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即墨,重中之重(万更完毕,求订阅)

第226章 即墨,重中之重(万更完毕,求订阅)

邯郸。

赵何坐在大殿之中,仔细的听取着苏代的回报,半晌之后露出了笑容:“很好,很不错,这一次苏大夫你辛苦了。”

等到苏代退下之后,赵何稍微松了一口气,将目光投向了在场的赵国大臣们:“燕国算是被说服了,这下子倒是省了不少事情……对了,秦国那个使团还关着吧?”

肥义道:“回大王,还在晋阳那边关着呢。”

肥义稍微迟疑一下,道:“大王,所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

赵何不以为意的一挥手,道:“寡人又没有打算杀这些秦国人,只是把他们关一下而已,你马上传令过去晋阳那边,让他们把秦国这个使团给好好的看住,一个人也不许走脱。等到明年开春之后,就把人全部赶回秦国去。”

说着赵何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这个秦王,都已经暗中和楚国勾勾搭搭了,把楚国人弄去了莒城和主父对峙,现在居然还想要派出使节穿过赵国的领地去接触燕国,这是把寡人当傻子了

以为绕过邯郸就有用了?就算你走晋阳,寡人照样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你这个使团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到得了燕国的。除非你要走那些被游牧民族占据的大草原,绕上一个上千里的大圈,那就随意。

一想到这里,赵何的心情顿时就变得愉快了不少,问道:“仇卿那边从新郑传回消息了吗?”

肥义答道:“新郑那边,仇卿似乎还没有得到韩王的接见。”

赵何脸色一沉,道:“这个韩王,看来是要铁了心和寡人做对啊。”

肥义想了想,点头道:“老臣也觉得,韩王确实是有这样的想法。”

赵何有些惊奇的看着肥义,心中对韩国的最后一丝希望也消失了。

像肥义这般老成持重的人基本上是很少发表什么意见的,所以当肥义这么说的时候,基本上就代表着韩国那边确实没什么戏了。

想想也是,韩国虽然响应了赵国的号召和齐国打了一场高唐之战,但最终其实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就捞到了几座魏国的小城邑罢了。

要知道韩军在决战的时候可是齐军主力的主攻方向,一场大战打下来损失是极为严重的,几座小城邑、而且还是魏国人提前把油水全部搜刮完才交出来的小城邑,根本就抵不上韩国的损失。

之所以韩国混到这个地步,一方面是因为韩国和齐国并不接壤,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因为韩国太弱了。

因为弱,所以韩国就只能够出兵替赵国和秦国打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国拿下最富裕的陶郡,看着魏国拿下大宋郡和方与郡,看着赵国拿下河间地(赵国打临淄那是后来的事了)。

考虑到赵国乃是四国伐齐的盟主,再加上过去几年来韩赵之间关于上党郡的战争,韩国对赵国有情绪乃至于跳反都是完全很正当、动机非常明显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赵何也不再犹豫,道:“那就让人去一趟新郑,如果韩王见了仇卿也就罢了,若还是端着架子,那就让仇卿直接回返邯郸吧。”

仇液在去韩国之前先去了距离邯郸最近的魏国大梁城,在那边倒是得到了魏王和孟尝君的接见。

和韩国不同,魏国毕竟是有赵国许诺的好处,而且也有着希望借助赵国力量来守住河东甚至更进一步拿下秦国陶郡的野心,所以魏国并没有变卦的意思,还是选择了站在赵国这一边。

有了魏国之后,韩国相对而言就没有这么重要了。

赵何清了清嗓子,道:“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秦、楚、韩基本上可以算是大赵的敌人,对了,还得加上一个马上就要死掉的齐国。剩下来的魏国和燕国则是大赵这一边的。”

赵何一盘算,觉得……这形势其实还可以。

韩国这种弱鸡可以和燕国差不多抵消掉,然后魏国基本上也可以和楚国抵消掉,齐国除了一个即墨的田单之外没有什么需要太关注的,所以现在实际上还是赵国和秦国之间的战争。

这种情况,其实比起最差的那种“举世皆敌”就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只不过一想到自己要面对的是秦昭王和白起这种对手……赵何还是感觉脑袋隐隐作痛。

这可不是什么土鸡瓦犬啊。

赵何继续道:“现在,大赵最大的优势是时间,但最大的劣势,也是时间。”

赵国现在要做的事情有很多,首先是要打下即墨,吞并除了莒城之外的所有齐国领土,然后还要尽快的休整,应对秦国方面的必然会到来的出兵。

秦国想要阻止赵国,除了打仗之外没有任何选择,就算是秦王派来一万个使者,赵何也不可能停止吞并齐国的脚步。

但由于现在天气的原因,秦国最早也要到明年春天才能够出兵。

赵何目光炯炯,继续说道:“所以,大赵现在需要的就是用最快的时间打下即墨!只要打下了即墨,那么齐国境内再无波澜,楚国那边也不敢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兵和大赵做对,那么主父完全可以暂时从莒城那边撤退回后方,让将士们好好的休息。若是能够让将士们休息一整个冬天的话,就算是秦国人再来,寡人也不怕他!”

在场的赵国大臣们对此也是纷纷表示赞同。

毕竟赵国可是刚刚打败了号称天下最强的齐国技击之士,打败了第一之后就是第一,作为第一的赵国会怕谁?

赵何又道:“但是,如果不能够尽快打下即墨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最差的情况,就是一直到明年春天,赵军都无法打下即墨。

然后,秦国人一出兵,赵国这边打了一整年的仗,又在即墨城外冻了一整个冬天,这战斗力绝对损失惨重,和秦国的生力军一碰……基本上都不用打,赵何觉得自己都可以考虑投降了。

那样的话,秦国和楚国不用想到知道肯定会支持齐国复国,然后齐国一波反推,赵国颗粒无收……岂不是等于历史重演?

赵何脸色无比的凝重,道:“所以,即墨不但要打下来,而且要用最快的速度打下来,不然的话……这整个大局,都会受到影响!”

即墨,就是整个战局的关键!

即墨城外,赵军大营。

廉颇骑在一匹马上,身体挺得笔直,注视着数里之外的即墨。

即墨还在齐国人的手中,这让廉颇十分的不爽。

那一天,在见到了齐国主将田展贸然出击之后,廉颇也是拼尽全力,将自己所有潜能都爆发出来,终于一举击杀了田展。

原本在廉颇想来,这齐国人如今穷途末路,主将又被杀掉,那不是直接就兵败如山倒了?

征讨齐国的一路上,这样的情形廉颇见得太多了,甚至很多地方主将是亲自开门投降的。

结果廉颇万万没有想到,这即墨城就还真的是和其他的城池不一样。

在田展死后,即墨城并未投降,反而变得越发的团结和顽固,一次又一次的打退了赵军的进攻。

眼下,廉颇就看着无数赵军士兵在城墙之上奋勇拼杀,但却因为城墙上齐军各种箭矢、落石、檑木、金汁等等守城武器的肆虐,只能白白的丢掉性命。

廉颇看着是一阵阵的不爽,恨不得自己冲上去大杀四方。

然而……不行啊。

那天连番大战然后从城墙之上跳下来,廉颇其实也是受了一些伤势的,内外都有。

再加上从结果来说,廉颇冒进斩将的行为并没有让赵军获胜,甚至导致赵军至今为止最有希望攻破城池的一波希望破灭。

所以这功过相抵之下,乐毅倒也没说什么,就是让廉颇好好养伤,不得允许不能出战!

这一养伤就养到了现在……

廉颇想到这里,不由得看了一眼就在几步之外那辆战车上的赵军主将乐毅。

乐毅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远处的战场,看不出来他在想着什么。

廉颇迟疑了一下,决定还是不去触碰乐毅的霉头了。

这个家伙狠起来,那是真的狠,廉颇都听赵奢说过了,当天让投石机全力轰击城头的命令就是乐毅下的。

虽然廉颇也知道这是乐毅想要找机会斩杀对方的主将,而且那些投石机客观上来说也起到了帮助廉颇斩将的作用,但要是廉颇运气不好的话,真的有可能当场被自己人的投石机砸死。

不和他聊。

廉颇转过头来,一脸凝重的看着身边的赵奢:“赵奢老弟,这一战,不好办啊。”

赵奢现在也是将军了,不过赵奢是偏将,比廉颇这个裨将要低一级别。

但不管什么将也好那都是将军,既然是将军就要自领一军,所以现在赵奢也不再是廉颇的属下了,而是自己统领了一支五千人的步卒。

当然,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是很好的,毕竟是生死之交的战友。

赵奢听到廉颇的话之后点了点头,轻叹一声,道:“是啊,这些齐国人,感觉似乎在不停的成长。”

是的,成长。

如果说在刚刚攻城的时候,即墨城之中的齐国守军还都是一群手忙脚乱的菜鸡,那么在经历了这么久的围城之后,即墨城之中的齐国守军已经迅速的成长了起来。

一个最为明显的事实就是,自从廉颇那一次登城斩将之后,赵军就再也没有哪怕一个人能够登上即墨城头了。

这么一想,让廉颇越发的郁闷了。

廉颇颇为不爽的道:“也不知道现在的即墨城中是谁领军,居然能够将这些士卒调教成现在这般模样,倒也算是个有为之将了。”

赵奢点了点头,道:“是啊,听说现在即墨城之中的领兵之将是一个叫做田单之人,之前倒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田单?”廉颇记下了这个名字,十分认真的说道:“等有机会,一定要斩下他的人头。”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战车之上,乐毅十分平静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鸣金吧。”

廉颇和赵奢同时一愣,对视一眼,相互之间都露出了无奈的神情。

片刻之后,尖锐的鸣金之声响起,战场之上的赵军士兵们犹如潮水一般的退了下来。

乐毅带着众多赵军将官离开,只有廉颇和赵奢还留在原地。

又过了好一会,一队队的赵军士兵从两人的面前经过,进入了两人身后的赵军大营之中。

廉颇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道:“这样下去不行啊,这是一天打得比一天差了。”

廉颇说的是事实,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任何攻城的时候上来的前几波定然都是最为猛烈的。如今围城日久,即墨城中的齐军战斗力不减反增,这就导致了赵军的攻击力度变得越发的软弱无力了。

赵奢叹了一口气,道:“没有办法啊,你也听说了吧?邯郸那边的使者前几天来了,据说是大王下了死命令,要我军无论如何也要攻破即墨,乐毅将军也是无可奈何啊。”

廉颇瞪起眼睛,道:“那也不能拿将士们的性命开玩笑!不行,我得去和乐毅将军说说,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得让大家休息几天,再发动进攻!”

赵奢大吃一惊,道:“不行,乐毅将军可是主将,你怎么能够……哎哎,等等我!”

赵奢话都没说完,廉颇这个直脾气就已经拨马转身而去了。

赵奢无奈,急忙催马赶上。

然而廉颇一路狂奔,终究是比赵奢要更早一步,所以赵奢也没有拉住廉颇,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乐毅的帅帐。

刚刚回到帅帐的乐毅有些惊讶的看着廉颇:“有事?”

廉颇瞪了不停拉着自己的赵奢一眼,高声道:“大将军,这一仗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将士们都已经要到极限了!”

赵奢大惊,忙道:“将军,廉颇他只是……”

“你闭嘴!”廉颇打断了赵奢的话,沉声道:“就算今日被军法处置,末将也还是要说,这样打下去不行,即墨城根本不是这样就能够攻破的!”

廉颇也是豁出去了,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

赵奢也已经无语了,只好站在了一旁。

乐毅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廉颇,目光之中带着某些奇怪的意味:“这就是你的意见?你是不是觉得本将军这些天都在刻意的打压与你?”

廉颇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大帐之中的气氛一时间极为凝固,赵奢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这廉颇公然硬闯帅帐顶撞主将并且质疑主将的战术打法,简直就是疯了。

说实话,就廉颇这么做,乐毅今天要是真的把廉颇军法处置了,就算是说到大王和主父那边去,廉颇也只能是白死。

就在赵奢绞尽脑汁的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的时候,乐毅却突然露出了微笑。

“很好。”

廉颇和赵奢同时愣住。

乐毅长出了一口气,道:“既然两位将军都看得出来这种情况,想必……临淄城之中的那个田单,应该也都能够看得出来了吧?”

这个问题问得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廉颇和赵奢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只好茫然点头。

乐毅同样点了点头,道:“正好本将军也有事找你们两位,来,坐吧。”

片刻之后,廉颇和赵奢并肩从帅帐之中走出,来时的愤怒早就已经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振奋。

一阵黄昏的秋风吹过,带来刺骨凉意。

凛冬将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战国赵为帝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战国赵为帝目录 战国赵为帝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6章 即墨,重中之重(万更完毕,求订阅)

4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