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田单今日死于此地(6K,第一更)

第229章 田单今日死于此地(6K,第一更)

齐军用的当然不是什么怪物,而是牛。

在出战之前,田单将即墨城之中所有的牛都集合了起来,让那些巫师们给牛涂上各种各样的图案,再把油脂沾染在木棒上做成火把点燃牛尾,当牛被燃烧的火把灼烧到尾巴之后,这种千牛狂奔的景象自然就出现了。

不得不说,当原先浑身泥土的牛变成了五彩斑斓的这种怪物之后,视觉上的冲击力还是相当大的。

这也就是白天,如果是晚上的话,怕是更加的吓人了。

牛群们拔腿狂奔,带着漫天的烟尘朝着赵军的阵地直冲而去。

双方之间的距离只不过短短的两三里地,这对于牛群而言只不过是短短的片刻时间。

有不少赵军的士兵们下意识的拿出了弓弩,将箭矢射向牛群,然而牛本身就是皮糙肉厚的动物,赵军方面射出来的箭矢又由于过于仓促的缘故而显得稀稀拉拉的,反倒是让中箭的牛吃痛之后越发的疯狂了。

“冲,都给我往前冲!”在牛群的背后,田单站立在一辆战车之上,握紧了手中的拳头,高声呐喊。

在田单的身后,上万名齐军将士一往无前,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冲锋而至。

陶邑、高唐、临淄……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座又一座城池的沦陷,让这些原本心高气傲的齐军将士们一度被打击到怀疑人生。

赵国当真如此的不可战胜?

齐国,真的要完了吗?

对自己和齐国的质疑充满了他们的脑海,让他们一度变得畏手畏脚,甚至于赵国人的红旗出现都能够让他们心肝颤抖不已。

但,那都已经是过去了。

经过了长久的坚守,即墨城之中的军民们已经醒悟到了一个事实。

赵军并非像传说中的那般无敌,他们也会被箭矢射中,也会被石头砸死,也会被刀剑砍死。

他们,并不比大齐更强!

久违的自信心渐渐的回归,这些天来大战之后的成长,火牛阵开道的气势,一切的一切加起来,让这支齐军冲锋的气势显得无比的惊人。

仿佛那支曾经横扫天下无敌手的大齐技击之士再现!

上千头火牛粗暴无比的冲入了赵军的阵地之中,牛群狂暴的撞倒了一名又一名挡在面前的赵军士兵,牛角上绑着的兵刃在巨大的动能加持下轻易的切开了赵军士兵们的阵型,无数鲜血在空中喷溅。

如果说迎面而来的是敌人的话,赵军的将士们自然不惧。

但是,当这些似牛非牛,无比古怪的东西出现在赵军将士们的面前之时,反而让赵军的士兵们陷入了惊恐和不知所措中。

因此,当牛群完全冲入了赵军阵地之中后,赵军的阵型越发的混乱了。

一千头火牛其实只能够冲击到大约一百丈左右的宽度,在摆开阵势的数万赵军面前是远远不够的。

因此,其他地方的赵军其实已经做好了迎击的准备,田单甚至能够看到已经有赵军的部队从两翼朝着自己包抄过来。

但,那又如何?

田单完全不为所动,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那杆红色的大旗。

一切的布置,都是为了这杆大旗之下的那个人。

乐毅!

作为五万赵军的主将,只要乐毅一死,那么赵军必败无疑!

不,甚至都不需要杀死乐毅,只需要乐毅的帅旗往后一退,那么当其他战场上的赵军看到帅旗后撤之时,赵军的全面溃败就会注定!

突然,田单的呼吸为之一停。

就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那面红色的大旗,竟然真的开始后退了!

田单看着这面大旗迅速的后退,撤入了赵军的大营之中。

这一刻,田单欣喜若狂!

“冲,冲上去,打败赵国人!快,都喊起来,就说乐毅死了,乐毅死了!”

下一刻,即墨城之中最后的一万六千名包含着所有士兵和青壮的部队,终于在火牛阵之后,轰然和已经变得一片混乱的赵军中军狠狠的相撞在了一起。

“乐毅死了,乐毅死了!”

齐军的将士们疯狂的呐喊着,挥舞着刀剑将那些被火牛们冲得七零八落的赵军士兵们一一斩杀。

当齐军的士兵们发出这样的呐喊之后,赵军的将士们理所当然的就会下意识的看向中军阵的方向。

然后,他们就会发现那面红色的赵国帅旗已经仓皇的退入了大营之中!

无数的赵军士兵在齐国人的攻击下溃不成军,或朝着大营之内退去,或朝着两边疯狂逃窜。

田单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成了,距离成功已经近在咫尺了!

“快,传令下去,所有人不要管两翼的敌军,只管追,追进赵军大营之中,杀死乐毅,追!”

这一刻,田单的心中热血沸腾,但脑袋却无比的冷静。

田单手中的这一万六千人,大部分都是没有经历过什么大规模战争的,他们或许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守城士兵,但在野战这种远比守城要更加强调战斗力、装备和纪律性的战场上是远不能够足以和赵军对战的。

即便赵国的中军溃败,但只要哪怕是还有一万赵军能够成建制的出现,那也不是田单现在手中这群虾兵蟹将所能够抗衡的。

必须要抓住乐毅穷追猛打,让赵军的指挥体系彻底的崩溃,让赵国人自己溃不成军,这才是唯一的取胜之道。

如果说田单在出战之前只有不到三成的把握,那么现在,他觉得自己胜利的可能性是九成九!

在田单的命令下,齐军将士们呼喊着,挥舞着兵器,跟随着牛群们撞开的道路,从一个个寨墙的缺口之中蜂拥冲入了赵军的大营之中。

整个局面彻底的变成了一团大混战。

齐军的将士们在无数的帐篷之中追赶着赵军的士兵,一座座赵军营帐被点燃,大营之中浓烟处处。

田单带着一支千人的精锐部队在赵军大营之中穿梭着,死死的追赶着不远处那面赵军帅旗。

“追上他,然后杀了他!”田单声嘶力竭的怒吼着。

突然,那面帅旗在距离田单大约百步的地方停了下来,田单大喜过望,带着身后的千人精锐瞬间杀穿了面前一支小股赵军的抵抗,冲到了帅旗之前。

“什么?”田单瞪大了眼睛。

在他的面前是一片空地,空地之后是一座很大的营帐,空地的中央是一辆光秃秃的战车,帅旗就绑在战车之上,而在战车周围方圆十丈的地方,一个赵军的士兵都看不到。

甚至连拉车的马都不见了。

乐毅去哪了?

田单一咬牙,挥手道:“搜!乐毅一定不可能跑太远,把这一片的营帐全都烧了!”

田单跳下车来,第一个冲进了面前的那座营帐之中。

这座营帐空空如也,在一侧摆放着几十个密封的木桶,田单十分粗暴的一脚踢翻了其中一个,随后某种黑乎乎的、看起来似乎是炭粉但又不太像的东西从木桶之中洒了出来,落在地上。

田单身后的士兵们有样学样,将这些木桶全部踢倒检查,一时间营帐之中的奇异黑粉洒了一地,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身影。

田单脸色铁青,一挥手:“走,去其他地方看看!”

田单快步走出了营帐,突然看到几名齐军士兵围在那辆绑着帅旗的战车旁边,嘀嘀咕咕神色异样。

田单气不打一处来,上前直接哐哐几刀将赵军的帅旗砍倒,喝道:“不去追杀赵人,在这里做什么?”

赵军的红色帅旗从空中轰然落地,溅起一阵烟尘。

一名齐军士兵们伸手一指帅旗,道:“将军,旗杆上有字!”

“有字?”田单愣了一下,朝着旗杆看去。

果然,在那面大约有手臂粗细的旗杆上,有人用齐国篆字写了一句话。

“田单今日死于此地”。

田单心中一惊,突然想起了几十年前的一个很有名的典故。

在齐国击败了魏国的决定性战役马陵之战中,魏国大将庞涓被齐国军师孙膑利用减灶之计诱骗一路率领精锐轻装追赶,也是在马陵的一棵树上看到了一句话“庞涓今日死于此树之下”。

然后,庞涓就真的死了。

难道说……

下一刻,一股难以言喻的危机感突然充斥了田单的心中。

他猛的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一阵火光从自己刚刚离开的那座巨大的营帐之中爆发开来。

“轰!”

巨大的爆炸声中,田单只感觉自己的双眼瞬间被耀眼的光芒所夺,随后一股巨大无比的气浪猛的拍在了田单的身上,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拍得腾空而起重重落地,然后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田单的意识慢慢的清醒了过来。

嗡嗡的声音还在脑袋中回荡,剧烈的疼痛充斥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火辣辣的,眼前的一切景象变得无比的模糊,田单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

究竟发生了什么?

“将军,将军!”

几道身影冲了过来,将田单扶了起来。

扶起的动作再一次的牵动了身体的伤口,让田单忍不住痛苦的再度发出了一声呻吟。

“怎、怎么回事?”田单有些费劲的问道,他的视线落在扶着自己的人身上,但却只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就连听到的声音都遥远得好像是从另外一个时空传来一般。

好在,一切都在快速的恢复着正常。

终于,在片刻之后,田单看清楚了面前的场景。

方才的那座巨大营帐已经被一股田单完全无法理解的力量给摧毁了,那面绑着帅旗的赵国马车也已经四分五裂,一些碎片还在地上燃烧着,许多齐军将士们的尸体倒在地上,七零八落,死状极为凄惨,视线所及全都是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体各个零件,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闻所未闻的味道。

即便早就已经见惯了生死,早就已经习惯了杀戮,但这一刻,田单还是突然觉得有些想吐。

田单能够看得出来,现在距离刚才那个奇异的火光和响声爆发,其实也就那么两三分钟的时间。

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能够回答田单的问题,在他周围扶着他的那些齐军幸存者们同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唯一让田单感到有些庆幸的是自己麾下的上千名精锐由于分散开来搜索的缘故,只死了不到一百人,其余的人在听到了巨大的响动之后都已经向这边集结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名骑士策马狂奔而至。

“将军,不好了,我们被赵国人包围……将军,你这是怎么了?”

话说到一半,马上的骑士终于发现了田单的不对,滚鞍落马冲到了田单的面前。

田单大吃一惊,抬头一看,发现报信的原来是自己的族弟田邾。

田单又惊又怒,喝道:“这怎么可能?我们被赵国人包围了?”

就在不久前,田单还带着齐军将赵军赶得天上地下无路可退,怎么这一转眼,就变成赵国人把自己包围了?

田邾苦笑一声,道:“将军,我们上当了,这一切根本都是陷阱,赵国人的骑兵已经切断了我们的后路,我们根本就已经无路可退了!”

田单心中又惊又骇,一把推开了搀扶自己的士兵们,登上了不远处赵军用来作为瞭望台的一座小木楼,朝着大营之外看去。

当看清楚了大营之外的局势之后,田单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

在大营之外此刻已经是烟尘滚滚,无数的赵军骑兵在肆意冲击着,将那些尚未进入大营的齐军士兵大肆屠戮。

单单这一眼看去田单就能断定,赵军至少出动了一万的骑兵?

赵国人哪来的一万骑兵?

不仅如此,在两侧,更有无数的赵军步兵蜂拥而至,配合着截断了齐军后路的上万名赵军骑兵,从三个不同的地方朝着齐军发动攻击。

如果说刚才田单率领着齐军的先锋是追赶着赵国中军,摧枯拉朽一般的冲进了赵军大营之中的话,那么现在这些突然冒出来的赵国部队们,同样也是摧枯拉朽一般屠戮着毫无防备的齐军后翼,将所有的齐军向大营之中驱赶!

“轰!”

“轰轰轰!”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突然在大营之中炸响,无数的烟尘从大营的各处之中冒了出来,猛烈的撞击着田单的耳膜。

即便是在白天,闪耀的火光依旧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让人震撼。

田单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慢慢的坐了下来。

这一刻,他已经完全明白了一切。

完了。

全完了。

乐毅根本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计策,不仅如此,乐毅甚至还将计就计,搞出了今天的这么一个大场面。

可笑的是,自己却懵懂不知,带着即墨城之中仅存的最后这么一支力量,无比配合的撞进了赵国人的陷阱之中!

“将军,将军!”田邾的声音在田单耳边作响,这位年轻的族弟用力的抓住了田单的手臂,想要把他扶起来:“将军,事不可为,走吧,我带人掩护你撤退!”

田单摇了摇头,突然反手抓住了田邾的肩膀:“邾弟,答应为兄一件事情。”

田邾心中大急,道:“将军,有什么事先撤退出去再说,我们现在……”

“听我说!”田单打断了田邾的话,盯着自己这名年轻的族弟,缓缓说道:“现在,你走吧。带着他们走,能走多少人算多少。”

田邾先是一愣,随后大惊:“将军!你不能……”

“闭嘴!”田单厉声喝道:“我田单无能,以致即墨大势已去,若是我竟还有脸苟且偷生,又如何对得起田氏的列祖列宗!但你不同,你还年轻,你要活下去!立刻离开,想办法回即墨接走你的家人……现在还来得及!不要去莒城,找个地方隐姓埋名的活下去。从今往后,好好的当一个赵国人!”

田邾悲从中来,颤声道:“可是……”

“没有可是!”田单一咬牙,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田邾的脸上,喝道:“走,快走啊!这是命令,快给本将军滚!!!”

田邾捂着腮帮,突然跪了下来,砰砰砰朝着田单磕了三个头,转身离开。

一阵密集的脚步声过后,田单的耳中再无人声。

田单站在瞭望台之上,再度看了一眼战场上的局势。

大营之外的齐军已经被屠戮殆尽,无数赵军士兵蜂拥冲入大营之中,将猝不及防陷入混乱的齐军士兵们一一斩杀——就好像不久之前齐军士兵们所意气风发做的那样。

田单叹了一口气,慢慢的从瞭望台上爬了下来。

让田单有些惊讶的是,竟然还有十几名齐军士兵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自己。

“你们……”

一名为首的齐军百将笑着打断了田单的话:“将军一个人走,难道不嫌寂寞吗?还是让我等陪着将军上路,便是到了地下,也好让那些赵国亡魂们知道大齐勇士的威风。”

田单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有道理。”

田单突然有些想要喝酒,但遗憾的是,眼下的情况并不能有一瓶酒出现在他的手上。

也好,人生总是带着遗憾的,不是吗?

有人为田单搬来了一张破破烂烂的坐席,田单倒也不嫌弃,直接就坐了下来,其余的齐军士兵则分列两旁,摆出了一个护卫的阵势。

田单静静的等待着,伤口的剧痛还在不停的折磨着这位齐国将军,但是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东西好怕的呢?

突然,大地颤动了起来。

成百上千的赵军骑兵从无数营帐的空隔中出现,犹如潮水一般涌来,瞬间将田单等人包围。

一名身材高大的赵国将军手持一把寒光闪闪的马刀,策马出列来到田单等人的面前。

“你等可知你主将田单的下落?说出来,本将军饶你等不死!”

田单抬起头,将目光锁定在对方的身上,随后突然笑了起来:“原来是你。”

在对面,马上的廉颇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一声惊咦:“原来是你!”

田单道:“我就是田单。”

廉颇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浓,过了好一会才忍不住道:“既然你是田单,为何那一日……”

田单打断了廉颇的话:“都已经到了此时,再说那些又有何益处?”

廉颇点了点头,道:“也是。既然你是田单,那么本将军就直说了。乐毅大将军有命,只要你还活着而且愿意投降,那么你依旧为即墨大夫,负责为大赵治理即墨以及周围城邑。”

田单笑了笑,反问了廉颇一个问题:“旗杆上的字是谁写的?”

廉颇得意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是本将军的主意,赵奢刻上去的。”

田单微微点头,道:“原来如此,多谢廉颇将军解惑。”

廉颇道:“你想好了?赶紧的,本将军很忙。”

说着,廉颇不忘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大刀。

田单笑道:“想好了,乐毅将军的好意田某心领了,只不过既然身为田氏之人,若是负了这田氏之国而卑颜事敌苟活于世,又有何意义?”

廉颇了然,道:“你这话说的对,其实本将军也是这么觉得的……但你我毕竟是敌人,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本将军只能杀了你了。”

田单正色道:“将军万夫不当之勇,田单当日在即墨城头乃是亲眼目睹,多日来心心念念便是想要亲自取下将军的项上人头,只可惜世事难料,如今却只能空留遗憾了。还请廉颇将军等会下手的时候能给田某一个痛快,田单在此谢过。”

廉颇脸色同样一正,在马背上朝着田单拱手为礼:“田单将军,请了。”

田单哈哈大笑,从地上站了起来,手中一把长剑锋利,剑尖直指廉颇。

“廉颇将军,请!”

……

据赵国史官后来记载:“帝八年秋,命乐毅率军围齐即墨,即墨大夫死,齐人举田单为将,攻数月不克。后以间谍入即墨,造齐王法章伪书献于田单。田单信之,遂以献城为名,以火牛阵突袭乐毅。乐毅设伏,杀田单于阵中,即墨遂下,东莱之地尽为大赵所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战国赵为帝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战国赵为帝目录 战国赵为帝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9章 田单今日死于此地(6K,第一更)

9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