,我是绝对不会帮你了……”

任佳期在一旁骂骂咧咧时,任惊喜再度拿起沙发上的一本书,朝着任惊喜砸去。

“哎哟,痛死我了!”

还不等任佳期反应过来,还手,任惊喜拿起一根绳子就是一抽,只不过不是抽到任佳期的身上。

但是发出的响声让任佳期吓了个半晌。

“再不滚,下一秒我的绳子就抽到你的身上。”任惊喜挥了挥手上的绳子,吓得任佳期顾不得骂她,直接就朝着门外走去。

“疯子!”任佳期说完之后,狠狠的甩了一下门。

出了任惊喜的公寓,任佳期心里更加的乱了。

在一片混乱的思绪中,她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的面孔。

这个时候,她想找人商量或者求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她妈。当然,这个时候,她需要有人在一旁开导她,因为她思绪很乱。

在闪过的一个又一个男人的面孔里,她居然觉得最靠谱的是喻详。

这个老男人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对她出手最大方,同时也会为她分析事情,她情绪不好的时候,他总是有办法让她开心起来。

越想,任佳期就越想见到喻详。

她开着车便去了喻详在外面常住的地方。

任佳期没有提前给喻详打电话,如果喻详在她就当给他一个惊喜,如果不在她再给喻详打电话也不迟。

二十五分钟后,任佳期站在了喻详公寓门前。

“呼……”任佳期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然后按响了门铃。

不到十秒,门就打开了。

任佳期长发一撩,然后就叫着“亲爱的”准备扑过去。

当她看见开门的是一个女人且还是她的室友林婉时,她整个人都懵了。

“林婉……”任佳期似乎还处在惊厥之中。

林婉以为是喻详去而复返忘记拿东西了,所以飞快的跑来开门甚至都没来得及看一眼门镜。

却不曾想,门口站着的不是喻详,而是室友任佳期,她的嘴里还嗲嗲的叫着“亲爱的”!

惊讶过后,林婉很快就淡定下来,并且跟任佳期笑着打招呼:“佳期,你好!”

“你怎么会在这里?”回过神来,任佳期立马追问。

林婉笑着回过去:“你是来找老喻的吗?他出去了,一会就回来,你要不要进来等他?”

她的话很客气,脸上也荡漾着笑。

任佳期也从话里明白过来,林婉这话怎么听都像个女主人的姿态。

林婉和喻详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任佳期不是傻子,她很快就想了起来,林婉是通过她认识的喻详的,并且当天晚上喝得烂醉。

第二天,喻详就提出来跟她分手了。

这中间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她不知道的猫腻?

想到这些,任佳期这心里就觉得跟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瞪了一眼林婉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喻详在外面有过很多女人,但是若论最特别的一个,任佳期非常的自信,那个女人一定是她自己。

因为这么多女人之中,只有她跟着喻详的时候,还是个女孩身,在喻详的心里,她始终都是最纯洁的那一个。

“你跟喻详在一起了?”任佳期脸上并没有多少笑容,并且非常不友好。

尽管她跟喻详分手了,但是在任佳期的心里,喻详还是她的。

林婉至始至终都保持着笑容,如实地回道:“是啊。”

她压根就没想否认,她也不怕任佳期对付她,毕竟,她现在跟喻详的关系非常的亲密。

任佳期虽然猜对了,但是亲耳听到林婉承认,她心里还是非常的不舒服。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为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任佳期语气暗携着几分质问。

林婉依旧是得体的笑容,“年初的时候在一起的。”

任佳期暗暗的算着时间,年初的话那是她跟喻详分手后的事情,离开喻详后,任佳期又跟两位男星好过,好到的程度自然是上过床。

她能接受喻详有女人,可是如果这个女人是她室友林婉,却怎么都觉得心里咯的慌。

并且她能百分百确定的是,林婉和喻详是通过她才认识的。

凭什么她要成为两人的媒人?

“我问你,那天晚上我喝多了之后,你跟喻详发生了什么事?”任佳期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林婉,似乎想从她的眼神里得到一丝讯息。

林婉一眼便看出了任佳期的心思,她笑着说了一句:“你睡了之后,我跟老喻又喝完了一瓶酒,然后我就走了。”

“就这么简单?”任佳期对此半信半疑。

林婉笑着打趣她,“佳期,我们俩关系这么好,你到底想什么呢?”

在想啥?当然是在想他们有没有背着自己在那天晚上上了床。

不过这样的话,任佳期没有当面问出来。

可是这心里的气,再加上在任惊喜那边受的气,她就怎么都压不下去。

“是啊,因为你跟我说我们俩关系好,所以你就通过我认识了老喻,现在你应该都知道老喻的身份了吧?要开拍的那部宫斗大戏的女二的角色是喻详给你的吧?”

这一边串的事情想起来,任佳期这心里就更堵了。

林婉依旧笑着,“是啊,老喻他说这个角色适合我,说我是学表演的,就当给我磨砺磨砺。”

“你这是在炫耀他对你的好吗?”任佳期嘴角一翘,“你别以为自己在他心里能有多大的地位,你也不过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论他对女人的好,谁也越不过我去。”

“我听老喻提起过你,他也夸你懂事乖巧。”林婉也不生气,继续说道:“不管你们以前怎么好,你们都是过去式了,不是吗?”

这话说得憋死了任佳期。

“你们的过去我不会介意,也不想去追问,但是现在老喻对我很好,非常的照顾我,我就会好好珍惜他,珍惜他对我的好,感恩他对我的照顾,我也会好好爱他,回报他,在与他在一起的日子,绝不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

有钱的男人从来不缺女人,但对于听话乖巧且忠诚的女人,却是很缺的。

林婉永远都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呵呵……”任佳期冷笑着,“你这是在跟我宣誓你的主权吗?你可别忘了,你也不过是个小三小四或者小八小九什么的,喻详的老婆可还活着呢。”

“我知道,所以我会更加的乖巧懂事,并且学会知足。”

“你……”

任佳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气得满身是火。

“婉婉……”喻详从外面走了过来,脸上全是宠溺的笑,刚刚她们俩的对话,喻详在外面听了一些去。

对于林婉的体贴与懂事,他总觉得如沐春风。

“老喻,你回来得正好,佳期过来了。”林婉体贴地走了过去。

喻详看了一眼任佳期,眼里并没有多少的感情。

她跟那些男星上床的事,他都查得一清二楚,对于一个跟自己还在一起时就给他戴绿帽子的女人来说,他没有封杀她还给了她最后的资源,就已经是对她最大的宽容了。

“喻详……”任佳期一脸期望的看着喻详,“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还不等喻详说话,林婉连忙说道:“我出去给你们买点水果上来吃。”

林婉说完准备换衣服出去,喻详却拉住了她的手,体贴而温柔地说着:“你现在身体不舒服,外面又怪冷的,别出去了,小心着凉。”

任佳期看着两人,有些傻傻的。

喻详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很关心很照顾她,但是从来没有用那样的眼神和宠溺的语气对她说过话。

这种看似非常平常的关心,却透露着好多信息。

喻详是在她面前表现如此让她生气的吗?是为了报复她跟别的男人上了床?还是真的就对林婉有这么好。

“不会的,他一定是为了报复我,所以才故意当着我的面对林婉好的。”任佳期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

见喻详这么照顾自己,她便笑着回应:“那我去房里看会书。”

说完,她非常识大体的将客厅的空间留给了任佳期和喻详两人,无论是商量事情还是叙旧,她都会做好喻详背后听话女人的本份。

等到林婉一进房,任佳期这憋了许久的气和委屈,瞬间就崩溃了,眼泪都止不住流了下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见喻详就有些控制不住情绪,这或许是源于她对他的信任。

见任佳期两眼泪汪汪的样子,喻详也知道网上这两天的事情,便抽了一张纸递给她:“想哭就好好哭一会。”

听到喻详的关心,任佳期不管不顾,直接就扑进他的怀里,放声地大哭起来。

对于任佳期突然扑过来,喻详显然没有料到。

他现在心里只有林婉,想着林婉还在房间,他对怀里的任佳期便少了几分怜惜,将她直接就放到沙发上,然后让她坐下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陆太太,要个二胎吧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陆太太,要个二胎吧目录 陆太太,要个二胎吧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229 生疑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