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我是他们亲生的吗?

【番外】 我是他们亲生的吗?

五年后。

“先生,您找谁?”

“我是学生家长。”

狼海脚步匆匆的推开拦着他的人走,幼儿园这会儿是上课时间,院子里没什么人,他走向园长办公室,离老远就听见一个女人在教训人。

“还不快点道歉,你家长就是这么教你的?”

女人的声音尖锐刺耳,狼海砰的撞开办公室的门,就见南宫晓背着粉红色的卡通书包,低着头抠手指,女人身后站着一个比南宫晓高一点的男孩,女人的手直指南宫晓,口口声声让她道歉,就连一旁的园长看着她被欺负都不吭声。

撞开们的声音颇大,园长和女人都看了过去,南宫晓抬起头,“海舅舅。”

女人见到女孩家长来了,指着他问:“你就是她的家长啊,舅舅,她没爸妈吗,你们家孩子她……”

“我们家孩子怎么了,你这个老女人,你还要不要点脸,你个当妈的就是这么教育儿子的,难怪我们家小晓会被你儿子欺负,你刚才让谁道歉呢,你现在让你儿子马上给我们小晓道歉,不然的话我看你们娘俩今天走不走的出去这个门。”

“你,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还讲不讲理?”女人被狼海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看向园长,“园长,今天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这都是什么人啊。”

论吵架,狼海除了吵不过周孜月之外还没有第二个人是他的对手呢,眼前这个女人一看就是泼妇,他可不想管她是不是女人,“我是什么人关你屁事,你现在让你儿子马上给我们小晓道歉。”

园长看不下去了,他打断狼海的话说:“这位先生,您,您真的是南宫晓的家长吗?”

狼海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园长,“我是她舅舅,怎么不算家长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是你误会了,打人的是南宫晓,是她把人家小男孩拎到女厕所里打了一顿还泼了人家一身凉水。”

狼海:“.…..”

回头看向身后的小女孩,女孩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眨巴着,一点都没有知错认错的意思。

小家伙打电话给他说自己被人欺负了,他才急三火四的赶来,结果……

狼海看她半晌,什么都没说,转过头看向园长和男孩的母亲说:“这个……小孩子打打闹闹是常有的事嘛,何必这么在意呢。”

园长嘴角一抽,这双标也太厉害了吧。

男孩的妈妈刚才已经被南宫晓气的够呛了,现在又被狼海噎了一顿,“所以我们现在不用跟你们道歉了是不是?”

南宫晓扎着两个小辫子,开口小腔小调,说起话来柔柔弱弱慢慢吞吞,“谁让他说他是老大的,他想抢我的位子,我当然要跟他比一比,比输了就找家长,没用。”

她说话虽然不比周孜月利索,但是做事简直跟她妈妈一模一样,都这时候了还敢呛呛,狼海拿她没辙,“小晓,你打人了没?”

“打了。”南宫晓扬着小脸,笑起来跟周孜月时候有几分相像。

瞧她这得意劲,狼海确实想好好夸夸她,不愧是他们老庞家的孩子,从小就有打人的好习惯。

他抱起南宫晓,看向男孩的母亲说:“这说起来也不光是我们家小晓的错,你儿子不自量力也怪不着别人,想当老大也得有那个本事,不然肯定是要被人收拾的,你就当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别到处乱招摇,不然还得被人打,今天就当我们小晓免费教你儿子做人的道理,就不用谢我们了。”

“你……”

女人气急败坏的话还没说出口,狼海看向园长说:“园长,以后别把这样喜欢招摇又没本事的小孩分到我们小晓一个班,你也知道,我们家小晓就是厉害,在幼儿园里谁敢踩在她头上说自己是老大那不是找打吗,以后你们招人的时候也好好筛选筛选,别老是给们家孩子惹麻烦。”

园长:“.…..”

狼海抱着南宫晓走了,临走前,南宫晓还回头朝着小男孩做了个鬼脸,气的男孩差点哭出来。

离开幼儿园,狼海看了一眼怀里笑嘻嘻的小孩,周孜月生的闺女他还能怎么着,只能宠着了呗。

“还敢笑,这种时候知道打电话给我,你也知道把你妈找来会挨揍?”

南宫晓撇了撇嘴,“我妈妈才不会呢,不过她今天跟爸爸生气早上离家出走了,所以我就找你了。”

闻言,狼海愣了愣,“离家出走?”

“对啊,妈妈经常黎家出走的。”

狼海离开了半年出去办事,最近两个月才回来,他倒是不知道周孜月还养成了离家出走的毛病。

狼海问:“她黎家出走你老爸也不管?”

“爸爸管啊,不过我觉得也用不着管,反正最晚两天就回来了。”

“两天?不可能吧,你妈要是真的生气了离家出走,还不得一走就是大半年?”

南宫晓摇了摇头,两撮小辫子跟着甩了甩,“没有,上次妈妈离家出走去了奶茶店,下午就回来了,上上次妈妈离家出走去了外公家,第二天被外公送回来了,还有上上次,她去Z国找子七舅舅,两天后她自己就回来了。”

狼海诧异道:“自己回来的?”

“嗯,妈妈说舅舅和舅妈虐狗,我觉得妈妈在胡说,舅妈最喜欢小狗了,她肯定是想爸爸了才回来的。”

听完这话,狼海笑了,“你怎么不说你妈妈是想你了才回来的?”

南宫晓撇着嘴摇了摇头,“妈妈和爸爸才是最好的,跟我不是。”

“那你还真可怜。”

“还行吧,也没那么可怜,等我长大了我也要找个像爸爸一样的男朋友。”

狼海抱着她走到车前,正要开车门,南宫晓小手一伸,“我想吃冰淇淋。”

冰淇淋店要过马路,狼海把她放下,“你站在这别动,我去给你买。”

女孩开心的点了点头,今天要是换成她爸爸妈妈任何一个人来可能都会教训她,现在不但没有被教训,还有冰淇淋吃,真开心。

狼海走过马路去买冰淇淋,突然一辆车停在了南宫晓身边,从车里下来一个认,一把将人抱起,还没等她叫出声人就被塞进车里带走了。

*

自从南宫晓出生开始,穆星辰一直把她保护的很好,但是身为M国的小公主,就算被保护着也不乏有些时候被人偷拍,平时她上学放学都是古旭亲自带着人接送,今天还没到放学的时候,狼海也没想到居然有人会截胡。

南宫晓不吵不闹的坐在车里看着绑架了她的几个男人,算上司机一共有四个人,他们商量的不是绑架了她之后要多少钱,而是会不会出事。

“叔叔,我现在是被你们绑架了吗?”

坐在她身边的男人看了他一眼,故意吓唬道:“没错,你现在被我们绑架了,赶紧让你家里人拿钱来赎你。”

南宫晓撇了撇小嘴,“叔叔,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男人咽了咽口水,头上的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外冒,“知道又怎么样?”

“你们是打算要到赎金之后就把我傻了吗?”

这孩子,不哭不闹也就罢了,还问个没完,另一个男人回头说:“只要你家里肯拿钱,我们就把你放回去。”

“你们确定会放我回去吗?可是我都看见你们的长相了,你们绑架怎么也不蒙个脸?我看电视里绑架犯都是蒙着脸的,你们这样我都记住你们了,你们不怕我去找警察叔叔吗?”

这孩子是话痨吗?

几个男人相互看了看,坐在她身边的人说:“那你是想让我们杀你灭口?”

南宫晓摇头,“那也不行,你们杀了我,除非不要钱了,不然我爸爸一定会把你们找到的,他就只有我一个孩子,他最疼我了,可是你们不要钱了杀了我还有什么意思?你们如果要钱还杀了我,然后我爸爸再抓了你们,你们就算要到钱也没命花。”

几个男人:“.…..”

他们几个年纪不大,就是想弄点钱而已,经过路边刚好看见她一个人,顺手就把人弄上车了,弄上来才发现她是谁。

坐在南宫晓身边的人问:“所以呢,你有什么好主意?”

“我确实有个好主意,我可以把我的零花钱给你们,然后你们放了我,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反正就是点零花钱,爸爸不会管我的。”

男人嗤道:“你当我们是要饭的吗,你一个小屁孩能有多少零花钱?”

“唔,二十万,过年时候的压岁钱。”

“.…..”

压岁钱?

这是奔着把岁数压死吧。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一个上幼儿园的小鬼都有二十万。

见他们犹豫着不说话,南宫晓“哎”了一声说:“我爸爸很凶的。”

国王啊,能不凶吗,就算不凶也不是好惹的。

几个男人商量了一下,问:“你真的不会告诉别人?”

南宫晓小脑袋瓜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不会,我保证。”

拿到二十万总比什么都拿不到还不讨好强,几个人想了想,“行,那你要怎么把钱给我们?”

“给我一台电脑,我给你们转账。”

看看眼前的小鬼,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孩子,这么点点就会转账,不得了。

毕竟是绑架,他们也不能大张旗鼓的,把人带去了一个就仓库,弄来一台笔记本电脑,是个男人站在小女孩身后看着她转账,看着那五个零,四个男人忍不住有点激动,看到转账成功几个字,几个人相互笑了一下。

临走前,他们再次问南宫晓确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南宫晓眯着杏眼笑着说:“我保证不说。”

他们拿着电脑走了,把她一个人扔在这就仓库里,看着他们走远,她从书包里拿出手机,发了一个定位出去。

半个小时后,穆星辰的车停在仓库外,南宫晓走出来,捯饬着两条小腿朝着从车里出来的穆星辰跑了过去。

“爸爸。”

穆星辰将人抱起,眉心微蹙,“怎么回事?”

南宫晓兴致冲冲的说:“我刚才被人给绑架啦。”

自从有了这个小家伙之后,穆星辰就觉得自己的余生可能都要在头疼中度过了,大的不让人省心,小的也不让人省心,被人绑架了还这么高兴。

穆星辰蹙了蹙眉心问:“绑架你的人呢?”

“被我打发了。”

“你可真能耐。”

南宫晓笑嘻嘻的搂着他的脖子说:“爸爸,妈妈回来了吗?”

周孜月最近喜欢玩离家出走的把戏,他虽然不担心她真的一去不回,但是这动不动就离家出走也不怎么好玩,穆星辰叹了口气,“还没有。”

小家伙挑了一下眉梢,似笑非笑的“哦”了一声。

穆星辰问了她一些绑架她的人的事,小家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哪里还记得刚才跟绑匪的承诺?

古宗叫了警察去找人,限他们天黑之前把那四个人找出来。

南宫晓天生的记忆力好,跟警察形容那几个人的长相,穿什么样子的衣服,甚至连绑匪脸上的痣都记得清清楚楚。

两个小时后,警察顺着线索查到了几个绑匪住的地方,来了发现门居然是开着的,里面还有骂骂咧咧的声音。

穆星辰带着南宫晓跟着警察一起来的,警察听不出这骂人的声音是出自谁口,穆星辰和南宫晓知道,走进去,一股子酒味。

房子不大,四个男人被绑住了手脚瑟瑟缩缩的靠在一起,周孜月晃晃悠悠的,一只脚踩着其中一个人的肩膀,白苏靠墙抱胸,看热闹似的也不管她。

“狐奶奶的,绑票帮到你奶**上来了,你们也不好好看看那是谁家的崽子!想从我手里拿钱,你们也得先捧着自己脑袋我才给你们上供,想好了吗,是一人剁一只手,还是打算游街示众?”

剁手?他们不敢,关键是他们根本就没拿到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去银行取钱的时候柜台的人告诉他们根本没有这笔钱,可他们明明看见那小孩把钱转过来了。

游街示众,他们更不敢了,让他们背着绑架国王女儿的名义去游街,半路就得被打死。

白苏看到穆星辰带着南宫晓来了,叫了一声喝醉了的人,“月。”

周孜月回头,一只脚着地有点不稳,刚晃荡了一下就被穆星辰给稳住了,“你怎么来了?”

“有人从我卡里转了二十万出去,我来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结果他们却……”

话还没说完,穆星辰蹙眉将人拦腰抱起,“谁让你喝酒的?”

解了蛊毒之后周孜月的酒量也变好了,虽然会喝醉,但再也不是一杯倒。

周孜月两手搂住他的脖子,哼唧着说:“谁让你每天都不陪我,下次我一定要去远一点的地方不让你找到。”

穆星辰懒得跟喝多的人说太多废话,孩子都这么大了,她还是喜欢胡闹。

他抱着周孜月就走了,对这里的事管都不管,也顾不上南宫晓了,小家伙回头看了,撇了撇嘴,“冰蛋儿叔叔,我是他们亲生的吗?”

白苏摸了摸她的头,“嗯,应该没抱错。”

看到随后走进来的警察,四个男人傻眼了,他们看着南宫晓问:“你不是答应过不说的吗?”

南宫晓一脸无辜的往白苏身后躲了躲,“那人家年纪小吗,说话不算话也是正常的,你们干嘛跟我这么计较。”

“你……”

几个大男人怎么想得到自己会栽在幼儿园小鬼的手里头,不过他们还是想知道为什么他们四双眼睛看着她转的钱,结果他们却一分都没有拿到。

“你转的钱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一毛钱都没收到?”

这样的话都用不着南宫晓说,白苏牵起她的小手,看了一眼想要是个明白的四个人说:“因为那是我的账户,我的账户受到北国银行保护,需要我本人在此确认才能转出去。”

南宫晓本来想用她妈妈的账户的,不过她老妈对这种事向来不上心,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用他的比较好,而且他受到信息的第一时间一定会去查是怎么回事。

南宫晓拉着白苏的手,朝着那几个男人笑了笑,“叔叔们,我先走了,你们要乖乖跟警察叔叔回去哦,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哦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们,我爸爸是很凶,但是,我妈妈更凶。”

说着,她朝着门口已经走掉的人扬了扬下巴,示意刚才那个喝醉了酒凶巴巴的女人就是她妈妈,“我妈妈酒醒了之后会再来看你们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目录 重生权门:千金小夫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 我是他们亲生的吗?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