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大结局四

第六百七十八章 大结局四

李兮若哭了好久才缓过来,缓过来之后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老实说,她跟阐教教主实在算不上熟悉,跟现在的这个更是只有几面的缘分,话都没说过几句,现在抱着人哭了半天,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对......对不起,我......”她脸涨的通红,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阐教教主从有了灵识开始就没有跟异性接触的经历,更何况是这么亲密的,他别说见了自己看不上的女仙了,就是见了亲兄弟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向来是不会跟人低头的。可看了看手里的玉如意,他又软了下来。

他太清楚自己了,他能把这东西送出来,还分出来自己的真灵,那是把这小师妹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了。自己能把这小师妹看的比命还重要,可见这小师妹定然是有什么过人之处的。若是把握不住这小师妹,自己日后定然是要后悔的。

他放软了声音道:“你我是师兄妹,不必如此客套。”说着又擦了擦李兮若脸上的眼泪,道:“你要去见老师?我带着你一起去,好不好?”

李兮若这时候正是感动的时候,一双眸子看着阐教教主,应道:“好,多谢师兄。”

从前李兮若看不上阐教教主,又跟截教教主交好,大有只认那一个师兄的意思,阐教教主自然不喜欢她,甚至恨不得弄死她,好斩断截教教主的一条臂膀。可现在李兮若明显对他更亲近,他自然也对李兮若亲近了不少,不说后悔不后悔,单从利益出发,跟鸿钧的女儿交好,显然能得到更多的好处。

他笑着道:“一会儿你可要跟紧我,你修为低了些,在混沌中切莫伤了自己。”

李兮若点了点头,阐教教主就向外喊了一声,召仙鹤和白鹤童子进去,他对白鹤道:“我带师妹去老师处,你看好道场。”又对仙鹤道:“你照看好师妹的弟子。”

仙鹤没想到这个看着修为不高的小姑娘竟然是圣人老爷的师妹,顿时惊呆了,这洪荒上谁不知道鸿钧只有六个弟子,这六个弟子全都是天道圣人。摆明了除了圣人根本就不收别的修为的弟子,或者说,只有被他收了做徒弟才有可能成为承认,毕竟他代表的是天道。

可现在这个小姑娘竟然被鸿钧收为了弟子,那是不是说明她以后也会成圣?仙鹤一阵后怕,还好他刚才没有得罪这姑娘,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一会儿一定要好好讨好这个凡人小子。人家修为再低,那也是圣人门下正经的三代弟子。

自己修为高,可却只是圣人门下一个看大门的,那身份地位和前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他恭恭敬敬的应了阐教教主的话,就立在一旁,目送李兮若和教主离开了。

二人离开后白鹤松了口气般对仙鹤道:“原来这位上仙是老爷的师妹,你也不早说,便是老爷不去迎咱们也要去迎的,好在上仙不计较,不然得罪了上仙,咱们以后可要吃大亏的。”

他们这些伺候圣人的童子说的好听点那是圣人身边的人,说的难听点那就是个仆人,身份不高,永远都不会有什么出息。像鸿钧身边的童子能有那样造化的,那是少数。再者说,他们虽说靠着鸿钧的关系,做了天上的主人。

可结果呢?童子出身,修为也算不上高,谁把他们当回事了?圣人门下一个二代弟子都不正眼看他们的,他们受了气也只能忍气吞声,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他们惹不起圣人。

孙悟空敢大闹天宫,人家背后有整个西方教,有圣人老师。所以压个五百年也就过了,换个没背景的试试,不等闹起来就被灭了。天上的正神可都是当年封神时候截教的弟子,随便拉出来几个那都是大罗金仙,收拾个金仙修为的猴子还不是跟玩一样吗?

所以,他们这样的童子其实活的挺艰难的,见的大人物多,察言观色的本事也得强,不然万一得罪了哪个大人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算计。圣人为了自己的面子,会护着你,可维护了自己的面子,也就过去了,总不会为了个童子做的太过了。

仙鹤抹了把脑袋上的汗,道:“我也没有想到这上仙竟然是老爷的师妹,你也知道,老爷的师兄妹可都是圣人。”说罢又转头对罗诚客气道:“这位师兄,且去客堂坐坐可好?”

罗诚早知道李兮若的身份,对于他们的惊讶也不觉得什么,当初自己知道的时候比他们还惊讶,笑道:“小仙童不必这般客气。”

他笑的很是温和,丝毫没有圣人门下三代弟子的款儿。按照他的身份跟阐教门下十二金仙都是一个辈分的,可他很清楚,他没那个实力。强行端着自己的身份,哪怕人家看在师祖的份上对他客气,也会坏了别人的印象,他以后还要在这个圈子里混,还是与人为善的好。

仙鹤却道:“不敢当师兄一声仙童。”

几人客气了几句,就跟着白鹤童子到了客堂,随即有小仙侍恭恭敬敬的奉上了灵果灵茶招待罗诚。罗诚虽说辈分算的上高,可白鹤权限内能得到的灵果灵茶也只是最初级的那种后天灵根结出来的果子,可饶是如此,这东西也不是一个连仙道都没成的凡人消受的了的,所以罗诚也只敢喝了两口灵茶,多的却半点没敢吃。

白鹤见此笑道:“师兄回去的时候可以带上几个果子,昆仑山灵气充裕,结出来的灵果也是极好的,师兄可在师叔的护法下少量服食,可增长修为。”

罗诚闻言心中一动,若是能增长修为他自然巴不得,说不定还能留下一些果子,日后给父母,没准父母也能跟着自己一起成仙呢,就算成不了神仙,长生不老也是好的呀。

他脸上的笑容带上了几分真诚,心中再一次感叹当时跟在师父身边真是跟对了人,否则怎么会有这样的造化,他也真是运气好,这才会遇到李兮若。

罗诚自知他只是个记名弟子,修为也只是个凡人,算不得多高贵,也没摆架子,两个童子对他敬着,这双方都有意交好,聊的是其乐融融。

那边鸿钧在见到李兮若之后也是一阵激动:“阿兮,过来让阿爹看看。”

“阿爹。”李兮若的眼睛又红了,抓住鸿钧的衣裳,一脸孺慕的看着对方。

鸿钧在以身合道之后早已没有什么感情的脸这次有了些微动容,他摸了摸李兮若的脑袋,说:“阿后的元神凝实了不少,他若醒来后见到你,一定会高兴的。”

想到魔祖,李兮若忍不住悲喜交加,道:“那就好,只是罗前辈的修为终究是......也不知道他那般高傲的人,会不会难过。”

鸿钧也忍不住黯然,阿后本是混沌魔神之身,如今哪怕元神养好了,可肉身已经毁了,在现在的洪荒不可能再找到任何好的肉身了,也没有任何出身可以跟混沌魔神比,他再也不可能有从前的修为了。就如李兮若所说,他多骄傲的一个人啊。

他眸光冷然,对上李兮若的时候语气却变的柔和:“你别担心,阿爹会想办法的。”

李兮若点了点头,又道:“阿爹用我的血肉吧。”

鸿钧拍了拍李兮若的脑袋,好笑道:“想什么呢,阿后怎么会那般对你,再说你不是已经为他留了个身体,阿爹想法子提升一下就是了。”

李兮若点了点头,十分开心,又在紫小宫里扫视了一圈,发现通天教主不在,才道:“阿爹,三师兄怎么不在这里?”

站在旁边的阐教教主闻言脸上的表情一僵,有些不悦,不过那不悦转瞬即逝。鸿钧则道:“他好好在他的金鳌岛,没事儿来阿爹这里作甚?你这小丫头,若是想见你师兄了,去金鳌岛寻他就是。”

李兮若又试探了几句才得知这时候巫妖大战刚刚结束不算太久,人族也刚刚发迹,成为天地主角,这时候的阐教截教表面上还维持着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教原本是一家的体面,没有完全撕破脸面,一切都还在来得及的时候。

既然如此,李兮若就不打算让他们再走上从前的老路了,主要她很是感念阐教教主撕裂真灵护她的那一片心,所以这辈子她都不打算让阐教教主再做什么坏事了,于是笑着道:“我去二师兄那里做客就好。”

鸿钧白了她一眼,道:“你还是待在紫小宫好好修炼吧,就那点修为还去做什么客,连师侄都不如,也不嫌丢人。”

李兮若脸色一僵,道:“哪里丢人了?”说罢转脸看向阐教教主:“二师兄......”

阐教教主好笑道:“不丢人,谁敢拿修为说事,我就拿他去填四海海眼。”

李兮若咧嘴笑了,对鸿钧道:“阿爹,你看,二师兄那里我也能修行的,而且,二师兄也会护着我的。”

阐教教主刚才的不悦都没了,李兮若愿意在自己那里,而不是去金鳌岛,可见在她心里自己更亲近一点。这让胜负欲极强的他十分高兴,对那个三弟起初是真的有兄弟情的,到底是一起长大的亲兄弟,怎么可能一点感情也没有。

可他心里实际上是有点妒忌这个兄弟的,明明就是同胞,对方还是老三,可他的天赋却处处高自己一头。这已经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了,偏偏拜师时,老师给他的灵宝是非四圣不可破的诛仙剑阵,那岂不是自己这个当哥哥的也打不过他那个当弟弟的,要看他的脸色了吗?

他多高傲的一个人,自然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的。心里的妒忌自然前所未有起来。他本想端着哥哥的范儿多教训教训对方,显示自己的身份高他一等。

可哪知道他也是个不服管教的,明明自己是为他好。乱收弟子,不管对方跟脚福泽,很容易败坏他的气运,迟早会牵连到他自身。可他非但不领情,还因为这个跟自己大吵了一架,搬家去了金鳌岛,这让他当哥哥的脸面扫地。

这让他对弟弟的不满达到了顶点,发誓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弟弟。现在,这个机会来了,他相信他的好三弟得知了他最看重的小师妹跟自己比他亲近的脸色一定很好。

两人从鸿钧这里告辞后就径直去了金鳌岛,表面上是李兮若许久没见三师兄了,很想念三师兄。实际上阐教教主自己就想去。

到了金鳌岛门口,按照李兮若原本的想法,是要拿出青萍剑让小童去禀报的。可身边既然跟着二哥,人家自带出场特效,紫气东来三万里,不等通报,整个金鳌岛就都知道了有圣人驾到。

截教圣人性格太过直爽,所以跟其他圣人的关系都不怎么样。这突然有圣人到访,想来也不是什么叙旧的好事儿,于是金鳌岛上的弟子们都忍不住紧张起来。水火童子更是恭敬在门口相迎:“老爷有请圣人。”

阐教教主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带着李兮若就径直朝碧游宫走去,那些藏在暗处的弟子都好奇的看着李兮若,不明白二师伯带着这么个小姑娘来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是他新收的弟子?跟在他身边侍奉的?

多包道人站在碧游宫外恭敬相迎,见阐教教主走来,忙躬身道:“弟子拜见二师伯,二师伯万福金安。”

阐教教主只凉凉瞥了他一眼,就道:“这是你小师叔,见礼。”

多包一愣,目光转向李兮若,看到面前不过一个骨龄不大的小姑娘,修为也不过太乙金仙初期,自己已经是大罗金仙巅峰的修为,像这种修为的小仙,若不是本门弟子,他都不会多看一眼,但小师叔这样的称呼......他还是躬身道:“拜见师叔。”

李兮若对这胖子可没什么好感,她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这胖子后来是去了西方教的,还当了那边的教主。她对叛教的人素来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只是高冷的颔首,连多余的话都没有一句。

阐教教主见此十分高兴,李兮若对三弟座下的亲传大弟子都没个好脸,可见跟三弟的感情也就那么回事了。正要勾勾嘴角,就见通天教主从碧游宫中走了出来,看到李兮若激动道:“师妹,你......你回来了?”

李兮若眼圈又红了,右手轻轻递出一把剑,哽咽道:“是,我回来了。多亏了师兄的法器,不然说不定就不能活着回来了。”

多包本来对李兮若爱搭不理的态度有些不满,心中暗暗吐槽二师伯带来的人果然跟他一样傲慢,不待见他们截教弟子。但看到对方拿出青萍剑的一瞬间他就惊悚了,这青萍剑是他家老师的证道法器,见青萍剑如见教主,可现在这宝贝竟然在这小姑娘手里。

这怕不仅仅是师叔的关系这么简单吧,这二师伯还是嫡亲嫡亲的呢,可关系也就那么回事。

通天教主一副直接无视了阐教教主的模样,直接拉着李兮若的手就往碧游宫里走,压根没有接青萍剑的意思:“你用着顺手就留下,什么时候自己有了证道法器再给我也不晚。”

“三师兄真是心大,自己的证道法器也不急着要,那你把诛仙四剑给我吧,那个威力更大呢。”

“你喜欢一会儿就拿去,只是这个煞气大,怕是你的修为掌控不了。我帮你抢了二哥的判骨幡吧,你用那个好一些,他不给,咱们就把他困在诛仙剑阵里。”

“扑哧。”李兮若直接笑了出来。

阐教教主脸色铁青一片,当着自己的面就敢明晃晃的算计自己的法宝,这是当自己不存在了不成?他冷声道:“师弟这是没看到为兄啊。”

李兮若闻言停下了脚步,通天教主也回头扫了一眼阐教教主,笑道:“师兄说的哪里话,快进来坐。”

阐教教主脸色更难看了,李兮若忙拉了拉他的袖子,道:“二师兄......”

阐教教主看了眼李兮若才缓和了眼神朝里面走去,通天教主诧异的看了二人一眼。二人一起过来就已经够让他意外了,看现在的情形似乎二人的关系还不错。这让他着实惊奇不已,李兮若一开始有多反感他二哥,他都是见识过的,他二哥做了什么,竟然改变了李兮若的看法。

他心里疑惑,面上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把二人迎了进去。李兮若进了门就被通天教主拉到一边,他道:“你什么时候跟我二哥这么熟悉了?”

李兮若苦笑着说:“一言难尽啊。”顿了顿又道:“其实,二师兄人还是挺好的。”

通天教主一脸不敢苟同的看着李兮若,他不知道李兮若这是经历了什么,才得出他二哥人挺好这样的结论,这作为多年的兄弟,他是绝对不认为他二哥人挺好的。这人凉薄的很。

李兮若想到封神凄惨的结局,对通天教主道:“师兄,你截教的弟子太多了,良莠不齐,偏你又没有镇压气运的至宝,再这么下去,你截教的未来怕是有灭教之祸啊!”

通天教主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这些话他从前没有少在二哥那里听说过。不过二哥说的比较难听,李兮若说的比较委婉罢了。虽然换了个说法,但意思是一样的,通天教主立马就不高兴了,觉得这是小师妹被二哥洗脑了,连带着看李兮若的眼神都不对了。

李兮若深知通天教主的脾气,一见他这个表情就道:“师兄,我什么时候害过你?我做什么不都是帮你的吗?”

通天教主听了这话脸色缓和了一些,他这个小师妹对他的确是一心一意的,有什么好东西都要给他争取,这份心他在几万年前就知道了,否则也不会把青萍剑都送出去,他对小师妹的信任,可比两个亲哥哥多多了。

“师妹,我自然知道你是为我好的。但你也知道,师兄我的教义就是有教无类,若是我跟大哥二哥似的,收徒弟就收个小猫两三只,那岂不是与我的教义相悖,我的道心都要不稳了。”

李兮若之前倒是没想到教义的问题,听通天教主这么说了,便道:“那师兄也没必要传授仙法啊,传授别的也是可以的呀。只是莫让那些心性不好的弟子坏了截教气运就是了。”

通天教主听了这话就不乐意了,他这人心高气傲,最不乐意别人批评,怎么他二哥收的弟子心性就好,自己收的弟子心性就不好?于是怒道:“怎么?我的弟子心性不好,二哥的弟子心性就好?”说着还斜斜瞪了他二哥一眼。

阐教教主哼了一声,当即就要还嘴,在他看来,截教可不就是一群披毛戴角之辈吗?有几个好东西,跟脚一个比一个上不得台面,说他们心性不好有什么不对?哪里能跟自己千挑万选的十二金仙比?

李兮若直接拦住他的话头,抢先道:“倒也不是。你们俩的弟子里都有好有坏,说起来,还是三师兄你弟子质量比二师兄的强上一些。”说罢指了指门口守门的多包,道:“瞧,那个,你的大弟子,以后是要叛教的。”

通天教主闻言脸色瞬间就变了,他自知李兮若不会说谎,身为鸿钧的女儿,她说出的话是圣人都探测不到的未来。

阐教教主正高兴就听李兮若又道:“不过二师兄门下叛教的弟子更多,说起来,还是三师兄你门下的弟子更有风骨一些。”

阐教教主的脸色变了,通天教主的脸色也没变好。他的确不服气二哥总是看不上他,看不上他的弟子,辱骂他的弟子都是披毛戴角,湿生卵化之辈。可他更在意自己亲手教导出来的几个亲传弟子,尤其是开山大弟子,那是以后要传承他衣钵的。

而就是他千挑万选,打算传承他衣钵的开山大弟子,竟然背叛他,叛教了。

阐教教主更是不能接受,他从前最骄傲的就是自己收的弟子,那可是千挑万选,既看重跟脚资质,又看重福德气运,那真是什么都不缺。可听李兮若的意思,自己手下的叛徒比那个自己看不上的三弟还要多?那自己还有什么脸面教训三弟收徒弟收的不好?

两人都没怀疑李兮若的话是假话,李兮若所言乃是泄露天机,这是他们都清楚的。他们心中恼怒羞愤伤心,一时百感交集。

李兮若则继续劝道:“师兄啊,你想有教无类,不一定要传道法的啊,传些圣人教诲之言也是好的呀。你以人族为根本成圣,不应该在凡人间传道,这才是真正的有教无类吗?传道那些妖族做什么?他们可坏了。”

李兮若是人族出身,对于一个曾经要屠灭人族的种族自然没有太大的好感,妖族得势的时候不把别的种族的命当命看,那么他们失势的时候就要尝一尝被别的种族当猎物猎杀的感觉。

通天教主想辩解两句,忽然想起来李兮若不仅是人族出身,她还可以说是人族之母,因为造人的材料用的是她的头发,跟她算是同根同源。可妖族却要灭了人族,李兮若能对妖族有好感才怪。李兮若这一身金灿灿的功德全靠人族,这是鸿钧好不容易才为李兮若谋划来的。

若是人族灭了,这些功德也就算没有了,李兮若修炼速度和气运都要大大下降。

他讪讪道:“妖族之中也有心性不错的。”

李兮若撇嘴道:“可大部分都不好,不是吗?他们都凶残,狼子野心。师兄,你都不疼我了,若不是人族命大,你小师妹一身的功德就都要没有了。他们这样害你的小师妹,你还护着他们。你看看你这一教的弟子,十之八九都是妖族。”

自从巫妖大战之后,妖族退出洪荒舞台,剩下的妖族日子并不好过,除了通天教主,没有人愿意再传授他们道法,好好教导他们。因此大部分妖族都希望能拜入截教。

通天教主听李兮若这么一说,却有些不好意思了。觉得自己的确是有些对不住师妹了,道:“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

李兮若拽着通天教主的胳膊笑道:“现在想也不晚啊,师兄若是疼我,便把他们都逐出截教,只留下亲传弟子吧。至于道法,便在人族中传播就好,你知道的,师妹我绝对不会害你的。”

通天教主闻言笑了起来,自和这个师妹认识以来,他这师妹待他就十分亲厚,他对她的信任超过了亲兄弟,自然是百分百相信李兮若不会害他,于是问道:“你说要在人族传道法,是怎么个传法?”

李兮若想了想,道:“儒家。”

“什么?”通天教主不解道。

李兮若笑道:“先整理你的截教,把那些弟子都逐出截教,收拢气运,处理好了再传道。”

阐教教主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人,心里说不出的不爽,刚才这师妹还说要跟自己一起回昆仑山,不过是走了一趟金鳌岛的功夫就要给截教带弟子了,难道说,自己真的这么比不上三弟吗?自己和三弟之间,她选的永远都是三弟。

通天教主道:“好,都听你的,你这小丫头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李兮若见通天教主答应了当真大喜,拉着通天教主道:“师兄真好。”

阐教教主脸上的表情更冷了,自己虽说话说的难听了点,可也是好心劝这弟弟的,他半点不听,还跟自己闹翻了,分家出走,来了这金鳌岛。现在李兮若一劝,他立马就决定把弟子都逐出截教了,他这亲哥哥敢情还比不上一个半路出家的师妹。

他正要讽刺两句,就见李兮若忽然回神拉住他的袖子道:“二师兄,你和三师兄一起传道好不好?”

阐教教主微愣,随即蹙眉道:“我们不是一教,如何传教?”

“一起嘛,你们两个做创始人,剩下的交给弟子们去做就好。我什么时候害过你们啦,这自然是对你们有利的。”李兮若撇嘴道。

阐教教主很是不忿,他自然知道李兮若不会害他,鸿钧给女儿的福利那都是好东西,单看鸿钧谋划了一次,就谋划了造人的大部分功德,就可想而知鸿钧出手带给女儿的是多大的利益。

可他就是不忿,为什么要跟自己看不惯的三弟一起,为什么要跟他分好处。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都真灵分裂来护着她了,她为什么就不能只为自己一个人谋利?他那个三弟到底做了什么,就这么得她的眼缘。

李兮若对阐教教主也算是了解了,看他的表情也知道他在想什么,柔声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们到底是亲兄弟。你们一旦不和,得利的只会是西方的那两位。”

听了这话两人先是心中一软,随即警惕起来。正如李兮若所说,到底是亲兄弟,刚刚化形的时候,他们三兄弟也曾相依为命过数十万年,怎么可能一点感情也没有?他再凉薄也曾真心关心过相依为命的兄弟的,只是这些年,感情慢慢被消磨殆尽了而已。

这时候,两个人还没有彻底撕破脸,也没有那些不可挽回的事情,一切都还来得及。

比起阐教教主,通天教主更重情一点,他想起曾经跟两个哥哥相处的点点滴滴,心就软了,没有再说话,认同了李兮若说的打虎亲兄弟。阐教教主除了回忆起了兄弟情,则更多的思考着李兮若的后半句话,他可不愿意让西方教占了便宜。

李兮若曾说过通天教主门下和自己的门下都有不少弟子叛教了,说明并不是他的弟子来了阐教,也不是阐教弟子去了截教。那他们还能去哪儿?女娃师妹不立大教,他大哥是个无为的人,压根不乐意收徒弟,更不会挖墙脚,剩下的就只有西方教了。

联合李兮若刚才所说,很有可能他们两个兄弟相争,反而让西方那两个捡了便宜。

这他怎么咽的下去这口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天才少女相师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天才少女相师 天才少女相师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七十八章 大结局四

99.66%